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人处置的作文1000字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目送着周英红坐上蓝色的GL8往北走了,很快就看不到影子了,廉凤庭这才有些怅然若失的叹了口气,捏着周英红刚才给她的钥匙,转身准备回家继续干活去,后边有人喊住了她。

“凤庭,刚才那是谁啊。”说话的是对门的一位老太太,廉凤庭也得喊她一声婶子。

她说:“婶子,刚才那是卫国大哥家的老大来接英红去齐城享福去了。”

“就是那个云飞吗?”老太太还比划了一下。

瞧着廉凤庭点头,老太太就有点不明白了,她问:“英红去齐城享福,怎么不是她儿子来接,成了侄子来接她了。”

“我刚才听英红说,泽凯今天搬家,从原来那套小房子搬到一套大房子去住了,房间多,这才有英红他们两口子和善德大叔住的地方,要不然就泽凯原来的那套两室的小房子,哪里住的开人啊。”廉凤庭把从周英红那里听来的信息说了一遍。

老太太听完后,脸上有点羡慕的表情,她说:“哎呦,这一回英红是真的享福去了,善德大哥也是烧香拜佛了,有这么个有出息的孙子,那么严重的病也能治好了吧。”

廉凤庭也不知道,但是她知道她儿子那个玩的挺好的小子现在是真的混好了。

而且人家还特别的低调,要不是上了电视新闻,恰好被同村的人给看到了,从齐城传回这个信息来,老家有谁知道啊。

夏云飞开车带着他二婶,一路疾驰,开车赶到济城肿瘤医院后,接上了爷爷,父亲、二叔和已经赶到这里等着的小弟夏泽江,便直接上了高速。

“云飞,你弟弟他那里真有住的地方啊,要是没有就算了,你把我们送回去。”夏善德在车上还担心这次过去会给孙子添麻烦。

夏云飞说道:“爷爷,我也还没去过泽任人处置的作文1000字凯新房那边,不过我听老二说过一嘴,泽凯那套房子是两套合成一套了,卧室一共有6间,就是我们今天晚上都住下也够了。”

“哎,那就行,要不然我还是回去算了。”夏善德心里顿时就松了一口气。

早上快九点了从家里走,再赶到济城接上人之后就将近十二点了,爷爷他们在医院里吃了点饭,夏云飞赶时间,都没顾得上吃。

一口气开车赶到齐城紫玉花园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

他这一路上几乎就没有停过,停下车的时候,夏云飞这个老司机都感觉有些疲乏了。

周英红在此之前,很少出远门,看到紫玉花园这边刚刚过完年还没有撤掉的装饰物,看着紫玉花园门口装修奢华的售楼处,她心里有点抵触,也有点彷徨,总觉得这地方和自己格格不入。

“云飞,咱们这么快就到地方了?”周英红问道,眉头紧皱,有点不适应的样子。

儿子第一次买房子的时候,她坐车来过一次。

那一回从早上五点多就在老家夏庄开始坐上去济城的长途大巴,然后在济城长途南站再倒车到齐城这边,全部加起来用了七八个小时。

夏云飞点头:“要是泽凯给的地方没错的话,应该就是这里了,婶子,你稍微等一会儿,我给我兄弟打个电话问问。”

夏泽江也不知道他哥在哪里买的房子,就站在他母亲旁边,握着她的手,说道:“妈,等我哥过来就知道了。”

“这地方弄得这么好,一定不便宜吧。”周英红还在考虑这个。

夏泽江安慰她:“妈,我哥他有钱,一时半会儿都花不完的钱,你就别替他考虑这个了。”

听到儿子这么说,周英红气的给了他一巴掌,说道:“你哥挣了那么多钱,自己买房子买车,那是你哥的本事,你哪?”

“你哥刚上完大学就下来了,你都研究生了,将来比你哥混得好才行!”

戳心了!

“……”夏泽江寻思着要是早知道这一出,他刚才就不多嘴了,谁想到最后还引火烧身了。

夏泽凯接到了大哥的电话后,他和二哥、老齐、赵庭一块小跑着赶过来的,上午就把东西一趟给弄过来了,剩下的就是整理了,这个大多数都是罗希云的活,谁让衣服和鞋子最多。

兄弟四个下来后,打了个招呼,随后的分工就很明确了。

二哥带路,剩下的都是搬东西干活的了,一趟的事。

夏云辉还说:“爷爷,二叔,弟妹她们几个人在上边整理东西呐,咱们先上去坐着。”

“还没完事啊,我们也没拿被褥来,这边都有被褥吗?”周英红担心的问了一句。

来的时候,她是想捎着被褥来的,但是大侄子说用不到,儿子之前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也说用不到。

夏泽凯正抱着一包东西往电梯里走,听到他母亲的问题,直接说道:“妈,6个房间的被褥都是全的,你就别担心这个问题了,下边冷,先上去再说。”

“你不是说这边今天没开暖气啊。”周英红问道。

夏泽凯点头:“是没开

任人处置的作文1000字 最新章节,

暖气,不过中央空调能用,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

夏善德老人笑的可开心了。

“泽凯,这地方不错。”老人说道。

夏泽凯嘿嘿一笑:“爷爷,你喜欢就成,以后我每天都陪你下来走走,逛逛。”

“西边过一个路口,那边正在建着一片植物园,号称面积过千亩,等弄好了,就真是鸟语花香,绿树成荫,到时候环境就更好了,我天天带你过去转转。”关于植物园的事,夏泽凯倒是没有说假话,确实已经在施工了,这也是从侧面促进了紫玉花园房价上涨的一个决定性因素。

1号楼16层,他们从电梯里出来后,就听到了几个孩子叽叽喳喳的喊叫声,玩的可高兴了。

也有女人谈话的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二嫂董菲忽然说道:“咦,我好像听到电梯开门的声音了,咱爷爷是不是来了。”

紧接着,董菲一手牵着一个孩子出来了。

后边跟着大嫂李爱娟和侄女桐桐。

罗希云则在1601房间里直接打开了大门,出来了。

“爷爷,咱到地方了,你快点进屋里坐着。”夏云辉说道。

“爷爷,你可来了,我和大嫂二嫂刚才还说,你们怎么还没到!”罗希云这般说道。

大嫂李爱娟和二嫂董菲也都喊了声‘爷爷’,后边跟着的几个小家伙就热闹多了,一个个喊着‘老爷爷’,把夏善德给喊得高兴坏了。

四世同堂,儿孙满座,说的就是眼前这一幕了,他心里很满足了,觉得就算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这也知足了。

后边陆续从电梯里出来的夏卫国、夏卫城和周英红三个人出来电梯,进了门,看到房子里的装修时,他们不懂这是什么风格,这么装有什么含义,但是一搭眼都知道这屋里是真漂亮,看着顺眼,也明白这装修绝对不便宜。

再瞅瞅客厅里的沙发,茶几、电视柜,就算是再无知也知道这是纯实木的家具,在老家用这种料子的家具都不便宜,更不要说在齐城这个地方了。

坐上去虽然硬了点,可有软垫铺着,比坐布艺的软沙发舒服多了。

后边抱着东西的哥几个也都上来了,老大哥夏云飞也是第一次来这边,他一进门看到房间里的模样,就放下了手里抱着的东西,仔细打量起来。

越看越觉得很耐看,各方面的细节处理的也无可挑剔,他问:“泽凯,你这个装修花了不少钱吧?”

“还行吧,花的不多。”

齐立新跟着说道:“飞哥,凯哥他就是太谦虚了,刚才我们一块看的时候,他可是给我们说了,光装修就花了将近30万,这还是自己人的纯成本价。”

“自己人?”夏云飞抓住了重点。

齐立新点头:“是啊,二哥说的,装修公司是凯哥和他朋友合伙开的,楼底下二哥的新房也是找他们给装修的。”

“喏,还有这些家具,凯哥也说了,比装修的花费还多,这装修和家具家电全加起来,比得上这两套房子的价格了。”

周英红听到后,直接愣住了。

她想不明白买了一套房子,还得花将近30万装修是个什么概念?

抹抹石灰不就能住了吗?

买家具家电还花了三十多万,这又是什么概念?

别说她了,夏卫城这大老粗也开始进入了发呆状态,他直接不敢想象这一幕儿子这是搞得什么。

赵庭有点显摆的意思,他说道:“大舅,二舅,姥爷,你们快点过来看看这里,水月洞天的设计呐,一套房子套着另一套房子,啧啧,我刚看到的时候都傻眼了,房子竟然还能这么晚,我得多挣点钱,等我买房子的时候也这么搞。”

“不过我到时候买多层的,这个楼道里一套,那个楼道里也一套,我今天出这个门出,明天那个门进,嘿嘿,想想都带感。”

赵庭刚开始在二表哥夏云辉的循循善诱之下推开了那道门的时候,他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只能总结成一句话:“有钱就是任性!”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小张,你特娘的笑的我瘆得慌,说说,具体想怎么弄?”孙国强到底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问了一句。

屋里除了他们俩,就没有别人了,张三这才小声给他说道:“孙主任,我这次真的是打算做点好事,我是为了千千万万的孩子们着想,你那是用什么眼神看我,不相信我?。”

把形象给立起来以后,张三这才说道:“孙主任,你看啊,按照咱刚算的这份成本,这便宜点的溶豆,光原材料一盒的成本都得5块钱了,再加上正常的物流价格得2快钱吧,包装费哪?人工哪?”

“剩下烂七八糟的全加起来算它1块钱行不?这样包邮的话就得8块钱的成本了吧,那些在淘宝店上买9块钱的,你说说他指望啥挣钱?”

“难不成还真特娘的薄利多销?一单任人处置的作文1000字挣上1块钱?我说啥都不信。”张三深吸了一口气,使劲摇头,把这种荒谬的念头从他脑袋里给驱逐出去。

“嗯,你说的有道理?还有吗?”孙国强没有辩驳。

他是老财务了,公司里每一笔过账,他都门清,自然也就知道如果平摊到每一盒里的成本价,包装费、人工甚至其他的各种费用均摊都不够一毛钱,另外他们发溶豆的物流成本是1.4元,和张三哔哔的2块钱也相差甚远。

至于溶豆的成本,他们都是走的战略采购,嘿嘿!

“所以说这些扰乱市场的投机分子,就得让客户认识到他们的真面目,像咱们这种产量的都这个成本了,那他们那些小产量的成本肯定比咱们高吧!”孙国强很‘肯定’这一点。

说到最后,张三和孙国强二人对视了一眼,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抢市场就是这样,你死我活,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恰恰张三、孙国强他们每一个人都想着活下来,还想着活的更滋润。

张三说道:“孙主任,我走了啊,得去联系联系以前的老关系去。”

“去忙吧,抓紧出个结果,我都想看看狗急跳墙是什么样了。”孙国强这老家伙也不是个好东西。

张三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以后,他又润色了一篇文章,把原材料市场价,物流成本,人工成本,以及其他的设备成本、房租成本、甚至包括淘宝网平台的运营费用等等杂七杂八的费用都给详细的写了一遍,润色完以后,他又反反复复的看了两遍,满意极了。

瞅着老板带着俩小公主回来后,张三把这篇文章给打印出来,拿去给夏泽凯看了看。

“就这样吧!”夏泽凯最后给了这么个肯定的答复。

接下来就好办了,张三联系了几个水军管理,还是按照5毛钱一条的价格让他们尽可能的做好‘正面宣传’。

并且张三要求了一条,全方位、全渠道的宣传,不怕花钱!

这是老板特意要求的,既然做‘好事’,就做的全面彻底一点。

……

“丫头,桐桐,走喽,回家了。”下午四点多,夏泽凯喊了姐妹俩一声。

他还记着今天晚上请他老婆吃饭,给她庆祝即将升职的事,虽然他老婆说不用浪费挣钱,可夏泽凯要是信了她的邪就真傻缺了,脑子进了多少水都洗不出来的那种。

“爸爸,我穿好衣服了,你帮我穿鞋吧。”丫头嚷嚷起来。

夏泽凯赶紧过去帮忙了。

桐桐还不会穿衣服,看到姐姐快完事了,急的她叫唤。

好在夏泽凯耐着性子给她们俩收拾完了。

开上车,爷仨直接朝着市里去了。

今天给他老婆庆祝,怎么也得选个正式点的地方,想来想去,夏泽凯还是做了一回俗人,选择了齐城饭店顶楼的旋转餐厅。

罗希云这个周六因为春节放假调休的关系,又去上了一天班。

周末早上还不到五点,她就睡不着了,兴奋的赶紧起来收拾东西。

和搬家公司那边的人约的是早上八点钟到这边,在那之前,衣服鞋子这类的物品,罗希云想着自己整理好,免得到时候给弄得乱七八糟的。

夏泽凯听到动静后,他使劲揉了揉眼睛,看着卧室门缝底下透过光来,他也无奈了。

没辙,抓紧起来穿好衣服,来到客厅里,他老婆正在把次卧衣柜里的衣服往行李箱里装。

看到他也起来了,罗希云喊他:“泽凯,你过来给我帮帮忙,怎么这么多衣服啊,可累死我了。”

她说着话还捶了捶自己的腰,没觉得干了多少活,就累的腰疼直不起身子来了。

“你就不能歇会儿,等会儿搬家公司的人来了,再弄也不迟。”夏泽凯说她。

罗希云不听:“我先把衣服和鞋子给装好打包了,要不等等会儿给我弄得太乱了的,最后还不是我整理。”

这说的也有道理,夏泽凯陪着她忙活了一会儿,手机就嗡嗡的震动起来了,他掏出来一看,大哥夏云飞打过来的电话。

接通了后,大哥在电话里说他已经到他们小区了,过来开GL8回夏庄的。

“大哥这么早就过来了啊,肯定没吃早饭吧,要不然你喊着大哥一块出去吃点早餐,顺便再给我带回点来。”罗希云说道。

她是一点早饭没做。

夏泽凯说:“那行,我先下去一趟。”

夏云飞开着他的白色三厢凯越刚到14号楼这边,找了个空车位把车停下,看到堂弟从楼上下来后,他还喊了一声。

“泽凯,这里。”夏云飞喊道。

“哥,你也太早了吧。”夏泽凯指了指时间,还不到五点半。

夏云飞憨厚的笑着说道:“我早点回去,早点把他们给接过来,省得等会儿路上车多了,又得耽误时间。”

“我和你嫂子她们说好了,今天晚上就在你新家那边过十五了,你可得提前准备好吃的。”夏云飞是这样说的。

夏泽凯必须得安排:“哥,先别说晚饭的事了,咱们先去吃点早饭,你暖和和的回老家,不差这二十分钟。”

夏云飞没客气,兄弟俩直接把蓝色的GL8给开着出去了,在后边吃了顿饭后,夏云飞直接开着车走了。

夏泽凯多买了点,给他老婆孩子的,就溜达回去了。

这半个小时的工夫,罗希云又装了两个大包了

任人处置的作文1000字 最新章节,

,她额头上也累出汗来了。

听到开门动静,她犹如渴急了的人终于看到水了,说道:“泽凯,你可回来了,快点把吃的给我,你先把这两个包给系好,我等会儿吃了饭再收拾鞋。”

她去洗了手回来,拿着一个蒸包吃着,又忍不住念叨起来:“泽凯,我要是早知道搬家这么麻烦,当初就少买几件衣服了,收拾真累,扔又舍不得扔!”

好家伙,夏泽凯一听这话,赶紧把剩下的衣服叠好往包或者行李箱里塞,这娘们可真敢说,咱虽然有点家底了,也不能这么败坏吧。

等罗希云吃完饭又歇息了一会儿后,就变成了他们两口子一块收拾了。

二哥二嫂他们是一块来的,侄子侄女也跟着过来了,丫头和桐桐那个点还没醒,听到外边的动静了,这才睁开眼睛,叫唤着让爸爸给她们穿衣服。

夏云辉一进门看到不大的客厅里摆满了打包好的编织袋子,还有三个大小不一样的行李箱,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二嫂董菲赶紧给搭把手。

“大嫂带着孩子麻烦,她等会儿直接坐车去紫玉花园那边,就不来这边了。”二嫂董菲说的。

八点钟,搬家公司的人开着厢货过来了以后,两个年轻人在询问了夏泽凯和罗希云后,就开始往下边拿东西,除了这些衣服鞋子,还有还有点一直用着的家电和便利的家具。

那边虽说买了大部分,可搁不住现用。

……

夏云飞走得早,高速上车不多,他一路疾驰,花了三个多小时赶到了夏庄。

周英红早接到儿子电话,让她少收拾几件衣服,去齐城住上一段时间。

周英红答应了儿子过去,但收拾衣服的时候没听儿子的,她还是把当季的衣服都给装上了,满满的一大包。

她觉得家里又不是没有穿的,吃饱了撑的,非得浪费那个钱干嘛。

锁好了铁大门,周英红去了后边的夏泽镇家里,把钥匙给了他母亲廉凤庭,夏泽凯还得喊一声大娘。

“嫂,家里都收拾好了,喂的鸡也让我杀了带上了,其他没什么忙活的,你就隔两天开开门看一眼就行。”周英红这样说的。

“哎,英红,你熬了这么多年,可算是熬到头了,以后跟着泽凯,有你们两口子的好日子过了。”夏泽镇的母亲廉凤庭感慨了一声。

想到她自己生了病,儿子眼瞅着结婚的对象不知所踪,她心里真不是个滋味。

尤其今年过年的时候,看着周英红带着儿媳妇和丫头和桐桐那俩可爱的小孙女,她真是太稀罕了,恨不得他儿子赶紧重新找个对象结婚生娃!

周英红说:“嫂子,我算什么熬出来了,就去住上十天半个月的,等俺爹去济城治疗的时候,我就回来了,地里还得除草撒肥料,家里的事多着里,我放不下。”

“哎,你也是一辈子操劳的命啊!”廉凤庭叹了口气,周英红的忙碌,她是一直看在眼里的,乡下的生活就是这样,累点没什么,可要是偷懒,就没人可怜你。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