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那件事闹得很大,加上夏宁在魅涩小有名气,引来不少人观看。那位客人也是大老板,出来找乐子,竟然被个矮穷矬给揍了,这他怎么能忍?

夏宁却在那个时候站出来维护温淳,好说歹说,哄住了那位客人。自然,该说的不该说的,所有难听的话都被说了个遍,温淳也变成了吃软饭的那个,对方还拿钱砸在他们脸上,扬言,什么时候想明白了,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随时去找他。

温淳被气得不轻,差点还要动手,都是夏宁拼了命拦着,这才息事宁人。可这事也在魅涩传开了,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不明白,这样一个矮穷矬有什么好的,夏宁自身条件那么好,怎么就为了这么个窝囊废,甘愿得罪大老板。

在他人眼里,都说婊|子无情,夏宁就属于这类人,可那回在门口,夏宁的表现实在让人感到意外。

而谁又会想到,江云歌身在校园,却也能听到关于魅涩的八卦。这还是她偶然上厕所,在女洗手间听见的。正在补妆的两个女生,听起来像是在魅涩兼职的陪酒,此刻正在洗手间里津津乐道着。

一人极为讽刺笑道:“她夏宁又算个什么东西!真不知道,她那会装深情是几个意思,脑子有坑?为了这么个废物得罪大老板,真是可惜了。我看,这事估计没完。”

“那也不一定!说不定,我们眼里的废物

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

,是人家心里的白月光呢?”

“就咱们这种人,还心里的白月光?下了海,还想有纯纯的爱情?亲爱的,你在跟我说什么笑话!咱们这样的,眼里不都是钱吗?”

两个女孩一边补妆,一边笑了起来。

“我看那夏宁也没什么特别的,指不定是,那方面,特会玩,不然,怎么这么招人喜欢?等过些时日,指不定我就取而代之。我看自己这张脸,还是比她好看很多的。我这,可是纯天然的。”

两个女孩说笑着结束了谈话,挺直腰杆往外走,江云歌悄悄从里面走出来,依稀看到了两个女孩的背影。看上去是中规中矩的学生,没想到,私底下却去跑夜场。所以说,人不可貌相。不过,也正因为她们,自己才知道了些不一样的消息。

她将对方的样子拍下来,发给梁玉,让她尽快查到这两个女孩的消息。

直觉告诉她,温淳的事,肯定还是要从夏宁的身上找关键点。或许,她可以换一种方式去见见夏宁。而刚才这两位女同学,就是很好的突破点。

后来,江云歌得知,自己在洗手间里偶然遇到的女孩,一个叫徐依依,一个叫黎云。两个女孩都生于普通家庭,来到京都医科大之后,渐渐发现,学校里很多学生家里非富即贵,跟其他人相比,她们简直是从贫民窟里出来的。

虚荣心使然,看着室友们一个个用的都是奢侈品,而她们却只够用百来块一套的护肤品,巨大的落差让两个女孩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想法。直到无意中接触到了这种赚快钱的方式,尝到甜头之后,两个人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自然,生活也宽裕了,说话底气十足,她们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心虚的。而在老家父母眼中,她们依旧是乖乖女的形象。

得知这些,江云歌沉默了一会。若是他们的家人知道,自己的孩子在京都以这种方式赚快钱,不知道作何感想。

梁玉看她若有所思,试探着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我们学校,很多这样的?”

梁玉默默点点头:“应该说,不只是我们学校。普通家庭的孩子和有钱人家的孩子,差距太大。看个人的想法吧!现在,这样的事对他们而言已经算不得稀奇了,她们反而觉得稀松平常。所以,你也要平常心接受。你是打算从她们身上入手吗?”

“我去问,她们未必肯说。再看吧!”了解过后,江云歌的确没有想到更好的法子去接触她们,之前,自己在学校的名气太大,大家也都知道,她是宋启华的徒弟,她去问,这两个人未必会说实话。

江云歌是真没有想过,自己会有机会认识徐依依和黎云两个人。

那是个阴雨天,天凉了,大家穿的也多了起来。洗手间门口,江云歌正要进去,一只冰冷的手突然拽住了江云歌:“同学,能不能……帮个忙?”

她身上是宝格丽白水晶的香味,大概用多了,味道浓郁,让江云歌下意识皱了皱眉。她低头一看,不想,竟会遇上黎云。她心里一惊,想来,这可能是个机会。

“同学,你这是……怎么了?”

“每个月那几天,可是,这次不知道怎么了,出血量有点大,而且,特别疼。你能不能帮帮我!”

江云歌看她脸色苍白,整个短裙已经全部染红了,要是例假,也不至于这么多吧!血迹还有顺着大腿留下来的迹象。她穿着黑色打底裤,这才看不明显。可这浓郁的血腥味,江云歌一看就知道,这不是普通的问题。

“你确定这是来例假了?我怎么看着,不太像。”

“我……我真的是……来例假了……”她的话刚说完,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得亏江云歌力气大,把人给扶住了,立即叫人帮忙赶紧送去医院,对黎云的情况,也了然于胸。

考虑到黎云的名声,江云歌没有声张,只是联系到了宋羽,马不停蹄把人送去了医院。

宋羽一眼就看出来黎云这是什么情况,心里一惊,没想到,竟让他碰上了这种事。

医院里,医生误会宋羽是黎云的男朋友,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那大概是宋羽受过的最大的委屈,可那个时候,他也解释不清,只好暂时当这个冤大头。

签字,做清宫手术。医生说,她是吃了流产的药,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两个人看向黎云的眼神都变得复杂起来。

这意思,黎云到底是知道,故意不要,还是不知道,误食了?

不管怎么样,他们也得等人醒了,交代清楚才能走。看她这幅虚弱的样子,江云歌想,她也没办法就这么撒手不管了。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江云歌的话还是引起了君衍的注意,他知道,云歌不会随便认错人,更巧的是,被云歌认作是温淳的男人,竟然是和夏宁在一起,当初,温淳的确和那个叫夏宁的女人打得火热。君衍的心里有了计较,表面上不动声色,只是不想让云歌失望。

事后,他想了想,又告知周煜,让他再去查查夏宁身边这个男人是什么身份。

夏宁看着就不像是甘于平凡的女人,怎么就找了个丢在人海里眨眼就能认不出来的男人。这个男人太不起眼了,仔细一想,反而让人觉得疑点重重。

当然,这些,君衍都没有让江云歌知道。

另一边,温淳还在因为那天的事,心有余悸,有些没缓过来。夏宁看出他的不对劲,特地买了新鲜的食物,请了假,去他住的地方亲自下厨。温淳瞥了一眼,看见殷勤的夏宁,讽刺的笑了笑。

“今天兴致这么高?”

“我这不是看你还没缓过来嘛!看来,江云歌对你的影响,挺大的。你知道吗?当时,你那个样子,倒是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思。”

温淳看了夏宁一眼,眼神中,警告的意思很明显。夏宁耸了耸肩,轻车熟路来到厨房,准备开始做饭。

按道理说,男人都喜欢看着漂亮女人在厨房里为自己忙碌的样子,可温淳是个例外,就这么看着夏宁,无动于衷。厨房里传来的响动,甚至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你这双手,用最贵的护肤品养出来的,竟然跑来给我做饭?浪费了!”

夏宁挑眉:“这么说,你看到我的诚意了?那你还不以身相许,我可从来不给别的男人做饭。”

温淳笑而不语,并没有对夏宁给自己做饭表现出太多感动。大概,人的骨子里就是有点贱的元素作祟,夏宁竟觉得,温淳越是这个样子,她越是喜欢,越想把他得到手。她指的,不只是身体,还有他的心。

现在,他们的关系顶多是合作伙伴,加上床伴。

夏宁娇嗔道:“在床上的时候,你可不是这幅死相。”

温淳意味深长的看了看她,良久,起身朝她走了过去。看着她曼妙的身姿,温淳脑海中浮现出夏宁在自己身下放荡的样子。她很玩得开心,在男女生活上,她的确很符合自己的胃口,也极大满足了自己的需求。

可是,温淳就是觉得,她身上还是少了点什么。大概是太主动了,反而让温淳少了些兴致。夏宁总能轻易勾起他身体里的火,就做饭这会功夫,一颦一笑,也让温淳有了冲动。

这段时间一来,他一直过着这样的日子。此刻的他不需要假装谁,随手将头上的假发和面具撕了下来,露出本来的样子。那张温柔的脸,才是夏宁所爱。她就喜欢看温淳在自己面前失控的样子,这会让她觉得,自己魅力无限。

一个眼神,她就知道温淳想干什么,不过,这会她偏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她娇滴滴说道:“厨房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这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双手,不适合做饭。去等着吧!要是饿了,我动作快些。”

“我的确饿了。”他沙哑着声音,从背后环住了夏宁纤细的腰身,两个人紧紧贴在一起,夏宁已经感觉到了他身体里呼之欲出的冲动。

夏宁开心的笑了,回头瞧了一眼:“这就受不了了?”

“小狐狸精!你要的不就是我这样吗?”

他不由分说,将台面上的东西一股脑扫落在地,直接把人抱了上去。

“要不,在这试试?”语气里像是在询问,可实际上,他已经开始行动了。

屋子里传来男欢女爱的声音,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最美妙的乐章,新地方总是更刺激,温淳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舍不得结束,每次都是夏宁精疲力尽了,他才结束。可结束后,两个人又像是陌生人一样,甚至不会抱在一起入睡。

正是这样收发自如的温淳,才让夏宁觉得难以掌控。

完事之后,两个人躺在一起,夏宁突然很想知道一件事。

“温淳,如果当时在那,江云歌追了上来,抓住你不放,你会怎么做?”她强调着:“你会承认自己的身份吗?”

温淳讽刺的笑了笑:“温淳早都没了,现在的我,只是一个私企里最普通的职员,哪里能认识她江云歌这种高高在上的人物。”

“你真的不会承认?”

“当初,我既然做了选择,就不会后悔。”他淡淡的回答了夏宁的问题,见她还在目不转睛看着自己,有些不耐烦了,皱眉说道:“你们女人,怎么这么事儿?爱睡睡,不睡滚。”

没错!看似温润如玉的温淳,其实也会有很暴躁的时候,他也会爆粗口,只是,这样的他,是绝不会让江云歌看见的。

夏宁也是有脾气的,这会,她也来火了:“温淳,你几个意思?我问一句怎么了?你别提了裤子就不认人,刚才怎么不见你这么硬气?我告诉你,你横竖是我的人,别以为我迁就你,你就得寸进尺,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跟了我,你休想惦记其他女人。你给我记住了!”

夏宁将火气全都发泄在这个吻上,与其说是吻,还不如说是啃咬,两个人谁也不服谁,最后也只落得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夏宁没有在那过夜,大半夜的,气冲冲离开了温淳的租房。

而温淳,他光着身子靠在墙上,想着不久前发生的事,心烦意乱,下意识点燃了一根烟,自顾吞云吐雾,眼神迷离,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只是,丝毫没有担心夏宁的安全。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冷战,也正好是周煜派人在查温淳的时候

香灰不落 仙家显灵*

。本来,周煜还纳闷,怎么一点线索都没有,直到第四天,乔装后的温淳在夜场门口打了夏宁的客人,双方起了冲突,夏宁站出来保了温淳,周煜这才敢确定两人的关系。

他们俩,的确是恋人,只是,这样的差距,实在让人难以想象,他们会是恋人。

喜欢替嫁娇妻甜又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