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同性老头olderTv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深渊,亚修以前就听说过很多遍关于这个地方的传闻。

除了少部分是碎湖见闻外,大部分都是剑姬跟他闲聊时的抱怨。

几乎每一个术师扎堆的地方,附近都会出现深渊,甚至可能出现在城市下方,而且永远无法彻底剿灭,里面出现的怪物无穷无尽,一不小心就会被深渊怪物冲击城镇。

在以前人口和文明尚不发达的年代,深渊甚至会成为国度的心头大患,国防要务。

不过随着术师数量激增,术师文明进入高速发展时代,哪怕深渊也会随着术师数量上升而强化,但怪物强度是远远追不上术师的技术爆炸速度,深渊的威胁逐年下降。

到了后面,深渊的地位就从‘心腹大患’降低到‘每日任务’级别,甚至无法成为国防任务。

血月国度选择将深渊交给冒险者处理,或者说将不适合文明社会的野蛮冒险者交给深渊解决,简直将深渊当成垃圾回收站;福音国度则是将每个深渊都安排蓝胡子镇压,但蓝胡子并非是国防部队,而是企业私军——简单来说,福音国度将深渊租给企业,让企业自己经营深渊买卖。

以前的深渊是「人类我要进来了」,现在的深渊是「你不要过来啊」。

当然,这仅仅特指深渊一层,真正的深层深渊,那可是圣域术师传奇术师都有可能陨落的危险地带。

在剑姬那里,像她这种村姑术师,想要赚取术师资粮和磨练实战经验的最好方法就是进入深渊历练。

深渊怪物身上的材料往往都大有价值,除了可以做装备外,还能做成提高‘特定术灵虚境共鸣度’的药剂——譬如做出一瓶‘波动剑药剂’,就能大幅度提高共鸣召唤出波动剑的可能性。

除此以外,深渊怪物甚至会爆出术灵,简直就是小虚境。

但问题就在于,深渊不是虚境。

术师在深渊里死了,就真的死了。

而且深渊多变,万一运气不好遇到深渊沸腾,深层怪物跑到一二层散步透气,圣域术师也可能扑街,重点是这不是什么小概率事件——如果圣域术师在一二层虐菜打金,是真的有可能吸引深层怪物。

你以大欺小杀我小怪,我也以大欺小打你小朋友,堪称双方互换一波幼崽。

因此到深渊冒险,可以说是风险与机遇并存。以前社会还不发达就罢了,大家想捞多点术师资源,大陆同性老头olderTv就只能下深渊冒险;现在社会发达,大家自然想轻轻松松在家里憋成传奇术师才出去冒险,谁愿意到深渊里打生打死啊?

剑姬那时候还没打学校比赛,仍处于拮据的穷逼状态。她在亚修耳边来来回回抱怨深渊的危险性,自然是只有一种目的:我很可爱,请包养我,难道你能忍心看着我这么可爱的美少女去深渊冒险吗?

亚修每次都猛点头——当然忍心,又不是我下深渊。剑姬你要努力打本,这样我才能过上美好生活。

而且也不是他不肯包养,实在是氪不起啊。

“但我记得,深渊地形不是会经常变动的吗?”亚修问道:“正因为会经常变幻暴动,所以术师才没法驻军建立根据地一层一层打穿深渊。”

“没错,深渊确实经常会变动。”安楠点点头:“但深渊变动的时候,并不会将人也带走。而且深渊只是地形会变动,但整体风格不会变,地下城就是地下城,洞窟就是洞窟,迷宫就是迷宫。”

“接下来就是很简单的事了——因为美人鱼腥草还没‘死’,深渊变动的时候并不会带走他们,甚至他们直接身体接触的地面、建筑、墙壁也不会变。只要美人鱼腥草数量足够多分布足够广泛,就能深渊地形固定下来。”

“那深渊的怪物怎么解决?”

“现在白雾是被神迹抑制住了,但你们该不会忘记,这里就是美人雾的源头吧?”安楠轻声笑道:“连我们术师都会被白雾影响,难道那些怪物就能幸免吗?”

“被白雾影响的人与兽,无时无刻都会被愉悦快乐填充,从生理上就丧失战斗欲望。又因为时刻暴露在高浓度美人雾里,怪物的阈值很快就提高到意识崩坏的程度,大概每隔一个月就会有回收术师过来拿走怪物尸体——我们现在穿的防护服,就是回收术师的工作服。”

“处理多余人口、生产战略资源、防御深渊入侵、高效屠杀怪物……多么实用的建筑设施啊。”伊古拉说道:“你现在就算说美人鱼腥草农场集成了下水道和医院功能我也不会惊讶了。”

“那深渊通道又是怎么回事?”亚修问道:“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机制。”

“简单来说,深渊并不是独立存在的。”安楠说道:“至少每个国度的深渊都是互相连接的,深渊与深渊之间的通道是压缩时空的特殊通道,可以快速跨越空间与时间到达千里之外的另一个深渊。在有需要的时候,是快速移动的便捷途径。”

“既然有这

大陆同性老头olderTv 无删减全文,

么便捷的方式,那——”

“唯一的缺点就是深渊通道会经常变动。”安楠说道:“像美人鱼腥草农场这么稳定的深渊是全福音独一份,其他深渊可没这么多‘活人’坐镇,地形往往复杂多变,这就注定深渊通道无法作为常规交通方式。”

“另外就是,以前术师还没彻底镇压深渊的时候,他们没法随意使用深渊通道;当术师能自由出入深渊时,他们已经发明出不逊色于深渊通道的交通工具了。”

“很多人也无法接受深渊通道的时间压缩特性。像我们在这里走了数分钟,外界就过了数小时。总体算下来,走深渊通道并没有节省‘现实时间’,但我们体感却实实在在少了数个小时。”

“等等,这不是时间旅行吗?”亚修眼睛一亮:“我在这里待一年,外面就过了几十年——”

“先不提危险性,但你的身体可是跟着外界时间走的,也就是说你体感只是过了一年,但你的身体却会快速衰老几十岁。”安楠说道:“如果只是想穿越到未来,术师有更多延缓衰老的替代方案,根本不需要来深渊。”

“在这里我隆重推荐棺材休眠法。”离开美人鱼腥草农场后,哈维变得精神多了:“将你转换成尸体保存,等一百年后再转换回正常人,只会造成30%的当前生命流失,有兴趣试一试吗?”

亚修:“有人试过吗?”

“有,好多即将死亡的有钱人都试过这个方案,不过当他们醒来后都变成了穷人。”哈维笑道:“血圣族研究所里就有经营这个生意的部门,叫‘冬眠部’,专门收割有钱短生种的钱。冬眠的客户好像觉得未来的社会医保会免费让他们长生不老似的。”

“不敢面对时间的人,也必将被时间抛弃。”伊古拉平静说道:“‘寄望未来’的同义词是‘放弃现在’。”

走在前面的班戟忽然说道:“到了。”

就像是穿过一层不可见的帷幕,他们离开天然黑暗洞穴,蓦地来到灯火通明的地下遗迹。

破败但不古老的砖瓦建筑,十步一个墙壁火炬,仅容四人并肩的狭窄通道,他们仿佛从现代都市穿越到封建中世纪。

“这里是另外一处深渊?”亚修看了看通道两头:“怎么也没怪物?”

“说明这里的蓝胡子已经完成每日任务了。”安楠脱掉防护服和面罩,说道:“深渊就算再能生也是要休息养胎的……既然离开梵牧拉,那就先进行拔魔手术彻底解除美人雾的影响。”

拔魔手术,可以彻底根除因为美人雾而患上的瘾头,但也仅仅是瘾头,仅能让受术者生理上不会渴求美人雾相关产品,已经提高的阈值并不会下降。

理论上梵牧拉人都能进行拔魔手术后脱离这个白雾城市,然而对于沉浸在梦境里的梵牧拉人而言,拔体内魔易,拔心中魔难,除了必要的出差外,他们几乎不会离开梵牧拉外出旅游。

班戟从手提箱拿出六个白色的杯子,然后他露出印有纹章的左手背,往白杯塞了团火焰,猛地扣住手背!

因为火焰燃烧空气,大气压的力量让白杯紧紧吸住手背,与此同时班戟身体各处浮现出宛如虫卵的斑斑点点,像学生冲饭堂一样流向白杯,看上去就像是被白杯吸走了!

“器灵·拔魔。”安楠介绍道:“除了根除瘾头外,它还有清热解毒、美容驻颜、提神醒脑、无梦酣睡、壮阳滋阴等等效果。这玩意价格高昂,是梵牧拉主要出口的术师科技产品,只用来根除瘾头其实是浪费了,普通人都是去城际边缘的医院找普通医疗师进行拔魔手术。”

既然周围安全,他们就暂时在这里休憩顺带完成拔魔手术。拔魔白杯看上去好像会将皮肤吸得很痛,但亚修发现体感非常舒服,皮肤有一点点痒,就像是有几百只蚊子在里面吮吸,将脂肪、黑头、青春痘等乱七八糟的脏东西全部吸走……

“哈哈哈爸爸你好脏啊!”莉丝指着亚修身上浮现的斑斑点点大声嘲笑。

亚修看了一眼莉丝,发现她居然很干净,白杯尽力吸都吸不出什么,而他自己体表浮现出一大堆脏点,去工地天天打灰不洗澡都很难有这种效果,简直就像是有几百只蟑螂在身上爬。

“哦……?”

看见亚修嘴角翘出一个诡异的弧度,莉丝心感不妙,连连后退:“你,你笑什么……啊你不要过来啊!”

“看我一招密恐袭击!”

只见亚修直接抱住莉丝,像撸猫一样蹭来蹭去,莉丝直接被这个审美恐怖分子吓得理智检测失败,翻白眼吐白沫,好不容易才掏出手镜:“救,救救……”

感觉到怀里的‘莉丝’忽然停止了颤抖,亚修眨眨眼睛,小心翼翼放开她。

难道玩太大了吓晕她了?不就是相当于一个粘有几百只蟑螂的蟑螂盒扔过来,不至于这就晕过去吧……

然而‘莉丝’挣脱他的怀抱,转过来安静赌看着他:“有意思吗?”

“如果说没意思那肯定是有意思,但如果说有意思也没那么有意思……”

‘莉丝’皱起小眉,叉着腰说道:“你觉得恶心我很好玩吗?”

不知为何,亚修感觉‘莉丝’的身影膨胀高大起来,就像是变成了一个很喜欢讲道理的邻家大姐姐,而他自己这是变成喜欢恶作剧的小孩,讪讪笑道:“也不是很好玩啦……”

“以后别这样,不过我会讨厌你的。”‘莉丝’看着他冰封的右手:“手还痛吗?明明你全身都是伤,我还要你背着我……”

亚修被‘莉丝’吓了一跳,刚想伸手又缩回去,转头对伊古拉喊道:“伊古拉,莉丝被我恶心得精神出问题了,你快来……伊古拉你在干嘛?”

跟他们安静等待拔魔手术结束不一样,欺诈师现在躲在一张毛毯里面,一点都没漏出来,不用问就知道肯定是从班戟那里拿的。

安楠也盖了毛毯躲在一边,这两人显得跟队伍格格不入。

“小孩子精神出问题往死里打就行了,反正问题和提出问题的人肯定能解决一个。”毛毯里面传出伊古拉的声音:“你只需要抽出你的皮带作为作案工具。”

亚修好奇走过去:“你躲在里面做什么,让我看——”

“看你个死人头!”

毛毯里伸出一拳将亚修直接打趴下,亚修还真没想到这心灵术师居然还辅修拳脚派系,他居然躲不开!

躺在冰冷的地面上,亚修感觉手臂和腹部又开始痛了,便给自己拍了道‘乐剑’,坐起来看见‘莉丝’在旁边。不等他说什么,‘莉丝’就伸手抱住他的脖子,将下巴搁在他肩上,主动蹭了蹭他:“别闹了,我偶尔也会没那么调皮,但无论是哪个我,都一样喜欢你。”

被‘莉丝’抱着的亚修全身泛起鸡皮疙瘩,心里产生非常强烈的违和感——不对,这种成熟大姐姐的语气台词能不能换琴娜来说,换安楠也行,你这样讲话会让别人怀疑我平日的教育方式!

安楠和班戟就算了,现在连哈维都用看变态的目光看我,我感觉我在葬仪事务所的社会阶层要下调到不可接触者级别了!

我懂了,这就是你的报复方法吗?

莉丝,你好卑鄙!

嚓。

忽然,所有人的福音书都弹出来了,福音书里夹着闪耀的书签。大家纷纷一怔,旋即意识到什么。

“我们在深渊通道走了几分钟,现实里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班戟说道:“现在已经过了0点……现在已经是5月20日了!”

“第二份榜单居然在0点就立刻更新?”

“会是什么榜单呢?”

“安楠的计划真的有用吗?”

心里怀着各种思绪,大家一起揭开书签,第二份榜单的标题映入眼帘——

《家族榜》。

喜欢术师手册请大家收藏:

哈维没有理会同伴们暗戳戳的吐槽,认真说道:“这里毫无疑问是一名死灵术师的手笔,至少是圣域……不,甚至可能是传奇境界的死灵术师!他布置的这个美人鱼腥草农场确实别出心裁,但用心恶毒,手段狠辣,完全叛离哈根达斯的死灵教义……我看不起他。”

果然同行才有赤裸裸的仇恨,二翼死灵术师语气满是轻蔑。

“死灵术师虽然会使用尸体和灵魂作为施法材料,但尸体一般取自已死之人,灵魂也是捕获那些从地狱里挣扎出来的恶魂。像血圣族那些死灵术师基本都是安乐椅选手,连尸体都要医院送过去。”

“就算是喜欢新鲜热烫的莽夫,也不过是将人杀了然后就地取材,亲自制造尸体罢了。”

亚修等人顿时松了口气——‘就算是’、‘不过是’、‘罢了’这几个轻描淡写的语气词,足以证明哈维体内还是那个变态死灵术师。

“然而这里不一样。”

哈维说道:“如果说我们死灵术师是厨子,做的都是熟食,那这里就是生产刺身生食的异端餐厅。这些美人鱼腥草里面,全都是活人的腥味。”

众人一怔,纷纷看向安楠。

安楠摸了摸耳坠,不置可否说道:“我们边走边说吧。”

葬仪众人行走在宽大的广场里,小心翼翼地避开各种姿态的美人鱼腥草。如果说之前的小心是因为畏惧,那么现在他们的动作还带了一点保护性质,仿佛害怕碰碎这些易碎品。

“你们还记得家族转生梦境,目的是为了抑制族人每天吸食美人雾导致的阈值提高吧?”安楠说道:“你们也体验过梦境了,你们觉得阈值有被抑制吗?”

“有。”伊古拉肯定说道:“我用福音书关注了身体的激素变化,每一次离开梦境,各类激素分泌都变得正常。”

“那么,能抑制一天,一周,一个月,一年。”安楠说道:“你们觉得梦境能抑制一百年吗?”

外地人们眨了眨眼睛,他们明白安楠的潜台词。

“就算家族转生梦境再有效,但阈值还是会一点一点地提高,器官的生理性病变也会日积月累无法扭转,进度条终有一天会满。”安楠解释道:“因为身体条件不同,各种族的进度条有快有慢,譬如人类的进度条大概六十五岁就满了。”

亚修咽了口唾沫:“进度条满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他们不再需要劳动,而是来到这里度过他们余下的人生……他们永远退休了。”

“这么说,你们梵牧拉人的晚年还是挺不错的。”伊古拉讥笑道:“毕竟没有晚年。”

安楠平静说道:“你们刚才也看到那些因为白雾浓度降低而‘坏掉’的梵牧拉人了。当梵牧拉人阈值进度条满值,他们的身体状态就相当于‘所有零件破碎’,哪怕将白雾浓缩成液体注射进他们的血管,也无法‘修好’他们。”

“美人雾不是奇迹,它带来的欢愉是有代价的。对组织而言,美人雾带来的欢愉降低了人的欲望,也因此减少了术师成材率,毕竟术师几乎都是最贪婪的生物。若不是大陆同性老头olderTv心有渴求,谁会努力修炼学习?”

“在全福音,梵牧拉的术师比例是最低的,圣域术师甚至只有琴娜寥寥三人,不足阿祖拉的一半。”

“对个人而言,美人雾摧毁了他们大部分主观能动性,大多数人都甘愿成为族长的棋子,像牛马一样在现实里生存,像婴儿一样在梦境里生活。”

“在欢愉大半辈子后,他们就像那些每天超负荷运转的零件,身体会不堪重负提前报废。”

“最开始的时候,这些族人坏掉也就坏掉了,直接埋掉当化肥就行。但有一位天才横溢的死灵术师,不知道是因为觉得就这样埋掉太浪费了,还是他真的在乎这些坏掉的族人,他最终研究出让梵牧拉人‘体面退休’的奇迹。”

“美人鱼腥草散发的白雾已经不能满足你的阈值?那就让你直接转换成美人鱼腥草,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年纪大了不能工作?那就干脆不工作,让你永久沉浸在自己的梦境里,多余的欢愉就化成雾气散发出来。”

“永远退休,永远快乐,永远脱离现实。”

亚修喃喃道:“听起来好像确实很不错……”

莉丝拍了一下亚修的后脑勺。

“当然很不错,毕竟这可是‘奇迹’啊。”安楠加重语气,听不出是嗤笑还是感慨:“福音书能准确估算出哪些人即将进度条满值,在最后一天到来前,这些年老体衰的族人会在福音书的提醒下,自己主动来到农场。当他们进度条满值,身体彻底坏掉的瞬间,纹章就会诱发农场里面的奇迹仪轨,将他们变成美人鱼腥草。”

“顺带一提,他们美人鱼腥草的外貌跟本体无关,而是他们内心最渴望成为的形象,所以这里大多数都是年轻的俊男美女。”

亚修环视一周:“不对哦,这里的美女压倒性地多,如果男女比例差不多的话……”

“想成为异性是很正常的欲望。”伊古拉说道:“血月里的性别更换手术一直都很热门。”

亚修震惊地看了伊古拉一眼:“伊古拉,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难道你以前是名副其实的纯真媚娃?”

伊古拉白了他一眼:“有很多人性别换了但心态没换过来,

大陆同性老头olderTv 无删减全文,

「修正自我性别认知」在心理咨询师行业里都算是热门项目,亚修你有兴趣吗?我可以给你打个八折。”

“有兴趣,我一直没认知到我是一个英俊善良亲切幽默阳光强大的超级无敌大帅哥,麻烦你修正一下。”

“亚修你别说了,你后面那个讨人厌的小女孩都快吐出来了。”

“所以能不能快点离开这里?”

哈维此时就像是一只掉进香水瓶的蟑螂,感觉非常不舒服:“爱丽丝跟我说他很难受。”

“快到了。”

安楠带他们进入广场外围的一处通道,跟广场不一样,这个通道丝毫没有人工修葺的痕迹,就像是天然的洞穴。

在踏入的瞬间,莉丝和亚修都抖了一下。走了片刻,亚修忍不住说道:“这是什么地方,我觉得全身都好痒。”

安楠意外地看了亚修一眼:“你居然还精通时间派系?”

伊古拉眼神掠动,立刻召唤出福音书看时间,顿时瞳孔骤缩。

只见福音书的时间秒表在飞速旋转,伊古拉体感过了一秒钟,福音书时间就过了足足三十秒!

“忘了跟你们说,美人鱼腥草农场是建立在深渊里面,而这里是深渊之间的通道,时间和空间都会被压缩。”安楠说道:“当我们穿过这条通道,就会离开梵牧拉,到达另外一个城市的深渊。”

喜欢术师手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