100%生女儿的症状*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项氏的兄弟?”

听到这话,周围的人都微微愣了一下。

如今大秦和项氏联军,可以说是生死之敌,双方都在想置大秦于死地!

但是现在,大秦的太子却说自己有个项氏的族人,是自己的好兄弟。

还有比这更离谱的事情吗?

这要是换个普通的将领,直接会被放上一个通敌的名头。

就连蒙毅都有些担忧的说道,

“太子是想亲自去见对方?这会不会太冒险了些?”

“万一对方翻脸,这...”

他们现在可不敢让赵浪有什么损失。

赵浪这时候笑道,

“蒙上卿不必担忧,我会在自己的军中和对方见面。”

但听到这话,蒙毅更加懵了,

“自己的军中?可太子不是已经把农人,工匠都带走了吗?”

上次赵浪直接用农首和钜子令,带走了那么多人。

赵浪回道,

“蒙上卿,齐王田都麾下,也都是我的人。”

蒙毅直接愕然。

他没有想到,赵浪居然在项氏军中藏了两拨人!

那这仗对方还怎么打?

赵浪这时候接着说道,

“再则说,难道成了太子,便要事事畏手畏脚了吗?”

看着赵浪坚定的样子,蒙毅也只能同意,

“我军中还有一些好手,是陛下派来保护我的。”

“还请让他们跟随太子殿下。”

这些人不用想,必定是黑冰卫,但赵浪也没有拒绝。

现在小六和喜他们都不在身边,让他们跟着也好。

随后再商议了一阵军务,赵浪便起身离开。

他要趁夜去齐王的军中,现在也是时候,把齐王田都的军队拿回来了。

后面收复楚地,这种大规模,大区域的作战,正是韩信擅长的。

当然,赵浪也有些其他的小担忧,萧何已经和他见过面了,忠心没有任何问题,只是希望韩信不要让他失望才是。

他虽然在重要的位置都放了后手,但是希望不要用到。

很快,赵浪就带着人出了大秦军营,消失在黑夜里。

是夜。

齐王军营中。

大片的营帐延绵铺开,看上去极为壮观。

韩信此时在营帐中,正微微发呆,但他的心里却没有那么平静。

他当然也听到了那个传言,

“公子浪真是大秦的太子?”

对于这个消息,韩信并没有太大的抵触,他只是想有地方施展自己的才华。

而这些公子浪都给了他。

而且如果对方真的是大秦太子,他施展的舞台就更大了。

只是如今项氏联军都要和秦军决战了。

公子浪却还没有给他任何指示,自己难道真的要带着大军和秦军交战?

万一打错了怎么办?

正想着的时候,他的营帐外突然传来一阵动静。

韩信极为警惕的说道,

“何人!”

营帐外没有回答,韩信直接拿起了配剑。

他也是会武技的。

就在这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先响起,

“韩公子,许久不见啊。”

随后一个极为俊朗的年轻人,带着几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看到来人,韩信先是一愣,随即惊喜道,

“公子浪!你怎么会在这里?”

来的人正是赵浪!

看到韩信自然的惊喜表情,赵浪心里放松了一些,说道,

“大战在即,我当然要来看看。”

“如今你也是时候回来了。”

韩信听出了赵浪话外的意思,眼睛一亮,说道,

“这么说来,公子浪您真的是大秦太子!“

赵浪直接点头,

“不错,只是其中过程曲折,却不是有意瞒着你。”

哪怕是提前听到了这些传言,可听到赵浪自己证实。

韩信也是连连往后退了两步,深吸了一口气,才缓过来。

但他紧接着就极为兴奋的说道,

“公子浪!如此一来,我军完全可以和秦军合击项氏!此战必胜啊!”

看着韩信直接转换了身份,赵浪笑着点点头,说道,

“到时候,我会给你进攻的方向。”

韩信没有丝毫迟疑的点头。

赵浪这时候继续说道,

“明天还有件事情要交代你,找到项氏项伯,我要和他见上一面。“

韩信微微一愣,正想说些什么,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声音,

“韩将军,齐王让您过去一趟。”

听到这话,屋子里的几人脸色都变得有些微妙。

现在他们可是在齐王的大军之中,如果被齐王发现了,很容易出问题。

毕竟这些人不是赵浪直接统领的。

韩信也意识到了一些什么,正要拒绝,却听到一旁的赵浪说道,

“齐王有召,自然要去的,你尽管去,我在这里等你就是。”

韩信这才低声道,

“公子浪稍待,我去去就回。”

说完,就带着自己的亲卫离开了这里。

一旁胡亥忍不住说道,

“浪哥,你就这么让他走了?万一这些天,他被收买了怎么办?”

赵浪这时候却看着跟着韩信的亲卫,淡然说道,

“无妨,我信他。”

听到这话,其他顿时肃然起敬!

用自己的安危,去信任对方,这是何等的恩宠?!

魏王咎和韩王成也不由的暗自叹服。

他们能理解这种被信任的感觉。

此时,齐王营帐中。

齐王田都这时候并不高兴,

“哼,项氏居然把我们放到这种边角之处,还不就是担忧我立功!”

齐王田都带着几分怒意说道,随后看向一旁的韩信,

100%生女儿的症状韩信,你可有何办法?”

韩信此时淡然道,

“齐王无需担忧,此次交战,在下必定会主动寻找战机,此战必胜!”

听到这话,齐王田都顿时露出一个笑容,说道,

“那就要辛苦你了!”

“等事成之后,你就是本王的大将军!”

对韩信的能力,他是没有任何质疑的,对方领兵的能力,的确是一绝!

这三四万的农人军队,战斗力可以抵得上其他贵族们,六七万的战力!

上次夜袭秦军,要不是项氏有意排挤他们,肯定能立下大功。

现在这一次却不能再丢了机会。

韩信听到对方许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但嘴上答应,

“多谢齐王。”

“那在下便先回去安排了,大战应该就在这几日了。”

说完,便行礼告退。

带着自己的亲卫朝着自己的营帐走了过去,他可不想在这里多留,公子浪可还等着他呢。

看着韩信信心满满的离开了这里,齐王田都也不由的露出一个笑容,封王就在眼前!

至于那个传言,他根本就不在意。

因为他可是知道,赵浪当初可是在定陶直接和秦军交战过的!

摇摇头,齐王田都很快说道,

“小五!给本王拿酒来!”

喜欢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请大家收藏:

听到项庄的问话,刘邦微微怔了一下,但很快反应过来,说道,

“是啊,项将军,在下想着咱们的后方还是要有人看着才好。”

项庄点点头,

“的确如此,沛公有次远见,本将也在寻找驻守后方的人。”

“不如就有劳沛公,驻守后方。”

刘邦闻言大喜,说道,

“在下领命!”

项庄也露出一个笑容,现在项氏联军大胜,人人都想进军立功,想找一个愿意守后方的也不容易。

刘邦这人,虽然没有大的才能,但胜在稳妥。

“嗯,到时候虞子期将军也会帮你。”

刘邦听到这话,也没有意外。

虞子期是项氏的嫡系人手,一向是以他们为主。

顿时,刘邦直接领命离开。

解决了一桩事情,项庄的心情也稍微好了些。

准备离开,却看到自己的小叔父急冲冲的朝项羽的营帐里面走去。

项庄微微皱眉,直接拦住了对方,

“小叔父,您不在后方云粮草,怎么急冲冲的到这里来了?”

项伯却只是说道,

“我有事找阿羽。”

然后继续往里面走。

项庄这时候微微咬牙,然后挡在了对方的身前,然后说道,

“小叔父,大将军现在正忙,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吧。”

他出来之前,范增就已经和他交代过了。

项伯被赵浪蒙蔽了,而项羽重情义,万万不能让项伯和项羽多接触。

所以也是让对方在后方运送粮草。

不知道怎么到这里来了。

被再次阻拦,项伯来了脾气,

“怎么,我要见羽儿都不行了!”

“你还认不认我这小叔父!”

面对项伯的胡搅蛮缠,项庄这次没有退缩,而是说道,

“小叔父!如今外面的传言,你也听到了!”

“你的好兄弟赵王,居然是大秦的太子!他和你交好,就是为了对付我项氏啊!”

听到这话,项伯难得的老脸一红,硬着脖子说道,

“什么大秦太子!赵兄怎么可能是大秦的太子!”

“羽儿都说了,这就是谣言!”

项庄这时候吸了一口气,说道,

“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让你见阿羽的!”

项伯这时候眼睛一红,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大声哭嚎道,

“大哥啊!你死的早了啊!你来看看,这些侄儿一个个都这么对我啊!”

“我项伯辛辛苦苦,却换来这种下场啊!”

项伯的哭诉引来了诸多目光,项庄看得脸都红了,却没有任何办法。

他总不可能真的对项伯动手。

“小叔父,你进来吧。”

就在这时候,项羽出现在了营帐的门口,对这边说到。

项庄还想阻拦,却听到项羽说道,

“阿庄,你去下令就是了。”

项庄这才叹了口气,然后离开。

项伯顿时昂着头,走了进去。

只是才进营帐,项羽就微微沉着脸,说道,

“小叔父,如果你是来为公子浪说情的,那就不必了。”

“大战在即,军中事务繁忙,你还是去运送粮草吧。”

100%生女儿的症状*

经过了这么多事,他现在不管赵浪是不是大秦的太子,但终究来说。

他们注定是对手了。

项伯听到这话,顿时哑然,带着几分委屈说道,

“羽儿,难道你也觉得叔父我一直向着外人么?”

项羽这次没忍住,说道,

“小叔父,如果不是你,亚父他们可能都...”

项伯眼睛一瞪,说道,

“都如何?杀了赵王么?”

“以赵王的武艺,只要你不动手,赵王逃走也并非难事吧!?”

“再则,那时候还在和秦军对峙,自己内讧,你如何向其他王室交代?”

项伯说的有理有据,项羽只能说道,

“罢了,小叔父,你可有要紧的事情?”

项伯撇了下嘴,说道,

“叔父就是担忧你,想着接着押送粮草的机会来看看你。”

“你无事就好,征战也要注意身体。”

听到这些话,项羽心中不由一软,现在整个天下,还关心他身体的,出来虞姬,恐怕也只有他这个小叔父了。

唉。

项羽心里不由的叹了口气,这就是亲人了,虽然有时候做了一些不靠谱的事情。

但是终究血浓于水。

只能安抚了两句,然后让对方回去。

项伯正要离开,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

“羽儿,这几日后方报上来,楚境各地似乎都出现了一些小的盗匪,四处劫掠粮草。”

听到这话,项羽完全没有在意。

现在这世道,没有盗匪才怪了。

随意说道,

“小叔父,这种事情你和亚父说就好了。”

然后转身处理军务。

项伯也只能离开。

传言出来了之后,他有种被赵浪欺骗了感觉。

他心里其实还是有些难受的。

一路心情有些低落的往后营走去,就当他走到后营附近的时候,一旁的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项兄!?真的是你啊!”

项伯闻言看去,就发现是刘邦,心情微微有些低落的回道,

“刘兄,你怎么在这里?”

刘邦看着对方神色郁结的样子,心中微动,嘴上却没有停下,说道,

“我就是过来领取粮草,不过这些事情都不重要,项兄好久未见,你我今日一定要痛饮一杯。”

项伯正好也心中烦闷,顿时立刻答应了。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刘邦的营帐里。

刘邦这时候正要和对方敬酒,项伯就已经给自己满满的到了一杯酒,自饮起来,然后自怨自艾道,

“你说赵兄是不是在骗我?他那么夸我,到底是真是假?”

“我项伯真的就没有才能吗?”

“赵兄给我的封王承诺,还算不算数?”

“如今,侄儿们也怪我,我项伯太难了!”

没喝几杯,项伯就倒在桌子上。

刘邦拿着自己的酒杯微微愕然,他很快说道,

“项兄,项兄?!”

一连喊了几声,项伯都没有任何消息,刘邦这才眯了下眼睛,说道,

“张良,你如何看?”

这时候张良从营帐的里面走了出来,说道,

“沛公,赵王是大秦太子的可能性极高。”

“而且传言还说,赵王不只是农家和墨家的首领,同时还是兵家,医家的首领。”

“这个的可能性倒是不大。”

“但无论如何,此次对秦作战,恐怕会有变数。”

听到这些话,刘邦不由的露出一个苦笑。

当时赵浪在定陶的时候,他就想和对方接触的。

可惜没有任何的机会。

没想到,这才短短的一个多月。

赵浪的身份就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他已经失去了和对方在弱势时候,交好的机会。

想到这里,刘邦不由的有些烦闷。

不知道为何,他总感觉自己错失了无数的机会。

微微摇头,赶走这难受的感觉,刘邦很快说道,

“方才和项庄将军说过了,虞子期和我等两万人留守后方。”

“我等要早做准备,多砍伐树木,留作材料,不然如果撤退,这些河流却是极大的阻碍。”

他们追击秦军,大河就跨过了三条,更别说还有些小的河流了。

所以必须要做好准备。

张良点点头,不过略有些疑惑的说道,

“只是沛公,如果真的事情有变,我们该去哪里?”

刘邦也怔了一下,对啊,就算他们做好了撤退的准备。

但如果项氏联军被击败了,那他们又能去哪里?

回沛县?

那也不能长久!

大秦不可能放着楚地不管,更不可能放过叛逆!

可天下之大,又哪里还有其他的去路呢?

一时间,刘邦有些烦闷。

张良也微微叹了口气,行礼后,直接离开,去做准备了。

就在这时候,酒桌上的项伯突然说道,

“赵兄,你可不能忘了我的王位啊!”

“你如果真是大秦太子,说话也要算话!”

“唔...”

说完,项伯又再次昏睡了过去。

但刘邦的心中一动,眼神却亮了起来,

“如果项伯都能被赵王...不,是秦王封王,那我上我也行啊!”

作为项伯的好酒友,他可太清楚项伯的才能了。

自己可要比对方强上太多,对方唯一的才能,就是身为项氏核心族人。

他如果想要获得赵浪的信任,也可以利用自己的身份优势啊。

如果在关键的时候,自己把项氏的后路给...

想到这里,刘邦的目光顿时闪烁起来,最后他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说道,

“来人,送项兄回去休息。”

很快,阿呆就从营帐外走了进来,他是项伯的贴身随从。

刚刚在营帐外候命。

等阿呆把项伯带走,刘邦转身就让人叫来了樊哙。

一进来,看到桌子上的酒菜,樊哙就笑道,

“哎,大哥,今日又来饮酒啊!”

刘邦神色一肃,说道,

“饮什么酒?现在正是要命的时候!”

樊哙顿时不闹了。

刘邦继续说道,

“你找几个可信的人,暗中看着项伯,看有没有人私下接触。”

“如果有异常,一定要来告诉我!”

“打起精神,我等的命就在上面了!”

樊哙连连点头,很快便走了出去。

刘邦这才缓了一口气。

凡事都要多做准备。

项氏联军胜,他和虞子期,项伯打好关系,少不了他的好处。

秦军胜,他也能保住自己。

当然,这一切的重点,都在赵浪的身上。

他到底是不是大秦的太子呢?

几天后,巨鹿县城内,秦军大营。

蒙毅正在营中,

“章邯那里布置的如何了?”

蒙毅对一旁的王离问道。

“章邯将军已经在四周都布置好了,随时可以出击。”

王离回到,

“只是项氏联军正朝四周铺开,恐怕我军的意图,隐瞒不了多久了。”

蒙毅点点头,看了地图,带着几分感慨说道,

“这项羽倒是一名英豪。”

“当初本卿就知道此人勇武不凡,却没有想到这兵法也不错。”

他一直还记得当初项羽凭借一人之力,就撼动了陛下近卫军的。

这一份勇武,可以说举世无双。

今天再看对方这些天的布置,就发现,对方的排兵布阵,也值得称道。

现在对方就是想要把所有的秦军,一次歼灭!

野心倒是很大。

可惜,注定失败。

“在城楼上布置好连弩,做好防御。”

“王离,到时候你守在正面,本卿带人和章邯左右夹击,一举击溃他们!”

蒙毅下令道。

“是,蒙上卿!”

王离兴奋地行礼领命,这一仗必胜,他的军功也不会少!

也不必总被人说,自己是依靠父辈了。

王离正要离开,一名秦军走了进来,说道,

“将军,营外有人持您的手令求见。”

蒙毅看了眼自己给出的手令,露出一个笑容,说道,

“走,随我去迎接大秦太子殿下。”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营地的门口。

就看到了日夜兼程赶来的,赵浪一行人。

“臣,蒙毅见过太子殿下。”

一见面,蒙毅就行礼道。

赵浪连忙将对方扶起100%生女儿的症状来,

“蒙上卿多礼了!”

他还是对蒙氏兄弟极有好感的。

蒙毅笑呵呵起身,他刚刚行礼,也不全是为了赵浪。

还有这军中的士气。

之前为了保密,赵浪的身份,还有咸阳的事情,都是瞒着军士的。

大家的确有些士气不稳,只是他压得住。

如今既然有了传言,他也不必担忧了。

至于为何不直接全军宣布,一是没有接到陛下的命令,再就是,能击败流言的只有另一个流言。

今天他行礼之后,大秦太子到了军营的传言,便会传遍全军!

比他的传令兵都还要快!

几人直接回到了营帐里,此时是战时,没有过多地寒暄。

蒙毅很快将大军的布置都告诉了赵浪,

“太子殿下,我军已然布置妥当,您一声令下。”

“我等便可以发动,剿灭叛贼!”

这些布置都是蒙毅这些天一手安排好的,但是现在他直接把主将的位置给了赵浪,也就是所有的功劳都给了赵浪。

赵浪也只能露出一个笑容,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坐享其成的一天。

不过他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说道,

“项氏联军的情报并不详细,此时强攻恐怕伤亡会不小。”

蒙毅点头回道,

“我军是假装败退,却不好太过于仔细侦查。”

失败也要有个失败的样子。

不然一边败退,一边又放出去无数探子,对方肯定会察觉到异常。

赵浪这时候笑道,

“无妨,我却有一位项氏的好兄弟。可以派上用场。”

(安)

喜欢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