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儿子一次他还要怎么办/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杜伏威若真的有那么强,还会被李唐逼得投降吗?”

翟三爷道了声:

“杜伏威不是李唐的对手,李唐静让翟家三分,也就等于杜伏威没有翟家强。”

这理论没错!

“可据说杜伏威是与翟家老祖同一个时代的高手。”管事心中没底。

“哼,与我家老祖同一个时代的人多了去了,再者说他若真有如此本事,又怎么会在天下没有一席之地?”翟三爷道:“莫要管他,听我号令行事便可。”

“你明日差遣几个闲散汉子,半夜放一把火,将那酒楼给我烧掉。”翟三爷道:

“我倒要看看他那酒楼能建几次。”

管事闻言无奈,只听下去吩咐。

且说三人坐在城外庄园,李密与杜伏威在饮酒,遥遥看到站在丛林下,仰头看着天空明月的朱拂晓,不由得摇头失笑。

“你怎么看?”杜伏威道了句。

“他大概是遭受打击了。”李密道了句。

“不错,任谁碰到这种不肖子孙,都会这般自闭。打江山难,守江山更难。”杜伏威道。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不断挤兑着朱拂晓。

朱拂晓面皮发紫,一双眼睛里充满了煞气,然后深吸一口气后,不耐的道:“你们两个家伙,在哪里叨叨叨的絮叨什么?忒烦人。不修炼吗?不想着长生不死,修为更上一层楼吗?”

朱拂晓声音中充满了不耐。

二人闻言相视一笑:“有好戏看了。”

事实上好戏不等明天,深夜之时客栈的掌柜就已经跌跌撞撞的自门外扑了过来,一路哭嚎着撞入了院子内:“东家!东家!不好了,不好了!咱们的酒楼起火了,被人给烧了。”

撕心裂肺的话语,惊动了竹楼内的众人。

“混账!”不待杜伏威与李密动作,却听朱拂晓一声呵斥,犹若惊雷在竹林内炸响:“果然是无法无天,当真以为祖宗的名声可以庇佑其一辈子了不成?”

“我倒要看看,翟家之人是何等蛮横的。”朱拂晓怒火冲霄的声音响彻整座竹林。

今日是杜伏威与李密,若换成个普通人家,岂不是要家破人亡了?

“杜伏威!”朱拂晓面色阴沉的自竹林内走出。

感受着朱拂晓周身那骇人的气势,杜伏威连忙起身道:“公子请吩咐。”

“你明日登门去翟家讨教,看那翟家有何话说。那翟家若肯赔偿倒也罢了,否则本公子就要叫他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了。”朱拂晓道。

“得令。”杜伏威闻言一喜。

他堂堂威震天下的两淮总管,竟然被一个翟家的公子哥欺负,若说心中没有火气,那是不可能的。

“现在睡觉,明日去找场子。”说完话朱拂晓转身向着后楼走去,决不给二人嗤笑自己的机会。

长安城内火光冲霄,五城兵马司连夜灭火,只是面对着那熊熊烈火,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没有什么用处。那是翟家的特有火焰,呼风唤雨之术根本就无法浇灭。

远处的秦王府阁楼上

李世民与武曌站在窗子前,一双眼睛看向点亮夜空的大火,目光中露出一抹怪异之色。

“我要是没记错,那酒楼是杜伏威的产业吧?”李世民忽然问了句。

“不错,就是杜伏威的产业。翟家人连夜烧了杜伏威的酒楼,就是不知他这个两淮大总管能不能眼下这口恶气。”武曌好奇的道。

李世民叹了一口气:“杜伏威这等人物,就算朝廷也要百般安抚让他三分。如今遭受翟家如此算计,又岂能善罢甘休?”

“杜伏威修成不死不灭的先天玉身,就算比之宇文成都还要难缠三分。翟家近些年来忘了当年的痛,越加嚣张肆无忌惮飞扬跋扈,就连咱们也被其多有欺辱。”李世民双手插在袖子里:“这回倒是有好戏看了。事情闹大了,秦琼必定无法装死,只能从府中走出来为翟家站台。如今长安大局变换,我本想拉拢秦琼,却都被其推拒了出来。这回看他还如何藏在后面。”

且说第二日

一辆马车悠然的自城外驶来,然后马车循着人群,来到了那一堆废墟之上。

此时一群百姓俱都是围在周围,对着那化作灰烬的酒楼指指点点,目光里露出一抹好奇之色。

马车内的朱拂晓与杜伏威脑袋自其中钻出来,看着那化作灰烬的废墟,俱都是默然不语。

李密戴着斗笠,此时满福怨言:“凭什么我做马夫?咱们两个都是公子的下属,凭什么他能坐在马车中?”

“依我看,你这酒楼被烧成废墟,也是活该。”李密牵着缰绳,骂骂咧咧的道。

“喝,你这话好没道理,不是你去做马夫,难道还是我吗?”杜伏威在马车中不满的道:“稍后我去翟家找场子,自然要穿的体面一点,总不能做马夫装扮。”

这话噎得李密说不出话,只是站在那里碎碎念的小声嘀咕着。

“之前交代你的,都清楚了吗?”朱拂晓问了句。

“当然。”杜伏威道:“将那翟家狠狠教训一番,然后夺了翟家仗势欺人的底蕴,抢了那翟家的宝物。”

说到这里,杜伏威面色为难:“别的倒也好说,区区一个翟家不难对付。关键是那翟家有当年夫人留下来的卷轴,此物才是天下各大世家最为忌惮的。但凡是从五百年前那封印秘境中活下来的家族,就没有不知道翟家镇压家族底蕴的卷轴。”

“你且伸出手来。”朱拂晓吩咐一声。

杜伏威闻言伸出手。

只见朱拂晓在杜伏威的手心化了一道玄妙符号,那符号端的玄妙,竟然融入了杜伏威的肌肤,然后顺着肌肤渗透血液,与其骨骼融

给儿子一次他还要怎么办/

为一体。

“只要见了那翟家的卷轴,你便暗中催动此符咒,便可叫翟家所有卷轴都失效。”朱拂晓道:

“切记,定要夺了那翟家所有底蕴,不可有任何遗漏。”

“道君,那可是你的后裔。”杜伏威又确认了一遍。

“照做就是”朱拂晓吩咐了句。

朱拂晓的马车继续行驶,到了那翟家的拐角处,却见杜伏威纵身一跃,径直跳下马车,向着那翟家的大门而去。

翟家乃是前朝王府,端的气派大气。

“什么?”

翟家门前站着十个侍卫,此时看到大步流星而来的杜伏威,眼神里露出一抹警惕。

“在下袖里乾坤杜伏威,前来府中讨教。”却见杜伏威大步流星,几个起落已经到了门前,周身气机迸射,那几个锻骨的侍卫已经倒飞出去,撞在了不远处的石狮子上,一个个撞得是头破血流筋断骨折。

“大胆,区区一个江湖人物,也敢来我翟家放肆?”却听府衙内传来一道道呵斥,然后就见府衙中的侍卫纷纷奔了出来,向着杜伏威冲来。

杜伏威脚步不停,周身气机迸射,那侍卫进不到三丈,便已经筋断骨折倒在地上。

“好胆!”

天人气机迸射,翟家有老祖级别的人物出手了。

“三尊天人。”

翟府外,李密坐在马车的车辕上,露出好奇之色:“翟家不愧是翟家,瘦死骆驼比马大,即便是已经落魄,却依旧有如此底蕴。”

朱拂晓闻言不语,只是坐在马车前,等候府衙中的结果。

只听得府衙中气劲迸射,然后便是妇人尖叫,孩童哭啼。

楼阁倒塌,假山崩碎。

还有那一处处地脉泉眼,全都被那交手的余波炸开。

“三尊天人,杜伏威这老家伙不会翻车吧?”李密露出好奇之色。

“哪里有那么容易翻车。”朱拂晓摇了摇头:“翟家虽然得了我的传承,但杜伏威有先天玉身,更是有我当年传下的秘技。”

翟家府邸内

只听爆裂声响,一道道人影闪烁,四道人影纠缠不休,不断将翟家化作废墟。

“住手!住手!阁下如此手段,咱们且去宽敞之地争斗一番,分个高下生死,切莫坏了我家府邸。你也是豪杰人物,却不能用此下作手段。”翟家一位老祖道了句。

杜伏威闻言仰天长啸,惊动半个上京:“哈哈哈,尔等烧我酒楼,我今日便毁了尔等翟家府邸。那翟三爷何在,叫其速速领死,否则休怪我今日痛下杀手,叫你翟家血流成河。”

眼见着杜伏威犹自不肯罢手,故意泄露气劲将翟家的一座楼阁轰塌,三位天人老祖气的是火冒三丈,此时纷纷冲上来,运转神通拼杀,欲要与其拼的个你死我活。

双方厮杀在一处惊动给儿子一次他还要怎么办整个上京城,此时各地纷纷有高手驾驭虚空而来,站在远处的楼顶观望。

只见翟家庭院内泥瓦纷飞,砸的不知多少翟家人筋断骨折。

恰在此时,一道怒喝自翟家大院内响起,一股锋芒之气冲霄而起,犹若是一条涛涛大河,划破废墟向着杜伏威斩来:

“尔身为天人强者,却与老幼妇孺为难,白瞎了你这一身修为。我且来会会你,看你有何本事,也敢大闹翟家。”

“宗师?”杜伏威看着那大河剑气,不由得笑了:“区区宗师也有胆魄向我挥剑,也是不错。”

喜欢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请大家收藏:

第二日

朱拂晓与杜伏威、李密正在楼上喝酒,等着翟家的人过来。

“你说翟家的人会怎么做?”杜伏威看向李密,手中喝着梅子酒。

李密笑了笑:“还能怎么做?要论抄家强钱,你我才是祖宗。无非是威逼利诱,亦或者是暗中下绊子。以翟家的强势霸道,大概是直接先将酒楼封了再说。”

一边朱拂晓面色阴沉,有些不服:“全都是一派胡言。还没有王法了?翟家是大户人家,不是土匪。千万莫要将尔等土匪的习性,用在这正经人家的身上。这些人体内都流淌着超凡的血脉……。”

朱拂晓话未说完,街头传来一片杂乱,却见五城兵马司的数百兵丁在街头冲撞,只撞得人群散乱,货物散落在地。

那数百兵马拿起长枪便是一阵横扫,将买酒的客人赶走,将摆在门前的竹叶青扫落在地,酒香飘飘向着远方飘荡了去。

“奉应天府衙门告示,今日查封尔等酒楼。所有人都站在原地不许动。”有官差喊了一声,直接冲入院子,将伙计给控制住,压得跪倒在地。

朱拂晓面色铁青的扔下酒盏。

这一幕何其讽刺,与当年各大世家夺取他酿酒配方的一幕简直一模一样。

或许更霸道,简直没有任何的阻拦。

朱拂晓双手插在袖子里,抬起头看向远方苍穹,目光里露出一抹追忆。

只是这一抹追忆很快就被人给打破。

“砰!”

楼上的包厢被冲开,只见一群官差如狼似虎的奔来,所有值钱物件尽数塞入怀里,然后呵斥着道:“都给我出去。今日此这酒楼被应天府衙门封了,无应天府手谕,尔等不得在此逗留。”

一边说着就上前伸出手来推搡,李密等人也不反抗,任由官差将自己给赶出酒楼。

“我本来以为对方会先礼后兵的,可谁知道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霸道,连点遮掩都没有。”朱拂晓叹息一声。

“比当年的各大世家还不如。”朱拂晓叹了一口气。

三人走出酒楼,正要寻个去处,却见不远处有人拦路:“你三人可是这酒楼的老板?”

“正是,你是何人?”杜伏威出面反问。

武士没有接话,而是转身向身后走去:“我家公子要见你。”

三人看着武士的背影,此时有数道人影自四面八方凑过来,将三人隐约裹挟在中央。

“且去看看。”杜伏威不着痕迹的看了朱拂晓一眼,然后随着武士走了去。

三人

给儿子一次他还要怎么办/

随着武士,来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角落停放着一辆豪华马车,马车周围站着八个身穿黑色劲装的武士。

在其身边还有一个管事模样的人恭敬侍立。

“爷,人带来了。”武士来到马车前恭敬的道了句,然后脚步一转,退到了旁边。

“这位是翟家三公子,翟三爷。”那管事模样的人看着三人道了句:“在这洛阳城你们打听打听,就算是李家皇族,面对我翟家也要让他三分。”

“莫要和他啰嗦,直接办事吧。”马车内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声响。

管事拍拍手,有侍卫端来托盘,托盘上有加盖了印章的契约文书。

“咱们也不欺负你,给你准备了两条路。第一条就是你等将酒楼卖给我翟家,咱们三公子为你准备了白银三十两。还有一条路,就是你将酒楼献出来,日后在我翟家做一管事,为我翟家效力。两份文书都在这里,你自己选吧。”管事笑眯眯的道:

“应天府的文书已经起草好了,只要你签了这文书,就可以走了。”

看着托盘上的文书,李密、杜伏威二人你看我我看你,目光里露出一抹戏谑的看向朱拂晓。

杜伏威道:“三十两银子呢,三老爷倒是大方,咱们去青楼喝一场花酒,也要百两银子。”

“啰嗦什么,有三十两银子就不错了,难道还要去给翟家的当牛做马不成?”李密没好气的道。

“我们要是这两个都不选呢?”朱拂晓上前一步,打断了阴阳怪气的二人话语,目光中充满了火给儿子一次他还要怎么办气。

“不选?不选也没有问题,我翟家自然有叫你选的办法。”管事笑眯眯的,若非说出那狠毒的话,真叫人以为他是一个面慈心善的员外。

“我倒要看看你翟家有何本事,叫我迈出手中的酒坊。”朱拂晓冷冷一哼,便要转身离去。

却再此时一群黑衣武士围了上来,呼啦啦的将朱拂晓三人围住。

“放他们走。”马车内的翟三爷开口了:“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且等着看吧。”

朱拂晓三人气冲冲的往回走,一路上越想越气,直至来到酒楼前,看着那被砸碎的酒水,贴了封印的条子,朱拂晓眼神中火气开始冒出:“你去持帖子,前往秦王府中,看秦王怎么说。好歹你也是天下间有数的高手,难道李唐朝廷还能看你受欺负不成?”

这话对谁说的,李密与杜伏威心知肚明。

杜伏威点点头,持着帖子前往那秦王府,朱拂晓与李密坐在大堂中等候。

且说那杜伏威来到秦王府递上帖子,不多时就有管事出来,将杜伏威迎了上去。

李世民已经到了二门迎接:“大总管怎么有时间登临我府中?”

“唉。”杜伏威叹了一口气:“自从归降朝廷之后,我思忖着整日里无所事事,也不是办法,于是就琢磨酿酒。可谁知前天才开的酒坊,今个就被人给封了。”

李世民眉头皱起,他已经知道杜伏威的目的,对方是来告状的。

“何人如此大胆,也敢封了你的酒楼?”

“翟家的三爷。”杜伏威看向李世民。

李世民也不由得麻爪,苦笑着道:“大总管,翟家的来历你应该一清二楚,又何必来为难我?”

“唉,那翟家你不想招惹,难道我就想去招惹了不成?”李世民揉了揉眉头:“我先给你撤了那封条,你先将酒楼生意开起来。至于说翟家哪里,我替你去做说客。翟家背后有李靖与父皇撑腰,更攀上了孔圣人,若不肯卖我面子,也是麻烦事。”

杜伏威也不多说,只是与李世民喝了一会茶,然后起身告辞离去。

看着杜伏威远去的背影,李世民深吸一口气:“翟家招惹不得,这杜伏威也不好轻易开罪。翟家在长安实在是太过于霸道了,早晚要惹出那光脚不怕穿鞋的。”

李世民亲自去了应天府,发了好大一通雷霆,将那应天府衙门骂的狗血淋头,那差役连夜解了封条。

晚上李世民又在秦王府亲自设宴款待那翟三爷。

翟三爷年纪不大,只有三十多岁,此时坐在那里,怀中抱着美姬喜不自胜。

“二公子今夜请我来,可是有什么事情?”翟三爷看向李世民。

李世民道:“确实有一事,不太好处理。”

“有什么事竟然叫二公子为难?”翟三爷诧异道。

李世民眼睛里不经意间露出一抹阴翳,他都五百多岁了,这翟三爷却也不过区区三十多岁,竟然也敢和他托大,叫一声‘二公子’。想当年就算朱拂晓在世,二人也是平辈论交。

李世民是何等城府,不动声色道:“三爷可知今日查封的酒楼是何人的产业?”

“莫不是二公子的?”翟三爷一愣。

“那倒不是。”

“是李唐皇室的?”翟三爷又问了句。

“也不是。”李世民道:“与李唐皇室无关。”

“那没事了。”翟三爷嗤笑一声:“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也来找二公子托门路?”

李世民叹了一口,暗道:这翟三狂妄自大,不将天下豪杰放在眼中,早晚有朝一日要栽大跟头。

“是大总管杜伏威的产业。”李世民道。

翟三爷动作一顿,然后坐直身子,许久后才道:“如此说来,日后到不能动用官面上的力量。我听人说,那所谓的江淮大总管以前也不过是我翟家的一个附属势力。如今我叫他献上酒楼,他竟然敢违逆我的命令。”

说到这里翟三爷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向远方:“倒是有些难办。此事自然不会在叫二公子为难,日后江湖事江湖了,绝不会在叫朝廷为难。”

翟三爷与李世民饮酒完毕,醉醺醺的离去。

看着翟三爷的背影,李世民摇了摇头:“翟家是自掘坟墓。那杜伏威是好惹的?看翟三爷的态度,分明是没有将大总管放在眼中。今日之事只怕没完。”

一边那翟三爷走出秦王府,有管事上前,面带担忧的道:“三爷,既然秦王出面做说客,咱们不如顺着台阶下,事情到此为止吧。那杜伏威可不是好惹的。”

“哼,杜伏威也不过是一个废物罢了,他要是有本事,怎么会被李阀灭了根基?就连李家都要敬畏我翟家三分,区区一个杜伏威罢了。若能趁机将其拿捏,重新归入我翟家,我翟家的实力必然会再次登上一个台阶。这次的酒楼就是一个机会。”翟三爷打着算盘。

喜欢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