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宿舍的灯早早的就熄灯了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还有长乐长公主!”

听天獒看着虞红裳,它心里稍微有些畏缩,可它体内涌上的酒意,给了听天獒莫大的勇气:“她也有一件事,我一直觉得她做得不对!”

李轩本是为薛云柔与罗烟怀孕一事震撼失神,可当他听到这句之后,还是错愕抬头,略觉奇怪的往听天獒看了过去。

罗烟与薛云柔,则都是眉眼一挑,各自现出了好奇之色。

二人都想这位监国长公主,到底是做了什么事,让听天獒如此义愤填膺?

暗道虞红裳她也怀上了,不能喝酒?

虞红裳却不动声色,从容自在的安抚着怀中熟睡这的小虞祐巃,眼中则闪动幽光。

“你怀里的孩子,你怀里的小天子,他其实是——”听天獒的瞳孔凝然,神色肃穆:“★▼▼◇□◇▼!”

水榭内的众人却是一阵茫然,听天獒虽然很认真的在说话,可语音却无比含糊。众人根本没法听清楚它在说什么。

听天獒也不解眼前这些人为什么是这一样的表情,常理来说,李轩他们应该很震撼才对。

于是它继续大声吼着:“★▼▼◇□◇▼!”

此时的敖疏影却是微微动容,遥目看着虞红裳:“长公主好一个只手遮天!”

这是‘皇权’与‘遮蔽’两种极天之法的杂合,虞红裳手中应该是有着一件强大伪神宝,借助她身具的龙气,施展出这两大极天之力。

李轩与几个女孩也当即明白了过来,虞红裳没法阻拦听天獒说话,也没法抓住听天獒。她却能够遮蔽听天獒的语音,让她们没法听清它在说什么。

“有意思!”罗烟的唇角微扬,对于虞红裳的秘密更加好奇了。

就在这刻,她的眉心中蓦然现出了一点白莲印记。她的红袖刀上,则流光溢彩。

——这极天之法,可不仅仅是虞红裳有。

薛云柔虽然没有说话,可她的手中,此时却悄然现出一方青铜大印,那正是天师府的镇山大印——‘阳平治都功印’!

正一教的前身是‘五斗米道’,初代天师曾立二十四治,设都功统辖,其中阳平治为天师驻地,阳平治都功由天师自领。故此印,一直都是龙虎山天师的身份象征。

不久前张天师自觉已用不到此物,就将‘阳平治都功印’交予她护身。

二女正警惕着虞红裳,等着听天獒说话。可下一瞬,她们却见冷雨柔似笑非笑的将一瓶‘白云仙酿’送到了听天獒面前:“听天你今天好有勇气,我敬你,来喝了这瓶。”

她面上虽然没有太多表情,一副人畜无害的神色,语声却轻轻柔柔的,让人不自觉的就想要听从。

听天獒斜眼看着她,然后哼哼着道:“冷雨柔你也有秘密,还有乐芊芊!你们都有事瞒着李轩,我待会再说。”

它没有防备,叨起

今天宿舍的灯早早的就熄灯了 完整版_

这酒瓶就往嘴里面灌,气概依旧慷慨豪迈,爽快潇洒。。

可当这一瓶‘白云仙酿’才刚下肚,听天獒当即两眼一黑。‘咚’的一声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虞红裳见状,顿时心神一松,长舒了口气。

在薛云柔与罗烟准备出手干涉的情况下,她已经没有十足信心再遮蔽听天之语。

所以她接下来就万分感激的朝冷雨柔看了过去,同时颔首示意,这个人情她必须记下。

乐芊芊也松开了捏紧的拳头,朝着冷雨柔暗暗比了一个大拇指。

她想这次要不是冷雨柔出手将听天獒终结,自己可就惨了。

罗烟与薛云柔则是暗含不满之意,心想这位冷大盟主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可其实挺狡猾的,

二人也同时猜测,冷雨柔应该是知道了什么,这明显是在故意帮虞红裳遮掩。

李轩则是怜悯而又佩服的看着晕死过去的听天獒。心想这条蠢狗不知还能不能活到明天?

然后他就欲言又止的抬头看水榭中的众女,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

“我先走了。”敖疏影早就待不住了,她要不是担心听天獒又爆出自己的什么秘密出来,早在半刻之前就逃走了。

此时面对李轩投射过来的目光,敖疏影只觉羞不可抑。

她直接就纵身而起,飞入云空,连听天獒这只护法神兽都忘在脑海之外。

“那个——”罗烟也坐不住,整个人化成千片火蝶消散:“我有事回去了,孩子的事,我稍后再与你说。”

罗烟做为客人能走,薛云柔做为江含韵的表妹却不能走,可她也站起了身:“你们聊,我去寻姑母她说说话,她现在肯定又高兴又伤心。”

冷雨柔与乐芊芊互视了一眼,也都纷纷找借口离去,都感觉留下来挺尴尬的。

虞红裳更是直接转身:“时间不晚,本宫要摆驾回宫了。”

一瞬之间,这听涛水榭里面就已人去楼空,就只剩下了李轩与独孤碧落二人。

李轩的心情挺复杂的,水榭中的修罗场就这么化解,他当然很高兴;听天獒接二连三的的爆料都是神助攻,也让他暗暗愉悦;薛云柔与罗烟双双怀孕一事,就更让李轩惊喜不已。

不过李轩也很在意梦清梵的去向,他有点担心,也暗觉愧疚。

李轩没想到自己还真与自己的坐骑有了一腿,一想到梦清梵这样千娇百媚的大美人变化麒麟,被他骑了两年,他心情简直难以言说。

还有听天獒最终没能够说出来的事情,李轩也很疑惑。

他本能的感觉到这应该是一件极重要的事情,且可能与自己有关。

虞红裳与她怀里的小天子,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李轩随后摇头,收起了思绪:“传令给玄尘子,让他去盯着梦清梵的行踪。告诉他,梦清梵人就在通州的燃灯古塔。这几天他别的不用管,一定不能把人给我跟丢了。”

在梦清梵离去的时候,李轩就让自己的神血青鸾牛郎升空,注意梦清梵的行踪。

这蠢女人一路跑到通州,然后就在那边的燃灯古塔之顶抱膝坐着,看着京城方向定定发呆。

李轩猜到这个时候的梦清梵,是肯定不想见任何人的,也包括了自己。

他这个时候找过去,梦清梵只会立时逃走,不可能给他见面谈话的机会。

李轩现在也没法离开,他与江含韵大婚之夜,怎能弃含韵而不顾?

所以他现在采取的策略,是先监控行踪,然后徐徐图之。

不过梦清梵可以变化为麒麟之体,其遁速在所有走兽中无双无对。

此时他麾下的众人,也就只有玄尘子能够追上的梦清梵的速度。

其实玄尘子也差了梦清梵一线,不过他前阵子在东岛那边也拿了数百万两纹银分成,从李轩手里换了一件能够使遁速剑速倍增的仙器,又从李轩这里得了四象炼元炉。

此时的玄尘子。无论速度,还是持续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不逊色于真正的天位。

李轩接下来,又指了指桌上躺着的听天獒:“还有,用你的浑天镇元鼎护住它,可别让它被人抽筋剥皮,做成狗肉火锅。”

看在听天獒给了两个好消息,两个神助攻的份上,他决定这次一定得护住听天獒这条小命。

不可让他的獒兄,就这么了却狗生。

独孤碧落‘噗嗤’一笑,她探手一招,就将听天獒抓到了手中:“那你得在月例钱之外,再给我加辛苦费。虞红裳现在一定想宰了他,薛少天师与罗烟姐也肯定想要拔了它的舌头。”

李轩不由莞尔:“我把给听天獒准备的红包给你,就当是替它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了。”

之后他就走出了水榭,回到前院应付起了外面的客人。

李轩过来陪几个女孩是逼不得已,担心后院爆发天位大战。就婚宴的礼节来说,他是必须陪客到散席的。

所以这水榭散场,让李轩如蒙大赦。

[标签今天宿舍的灯早早的就熄灯了:p标签]回到前院大厅的时候,李轩就发现刘氏竟是满面红潮,笑得合不拢嘴;李承基脸上也是喜意盈盈,兴高采烈的陪江云旗喝着酒。

李轩一看就知道,这肯定是冷雨柔过来给他们通风报信了。

之前江含韵进门拜父母的时候,二人虽然也很高兴,可也没高兴到这个地步。

他心里则暗暗哂笑,心想薛云柔与罗烟肚里的孩子,多半不会跟他姓,也不知这两人在兴奋个啥。

让他在意的是江云旗,他这位岳父应该是不知道二女有孕一事。

可李轩自己心虚,总感觉江云旗看他的目光冷飕飕的。

不知为何,李轩只要是在自己几个岳父面前,他那琉璃浩气的纯度总会下降半个层次。

直到戌时左右,王府的客人们终于渐渐散去。

李轩没有陪到最后,他亲自将最重要的那些客人送走,就把后续之事交托给了彭富来与张岳,本人则迫不及待的往主院方向走。

此时他的心跳,竟是擂鼓一样的鼓动震响,面上也浮起了一抹红潮。

李轩觊觎那只小狐狸已经许久了,今日即将得偿所愿,自是心潮澎拜。

今日之后,那只小狐狸就是他的人了。

※※※※

当李轩回到自己主院的时候,就发现这边已经有一大群人等着,包括江氏夫妇,刘氏与李承基等人。

除了江云旗之外,所有人都是喜笑颜开,含着期待之意。

江府几个陪嫁的丫鬟,也都恭恭敬敬的等在楼门之外。

为首的侍女还是那位令狐瑶,她端着一个木盘,笑盈盈的朝李轩一礼;“姑爷来了,小姐她已经等你许久了。这是厨房那边送来的醒酒汤,不知您是否要用?”

李轩若有所思的看了令狐瑶一眼,然后就没做理会,直接推门而入。

此女明眸皓齿,花容月貌,美貌几乎不逊于江含韵,可李轩不知怎么的,一点都不感兴趣,本能的就欲保持距离,

他心中也在暗暗奇怪,江含韵身边竟有这样一个出色的侍女,自己以前怎么没注意?

当李轩走入到自己婚房的时候,就见江含韵正端坐于婚床上,看起来娴静端庄,温雅含蓄。

李轩失声一笑,他知道不久前,江含韵还百无聊赖的趴在窗栏上往外看。可当李承基他们过来之后,就立时盖上了红帕,装起了大家闺秀。

李轩懒得拆穿她,他走过去朝着床左床右一拜,这才在江含韵的左边坐下。

这洞房花烛夜,可不是他走进来就能洞房了,还得经历‘坐帐’,‘撒帐’,‘同牢’与‘合卺’这四个洞房花烛夜的仪式。

坐帐也叫“坐虚帐”、“坐富贵”,是由富贵婆铺设床被,然后拜天地,拜床公床母,坐帐牵红,

撒帐则是由刘氏与江夫人,薛氏这些女眷充作撒糖人,向床帐内抛撒钱币和糖果。据说夫妇二人接到的糖果钱币越多,日后的子孙就越兴盛。

同牢就是新婚夫妇共同食用一只牲口,表示自此夫妻二人共同生活。

由几个侍女端着一只烤乳牛过来,让李轩与江含韵各吃了一小口,就算是礼成。

接下来是‘合卺’,就是夫妇之间喝交杯酒。

这个时候,这些亲眷们就不再适合旁观了,江夫人与刘氏等人都退了出去,离开主院。

江云旗不太想走,江夫人无奈,只能强扯着他离开。

可她的眼里面,此刻也是微微发红,泪水盈眶。

她一直想要江含韵嫁人,想要在自己的有生之日,为江含韵寻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良人,同时化解含韵的妖化之危。

可当江含韵的婚事将成之际,江夫人又打心底的舍不得,甚至是有了悔意。

如果不是知道江含韵的真正心意,江夫人心想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快答应这场婚事。

而此时婚房里面,李轩拿起了旁边一枚玉如意,将江含韵的红盖头挑起:“让夫人久侯了。”

当那红帕掀起,露出江含韵那晶莹如玉的面孔时,李轩的心神就一阵摇颤。

平时的江含韵就已经美艳绝伦,倾城倾国,平时不得不带上面具遮掩。

可此时穿着一身嫁衣的她,却更美到让人惊心动魄。

李轩不由痴痴的望着:“含韵你好美。”

江含韵本来就殷红一片的面颊上,顿时更显娇艳。

喜欢妖女哪里逃请大家收藏:

李轩望见听天獒之后,顿时眼神一亮。

他想听天獒来的正好,正可来帮他参谋一二。

在自己用‘白云仙酿’将几个女孩全部放倒之前,听天獒正可为他提供预警,避免自己陷到坑里面。

李轩当即遥空以真元一抓,要将听天獒抓摄到身前。

可听天獒却一个闪身,居然避开了李轩的抓摄,直接闪遁挪移到了水榭内的石桌上。

它随口叼起了一个‘白云仙酿’酒坛,然后猛地仰头一饮而尽,气概豪迈,身姿潇洒!

李轩看了之后,就不禁一阵惊奇:“听天兄,这可是号称酒中之霸的‘白云仙酿’,你居然对这种烈酒感兴趣?早说嘛,回头我让人送你几坛。”

以前听天最讨厌的就是烈酒了,它喜欢的是黄龙醉,女儿红这样的黄酒。

别看‘黄龙醉’里面有个醉字,可其实根本醉不了人。

听天獒则是脑袋发懵,忖道这竟是华山玉泉院的‘白云仙酿’吗?

似乎有点草率了?这岂非是雪上加霜?

可随后一阵更凶猛的酒意袭来,听天獒猛地摇了摇头,将一切都置之度外。

它猛地发出了一声沉闷低吼,像是一头真正的‘獒’一样威风凛凛的怒瞪着李轩:“李轩,你现在给我听好了!我有许多话一直想要对你说的,却始终都闷在肚子里面。可今天我忍不住了,我听天不吐不快!”

它这句话,顿时把这水榭里所有女孩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罗烟的面上不由现出惊奇之色:“这真是听天那只怂狗?怎么像是换了狗一样?该不会是被人假冒顶替了吧?”

薛云柔也绕有兴致:“烟儿你猜它想要说什么?”

她今日与罗烟斗酒,颇有几分一笑泯恩仇的味道,言语之间也亲密起来。

敖疏影则是颇含赞赏的微微点头:“不错!如此气概,才不愧是我敖疏影座下护法神兽。”

李轩也端着酒杯,不以为忤的洒然一笑:“听天兄,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他想只要不是这只狗打算告白,那无论说什么都是无妨的。

刚才听天那些话,简直就像是鼓起勇气告白的单身狗。

“一个是我家元君!”听天獒确实不将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了,他一脸的不满与认真:“我家元君一直心系于你,与你已有了夫妻之称,李轩你还在装什么糊涂?

元君她一直都在等着你,可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肯到东海提亲?一定要等我家元君开口吗?你这个混账人渣!”

李轩不由面色僵滞,眼神发呆,他现在也怀疑听天獒是换了一条狗,现在只是披着听天獒的狗皮。

敖疏影则是‘腾’的一声站起,她脸色烧红一片,窘迫到无以复加。

尤其当水榭内的几个女孩注目过来时,敖疏影简直欲五体投地,恨不得把自己给埋了。

“李轩别听它的,它这是喝醉了在胡说。”敖疏影强抑尴尬,本能的就探手往听天獒抓了过去。。

可接下来她却一愣,发现自己的神识意念,居然锁定不住这家伙。也抓不住立在桌上的听天獒。后者一个扭动,就从她的抓摄中逃脱出来。

敖疏影顿时眼神一凝,开始认真起来,可她第二次,第三次的努力还是失败了。

此时的听天獒,就像是水中的游鱼一样让她捉摸不定。

“我才没胡说!”听天獒哼了一声,昂起了脖颈:“李轩你是不知道,我家元君大半年前仿造你的模样。做了十几个真人大小的人偶,她每天都要抱着才能睡觉,还每天都换一个。”

之所以要更换,是因隔天敖疏影醒来,那人偶总是被她舔的湿湿的。

敖疏影脸上已经不止是烧红,如果此时她现出龙形。那么整个身躯一定是从内到外,从上面的龙角到下面的龙鳞都红透了。

“胡说!我才没有,听天你给我闭嘴!”

——她只是怀念第一次抱着李轩的感觉,感觉这种人偶抱枕很舒服而已。

敖疏影已是气急败坏,如果不是还没法捕捉住听天獒,她现在就剥了这条狗的皮!

几个女孩闻言则是乐不可支,她们对这位水德元君的心思其实洞若观火,此时都乐得看敖疏影的笑话。

李轩则是在心里给听天獒点了个赞,心想这层窗户纸捅的好,难得这家伙这么有勇气。

不过若能换个时间,换个地点,那就更完美了。

水榭里面这么多女孩在,他不好表态啊。

他面上只能摆出一副凝重认真的模样,又恰到好处的现出一丝意外之情。

可听天獒接下来吼出的第二句,就让他直接破功:“还有一个是玉麒麟,你与人家发生了关系,有了夫妻之实,就想不负责任吗?”

李轩一阵发懵,心想我啥时候跟我的玉麒麟发生关系了?还有了夫妻之实。

这只怂狗,它是疯了吧?居然敢造我的谣?

水榭之内的几个女孩,则是无法置信的看着李轩。

罗烟在震惊之后,更是本能的按住了她的红袖刀。

她想这个家伙,居然好色到连自己的坐骑都不放过吗?

听天獒理直气壮的看着李轩,瞪着这个渣男:“李轩你忘了宜阳道观那一夜了?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还要糊涂到什么时候?你的坐骑玉麒麟,其实就是岁月神枪——”

“听天你给我闭嘴!”

此时水榭之外,蓦然响起了一声女子的厉喝,同时一道流光闪逝而至。

那是一把银白色的长枪,直接钉向了听天獒。

李轩看出这枪势虽然锋锐,却没有想要取听天獒狗命的意思,目标只是听天獒脖颈前的横骨,想让它再无法开口。

关键是他现在想要援手都来不及,这一枪不但来得猝不及防,还含蕴着时序之力。

不过当那凌锐无匹的气机过后,听天獒却安然无恙,它竟然完美的避开这一枪‘岁月流光’。

那枪影还想要再接再厉,可敖疏影却已反应过来。

她虽然恨不得将听天獒抽筋剥皮,却容不得别人动她的护法灵兽。

而当敖疏影的拳锋与那枪尖激撞,顿时发出了一声‘呛’的震响,无穷的罡力与冲击波蓦然爆发。

幸在李轩机警,当即动用起了独孤碧落身上的‘浑天镇元鼎’,将二人所有溢散出的今天宿舍的灯早早的就熄灯了劲力全数镇压,这才保证了这水榭安然无恙,也没让外院的客人们被惊动。

可此时的李轩,看着不远处被迫显出身影的金甲少女一阵怔怔失神:“你是岁月神枪梦清梵?”

也是他的坐骑玉麒麟?

这个时候,所有的蛛丝马迹都在他脑海里面窜在了一起,李轩的眼中,也渐渐现出了恍然之色。

金甲少女虽然用面甲遮住了脸,可她显然是羞涩到了无以复加,根本都不敢面对水榭内众人的视线。

在‘杀狗灭口’的图谋破产之后,金甲少女就直接化作一道流光飞遁而去。

李轩看那流光闪逝的方向,正是汾阳王府的南面。

他心想,得,自己的坐骑又没了。

“舒服了!獒爷我看你们两个不明不白,不清不楚,傻头傻脑的样子,可真不得劲。你是要把别人骑一辈子吗?”

听天獒长吐一口气,一副无比舒爽快意的的神色:“不过还有!”

它把目光看向了薛云柔与罗烟:“还有她们两个!”

薛云柔与罗烟顿时面色一紧,心中都警铃大作。

两个人一个再次手按住了袖里面的红袖刀,一个以意念招出了她的‘正一伏魔剑’。

她们都准备在听天獒说出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之前,先将这蠢狗的舌头割掉。

“你们不知道肚子里怀孕了吗!”

听天獒面对两人暗含威胁凌迫的视线怡然不惧,朝着薛云柔与罗烟一声怒吼咆哮:“你们居然还敢在这里喝酒?想过肚子里面的孩子没有?”

它随后又‘啧’了一声:“虽然两个人都在作弊,其实都没喝几滴酒,可这样还是很不好,獒爷我看不

今天宿舍的灯早早的就熄灯了 完整版_

下去。”

可此时的水榭内,一阵寂静如死,所有女孩都沉默着,看着罗烟与薛云柔的肚皮。

两个女孩则都面色微红尴尬之余,同时眼含异样的互视了一眼。

罗烟在想这个龙虎山少天师,心果然是黑的,连喝酒都作弊!

薛云柔则暗忖这罗烟不愧是紫蝶妖女,果然心性狡猾,不可信任。这手幻术也很高明,让她看不出一点破绽。

李轩的脑袋,则已变成了一团浆糊。

他想薛云柔与罗烟居然都怀上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自己就要当爹了?自己有儿子了?

一股无穷的惊喜与惶恐,开始在他的心中弥漫。

听天獒却觉心胸大畅,感觉自己这一生都没这么畅快舒爽过。

接下来他的视线,又开始在现场几个女孩身上流转。

当它视线所过之处,冷雨柔,乐芊芊与独孤碧落都心神发紧,面皮一阵僵硬。

不过听天獒的目光,最终落在了虞红裳还有她怀里的虞祐巃身上。

虞红裳的面色,也渐渐凝重。

此时敖疏影她们,倒是不急着杀狗灭口了,都在想着要尴尬那就一起尴尬,不能只有自家倒霉。

喜欢妖女哪里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