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去世前子女有预感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啊?”

宋宛月看着远处排队的人,“当初我和顾义……”

听到她提顾义的名字,宋慎心里一颤,急忙打断了她的话,“我看天色不早了,咱们赶紧找客栈住下。”

宋宛月收了话,点头。

宋慎放下车帘,懊悔自己不该好奇,惹的小妹又想起了顾义。

一路上再也没敢说话,直到马车在一间客栈前停下,宋慎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跳下马车,返身扶宋宛月下来,进了客栈,要了两间上房和两个普通的房间。

安顿好后,宋宛月喊来护卫,给了他银票,让他去买五个雪媚娘回来。

护卫拿着银票出了客栈,半个时辰后才回来,把雪媚娘和剩下的银票放在宋宛月面前的桌子上,

宋宛月让他拿去四个分了,剩下一个她拿起来走到隔壁敲门。

宋慎是第一次住客栈,什么都很稀奇,把屋内的东西看了一个遍,现在正趴在窗口看外面的大街呢,听到敲门声,快步过来打开门。

宋宛月把雪媚娘递到他面前,“护卫买来的,二哥快尝尝。”

竟然是软的,宋慎稀奇的接过,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眼睛顿时亮起来,不仅软还有弹性。

“这,这也太神奇了。”

他以为县城里卖的点心就是最好的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

“好吃吗?”

宋慎连连点头,不敢吃的太快,一小点一小点的咬。

宋宛月看的失笑,“咱们京城的糕点铺里什么稀奇的糕点都有,等大哥成亲的时候咱们过去,让你吃个够。”

宋慎顿时激动了,嘴里的雪媚娘差点喷出来,“我、我也能去京城?”

“那是自然,大哥成亲我们全家都要去的。”

宋慎激动的一蹦老高,“我也能去,太好了。”

看他喜形于色的模样,宋宛月莞尔。

有两个人进了客栈,其中一人手里替着一个包袱,进门的瞬间抬头朝着宋宛月和宋慎住的房间看了一眼,指着宋慎旁边的房间对伙计道,“我们就来那一间。”

见两人穿衣打扮是府城人士,伙计多看了他们两眼,等他们付过房钱以后,领他们上楼。

路过宋慎房门口,两人同时朝屋内看了一眼。

宋宛月也正好看过来,四目相对,两人慌忙收回目光,宋宛月眯了眯眼,起身,去关上房门。

宋慎正忙着把最后一口雪

老人去世前子女有预感 完整版_

媚娘吃进嘴里,没看到刚才过去的两人。

“二哥……”

宋慎看她。

宋宛月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吃过饭后早点休息,明日我们一早回去。”

“我知道了。”

……

夜深人静,客栈里也静下来,所有的客人都陷入了沉睡,值夜的伙计也趴在柜台上睡着了。

宋慎旁边屋子的房门被悄悄打开,两人探出头来,四下看了看,没什么动静,推开门,悄无声息的从房内出来,先蹑手蹑脚的走到宋宛月的房门前,耳朵贴在门上,听到里面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退回了宋慎的房前,一人警惕的看着四周,另一人站在门前,抓紧袖子里的尖刀,把房门拨开一条缝,把点好的迷香塞进去,等迷香燃尽,然后朝着另外一人点点头。

另一人快速的回了屋内,拎了包袱出来,进了屋内,把包袱放在了宋慎的床底下,然后蹑手蹑脚的出来,关好房门,回了他们的屋内。

宋宛月睁开眼,起身走到门口,静静的站了一会儿,才悄无声息地打开门出来,走到宋慎的门前,悄悄的推开,闪身进去,又飞快的关上房门。

房内迷香的味道还没完全散去,宋慎陷入了沉睡。

宋宛月目光在屋内转了一圈,最后落在床下,她走过去弯下腰,一眼看到了下面的包袱,探身进去拿出来,拎在手里,回了自己房内,放在窗户上打开,借着月色看到里面除了两身衣服,竟然有一沓银票,都是千两一张的。

宋宛月拿起来数了数,总共十五张。

她勾起嘴角,把银票放进自己怀里,系好包袱,伸出去胳膊,扔到了那边的屋子的窗户下。

包袱落在地上,发出轻微的一声响。

那边屋中刚躺下去的两人听到了,吓得心里一跳,下意识的弹坐起来。

“你,你听到什么动静了没有?”

其中一人压低声音问。

“听、听到了,好、好像是东西落地的声音。”

两人在黑暗中对看了一眼,离着窗户近的那人迅速起身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往下看,黑漆漆的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要、要不要下去看看?”

这人心里也不踏实,客栈里的人都睡了,怎么会有人扔东西,而且听起来离他们的房间还很近。

“不用,应该是我们多心了。”

说话的人把窗户关上。

“咱们还是小心一些好,里面可有不少的银票,如果出了差错,掌柜的可饶不了我们。”

“你想把客栈里的人都惊醒吗?”

这人一噎。

他们两人不会武功,要想出去看,就得从客栈的门出去,这个时候连伙计都睡着了,他们要出去,必定会弄出动静。

“别忘了我们是来做什么的,如果这个时候弄出动静,明早就没法演戏了。”

想到他们的任务,这人默了默,回去了床上躺着。

……

翌日,天蒙蒙亮,一道叫声传遍了整个客栈。

“啊……”

趴在柜台上睡的正香的伙计吓得一个激灵醒了,还么来得及老人去世前子女有预感抬头,就听到了惊慌的喊声,“包袱,我们的包袱呢?”

包袱丢了?

伙计完全醒了,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还没跑到门口,两人从屋内出来,冲着他喊,“有贼,客栈里有贼,偷了我们的包袱!”

客人们都被惊醒,纷纷探出头来看。

伙计脸色都白了,慌忙的下楼去喊掌柜的,掌柜的衣服扣子都没来得及系,匆匆跑过来,看到其中一人脸色煞白的瘫在地上,“里面有一万五千两银票,那可是我们兄弟俩借来做生意的钱。”

一万五千两

掌柜的也白了脸色,慌张的吩咐伙计,“快去报官!”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半个时辰后,姚掌柜亲自送宋宛月和宋慎出来,看到他们上了马车走远,才转身匆匆的回了屋内,把门关上,坐去椅子上闭上眼,仔细的把方子又默念了许多遍。

马车内,不等宋慎问,宋宛月把宋思来府城赶考时认识了姚掌柜的事告诉

老人去世前子女有预感 完整版_

他,只字不提姚大夫和姚掌柜的关系,也没说给了他治疗天花方子的事,道,“那次多亏了姚掌柜,所以我把从医书上看来的治疗小儿急惊风的方子给了他,这次正好过来问问效果如何。”

宋慎不疑有他,只是……

他看了宋宛月一眼,还是说了出来,“我怎么看着他和姚大夫面貌有几分像?”

“啊?”

宋宛月面色无异,很认真在脑中想了一下两人的样貌,摇头,“我没看出来。”

宋慎挠头,“那可能就是我看错了。”

宋宛月岔开话题,“不说他们了,等会儿见了孙大老爷,你这样说……”

宋慎边听边点老人去世前子女有预感头。

马车在良济堂门前停下。

两人从马车上下来,走进去。

良济堂扩大了一半,左边扩出去的那部分用来卖药丸,原来看病和抓药的这边没动。

“姑娘,你们是……”

伙计上前来询问,话出口看清是宋宛月和宋慎,当即朝着另一名伙计道,“快去告诉东家,宋姑娘过来了。”

那名伙计闻声,快步往后院跑。

这名伙计把领着两人往后院走,他跟着孙大老爷去过清平县,认识宋宛月和宋慎两人。

刚走到药堂和后院相连的门口,孙大老爷脚步飞快的迎出来。顾家的事他听说了,当时心里沉了好几天,想着是不是自己当初去了酒楼才让三皇子猜到是顾家做的药丸生意,从而送了那么多人的性命。

领着两人去了会客厅落座,又吩咐伙计上了好茶,孙大老爷张张嘴,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宋宛月先开了口,“您的生意不错。”

孙大老爷勉强笑了笑,“这一切都是托了宋姑娘的福,如果没有药丸,我这良济堂再过十年也扩不了张。”

“您言重了,生意好是您自己做出来的,和我们没有关系,我和二哥特意的跑着一趟,是想重新给您签订合约。”

重新签订合约?

听清楚这几个字,孙大老爷面色一喜,“宋姑娘的意思是还跟我做药丸的生意。”

“当然。”

孙大老爷提了多日的心落回去,捋着胡须,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自从得知顾家出事以后,他日夜担心宋宛月不会再和他做药丸的生意。尤其是刚才听到伙计禀报宋宛月和宋慎来的时候,他的腿都是软的。

并非是不做药丸的生意了,良善堂会倒,而是他已经订出去了许多药丸,如果交不了货,他这良善堂非得让人给砸了。

“具体让我二哥给您说。”

孙大老爷殷切的看向宋慎。

宋慎道,“我们打算把药丸实行区域代理制。”

孙大老爷没听懂。

宋慎解释,“比如说清平府算是一个区域,签订合约后的,你再购买的药丸只能在清平府内卖。“

孙大老爷听明白了,也着急了,他进来的药丸可什么地方都卖,就连京城里的货都是他卖出去的,如果被限制了,他就卖不了这么多了。

“这、这不妥吧……”

“您别急,听我说完,如果您嫌清平府一个地方太小,就可以签订两个府,三个府的合约。”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随便签。”

宋慎点头。

孙大老爷一喜,刚要说什么,宋宛月在一边提醒,“您可想好了,树大招风。”

孙大老爷一愣,随即想到了顾家的下场。

自古民不与官斗,他再怎么着也只是一个商人,朝中没有什么大的根基,就算有孙晋这个侄儿驸马,也挡不住皇子或者朝中大员算计他,到时候落得个和顾家一个下场——

想到此,他激灵了一下,看向宋宛月,“宋姑娘觉得我代理几个府的好。”

“我觉得京城您得拿下,孙少爷在那里,能给您做照应。”

孙大老爷点头,京城是补药的药丸的主要销售地,他也是不想放弃。

“除了清平府,您再选附近相邻的两个府,足够了。”

“就按宋姑娘说的办,咱们这就签订合约,不过我还欠着别人的货,您看……”

“这个好说,您让人统计一个数量,看看需要多少,我先把这些给您补齐。”

孙大老爷感激万分,吩咐伙计拿了纸笔过来,签订了合约,上面有一条写的清清楚楚,各地的代理只能在自己签订合约的区域内卖,一旦发现有人串货,立刻收回代理权。

合约签好,双方收好自己的那一份。

宋宛月道,“麻烦您给孙老爷传个信来,凉茶和火锅底料的生意我也准备如此。”

孙大老爷应下,当即就要喊人进来快马加鞭的去送信,被宋宛月拦下,“倒也不必如此急,家里现在正在盖作坊,得需要不少时日。”

“那好,过两日我再让人给他传信。”

宋宛月谢过,“有件事还得麻烦您。”

“有什么麻烦不麻烦,宋姑娘尽管说。”

“还请您帮我家里生意代理的事宣扬出去。”

孙大老爷当即应下,“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

两人谢绝了孙大老爷的挽留,从良善堂出来,上了马车,去找客栈。

刚过申时,夏日的热气正要退去,闷在家里的人纷纷纷纷出来走动,大街上的人明显的增多。

护卫怕冲撞到人,赶的很慢,宋慎依旧撩着小窗的车帘往外看,远远的看到几排长队,很是惊奇,“小妹,你快看,那家的生意真火。”

宋宛月看过去,是家糕点铺,想到了什么,笑着道,“应该是卖雪媚娘的。”

“雪媚娘?”

宋慎以为是女子,惊讶,“那女子得漂亮成什么样,这么多人争着买。”

宋宛月被他的话逗得笑的不行,“雪媚娘不是女子,是一种糕点。”

“糕点?”

宋慎更惊奇了。

“二哥不知道吧,这制作雪媚娘的方子也算是我间接的卖给他们的。”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