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最晚回收时间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庄依波闻言,到底还是微微变了脸色。

是啊,她怎么会忘了呢?

申望津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一早就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过了她,并且,是他要她清楚地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个凉薄无情的人。

在这个世界上,他唯一在乎的,就只有自己的野心和欲望。

为了这份野心和欲望,他可以不惜所有。

也正因为如此,他想要的一切,他都会得到。

名、利、人……只要他想得到,那即便用尽所有肮脏不堪的手段,他也无所畏惧。

世间的规条约束,于他而言,如同无物。

可是她唯独不知道的是,为什么是她?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她,要承受他那近乎疯狂和变态的占有欲?

时隔两年,她以为自己已经解脱了,终于可以摆脱过去的阴影好好生活的时候,这个男人却又一次出现了。

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眼见着她眼中虽然竭力隐藏,却依旧清晰流露出来的恐惧和绝望,申望津再度缓缓笑了起来,“你怕什么?只要你乖,我就会对你好,你知道的。”

闻言,从前某些几乎已经要被她遗忘的画面忽然再度反复闪回脑海,庄依波却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重重敲打着她的大脑和身体,她全身上下都不舒服,脸色也瞬间就惨白起来。

申望津目光微微一凝,待要伸出手去察看她的情况时,庄依波忽然猛地拨开他的手,转身冲向了卫生间的方向。

她冲进卫生间,趴在洗手台上,低头就剧烈呕吐了起来。

胃里翻江倒海,几分钟前她紧赶慢赶吃进去的那些东西尽数吐了个干净,可是呕吐却依旧没有停止。

申望津推门而入,一眼看见她竟然连胆汁都吐了出来,脸色顿时一变,走上前来一面伸出手来抚着她的后背,一面打电话吩咐外面的人准备车去医院。

庄依波将他说的每个字都听进了耳中,下一刻,她掬起一捧水浇到自己脸上,随后就强行拨开他的手,站直了身子。

呕吐完后,她的脸色已经苍白到极致,纤细的身体控制不住地摇晃,仿佛被风一吹就要倒。

而他就像一座山一样,堵在她面前。

庄依波抬起手来擦着自己脸上的水渍,擦着擦着,她忽然就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

她看着他,惨白的脸色衬得一双眼像血一样红。

“那如果我死了呢?”她看着他,一字一句地开口道,“是不是我死了,你就可以放过我了?”

闻言,申望津眼眸再度黯了黯。

他原本就已经站在她面前了,听到这句话,却再度朝她逼近了一步,又一次抬起了她的下巴。

这一回,庄依波没有再回避他的视线。

两个人就这么静静对视着,许久之后,申望津才终于又开口道:“那我就告诉你——我不许你死。”

庄依波唇角微微一抖。

台湾最晚回收时间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卫生间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重重撞开,紧接着千星就从外面冲了进来,“依波——”

一眼看到卫生间里的情形,千星几乎要气疯了。

申望津将庄依波逼至角落,近乎完全的遮挡让她看不见庄依波的情形,可是她知道,庄依波不会好过。

千星直接脱下自己身上的包就重重砸向了面前男人的背影。

申望津被她沉重的背包砸得偏了偏头,千星趁机一把推开他,将里面的庄依波拉了出来。

一眼看到庄依波容颜惨白的样子,千星只觉得

台湾最晚回收时间 小说全文/

心头重重一颤,“依波,你有没有事?”

庄依波微微垂着眼没有回应,千星一面将她护进自己怀中,一面转头看向了旁边的申望津。

她那一背包砸得太过用力,申望津的耳朵直接被她砸出了血。

可此时此刻,那个男人擦过自己耳朵,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手上沾染的血迹,却连眼波都没有震动一下。

“申望津。”千星冷眼看着他,“你做了什么?你想做什么?”

申望津闻言,却只是轻笑了一声,道:“我……请我想见的女人吃了顿饭,宋小姐觉得有什么问题吗?”

千星控制不住地咬了咬牙,又回头看了庄依波一眼。

庄依波此时的状态实在太差,她必须要先带她离开这里。

“申望津,你别忘了这里是桐城。”千星看着他,冷声道,“你做过什么,我一定会一桩桩跟你算清楚!”

说完,千星扶着庄依波就要往外走。

“既然宋小姐要跟我算总账,那我就再拜托宋小姐一件事。”申望津说,“帮我好好照顾她,千万不要让她……做了什么傻事。”

喜欢婚期365天请大家收藏:

千星找容恒的时候,容恒正好抽空回家吃了个午饭,于是他们便又一次来到了容家。

容家依旧热闹,慕浅也在,见他们去而复返,不免好奇,“什么事这么着急找容恒啊?”

“依波不见了。”千星看着容恒道,“你帮我查查她在哪里。”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容恒说,“失踪了,被绑架了?”

“失联了。”千星说,“我怀疑她遇上了什么危险。”

容恒一顿,道:“多久了?”

“早上我们还通过电话。”千星说,“突然她就失联了——”

慕浅坐在旁边,听见这话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随后道:“这事有点意思。”

“有什么意思?”容恒瞥了她一眼。

[标

台湾最晚回收时间 小说全文/

签:p标签]慕浅耸了耸肩,道:“听说申望津昨天到了桐城,今天庄小姐就失联了——”

千星闻言,脸色赫然一变,“你说什么?申望津来了桐城?”

“对啊。”慕浅看了一眼她身边的霍靳北,说,“毕竟这人曾经跟我们霍家结下过梁子,他的动向霍靳西自然是要留意的。昨天正好有人向他汇报了这个消息,这跟庄小姐的失踪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关系?”

容恒听了,转头跟慕浅对视了一眼,随后道:“我哥有申望津的电话,让他打过去问问。”

说完容恒就站起身来,上楼找容隽去了。

千星看着他的背影,再收回视线来看看慕浅,最终转头看向了霍靳北。

霍靳北像是意识到她在想什么,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用手上的力道安慰着她。

可是千星脸色却还是控制不住地微微苍白起来。

庄依波和申望津之间的事,她知道有多隐秘多不堪启齿,所以她从来不敢跟任何人说,连霍靳北都不曾提起过。

可是,从刚刚慕浅和容恒的反应来看,他们分明也是一早就察觉到了什么的。

如果他们都能察觉到,那曾经作为受害者的霍靳北,更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他们都知道,那好不容易才从那样的阴影中走出来的依波……以后该如何面对?

千星忍不住伸手按住了自己的额头,随后,却听到霍靳北附耳低语:“别担心,都是信得过的人,不会有事的。”

他果然知道她在想什么。

千星缓缓抬起头,与他对视片刻之后,才终于缓缓点了点头。

很快容隽就跟着容恒下了楼,当着众人的面,给申望津打去了一个电话。

……

申望津电话响起的时候,庄依波并没有觉得他的电话会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可是申望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居然又看了她一眼。

庄依波下意识觉得,这电话就是与她有关的。

她眼波瞬间动了动,然而申望津神情却依旧从容,不紧不慢地接起了电话:“容先生,好久不见。”

“是啊,你很久没现身了。”容隽说,“听说你来了桐城?”

申望津低笑了一声,道:“你消息倒是灵通。”

“有时间一起吃顿饭?”容隽说,“虽然——”

他话音未落,电话那头突然就插入了一把女声:“不要跟他废话了……申望津,我问你,是不是你带走了依波?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

与容隽的声音相比,千星的声音尖细且火爆,一下子就传进了庄依波的耳中。

霎时间,她凝眸看向申望津手中的手机,张了张嘴,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发出声音。

申望津将她的反应看在眼中,却再度勾了勾唇角,随后才缓缓开口道:“宋小姐,我不是很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什么你心知肚明!”千星说,“申望津,你敢动依波一根汗毛,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仅有两个人的餐厅空旷且安静,庄依波清楚地将千星说的每一个字都听进了耳中,然而那一刻,她非但没有抓住救命稻草的欢喜,脸色反而更苍白了一些。

眼见着她这样的神情变化,申望津忽然就抬起手来,轻轻托住了她的下巴。

这个动作让庄依波整个人都僵了僵,不待她回过神来,申望津忽然就低下头,直接封住了她的唇。

一瞬间,庄依波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冲向了头顶,与此同时,那股似曾相识的屈辱感又一次充斥全身。

她猛地用力推开他,再度一巴掌重重挥向了他的脸。

这一巴掌,他同样没有躲,就那样硬生生地受了,仿佛心甘情愿一般。

庄依波身体控制不住地微微发抖,只是咬牙看着他。

“申望津!申望津!”电话那头,千星显然也听到这边的动静,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申望津你不要乱来!你听到没有——”

两个人面对面地站着,同样听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

申望津忽然再度笑了起来,说:“你的好朋友说,要是动你一根汗毛,就不会让我好过——你说,我还能好过吗?”

电话那头,听到这句话的千星骤然失声。

而这一边,听到这句话的庄依波,却有些绝望地闭了闭眼睛。

“依波?”千星终于又尝试性地唤了两声,“你能听到我说话吗,依波?”

片刻之后,庄依波终于缓缓睁开眼睛,看向了申望津手中的电话。

“千星……”她低低喊了她一声。

“依波!”千星声音瞬间就紧张担忧了起来,“你有没有事?”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庄依波的视线落到申望津脸上,却只对上他饶有趣味的眼神——

仿佛,她就是他掌中玩物,由他戏耍掌控。

她明明恨透了他这样的眼神。

可是再开口时,她却只是近乎低喃:“没事……我没事。”

“那你怎么会——”

“我们见面再说。”庄依波低声道。

千星闻言似乎顿了一下,随后才应了一声“好”,随后又不放心地道:“你在哪儿,我过来接你。”

庄依波一字一句地报出地址,申望津也未曾阻止。

电话挂断,申望津的手再度托上了她的下巴,低头又一次凑近她的脸,学着千星刚才喊她的语气,低声道:“依波,你怎么如此前后不一呢?”

庄依波静静地看着他,台湾最晚回收时间目似秋水,却不见半分涟漪。

“申望津,到底要怎样,你才能放过我?”

闻言,申望津目光微微暗了暗,下一刻,他给出了他的答案——

“我告诉过你,但凡我想要,就一定会得到——你怎么忘了呢?”

喜欢婚期365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