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异性做仆人作文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陆明玉被气乐了,白了亲爹一眼:“这也是亲爹说的话。感情以前说我什么都好,都是哄我的。”

怀孕的女子性情易变,连坦荡磊落的陆明玉也开始使性子了。

陆临心中莞尔,口中继续哄道:“爹怎么会哄你。在爹眼里,你什么样都好。”

陆明玉这才转嗔为笑:“这还差不多。”

在别人面前,她是霸道厉害的太子妃。到了亲爹这儿,她就成了被父亲捧在手心的娇娇女。

父女两个说笑了几句,很快低声说起了正事。

“……李昊心机颇深。”陆临收敛笑意,沉声说道:“他先一步以花言巧语迷惑皇上,令皇上动了赐婚之意。其实,他早料到你我都会断然拒绝这门亲事。”

陆明玉扯了扯嘴角,目中满是冷意:“他用这一计,离间皇上和太子的父子情,令东宫陷入不利之地。”

陆临叹了一声:“明知是这个结果,我们也不得不踩进坑里。不然,岂不是毁了明月一辈子的幸福。事情已经这样,多想也没益处。以后多加小心便是。”

陆明玉点点头:“爹放心。我和李景都能撑得住。”

“就是要撑住,要稳住。”陆临沉声道:“李景是皇后嫡子,身份尊贵,被立为太子后,亲赴战场,为国朝立下大功。你这个太子妃,在京城危急关头豁出性命,杀了燕拓。凭着这两桩功劳,东宫位置稳如磐石,无人能撼动。”

“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哪怕皇上厌了太子,也不会行废立之事。”

“朝中有一众心向储君的文臣,军中有拥护太子的十万荥阳军。后宫中乔皇后贤良之名,人人知晓。京城百姓人人敬爱太子和你这个太子妃。为了朝堂安稳,为了京城安定,皇上绝不会废黜东宫。”

“所以,平日受些冷落不要紧,被皇上训斥几句,也不必放在心上。你和太子稳住撑住,谁也奈何不了你们。”

陆明玉深深吐出一口气:“爹说的话,我都记下了。”

陆临神色一缓,语气也轻快了起来:“我刚才说的,是最坏的情形。从眼下看来,还远没到那一步。”

陆明玉挑眉一笑:“是。至少在宫里,还没人敢让你女儿我受半点闲气。所以,爹不用太为我操心了。”

陆临一笑,不再多言,转而提起了陆明月的亲事:“我原本想着,明月还小,不急着定亲。现在有五皇子这么一出,倒是不宜再耽搁。也免得再生是非。”

陆明玉眸光一闪:“此事宜早不宜迟。东平郡王妃早有结亲之意,回宫之后,我打发人去叫她来说话,给异性做仆人作文暗示一二便可。”

陆临对李晏的印象不错,闻言笑道:“李晏那小子,倒是殷勤机灵。今日送东平郡王妃来观礼,自己也厚着脸皮赖着不走。不过,还得先问问明月,等她点了头,再议亲也不迟。”

“待会儿就叫五妹过来。”陆明玉笑着接过话茬:“我亲自问一问她。”

……

到了下午,前来观礼的宾客一一散去。

陆明月脱下及笄礼服,换上平日惯穿的鹅黄色衣裙,笑盈盈地过来了:“四姐,你身子可好些了?”

陆明玉笑着坐直了身子:“躺了半日,早就回过劲来了。来,坐我身边,我有些话要和你说。”

陆明月俏脸莫名热了一热,故作镇

给异性做仆人作文 完整版阅读

定地应了,坐到了床榻边。

陆明玉看她装模作样的,心里暗暗好笑,故意不吭声,就这么看着陆明月。

陆明月被看得心慌意乱,脸颊一片潮红:“四姐,你到底有什么话要和我说?这么直勾勾地看我做什么?”

“我在看,我的五妹也长大成人,出落得这般貌美水灵。怪不得有蜜蜂围着你这朵鲜花嗡嗡乱转。”陆明玉一本正经地打趣。

陆明月俏脸嫣红:“什么鲜花,什么蜜蜂,四姐就会笑我。”

陆明玉抿唇笑了一回,然后低声道:“这里没有别人,只我们姐妹两个。我有话就直说了。东平郡王妃一直有结亲之意,今儿个也格外热络。你及笄之后,她必会和我张口说亲。这门亲事,你愿不愿意?”

陆明月低着头,扭了会儿手指,羞答答地应道:“我都听四姐的。”

陆明玉故意沉吟了片刻:“其实,想和陆家结亲的,还有几家。你要是不中意李晏,我就再另为你挑一门亲事……”

陆明月一惊,倏忽抬头,脱口而出道:“不用不用。就李晏吧!”

陆明玉被逗得笑声连连。

陆明月也不是那等忸怩的姑娘,心里话一出口,接下来的话就顺畅多了:“我见过李晏几回,对他还算熟悉。嫁别人,倒不如嫁给他。”

“而且,东平郡王执掌宗人府,深得皇上信任器重。我们陆家和东平郡王府结了亲,也能为东宫添助力。”

陆明月显然早想过这些,一张俏脸十分认真。

陆明玉心头一暖,伸手轻抚陆明月的脸颊:“五妹,我只希望你嫁得良人为婿,以后安心地过自己的小日子。你不必顾虑东宫处境,更不必想着要为我去联姻。”

陆明月眨眨眼,小声笑道:“能两全,不是更好?”

这倒也是。

前世陆家和东平郡王府结亲,是出于政治联姻的考虑。陆明月和李晏,也确实是一对恩爱小夫妻。

陆明玉心中滋味复杂,百感交集,半晌才轻声道:“你既然愿意,那这门亲事,我就为你做主了。”

……

三日后,东平郡王妃进宫请安,特意去了东宫,向太子妃问安。顺势殷切地问起了陆明月的亲事。

素来不假辞色的太子妃,难得松了口:“郡王妃这般中意五妹,不妨请官媒登门去提亲。”

东平郡王妃精神一振,满脸喜色:“好好好,我回去就去请官媒。”

“请太子妃娘娘放心,这门亲事是我厚着老脸求来的,日后结了亲五姑娘过了门,我这个做婆婆的,一定好好待她,将她当亲女儿一般疼爱。”

陆明玉深深看了东平郡王妃一眼:“你说过的话,我都记下了。”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陆明月的及笄礼转眼即至。

原本陆明玉要为妹妹做正宾,如今有了身孕,不宜操劳辛苦。依旧请了沈夫人前来做正宾。

太子太子妃亲自前来,前来观礼的勋贵诰命女眷数不胜数,热闹喧嚣风光,不必细述。

今日,东平郡王妃也来了。东平郡王世子李晏,送亲娘来观礼,顺便厚着脸皮也就留下了。

郑重周礼都是过来人,看在眼里,暗暗好笑。

“瞧瞧这位李世子,”郑重冲陆非眨眨眼,若有所指地笑道:“出身宗室,年少有为,相貌俊俏,性子也伶俐。不知哪家的姑娘有这福分,能嫁给李世子。”

陆非颇为矜持地笑了一笑,不接这个话茬。

周礼和李晏同是东宫属官,十分相熟,也笑着将李晏夸了一通。

陆非呵呵一笑,目光不动声色地在李晏的脸上打了个转,心里暗暗唏嘘。

一转眼,五妹也长大了。开始有混账小子登门,想将陆家精心娇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娶回去做媳妇了。

陆非领过兵打过仗,如今是三品武将,整日领兵练兵,身高力壮,目光炯炯,自有一股威严。

李晏心里有些发虚发憷,索性厚着脸皮去和陆轩说话。

别看陆轩年龄不大,心眼比筛子还多,很快就猜出了李晏那点心思,斜睨一眼道:“今日是我五姐姐的及笄礼,李世子身为外男,来观礼不太方便吧!”

李晏腆着脸笑道:“我和太子是近支堂亲,陆家是太子的岳家,这么算来,我也不是外人。六弟……”

陆轩呵呵一笑:“李世子太殷勤客气了。我和李世子一点都不熟悉,算哪门子的六弟。”

李晏碰了个硬钉子,也不气馁,依旧笑得热络:“好好好,我叫你六公子行不行?”

陆轩最擅长耍嘴皮子,立刻笑道:“李世子这么叫我,我可担当不起。对了,及笄礼就快开始了。请李世子先避一避,等开席了再露面也不迟。”

李晏哪里肯走,东扯西扯地就是不动弹。

李景看在眼里,既好笑又有些眼熟。

这样的场景,依稀仿佛似曾相识啊……

陆非没去理会李晏,笑着对李景说道:“吉时到了,请太子殿下挪步,一同去观礼。”

李景欣然点头。

李晏眼角余光瞄到了这边的动静,二话不说厚着脸皮过来了:“今儿个人多,我来护着殿下。”

李景忍着笑说道:“你要来就来。不过,今日这等场合,一定要端庄自持守礼,不可胡言乱语。”

李晏心花怒放,连连点头。

陆非自不会拂太子兼妹夫的颜面,目光掠过李晏俊秀的脸孔,心里略一掂量权衡,随口笑道:“我们一同过去。”

李晏乐颠颠地应了,那副谄媚的模样,简直没眼看。

李景有些嫌弃,郑重凑过来笑道:“当年殿下来陆家的时候,对着舅兄也是这样。”

李景:“……”

……

及笄礼在内堂里举行。

李晏紧紧跟在太子身后,站的位置也是最好的。能够清晰地看见陆明月的俏脸和唇畔的微笑。

李景偶尔瞥李晏一眼,低声提醒:“收敛一点。”

“别直勾勾地盯着。”

李晏口中应着,哪里管得住自己的眼睛。

被李晏一双热切的眼睛盯着,陆明月心跳加快,脸颊微红。好在身边有赞者陪伴低声提醒,言行举止没出什么差错。

沈澜站在陆明玉身侧,悄声笑道:“看来,五妹的亲事是有着落了。”

陆明玉微微一笑。

李昊兄弟的算计落了空。知道这一桩事的人,宫中内外加起来也没超过十个。便连沈澜也不知道,宫中因此闹出了一场风波。

及笄礼成后,众人去坐席。

陆明玉隐隐作恶,胃中不适,草草吃了几口,便回了院子里歇下。

闺阁还是昔日模样,每日打扫得干净整齐。陆明玉躺在自己的床榻上,格外舒适自在。

绮云有些忧心,低声道:“娘娘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早些回宫,或是直接打发人将太医宣到陆府来诊诊脉?”

“不用了。”陆明玉声音有些懒洋洋的:“我刚才有些作呕,躺一会儿就好了。这般大动干戈的,以后想再出宫就不易了。”

这倒也是。

陆明玉一有了身孕,乔皇后立刻多了几分紧张小心。恨不得样样都捧着才好。

绮云轻声笑道:“以前奴婢总担心,娘娘脾气刚硬,和皇后娘娘会有龌蹉。没曾想,婆媳相处得这般和睦。亲母女也不过如此了。”

陆明玉却道:“婆媳之间,和母女相处永远都不一样。把握好尺度分寸,既不能疏远,又不能过于亲近。既要互相体谅,又得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彻底撕破脸。一旦有了裂痕,就没办法再安然相处了。”

婆媳之间,最难相处。

能做到今天这一步,着实不易。

绮云看着神色安然的陆明玉,有些唏嘘:“换在几年前,奴婢怎么也不信主子能说出这等话来。”

陆明玉被气乐了:给异性做仆人作文“得了,连你也来取笑我脾气坏不成。”

绮云陪笑:“现在又没别人,只奴婢和娘娘两个,说真话也没人听见。”

陆明玉扑哧一声笑了。

……

叩叩叩!

就在此刻,响起了敲门声。

陆明玉在陆府里,比在宫中松弛自在得多:“是谁?”

门外响起熟悉的声音:“小玉,是我。”

是陆临的声音。

绮云忙起身去开门,然后退了出去,守在门外。

陆明玉要起身,陆临笑道:“和亲爹有什么可讲究的。只管躺着歇着。”说着,大步走到床榻边坐下。

被亲爹宠着的感觉,只有回了娘家的女儿才懂。

陆明玉抿唇一笑,也不和亲爹客气,就这么躺在床榻上。

陆临打量她一眼:“现在好

给异性做仆人作文 完整版阅读

些了吗?”

“嗯,好多了。”陆明玉笑着嘀咕:“这一次怀相,和上一次完全不同。这才没几天,我全身没力气,总是作呕。肚中的定然是个淘气包。”

陆临乐呵呵地笑道:“可见孩子像你。”

陆明玉:“……”

喜欢簪头凤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