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取肉莲是割下来吗 完整版_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轰隆隆!”就在二虫破口大骂的数息后,地面是陡忽隆起一个巨大土包,“哗啦啦!嗤嗤嗤!”下个瞬间,土内钻出一个偌大头颅,正是怒火高炽的斑斓瓢虫王。

这家伙的脑袋直径足有丈余,身躯更是巨大无比,原本它是铁了心不想和敌人硬碰硬,因为实在没有取胜的把握,所以狡猾的瓢虫王打算一躲到底。

但是古荒吼螶和疯毒蚁后实在太嚣张了,不但杀光了瓢虫王所有小喽啰,而且还扬言要烧掉这里,虽然听不太明白它俩说的话,可在空中缓缓散发火焰气息的猿魂们却是实实在在的威胁。

迫不得已,为了自保的斑斓瓢虫王只好冲出来,打算和敌人拼命较量。

“呵呵呵,好大的一只邪气瓢虫王,你猜猜,这家伙体内的异虫血脉凝晶得有多大?”古荒吼螶笑着言道。

“嗯……猜不出来。”疯毒蚁后此时缓缓摇头,随即道:“不过嘛,剖开它的肚子瞅瞅,应该就一目了然了。”

“唧唧唧!”看到面前的敌人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直气得斑斓瓢虫王勃然大怒,这家伙立刻像发了疯似的冲将过来,挥动前肢活取肉莲是割下来吗恶狠狠打向疯毒蚁后。

“居然敢挑我来做对手,你这是找死!”

疯毒蚁后怒极反笑,忽然挥动五彩骨杖狠狠砸了过去,“咚!啪嚓!”就是一瞬间的猛力碰撞,瓢虫王的一只前爪应声断折断折成数截,与此同时,蚁后的骨杖还顺势敲在了这家伙的左眼眶上。

“噗呲!”斑斓瓢虫王的眼眶立时绽裂,那颗眼珠也跟着猛力突出眶外,应声破碎化为齑粉。

“唧唧唧!”

剧痛袭身,惨嚎的瓢虫王向后面“噔、噔、噔”连退了好几步,与此同时,古荒吼螶已经杀上前去,猛毒虫骨剑挟风横扫,“咔嚓、咔嚓!”对方的两条前爪立时被狠狠剁了下来。

这一下,就不光是疼痛的问题了,瓢虫王只感觉到阵阵难以自控的痛苦感觉从腹内涌上,随即噗的喷出大口血雾,这家伙的身躯摇晃着、抖动着,倏然瘫倒在原地。

吼螶、蚁后拎着兵刃飞扑上前,一阵猛砍猛剁,胡敲乱砸,弄得瓢虫王浑身血肉模糊,最终一命呜呼。

“得手了。”

“赶紧把它的躯体剖开,找找有没有血脉凝晶。”

“喂,猿魂们,赶紧过来帮忙!”听到疯毒蚁后的话,古荒吼螶朝着身后一招手,“噌噌噌!”几个火爪猿魂立刻就飞扑上前,帮忙撕扯死去瓢虫王的身躯。

数息后,大家看到了对方体内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俱都大吃一惊:“这个是?!”

……

与此同时,邪蛁虫母和金螫王结成一队,开始在某片区域转悠。金螫王开口说道:“老大,你确定在这个地方能找到邪化异虫吗?”

“放心,你老大我什么时候做过没把握的事情?”邪蛁虫母信心十足的说道:“你就跟着我走吧,到时候,保证咱们是满载而归。”

“行行,我信老大的。”金螫王憨厚一笑,随即道:“反正您也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呵呵呵,小金就是老实,总说大实话。”

听到对方所言,虫母得意洋洋,继续道:“你和咱们老三不一样,吼螶这小子有冲劲又忠心,就是太莽撞,做事只顾着往前冲这样容易碰得头破血流的。”

“而你就不一样的,懂得先考虑再行动,还会听取意见。”

“呵呵呵,老大,你总是这么夸我,我可是会骄傲的。”金螫王刚说到这里,瞧向前方的目光陡忽定格了,虫母立刻察觉到这一点,立刻低声问道:“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嗯,好像是会飞的异虫,但是离得太远,我没看清楚。”金螫王压低声音回答道:“少说也在十几丈外呢。”

“我瞧瞧。”说罢,邪蛁虫母立刻拢目光细瞧,随即低吼道:“走,立刻跟过去看看情况。”

……

数息后,二虫便撵上了对方,那是十余只遍体通红、身上布满鳞片的古怪飞虫,每只也有九尺来长,虽然不是特别巨大,但是周身散发凶恶气势,以及一种令人恶心作呕的血腥气。

“都是蕴藏着邪气的家伙,看起来,是一种很罕见的凶虫。”

邪蛁虫母此时自言自语道,闻听此言,金螫王嘿然轻笑,随即道:“凶?能有多凶啊,是凶得过老大的子蚨,还是凶得过我那些黑螫兄弟?”

“说的也是。”虫母对它的话深以为然,笑嘻嘻言道:“纵观寰宇,凶虫之极已经在你我掌握中了。”

“咱们走,去会会这些红鳞飞虫。”说罢,邪蛁虫母倏忽振翅疾飞,金螫王尾随其后。

与此同时,虫母已经召唤出几只变异子蚨为自己和金螫王施展隐身之术,倏地一下,它俩和子蚨们就凭空消失了,实际上,大家已经紧随红鳞飞虫身后,可笑对方到了此时还是懵然不知。

十余息后,红鳞飞虫已经飞到了位于附近的窝巢,那是一个在岩壁上挖掘了无数孔洞的区域,它们一闪身就钻了进去。

“原来是这种住处。”

在不远处,邪蛁虫母打量着这些岩壁上的窟窿,然后说道:“这种洞窟内部纵横交错,很多地方都是相通的,万一有漏网之虫,必会找个偏僻的地方躲藏或者直接逃走。”

“那该如何处理?”金螫王开口问道。

听到它问,虫母稍一思索,便开口道:“简单,洞口虽多,也不会超出百十个范围,我派出相同数量,不,最好是多出一倍的五彩凶蚨,让它们守住各个洞口,它们就算有翅膀也别想溜走。”

“好主意,而且这个办法也只有具备海量子蚨手下的老大才办得到了。”金螫王微微一笑,如此言道。

“事不宜迟,我安排一下负责看守对方窝巢洞口的子蚨,然后咱们就直接冲进去找对方的晦气,小金,你先走一步,到前面去等我。”

“是,老大。”闻听此言,金螫王蓦地振翅急掠,一鼓作气到了那片孔洞岩壁的附

活取肉莲是割下来吗 完整版_

近,它左瞧右看,发现周围并没有红鳞飞虫的踪影。

喜欢御鬼者传奇请大家收藏:

“吱吱唧唧!”听到了古荒吼螶发出一连串叫嚷,圆形窝巢内果然又有了反应,数十只尖声嘶鸣的斑斓大瓢虫急涌而出,朝着吼螶所在的空中振翅疾飙而来。

这些家伙一个个气势汹汹,满脸都是恨不得想把吼螶撕个粉碎的怒火。

“哈哈哈,果然来了。”古荒吼螶微微一笑,随即扭身就走,一边飞,它一边说:“就先让你们这些畜生追一会吧。”

“唰唰唰!”霎时间,吼螶在半空迅速挪移,好似闪电惊鸿般飘出数丈远,那些大瓢虫一下子扑空了。

但是吼螶没有出手对付敌人们,这就让大瓢虫产生了一种错觉:对方看到我们就跑,那肯定是怕了,追上去一定要弄死它!数十只大瓢虫发了疯似的追赶吼螶,数息间,就来到了距离窝巢不远的某个区域。

“轰隆隆——哗啦啦!”

说时迟,那时快,壁顶骤忽落下无数石头,硬生生砸碎了最前面几只大瓢虫的脑壳和身躯,死尸登时栽倒在地,其余的大瓢虫一看到事情不好,个个都吓得魂飞魄散,想要扭身逃窜。

“想走?晚了!”古荒吼螶此刻已经扭头迎上前来,猛毒虫骨剑出鞘的一刹那连劈数次。

“嚓嚓嚓!唰唰唰!”电光石火间,几道迅疾无伦的剑芒风刃猛然掠来,顿时把几只逃得过慢的大瓢虫身躯绞碎,它们的残尸碎块和去体内的血脉凝晶全都砰然落地。

“哈哈哈,果然都是上等品质的异虫血脉凝晶,好东西。”古荒吼螶笑着叫道:“喂,蚁后,可以痛痛快快杀一场了。”

“当然。”疯毒蚁后此刻拎着五彩骨杖出现在空中,一边释放风刃不断收割大瓢虫的命,一边问道:“窝巢那边,你是不是派了两只火爪猿魂看守着?”

“是啊,这样的话,对方就没机会再出来增援这些要死的大瓢虫了。”

“嗯,这一点你考虑得非常周到。”疯毒蚁后颔首点头,随即道:“好了,抓紧时间收拾这些大瓢虫,之后就让猿魂打扫战场收集凝晶,咱们进入窝巢寻找最厉害的大瓢虫。”

“好,就这么办。”

“杀!”霎时间,五彩骨杖的风刃、虫骨剑的猛毒剑芒,一鼓作气袭向下方哀嚎惨叫的众多大瓢虫,杀得对方无一例外,俱都惨死收场。

“噗!”数息后,古荒吼螶的猛毒虫骨剑随着寒光一闪掼入最后活着的那只大瓢虫躯体,顺势将其一剖两半。

大瓢虫体内的凝晶顿时被剑尖挑起落入吼螶掌中,它说道:“这是最后一个了,咱们可以进入窝巢了……”

“嗷呜呜!嗷嗷嗷!”吼螶这句话还没说完,对面骤然传来了火爪猿魂们焦急的吼叫声,方向是窝巢洞口那边。

“走,去看看是怎么回事。”疯毒蚁后说完,一马当先腾空而起,径直飙向洞口方向,吼螶紧随其后。

“乒乒乓乓!”

“咚咚咚!”

“噼里啪啦!”

此时此刻,火爪猿魂们正和试图窜到洞外的几十只大小瓢虫恶战,尽管猿魂们或攥拳或挥爪,一击一个就能将瓢虫们打死,可架不住它们的数量犹如潮涌一般,不断冲出,让大家不由得有些手忙脚乱。

“猿魂们,别慌,我来了!”霎时间,古荒吼螶拎着虫骨剑从天而降,它暴喝一声:“闪开!”

“唰唰唰!”说时迟,那时快,听到命令的猿魂们霍地分散到两边。

紧接着,吼螶猛然举剑挥落,“嘶啦!”偌大一道剑芒落下,“轰隆!”这剑芒坠地时绞碎近处无数瓢虫身躯,就算是距离比较远的,也都被劲风划破体表,留下了无数伤痕!

“噗——”还有几只大瓢虫被剑风释放的余劲震荡内脏,登时喷出大口血雾,神情委顿的瘫倒在地,身躯不断颤抖摇晃,眼看就不能活了。

“畜生,不老老实实等死,还敢搞事情,既然如此,爷爷就提前送你们上路!”

“呼!”下个刹那,古荒吼螶挥剑横扫,“嚓嚓嚓!”又有数只大瓢虫被腰斩,血肉肠脏随着“噼里啪啦”声响,坠落的满地都是。

这一下,其余的大瓢虫都被吓傻了,这些家伙疯了似的朝着窝巢内退去,谁都不想找死。

但是此刻活取肉莲是割下来吗,窝巢内传出“吱吱吱”的凄厉尖叫声,这发出叫声的家伙不断威吓整群大瓢虫出来拼死抵挡敌人,自己却缩在窝巢深处,不肯轻易现身。

活取肉莲是割下来吗 完整版_

“看起来,也是个够狡猾的家伙。”

“没关系,它不是想躲着吗?那就躲吧。”听到蚁后的话,古荒吼螶慢条斯理的说道:“不过就算是躲藏也没多少时间了,因为我们很快就会把其他大瓢虫杀尽,冲进去把它揪出来。”

“哈哈哈,就是这样。”疯毒蚁后倏忽一晃掌中五彩骨杖,“嗤嗤嗤!”电光石火间,数颗猛毒兽牙疾飙而去,随着噗呲声响此起彼伏,这些兽牙贯穿了三只大瓢虫身躯。

“嗞嗞嗞!”刺耳融解声此起彼伏,中招的大瓢虫俱都化为漆黑恶臭的血水,旁边的家伙一看到兽牙剧毒如此厉害,都在不断颤抖身躯,差点没直接吓出屎来。“抓紧时间,速战速决!”

“好,正合我意。”

吼螶和蚁后一边聊天,一边信手杀敌,两不耽误,就这样一鼓作气杀进了窝巢内部,将几十只大瓢虫斩杀殆尽,其中还夹杂着不少小瓢虫,这些家伙体内的血脉凝晶自然不在少数。

“哈哈哈——斑斓瓢虫王,我看你还能躲藏多久!”

古荒吼螶此刻狂笑道:“你的同族爪牙已经让爷爷全杀光了,就剩你一个,难道不觉得寂寞孤独吗?爷爷就大发善心,送你去和它们一起上路好了。”

“这畜生八成是躲在什么地方吓昏了吧?”疯毒蚁后好整以暇说道:“要是找不到它的话,也容易办,待会让猿魂们一把火烧了这窝巢,咱们把出口一堵,它就等着被烤熟吧。”

“呵呵呵——”

“嘿嘿嘿——”吼螶、蚁后说到这里,俱都发出狂妄之极的大笑声,为的就是要激怒对方,让这家伙自己露面蹦出来。

喜欢御鬼者传奇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