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回忆 ,本文作者: 江柳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几天前,我路过古董摊,看到几个银币,上面有袁大头的图案。我问摊主价格的时候,都是100多块钱一个。我不禁想起了奶奶给我们银元的往事。一连几个晚上,我都梦到奶奶慈祥的笑容,梦到奶奶悄悄给我带好吃的东西的场景,让我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1979年初秋,县城通过筛选,选了两个班,集中在当时的县城二中复习高考。我很幸运被包括在内。那时候家里穷,没有学费。我妈只把留给我们家的五“袁大头”换成了学费。为了节省路费,曾经几次拉粮的车来到县城。当时我对学习很紧张。闲暇之余,我拿着这五块银元,快步来到三层楼高台阶的行人面前。我在柜台兑换了10元钱,不仅交了学费,还支付了我几个月的生活费。

我听我妈说,我爷爷辛苦了一辈子,特别抠门,一辈子都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积攒的钱不多,当老蒋撤出大陆时,物价飞涨,钱不值钱,一沓五颜六色的钞票买不到两斤盐。谨慎的爷爷想尽一切办法把钱换成几个银元交给奶奶保管。

每年寒暑假上小学和中学的时候,我都要去梁颖奶奶家玩一会儿,这是我最开心的一天。我不用做家务,不用做制作组的劳动,但我可以无忧无虑地和表哥一起玩,奶奶时不时悄悄给我一些好吃的水果、梨、枣。当时小脚奶奶六七十岁,头发花白,满脸皱纹,没有牙齿,脸颊凹陷,吃饭困难。她经常穿着一件蓝色的粗布大衣。即便如此,她仍然在生产团队的能力范围内参与劳动。奶奶经常叫表姐在外面玩,免得让别的孩子欺负我。她晚上跑去看电影和玩。不要迷路。在池塘里洗澡,别让它被淹了。

表哥比我大两三岁,身体健壮,声音洪亮,声音洪亮。他是村长的娃子。和他们玩的时候,他总是照顾我,保护我。当我的表弟不做家务时,他经常带领他的朋友们在村子里逛。梁颖南部有一个堰塘,堰塘东南侧有茂密的荆柳。夏天吃完午饭,跟着表哥去堰塘洗澡。绿色的荸荠生长在堰塘里。风吹紫荸荠,清水摇花影。水中的荷叶碧绿美丽,荷花艳丽。鱼在水中自由遨游,蜻蜓在水面上飞来飞去,知了在柳树上高声歌唱。大家都在水里洗,游着去摘荸荠。采摘的紫荸荠用荷叶包着。他们上岸,坐在刘印下。它们是用嘴或壳吃的。它们洁白细嫩,酥脆香甜,充满余香。

堰塘东侧有一条长满水生植物的沟渠。大家经常跑到两头用泥堵,舀水,干坑抓鱼。沟的东边是西瓜园,偶尔有几个慌慌张张被偷,但大部分都吃不完扔了。在野生刺林中,树枝上常可见麻蜂窝,发现竹竿,用麦秆扎着,点燃。一个人用衣服捂着脑袋烧麻蜂窝,其他人跑到远处或者在地上爬。我看到黄蜂在气呼呼地飞来飞去,寻找“入侵的敌人”进行报复。找不到的时候就一起痛苦的飞,而不是去窝里。这时,灰色的纸一样的麻蜂窝被戳开了,还有许多白色的蛹没有孵化出来。据说蜂巢可以作为药用底漆。还有地上爬行的黄蜂燃烧的翅膀。看到鸡啄村长,就拿出弹弓偷偷打。他们撞上了红公鸡,吓得一群鸡咯咯叫着跑回家。在村长谷的月色下,捉藏迷,推箍,打牛,摔跤,玩耍,直到月亮西沉。好几次跟着表哥去湘北农场摘花生溜红薯。最难忘的是暑假,在外婆家,玩得很开心,经常带着信回家才舍不得回去。

爷爷勤快细致,一根针都舍不得。有一年,凉坡大队文艺队想出一出戏,甜甜蜜蜜地讲故事。几十年前我就知道我爷爷有一顶毡帽和一件黑布长衫,就向我爷爷借了。晚上,我和表哥也去了他们大部分的凉坡剧院。舞台木杆上的蒸汽灯让舞台亮如白昼,观众一片黑暗。剧中地主和财主牵着狗强行收房租。房东戴着帽子黑眼睛,穿着长衫,拿着文明棍,一条劈头狗,一件双排扣真丝衬衫,一把箱式枪,来到房客家收房租。衣衫褴褛的房客和夫妇哭着恳求房东少付钱,否则他们就开不了锅了。房东听了,就让手下抢吃的。夫妻俩抱着抢食物的男人的腿,不肯放手。狗拿起杆子打房客,房客不肯松手。狗掏出手枪放在空中,租客夫妇伤心地松手。地主及其下属的飞扬跋扈、佃户的哭喊、炽热的白色蒸汽灯、漆黑的夜晚和刺耳的枪声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时候爷爷奶奶年纪大了,挑水做饭的重活很难干。早上洗脸的时候,爷爷让我用他洗的水。我太脏了,做不到,他会唠叨很久。奶奶,他们经常吃粗粮,给我做几个白面鸡蛋馒头。他还说很好吃,但是事情很难。爷爷害怕奶奶。奶奶一出现,他立马就改口了:“你吃,给你做好饭白饭。”我心里嘀咕着,为什么一段时间都一样?当时生活艰苦,制作组花了半年时间当饭吃。奶奶因为吃了很多年的东西,患上了胃酸病。秋冬的时候,她在床上放一个瓦罐,肚子痛就吐酸水。她整夜呻吟,早上能吐出半壶酸水。我安慰奶奶说,等我挣钱了,我送奶奶去医院。奶奶苦笑了一下,说:“有了这句话,奶奶就满足了。去玩”。然后我一次次呻吟……。我记得有一次,看着晚上又累又苦的外婆,我跟她说,陪我们几天,休息一下,让我妈先给你看看。奶奶说:“你妈拖你们。已经够难了。我老了,手脚不好使。我帮不了你妈妈,更别说给她添麻烦了。”

高中的时候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到现在快四十年了。外婆去世前,想到我们家穷,悄悄给了妈妈五个银元。想到奶奶对我们的好,对自己的好,我久久不能平静。也许祖父对孙子孙女的爱是无私的,不需要回报。这样才能给后人留下无尽的思念和无限的记忆。我在心里默默祈祷,天堂里的外婆不再受苦;奶奶的胃病已经好了,一夜没呻吟了。一辈子都在想我们的奶奶,如果我们在天堂的精神,我们会感到欣慰,看到我们现在有足够的食物和衣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