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王好听顺口的女孩名字 全文|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洛伦佐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无所不能的人,上到砍妖魔拯救世界,下到帮邻居修水管……可以说,洛伦佐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十分全能的人。

但遗憾的是,很多人都是看不到自己的缺陷的,哪怕洛伦佐也是如此,就比如现在,活了这么多年,直到这一刻洛伦佐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应对这种情感问题时,是多么的新手以及无知。

“啊!啊!啊!”

洛伦佐发出一阵阵凄厉的尖叫,就像被非礼的少女……可问题是,这个角色是不是反转了啊!

塞琉面带笑意地看着洛伦佐,这笑意在平常看来,没有什么不同,但现在看来,洛伦佐只从其中感到一阵阴冷。

完了,全完了。

他努力地向后缩,可一想到自己的事务所就这么大点,他根本无处可躲啊,更不要说自己还有腿伤,哪怕是现在鼓足劲跑路,他好像也跑不过塞琉啊!

现在回过头,看向塞琉的微笑,洛伦佐的心脏剧烈地跳动,有着步入陷阱的感觉。

狗东西!

洛伦佐在心里怒骂着,果然这个家伙来这里,准没好事,紧接着更令洛伦佐发懵的是,以自己对塞琉的了解,既然她都这么说了,想必一定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哪怕现在自己跑出了事务所,说不定整条街都被塞琉的人把守住了,在旧敦灵这块地,斯图亚特家可是要比自己还地头蛇的啊!

内心响起一阵无力的呻吟,洛伦佐悲愤地抓起毯子枕头砸向塞琉,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跟着本能就这么挥了起来。

笨拙地摔在地上,然后费力地爬了起来,单腿用力地蹦跶,蹦跶了没两步,又摔了一下。

塞琉保持着标志性的微笑,坐在原地,看着洛伦佐的表演。

洛伦佐的躁动让她想起了饲养的猎犬,这些毛茸茸的东西,在某些时候总会变得特别激动,激动之下,就连身体也控制不住,一路脚底打滑,撞倒乱七八糟的东西,就像掠过客厅的飓风。

洛伦佐此刻就像只惊慌失措的狗子,过于激动下,就连正常思考也做不到了。

最后他占据了一个自以为安全的位置,拿起手杖横在身前,妄图给自己增添些许的安全感,只是他这副失态的样子,所面对的不是什么憎恶的妖魔,只是一个看起来比洛伦佐还要瘦小不少的女孩。

姓王好听顺口的女孩名字 全文|

画面更加滑稽了起来。

“你……怎么了?”塞琉问道。

“不不不,这太突然了,这太突然了……”

洛伦佐开始语无伦次,如果他是机器的话,现在应该已经过载了。

有时候世间就是这样奇妙,尸山血海可能无法击溃一个人的内心,但随意的一句话,反而能打他个措手不及。

“你应该不是很早便意识到这件事了吗?我印象里洛伦佐·霍尔莫斯先生还没傻到这个份上吧。”

塞琉保持着笑意,冷漠的脸下,笑意在隐隐颤抖,就像忍不住一样。

恍惚间塞琉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她发现自己居然能从洛伦佐这样的慌张里,汲取难以言明的快意。

“不不不,这不一样,不一样!”

洛伦佐语速飞快,他当然清楚塞琉的心意,但之前他都能以根除妖魔为理由搪塞过去。

那个时候他真不觉得能有什么结果,一个是与妖魔为敌的亡命之徒,一个是权势滔天家财万贯的公爵继承人……现公爵。

两者就像两个世界的人一样,所以洛伦佐从不许诺什么,用着这个已经用过很多次的理由,来打发塞琉的心意。

毕竟,自己指不定就什么时候,死在了路边呢?

可是啊……可是啊!

谁能想到洛伦佐真的就把妖魔根除了呢?猎魔教团诸代豪杰都没能办成的事,硬是让洛伦佐办成了!

可能是这一伟业带来的狂喜,冲昏了洛伦佐的头脑,他从未想过这些乱七八糟的事,直到现在塞琉再次提了出来。

他……没有理由了。

“有什么不一样。”

塞琉没有移动,但话语步步紧逼,看着洛伦佐的反应,她很享受这种主导感。

洛伦佐也意识到了这些,姓王好听顺口的女孩名字心里悲愤地想到,塞琉果然在谈判桌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这……这就像绝症一样!”

洛伦佐大吼着。

开始了,洛伦佐的奇妙比喻。

“这就像绝症一样,大家伙都知道,但也不会说出来,都瞒着病人才对吧!”

“可现在找到治疗方法了,说出来又有什么呢?”

洛伦佐愣住了,辩不过塞琉,他完全地宕机了。

整个人瘫软了下来,坐在原地,怀里拄着手杖,一副落魄的样子。

“那么,洛伦佐,你究竟在怕什么呢?”

随着话语声一同到来的,还有塞琉的脚步声,她站在洛伦佐身前,然后蹲了下来,很近,近到洛伦佐都能听到她的呼吸声。

“别沉默,说出来。”

塞琉很有耐性,就像洛伦佐预想的那样,如果洛伦佐刚刚破门而出,他会看到一些熟悉的身影,然后一把将他架回来,这个倒霉鬼无处可逃。

“太……太陌生了,塞琉。”

沉默了很久,洛伦佐终于平静了下来,缓缓说道。

“什么陌生。”

“这一切,这一切的一切。”

洛伦佐短暂地思考了一下,继续说道。

“我前半生……好吧,因为该死的逆模因,我也记不太清了,但总之不是很美好,勉强记起的时光里,也尽是些糟糕的事。”

洛伦佐喃喃道。

“妖魔……”

陌生又熟悉的词汇。

“妖魔就像影子一样,伴随了我的一生……就像个糟糕的、死缠烂打的情人。”

他开着糟糕的玩笑,说着自己都被自己逗乐了。

“我会很多事情,塞琉。”

洛伦佐说着抬起了蛮是老茧的手,用力地握了握,从中感到迸发的力量。

比身为猎魔人时的自己要弱上不少,但依旧握的住剑,挥的动刀。

“杀人放火、抢劫偷盗、保护刺杀……无论对方是人,还是怪物,我都能做的很好,堪称专家。

我就是这样一个近乎全能的人,毕竟不够全能的话,就会在那糟糕的战场上死掉。”

洛伦佐说完又停顿了很久,塞琉等候着,两者的距离很近,她能听到洛伦佐的心跳声,咚咚作响。

“对,这些都是与妖魔作战的必须品,但唯独有一样东西是最不需要的,也是最廉价的。”

“什么?”

“感情。”

洛伦佐说出这个词,吐出浑浊的气,一时间整个人有着难言的轻松感。

“猎魔人不需要感情,所以这种东西也不存在,哪怕有所苗头,也会被压抑下去。”

“你现在看起来,可不像个没有感情的人。”

塞琉说着伸出了手,掐了掐洛伦佐的脸。

“是啊,但……这东西对我而言还是太陌生了,陌生到……就像第一次面对妖魔一样,当然,具体情况我也记不清了,但我想,那时候的我应该和现在一样。

惶恐、不安、不知所措。”

洛伦佐把自己想说的说了出来,没错,令人闻风丧胆、终结妖魔的洛伦佐·霍尔莫斯根本不擅长这些,或者说,他不擅长坦诚、真心地面对这些。

他是一个狡猾的欺诈者,如果让他去骗取一个人的感情,洛伦佐觉得自己也会做的很好,但这一切的前提是,这都的虚假的。

可现在它变成真实的了,对方还是塞琉,如果对方是随意的路人,洛伦佐大可欺骗她,然后仓皇逃走,但对方是塞琉。

无论出于什么理由,洛伦佐都不能随意地戏弄塞琉。

不过以洛伦佐发散的神经,他也在想真戏弄了会怎么样,紧接他便思考,在斯图亚特公爵的震怒下,自己有没有机会活着逃出旧敦灵……不,能逃出科克街就是胜利。

“其实这东西没那么复杂。”

塞琉双手托起了洛伦佐的脸,打断了洛伦佐的奇思妙想,强迫他看着自己。

“你只要跟随本心就好,别做任何掩饰,把你自己想说的说出来。”

“说什么?”

“你该说的话,对我说。”

啊……说些什么呢?

洛伦佐也不清楚自己这次沉默了多久,他的目光逐渐地游离,看向了窗外,喧嚣的街头。

今天也有很多人在努力生活啊,人来人往,奔赴着不同的目的地,然后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妻儿,老去,目睹着孩童的成长,死去,而后又有新生……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模样,芸芸众生的模样,现在洛伦佐也是他们的一员了。

一瞬间洛伦佐深切地感受到了所谓的“生活”,紧接着便是脸上传来的微微痛楚。

塞琉保持着笑意,但托住洛伦佐脸的手,却在微微用力,就像在扭玩偶一样,将洛伦佐的脸扭曲变形。

“疼疼疼!我说!我说!”

感受着脸部的压力逐渐减轻,洛伦佐觉得自己该改改走神的毛病了。

啊……

该说什么呢?洛伦佐知道塞琉的想法,也知道之前用来打发她的理由也不存在了,而且从各种意义上来讲,大家都是同生共死过的兄弟了……

确实,有些事情,该有个终结了,就像妖魔,就像奥斯卡笔下的故事,就像眼前的这一切。

“我想……”

话到了嘴边,洛伦佐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压力,就像有一堆手堵住了自己的嘴,还有的准备塞进自己的喉咙里,阻止自己发声。

他用尽全力,铁青着脸,将肺里的空气尽数挤出,说道。

“我也爱你。”

说完,洛伦佐觉得整个世界都寂静了下来,也不是寂静了,而是他听不到了。

几秒后喧嚣的声音才打破了寂静,如潮水般涌来,淹没了洛伦佐的耳膜。

他觉得自己流汗了,就像打完一场艰难的仗,累的要死,浑身都虚脱了,就连目光也无力了下来,坠向下方。

柔软的手温柔地托起洛伦佐的脸,不让他移开目光,但洛伦佐就像在躲什么一样,眼瞳闪转个不停。

“呦,你脸红了?”

略显嘲弄的声音响起,洛伦佐刚准备还嘴,便被一把抱住,而后塞琉在他耳旁轻声道。

“其实,也没有那么难,对吗?”

洛伦佐没有说话,眼神直勾勾地看着前方的虚无,表情惊恐、僵硬、他冷静了下来,然后便是释然。

他有很多话想说,但到嘴边,又觉得说那么多没有什么意义,现在不需要什么言语了,只需要行动。

伸出手,谨慎地、轻轻地、以同样的方式抱住了塞琉。

洛伦佐在朋友们的帮助下,走出阴影很久了,但这是他走出阴影后,第一次向着新的道路迈进。

“我……我其实想说些什么感人的话,但比起那些话,我倒更想说些冷笑话什么的,你有兴趣听听吗?”

是啊,感人的事情已经够多了,他可不想接下来的剧情,变成他和塞琉互相抱头痛哭,感悟人生,这可太怪了。

“嗯。”

洛伦佐脸上缓缓地露出笑意,声音微微颤抖。

奥斯卡说过,洛伦佐其实不适合喜剧表演的,因为一到关键时刻,他就会被自己准备说的笑话逗笑,而下方的观众们,则会一副莫名奇妙的模样。

“我开始理解奥斯卡了。”

“理解什么?”

“傍上富婆的感觉真好啊。”

果然是烂话,塞琉微笑着用力,洛伦佐连连惨叫。

“脖子!脖子要断了!”

喜欢余烬之铳请大家收藏: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那么一个黑暗低谷的时刻,有的人在其中沉沦堕落,有的人独自崛起,爬出了黑暗,还有的人则等来了援手,那人踹开了黑暗的大门,令光洒了进来,恍的人睁不开眼。

室内的阴冷不再,洛伦佐那低沉的心情,也因光芒的照耀,意外地升腾了些许。

他看着那个被阳光剪切的模糊身影,目光微微失神。

然后……

“哇!快关门!眼睛要瞎了啊!”

洛伦佐捂住眼睛惨叫着,室内昏暗,这么一束光刺进来,短暂的失神后,洛伦佐觉得自己眼泪都要溢出来了。

这光芒万丈下,洛伦佐就像只蚯蚓,

姓王好听顺口的女孩名字 全文|

在沙发上打着滚,一不留神还倒了下去,撞在了桌角旁,又一声惨叫后,放在桌子上的水杯倒下,砸在他的头顶,洒了一身。

“烫啊!”

很遗憾,杯子里的是热水。

虽然有了腿伤,但洛伦佐的身体素质依旧不错,一个鲤鱼打挺,单腿就这么站了起来,痛苦地蹦了两下,被从怀里掉落的霰弹枪绊倒,又一头摔了下去,砸翻了几把椅子。

他就像只误入厨房的野猫,上蹿下跳,把锅碗瓢盆弄的叮当作响,最后疲惫不堪,自暴自弃地倒在地上,就像尸体一样。

“你……是在学习杂技吗?”

塞琉站在门口,表情显得十分复杂。

“请不要在意我,就当我死掉了吧。”

洛伦佐的声音响起,一动不动。

美好的一天就这样结束了,莫名其妙地结束,一时间洛伦佐有种悲从中来的感觉,虽然他也不清楚自己在悲些什么,但哭肯定没有错。

塞琉走了进来,带上了门,哪怕是她也难以理解眼前的现状,走到洛伦佐身旁,踹了他几下,洛伦佐没有说话,只是发出了几声无意义的呻吟。

叹了口气,塞琉坐在洛伦佐的位置上,翘起腿,饶有兴致地看着倒在地上的“尸体”。

时间一分一秒地度过,两人都没有说话,室内也陷入了沉默,只剩下了阵阵的呼吸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塞琉懒得继续和洛伦佐耗了,问道。

“你要把自己晾干,才起来吗?”

“没,我这是在思考人生。”

洛伦佐头也不抬,简短地回复着。

气氛又平静了些许,洛伦佐微微扭头,偷瞄着,然后发现塞琉就站在他身边,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洛伦佐当即把头扭了回去,同时喊道。

“我真的在思考人生!”

话还没喊完,洛伦佐只觉得有一双手抓住了他,用力地扭着他的脖子,强迫他把头抬起来。

塞琉蹲在洛伦佐的身旁,一把扣住了他的头,表情冷漠。

“起来。”

她的语气不带丝毫的感情。

洛伦佐还想反抗什么,但看到塞琉那副冰冷的样子,一下子,所有的话又都缩了回去。

这漫漫假日里,成长的不止有别人,还有塞琉,作为斯图亚特家的女公爵,筑国者们的新成员,这位年轻的掌权者展现出了足够强势的力量,而这样的气质也深深地刻进了她的眼神里,居然让洛伦佐都有那么一阵慌神。

当然,洛伦佐慌的不止于此。

他咽了咽口水,狼狈兮兮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蹦蹦跳跳地坐在一旁。

其实退休的时光里,洛伦佐也思考着他和塞琉之间的关系,不过和很多人所预想的不同,洛伦佐的脑子多少有些问题,总是把精力浪费在一些奇怪的地方。

想一想,洛伦佐·霍尔莫斯,一个退休了的、失去所有力量的前猎魔人,现在他和普通人无异,唯一值得上骄傲的,还是那注定被埋进阴影里的功绩。

总的来讲,无权无势,现在的洛伦佐可是实打实的普通人,更不要说腿还受伤了。

那么塞琉呢?

想到这,洛伦佐的心咯噔了一下。

当代斯图亚特家的女公爵,新一代的筑国者成员,旧敦灵、乃至全英尔维格最有权势的几人,而她筑国者的身份,则能将这份影响力扩大至全世界的级别。

挥一挥手,就有三百刀斧手冲出来,为塞琉扫清道路,随口示意一下,她就能卖下整条街,更不要说她还是洛伦佐的亲授大弟子,打起架来也不含糊。

洛伦佐警惕性地向后退了几分,抓起毯子护在身上。

“你在干嘛?”塞琉看着洛伦佐,只觉得莫名奇妙,“在家里呆傻了?”

“没什么,没什么。”

洛伦佐连忙摇摇头,咽了咽口水。

谨慎思考下,他意识到,如果塞琉对他动粗手,洛伦佐还真打不过她。

完了,全完了。

想到这洛伦佐便一阵悲愤涌上心头,堂堂猎魔人,最后居然变成了这样……

姓王好听顺口的女孩名字

“你又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看着洛伦佐那逐渐抽搐的表情,塞琉轻易地猜到了这些。

“没有,没有……不过你怎么来了?”

洛伦佐连连反驳,而后才想起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塞琉。

塞琉的身份有很多,每一个都执掌着沉重的权柄,这样的她,可是个大忙人,整天都在出席不同的会议,随意的一句,便能决断成千上万人的命运。

像她这样的大人物总是忙碌不停,能出现在洛伦佐这里,简直算得上奇迹。

“休息日,我也是有假期的。”

塞琉说着在一旁坐下,看着洛伦佐露出奇怪的微笑,这笑容看的洛伦佐浑身一抖。

“那……”

洛伦佐一时间有些语塞,居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洛伦佐,最近生活如何?”

塞琉没有等洛伦佐说什么,她向来了解这个家伙,等他说出什么有用的话,天早就黑了。

“还不错,就是有些无聊。”洛伦佐回答。

生活确实很是无聊,无聊到深夜里,这一切静到洛伦佐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仿佛被整个世界抛弃了般。

洛伦佐想到这,突然觉得有些难过,其实他也不清楚自己在为什么而难过,总之,情绪就这么莫名奇妙地涌了上来,他目光有些呆滞,呆呆地望着窗户,望着人来人往的街头。

“你看起来要比之前多愁善感了许多。”

塞琉敏锐地注意到了洛伦佐神情的变化,犀利地点评道。

“大概吧……或许我也在适宜。”

洛伦佐的声音带着迷茫。

“不不,这可不是什么适应,我倒觉得,你正在变回自己。”

“变回自己?”

洛伦佐不明白塞琉在说什么,他是洛伦佐,一直都是。

“嗯,我指的是,普通人的你,”塞琉说,“妖魔将你变成了猎魔人,现在它们消失了,你也卸下了职责,变成了如今‘凡人’的模样……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妖魔的存在,你现在的样子,才是你原本的模样。”

“大概就是回归初心……所以洛伦佐你原本就是这么一个搞笑角色吗?”

回想起进屋时,洛伦佐那堪比杂技的行动,塞琉就忍不住地露出笑容。

“不知道,但总感觉被你这么说,我觉得很不爽。”

洛伦佐回敬道,但脑子却止不住地思考。

没有了外界的压力,洛伦佐彻底轻松了下来,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和平安宁,不愁吃也不愁穿……

他似乎真的被打回原形了,只是他自己一直没有注意到,现在被塞琉点破,反而有一种恍然的感觉。

“看样子,也并不是每个人,生来便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啊……”

洛伦佐感叹着。

自己变成了凡人的模样,说上来糟糕,也不算太好,但比起过去,他很显然,更喜欢现在。

“那你呢?身负重任的感觉如何?”洛伦佐问道。

“有些糟糕,每天都有一堆不认识的人来见我,没完没了的会议,简短的几句话,几行字,加上一个签名,便决定很多人的命运。”

塞琉的声音带着几分惆怅。

“更糟糕的是,他们还……有些图谋不轨。”

“图谋不轨?”

洛伦佐乐了,很难想象,会是什么样的一群人敢对塞琉图谋不轨。

“和你想的砍砍杀杀不一样,他们的图谋不轨,更多的是想把我娶回家,一旦和我联姻……那是笔难以想象的财富。”

听到这,拿起水杯的洛伦佐动作一滞,斜着眼看着塞琉,默不作声地喝水。

“这可比谈判还要累人,总会有些莫名奇妙的家伙来对你献殷勤,就像苍蝇一样,赶也赶不走,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我来你这,还是偷偷来的,一旦被那些家伙发现,又是一堆花言巧语的邀约,共进下午茶什么的。”

塞琉显得极为苦恼,就连她也不擅长应对这样的事情。

“所以我这次来,还有另一个目的。”

“啊?”

洛伦佐身体一抖,觉得有些不妙。

“我觉得我需要个男伴,来让这些家伙识趣地离开。”

“嗯嗯嗯。”

洛伦佐连连点头,表示赞同,但本能却驱使着他,想尽快逃离这个地方,遗憾的是他腿伤未愈,根本跑不了多远。

“所以……我喜欢你,洛伦佐·霍尔莫斯,你对此有什么意见吗?”

塞琉微笑着,露出了獠牙,洛伦佐则继续敷衍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谈话的内容。

短暂的沉默后,这个迟钝的人意识到了。

“嗯嗯……嗯?”

灰蓝的眼眸里尽是呆滞与惊恐。

“啊?”

洛伦佐懵了,紧接着为凄厉的喊声在事务所内响起。

“啊!!!!!”

喜欢余烬之铳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