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第一天先住酒店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只是作为华东市的高考理科状元,又是被Z大和S大抢着要的高材生。

如果小穆想要庆祝一下什么的,也是人之常情。

苏老爷子觉得,如果小穆想办个升学宴什么的,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苏老爷子当然也是支持的。

毕竟小穆的成绩就是放在普通人家的家里,肯定也是会大办一场的。

现在的社会,不要说苏穆这种成绩了。

一般人家的小孩能考上个大学,就会非常隆重的举办一次宴会了。

当然,人家高兴的心情大家还是能理解的。

这也算是十年寒窗苦读现在终于看到了希望了。

就更不要说苏穆这个学霸还是苏氏集团的小少爷了。

苏家又不是办不起,只是苏老爷子觉得低调一些比较好。

加上苏锐志和白秀萍也没有说什么。

苏穆这个主角更是连提都没有提到过。

好像苏穆这个理科状元的成绩是搓手可得一样的简单,苏穆根本就没有记在心里一样。

苏家三代人一样的态度,就导致到现在为止,谁都没有提到过要不要为苏穆举办一场庆生宴之类的话题了。

苏老爷子觉得今晚自己的儿子和儿媳都会回家。

一家人正好聚在一起可以讨论一下。

当然,这件事情最后还是得看苏穆的态度的。

所以,趁着有时间,苏老爷子自然是想问一下孙子的意思的。

“准备?没有什么好准备的了。”

“Z大那边的招生主任早就把录取通知书寄给我了,不过人家说了,到时报名根本就不需要带通知书。”

“我就准备点私人东西就可以了。”

苏穆是真的没有想过庆祝什么的。

对于普通人非常追求的那种升学宴,苏穆也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

考大学是自己的事情,苏穆可没有那种要和其他人一起分享的想法。

再说,苏穆从小到大一直都是学霸的存在。

高考考个高分不是很正常的操作吗?

对于苏穆来说,自己考个高分就劳师动众的举办什么宴会才叫觉得奇怪呢。

所以,对于爷爷的问题,苏穆根本就没有理解到真正的意思。

Z大的录取通知书确实早就寄到了苏穆的手里了。

不过对于苏穆来说,自己去Z大报到根本就用不上这录取通知书,所以苏穆也是压根就没有想带着。

至于大学的学费什么的。

就更是不需要苏穆操心了。

人家Z大能挖到苏穆这个重量级的人才,还会收苏穆学费?

要知道,人家Z大都是开好了条件要倒贴苏穆的。

这可是和苏穆有没有钱没有任何的关系的。

Z大这么做只是为了表明自己学校对于苏穆这种人才的重视而已。

因此,对于苏穆来说,上大学,自己只要把私人物品准备好就行了。

还真的不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感觉上大学对于苏穆来说,唯一的区别就是从自己从小待到大的城市去了一个自己完全陌生的城市。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事。

在现在这种信息电子化的社会,想要了解一个城市,上网多查查资料不就知道了。

对于苏穆来说,到一个陌生的城市还能有几分神秘感呢。

所以,除了和轩轩去旅行前苏穆查了一些资料之外,苏穆还真没有过多的刻意去了解自己马上要去上大学的那个吴东市。

在苏穆看来,自己以后肯定是要在吴东市待上好几年的。

虽然苏穆以及准备好了在四年的时间里把大学本科和硕士博士所有的学科都读完。

这对于普通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的事情,在苏穆这里却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尽管苏穆这样定好了计划,但是四年的时

出狱第一天先住酒店 无删减完整版*

间肯定还是需要的。

苏穆也没有打算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学习上。

因为,苏穆也算是对自己比较宽松的了。

四年,对于苏穆来说是绰绰有余的了,也不会占用到苏穆太多的课余时间。

当然,这四年时间足够苏穆去好好的了解吴东市,也就根本不需要在网上查资料了解情况什么的了。

“爷爷的意思是,要不要给你举办一个宴会什么的?”

“现在好像很流行那个叫什么升学宴的活动是吧?”

“你要是喜欢的话,今晚和你爸爸妈妈商量一下,看一下他们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苏家也来举办一场这种宴会。”

苏老爷子看孙子根本就没有真正理解自己的意思,索性就挑明了说了。

还有一点,苏老爷子觉得让自己的孙子在外面过了十八年的普通人的生活。

虽说这是苏家祖上传下来的不成文的规定,但是苏老爷子还是觉得小穆也是吃了不少苦头的。

这十八年来,小穆是一点都没有享受过苏家小少爷真正应该过的生活的。

现在小穆总算是到了年纪了,恢复了苏氏集团小少爷的身份。

苏老爷子觉得如果举办一个宴会,也算是庆祝小穆真正回到城堡生活吧。

当然,苏老爷子会选择在城堡里给小穆举办宴会,也有着一种昭告天下的感觉。

可能是隔代亲的缘故,反正当年苏锐志也是这么过了十八年的普通人的生活的。

但是当时的苏老爷子可没有想到要给苏锐志举办个宴会什么的。

在当时的苏老爷子看来,自己和老婆也是陪着儿子一起过了十八年那样的,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所以,现在的苏锐志和白秀萍也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应该就是自己也是亲身经历的人,也就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了。

“升学宴?算了吧爷爷,我可不喜欢这种花里胡哨的宴会。”

听到爷爷的提议,苏穆想都不想就直接拒绝了。

升学宴?

要邀请一帮同学来城堡举办宴会,苏穆敢肯定那就是一个大型的拍马屁现场了。

估计自己的那些同学,除了轩轩和四眼,其他都会上赶着来讨好了。

当然,也会有几个人在心里泛酸什么的,但是不会表现在脸上就是了。

现在的苏穆可不单单是华东市的理科状元那么简单了。

对于其他人来说,苏穆这个苏家小少爷的身份是更加让人忌惮的。

“花里胡哨?”

苏老爷子是真的没有想到孙子对于那种普通人都非常喜欢的升学宴竟然是这么一个看法。

要知道,举办升学宴也是代表了人家是考上了大学的。

就算是一般的大学,举办升学宴大肆庆祝一番的也是大有人在的。

更不要说苏穆上的还是Z大了。

苏穆可不光是上的Z大。

苏穆还是从Z大和S大这两所国内顶尖的大学自己随意挑选的。

所以说,到了苏穆这里,就完全不是等着被大学录取了。

应该是大学等着被苏穆翻牌子而已。

苏老爷子在心里回味了一下孙子的话,突然觉得还真的是有几分花里胡哨的味道。

到时候要真的举办升学宴的话,不用说,肯定是一帮人围着小穆各种吹捧和拍马屁了。

苏老爷子倒是有些明白为什么小穆从头到尾就没有提到过庆祝的事情了。

原来在小穆心里是真的不屑于这种宴会罢了。

“爷爷,难道你想热闹热闹?”

苏穆觉得爷爷可能是一个人在那么大的城堡里生活,太寂寞了。

所以才想要举办一个什么宴会,让城堡热闹热闹的。

反正苏穆对于这个升学宴是不喜欢的。

但是如果老爷子想要热闹的话,苏穆觉得给爷爷举办一个生日宴什么的,倒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老爷子想要热闹,到时候老爷子是寿星,大家肯定是围着老爷子转的。

这不比举办什么升学宴更加好吗?

当然,这只是苏穆自己的猜测。

苏穆觉得还是问清楚爷爷的意思比较好。

苏穆可不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也不会随意的去揣测别人的心理。

就算是自己的亲人,苏穆也是觉得问清楚当事人的意思是最好的。

有时候自以为对别人好的东西,其实并不是人家需要的。

这就不太好了。

“我一个老头子可不喜欢那种闹腾的事情,这不应该是你们年轻人喜欢的吗?”

苏老爷子直接挥挥手,也算是否定了苏穆心里的猜出狱第一天先住酒店测。

“小穆,爷爷是觉得你要是喜欢的话,就请上一些你的同学来家里办个升学宴什么的庆祝一下。”

“当然,你要是不喜欢,爷爷也不会强迫你,有时候人低调一些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苏老爷子把自己心里的想法完完全全的说了出来。

苏穆点点头,原来不是爷爷觉得寂寞了。

老爷子完全是为了自己考虑。

苏穆自然是把自己心里的想法清清楚楚的表达了出来。

这个话题就这么轻松愉快的结束了。

苏穆和苏老爷子谁都没有觉得不举办那种升学宴有什么不对的。

想法出奇的一致,这个话题自然也就被跳过去了。

一路上苏穆和老爷子随意的聊了些家常,加长版的林肯就已经稳稳的开进了城堡的大院子里。

阿福是第一个下车的。

“老爷,小少爷,到家了。”

在苏家人的眼里,城堡就是自己的家。

只是和普通人的家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城堡特别的大,特别的霸气。

当然,从价值上来说,城堡也是相当的贵的。

基本上可以用价值连城来形容了。

所以,一般人也根本就不会想得到华东市的这片富人区居然还有城堡的存在。

不过,上层社会的人都是知道的,只是很少有人能进到城堡里面而已。

没有苏家人的邀请,谁又有那本事能进城堡呢?

不要说城堡里有安保人员,想要私自进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算你有那个本事自己进去了,那可就是犯法了的。

还会把苏家人给得罪个彻底。

因此,基本上也是不会有人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的。

就算是那个今天脑子抽筋的顾老头,也是不会也不敢想这种事情的。

阿福也算是苏家的一员了,当然也是用上了“家”这个字眼。

“爷爷,你慢点。”

阿福打开了后座的车门之后,苏穆第一个下了车。

转身扶了老爷子一下,苏穆和老爷子一起走进了城堡。

因为今天下午的拍卖会时间还算是挺长的。

苏老爷子毕竟也是上了年纪的,一个下午坐在那里身体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看着离晚饭的时间还有些时间,加上苏锐志和白秀萍也还没有回来。

苏老爷子让孙子自己安排时间,自己先回房准备休息一下。

苏穆把老爷子送到房间门口就退了出来,转身上楼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老爷子的日常生活起居都是阿福照顾的,苏穆也没有经验,自然是不会主动邀功这些事情的。

回到房间的苏穆感觉身上有一层黏糊糊的感觉,直接就走进卫生间冲了一个澡。

虽说车里和拍卖大厅都有空调。

但是从车上下来走进拍卖大厅那段路上毕竟是纯天然的环境。

现在又是夏天最热的时候,不会出汗才怪呢。

苏穆发现自己自从得到了系统给到的王者体能之后,身体总是会有一种热乎乎的感觉。

这要是放在冬天还是非常好的,基本上都不需要裹上羽绒服了。

只是现在是夏天,这感觉就没有那么美妙了。

苏穆想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个合适的环境,再签到一个让自己身体能在炎热的环境里自动变得凉爽的系统?

只是这个该怎么签到呢?

苏穆得到的系统可是要在相应的环境中才能签到的。

一时之间苏穆还真的想不到自己的这个想法应该在什么样的环境中合适了?

还有就是,就算苏穆找到了适合的环境,这个签到要求苏穆又该怎么提出呢?

对于现在想不出来的答案,苏穆也就不纠结了。

不管怎么说,系统签到的都是好东西。

现在苏穆的身体会感觉到比以前热,那也是因为苏穆的身体变得异常强装的原因。

至于刚才苏穆想的那些,也只能是在以后找到合适的机会再说了。

冲完热水澡,神清气爽的从卫生间出来的苏穆,看了一眼时间。

七点还没有到。

苏穆知道,老妈虽然说了晚上会回家吃饭。

但是想让老爸老妈在七点之前出现在城堡的话,基本上不可能的。

喜欢我真不知道原来我家这么有钱请大家收藏:

“这个……”

顾老头再次看了一眼被一群人簇拥着已经快走到拍卖大厅门口的苏君强。

其实顾老头根本就是看不到苏君强和苏穆的人影的。

因为苏老爷子和苏穆的身后跟着的人可是不少的。

顾老头怎么可能透过人墙看到苏君强的人呢?

只是顾老头知道,苏君强这个时候真的是要离开了。

顾老头明白,自己是惹了不该惹的人了。

只是顾老头的这个认知应该是从一开始就应该有的。

毕竟顾老头也是土生土长的华东市本地人。

顾老头还不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顾老头自己就是做生意的。

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苏君强的大名呢。

刚开始进入拍卖会大厅的时候,顾老头明显就是认识苏君强的。

而且,顾老头还自以为自己是非常了解现在的苏君强的。

这就不存在说顾老头是在不清楚苏君强的实力的情况下犯下了这种不可饶恕的错误。

只能说,顾老头刚才是头脑发热。

估计是这几年顾老头的好日子过多了,人都飘了吧。

这下子苏老爷子也算是帮了顾老头一把。

把顾老头从飘忽不定的半空中拉了下来。

经过今天的事情之后,顾老头也必须得过双脚着地的日子了。

顾老头非常想追上去,再请苏君强好好的考虑一下。

但是顾老头想到刚才苏君强的态度,心里打消了自己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苏君强还是那个苏君强,只是顾老头以为苏君强变了而已。

“顾老板,这边请吧。”

拍卖师才不会管现在这个顾老头心里想的是什么呢。

反正该有的手续是必须要完成的。

就算这个顾老头拿不出两个亿的现金,拍卖师也得盯着顾老头把合同签了。

签了合同之后,顾老头要是不能按照合同履行的话,拍卖会自然是追究顾老头的违约责任的。

当然,这是后续的事情了,和拍卖师就没有多大的关系了。

拍卖师只要负责把前面的程序完成就行了。

看着脸色铁青的顾老头,拍卖师却没有一点同情的感觉。

这是顾老头自己举的竞买牌,就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当时顾老头举牌举的有多欢快,现在就有多悲哀。

当时顾老头想着会让苏君强多出多少“血”,现在自己就得放多少“血”。

这是顾老头自己整出来的因果关系,和旁人没有一点关系。

拍卖师还没有怪顾老头损害了自己的利益,已经是非常客气的了。

要知道,今天拍卖会一共就八件拍卖品。

可是前面七件拍卖品加起来的拍卖金额都没有最后第八件拍卖品来得贵。

可想而知,今天拍卖师的钱包会瘪下去多少了。

拍卖师说白了就是一个打工仔,做的事情当然都是冲着钱去的。

现在因为眼前这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让拍卖师失去了一大笔提成。

拍卖师能有现在这样的态度对着顾老头,还真的是非常不容易的了。

这个时候还想让拍卖师同情一下顾老头,或者说是关心一下顾老头的话,真的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顾老头你快点吧,我们待会还有事呢。”

因为签合同不是在拍卖大厅进行的,吴万利等其他七个竞拍者还在拍卖大厅等着顾老头一起去签合同呢。

刚才是因为苏老爷子和苏家小少爷在场。

大家觉得不管等多长时间都是应该的。

现在正主走了,其他人自然是不愿意因为这个顾老头浪费时间的。

看到拍卖师都催了一会了,那个顾老头还没有准备的意思,吴万利自然是等不及了。

和顾老头今天得罪了苏老爷子相比起来,吴万利觉得自己可是聪明和幸运多了。

吴万利虽然已经知道了苏家小少爷对于自己拍下的那枚戒指没有任何的兴趣。

这存粹就是吴万利自己的一厢情愿而已。

但是吴万利今天整场拍卖会都是坐在小少爷旁边的,这份荣耀已经是其他人不能比的了。

还有一点,吴万利今天还和小少爷说上了几句话。

吴万利觉得,自己应该在小少爷那里已经混了个脸熟了吧?

这样两厢一对比,吴万利自然是更加不待见顾老头了。

“就是啊,顾老头,不管你拿不拿的出那两个亿,竞买牌总归是你举的,报价也是你自己喊出来的,事情总归是要解决的,你再拖延时间也是没有任何用的。”

“顾老头,你快点吧,大不了把你家大别墅卖了,给人家拍卖公司赔个违约金得了,反正事情都是你自己做出来的,后果当然要你自己承担的。”

“顾老头,这次可是得到教训了吧,和苏老叫板,你还真的是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行了行了,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快点把合同签了吧,付完定金我还要赶回公司呢,今天还有一个大合同等着我呢。”

“走吧,顾老头。”

……

因为顾老头的孙子已经把底都抖了出来了,大家也是不需要加上自己猜测的直接嘲讽起顾老头来了。

锦上添花的人不多,落井下石却是一向不缺人的。

尤其顾老头还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大家的石头自然是扔得更加的大,更加的猛了。

就算苏老爷子和苏家小少爷已经离开了,看不到这些人的表现了。

大家还是非常积极的想给苏老爷子和苏家小少爷出一口恶气的。

顾老头现在不仅是脸色铁青,两只手都有些不可控制的颤抖了。

“顾老板,还是里面请吧。”

拍卖师看顾老头的神色不对,立马出声道。

顾老头的年纪已经不小了,拍卖师还真怕这个顾老头受不了打击,气出个什么问题来。

当然,顾老头要是真有个什么问题,拍卖师也是不会关心的。

拍卖师在意的是顾老头不要在签合同之前出现个什么意外。

要不然这个合同就不好签了。

虽然说整个拍卖会上都有监控,但是拍卖师还是不想那么麻烦的。

至于说顾老头签好合同之后,会不会被气出什么问题来,就不在拍卖师担心的范围之内了。

看着一个个催促自己的人,顾老头知道自己是拖延不了时间的。

尤其是那个拍卖师,手都快伸到顾老头的胳膊上了。

估计要是顾老头还站在那里不肯走到话,拍卖师一定是非常乐意“扶”顾老头一把的。

顾老头也知道,事情都是自己做出来的。

就算顾老头想耍赖也是懒不掉的。

出狱第一天先住酒店 无删减完整版*

要顾老头拿出两出狱第一天先住酒店个亿的现金肯定是不可能的。

但是这合同也是不能不签的。

现在摆在顾老头面前的唯一的一条路,就是顾老头签下合同。

然后该赔多少违约金就赔多少违约金了。

顾老头心里清楚,就算自己七拼八凑能凑齐那两个亿的话,最后那幅唐伯虎的真迹到了自己手里也只是一张废纸而已。

虽然它的收藏价值肯定是有的。

但是顾老头也知道,想要从自己手里出手这幅画的可能性是不大的。

首先华东市最有钱的苏君强肯定是不会买下这幅画的了。

如果苏君强肯出手的话,刚才顾老头提出那个“两全其美”的办法的时候,苏君强就会答应了。

也就不会出现现在顾老头还站在这里愁云满面的情况了。

其次,除了苏君强,顾老头知道可能在华东市还会有那么一两个人能一下子拿出那么现金来的人。

但是就算是有这么一两号人,顾老头知道人家肯定也不会出手来购买自己拍下的那幅唐伯虎的真迹的。

现在的情况是,顾老头拍下的这幅唐伯虎的真迹不管有多高的收藏价值,现在也是有价无市了。

不为别的,只因为顾老头得罪了苏君强。

苏君强都明确表明了态度了,其他人又怎么可能会冒着得罪苏君强的风险来“帮助”顾老头呢?

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退路的顾老头终于也是绷不住了。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顾老头本来站得还算挺拔的身体一下子就弓了下去。

就是这么一瞬间,顾老头仿佛一下子老了十来岁。

看着顾老头这一变化的拍卖师和吴万利等人,心里并没有生出什么同情之类的感慨。

大家心里的想法倒是非常的一致:做人就该认清现实,那种打肿脸充胖子,得罪不该得罪的人的事情还是不能做的。

要不然自己本来好好的生活,可能一下子就会被打入地狱。

“顾老板,走吧。”

拍卖师再次催促了起来。

不管顾老头现在是什么样的心情,拍卖师是不可能出声安慰的。

拍卖师觉得自己可比顾老头冤多了。

这个顾老头是自己给自己找事,说白了也是活该。

但是拍卖师那本来可以措手可及的提成,却是因为顾老头的不识时务给弄没的。

拍卖师觉得自己才是正常拍卖会上最最冤枉的人呢。

既然心情都不是很美妙,拍卖师自然也是没有耐性一直等下去的。

拍卖师的手终于是伸到了顾老头的胳膊上。

看上去像是在扶着顾老头,其实拍卖师的手上是用了几分劲的。

可以说,顾老头在拍卖师的“帮忙”之下,终于朝着别墅里专门用来签合同的房间走去了。

吴万利等人自然是一起跟过去的。

和顾老头满脸的丧气不一样,其他七件拍卖品的最后竞得者可是满脸的春风得意的。

就连那因为一个美丽的误会,花了两千万拍下了一枚起拍价只有八百万的戒指的吴万利,也是一副非常高兴的样子。

吴万利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大家的心里当然是非常清楚的。

当然,其他的六个人看到吴万利的样子,没有鄙视,有的是满满的羡慕。

大家在心里想着,下次如果还能和苏家小少爷一起参加拍卖会的,自己一定要坐到今天吴万利的位置上。

只是吴万利心里也是这个想法。

如果这些人真的再次在某场拍卖会上遇到苏穆的话,抢椅子大战不知道会不会变得更加的激烈。

这种本来是小孩玩的游戏,没有想到今天被这些华东市的大佬们玩出了新花样。

而且看这架势,这些大佬对于这个新游戏也是乐此不彼的。

……

“爷爷,我老妈说今晚和老爸一起回家吃饭。”

苏穆和老爷子已经坐进了自己家的加长版的林肯里面了。

对于顾老头最后怎么处理今天的事情,苏穆和老爷子都是不在乎的。

苏老爷子只是想出手教训一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又一肚子坏水的顾老头而已。

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顾老头的后续事件苏老爷子可没有那个兴趣知道了。

反正肯定不会好过就是了。

至于怎么个不好法,还是要看顾老头自己的人缘了。

要是人缘好,有人帮的话,顾老头也不至于被一场拍卖会风波搞得彻底埋进坑里。

当然,顾老头的人缘应该是好不了的了。

就看顾老头孙子今天的态度,估计顾老头回去之后以前那种在家作威作福的权利都会被“下掉”了。

“你爸爸妈妈确实有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一起吃饭了。”

苏老爷子听到今晚能一家齐聚,心里当然是非常高兴的。

“阿福。”

“老爷,小少爷已经告诉过我了,我也都已经吩咐好了。”

不需要老爷子多说什么,阿福当然明白老爷子叫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转过头,阿福表示自己已经都安排好了。

苏老爷子点点头,阿福做事当然是不需要老爷子操心的了。

“小穆啊,马上你就要上大学了,有没有什么地方还需要准备一下的?”

老爷子觉得自己好像对于孙子的事情关心的不是很到位。

而且,小穆高考的成绩那么好,但是老爷子也从来没有提到过要庆祝一下什么的。

虽然老爷子的出发点是为了小穆好。

因为华东市五号地铁中心地块地皮的事情,苏老爷子觉得自己的孙子毕竟年纪还小,不要太锋芒毕露的比较好。

只是这是苏老爷子的考虑,老爷子不知道孙子是不是这么想的。

要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大部分都不喜欢太低调的。

小穆没有养成做事喜欢显摆的性格,苏老爷子其实已经非常满意的了。

喜欢我真不知道原来我家这么有钱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