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几种偏印格是大富大贵的命*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见盛骁要动怒了,冯唐赶紧捏了把冯真的胳膊。冯真回过神来,也意识到自己刚才失礼了。他赶紧道歉:“抱歉虞君师,视力突然恢复,我开心的都不会说话了。还要谢谢虞君师帮我净灵,回头,我一定会带上礼物去感谢你。”

“没事。”虞凰朝冯司抬了抬下巴,她说:“你是老四的二哥,也就是我的朋友,帮朋友那是应该的。”

听虞凰这么说,冯唐跟冯真都是一脸欣慰望着他们家的老幺。他们家老幺长大了,出息了,交的朋友都是这么牛逼的大佬了。

被大哥二哥用赞赏的目光盯着看,冯司下意识挺直了脊梁骨。

跟虞凰交朋友,冯司在家人们心里的形象也跟着水涨船高了。

就在这时,狮王族一名男子大声说道:“先前那大国师说,上古战场的入口就在这入魔洞的底部,跳入这片黑海,就能进入上古战场。”

那男子扫了眼海面上的驭兽师们,讥诮地笑道:“怎么?大家都是怂货?每一个敢跳的?”

多诺尔冷笑着怼了回去:“狮城,你勇敢,你倒是跳啊!”

狮城顿时怒目瞪向多诺尔,“哼!跳就跳,我们狮王族勇敢无敌,可不像你们鸟人贪生怕死!”说罢,那叫做狮城的男子便咚的一声跳进了黑海。

狮城跳进去了,却没有人跟着跳下去。

他们都在等,等着看狮城会不会遇到什么可怕的海兽。

然而那狮城跳进去后,却再也没有冒出来过。

虞凰对盛骁说:“师父跟义父既然都来入魔洞探查过情况了,应该没有太大的风险,盛骁,我们跳!”

说完,虞凰不等盛骁回答,便纵身跳进了黑海。

虞凰刚跳进海里,便听到身后溅起了一阵水花,她一回头,便看到一头威武巨大的黑龙钻

哪几种偏印格是大富大贵的命*

入了水中。那黑龙尾巴一卷,便缠住虞凰的腰身,拽着虞凰朝着海底深处游去。

虞凰抱住黒擎天龙的尾巴,一回头,便看见越来越多的驭兽师跳了进来。

他们往海底游了两百多米,便看见了一片海底平原。那个叫做狮城的狮王族青年就站在平原之上,正在警惕地观察四周。

见一条威武可怕的黑色巨龙从水中游了过来,狮城顿时头皮发麻,他下意识地握住了缠在腰上的武器。

当看到那条黒擎天龙变化成盛骁的模样,狮城猛地松了口气。

狮城冲盛骁点了点头,便不再吭声了。

兽人族跟人族的关系一直都很僵硬,狮城忌惮盛骁的实力,他既不敢跟盛骁做朋友,也不敢得罪了盛骁。

就在这时,海底平原突然一阵晃动,一束刺眼的光束诡异地照射在虞凰他们的身上。虞凰还没看清楚那束光是从什么地方射来的,人便出现在了另一处完全不同的时空。

上一秒她还置身于入魔洞的黑海底部,下一秒,她便出现在一片一望无际的沙漠中了。

而盛骁已经不在她身边了。

虞凰下意识低头去看无名指上的姻缘线。

姻缘线仍在在,就绑在她的无名指上,但本该垂落在地上的姻缘线竟然是黑色的。而姻缘线本该是红色的。

为什么黑了呢?

虞凰试着拉了拉姻缘线,结果却发现根本就拉不动。

难道这片独立的空间战场能封闭姻缘线之间的联系?

虞凰从来都不是个墨迹的人,见姻缘线被限制了作用,她也没有慌乱,很快便镇定了下来,并沉着的打量起这片陌生的世界来。

眼前的沙漠一望无际,寸草不生,远处狂风乱作,龙卷风卷起黄沙,整个世界都空无一人。站在漫天黄沙中的虞凰,就像是一只卑微的蝼蚁,毫不起眼。

虞凰盯着那漫天的黄沙看了片刻,这才迈开腿往前走。

她穿着平底战靴,牛仔紧身长裤,露脐背心外还罩着一件西装外套。沙漠炎热,虞凰很快便感到口干舌燥。

按理说,身为驭兽师的她不应该会惧怕这炎热跟寒冷才对。

这独立空间内的战场的确很古怪。

虞凰脱了西装外装,抽出匕首来,将牛仔长裤一道刺破,直接撕成了牛仔短裤。

她就这样穿着背心在沙漠中继续踽踽独行。

不知道走了多久,虞凰突然听见了一阵响动,她猛地扭头转身望向自己的身后。便见到,她身后原本平静的空间突然一阵扭动起来,下一秒,一个名女子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那是一名穿着长裙的女子,她拥有一头细长过腰的发,腰上缠着一条长鞭,脚底穿着五公分左右高的高跟鞋。

但奇怪的是,这女子的体外竟然裹着一层黄沙。

这让她看上去不像是人,更像是一个怪物。

那怪物一抬头,便注意到了虞凰的存在。

接着,怪物不动了。

虞凰看着怪物,怪物也看着她。

显然,他们都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产生了忌惮心。

突然,狂风大作,卷起千丈黄沙!

这一变故,引起那女子的警觉性,那女子猛地拔出腰间的长鞭,二话不说,举起长鞭便朝虞凰甩了过来。

那长鞭被甩出来时,长鞭的头部突然分化成9条巨蛇!

一道脆生生的女音突然响起:“九龙抬棺!”

九条巨蛇的尾巴纠缠在一起,它们的身子各自分开,并迅速将虞凰的身子紧紧地缠住。

“咔嚓!”那是虞凰肋骨被勒断的声音。

虞凰疼得眉头紧皱,她低声喊道:“玄羽!”

听到诏令,一阵红光从虞凰的眉心处钻了出来,红色灵力在天空之上迅速凝结成一只正在换毛的小山鸡。

见虞凰的兽态只是一只小山鸡,那女子嘴里发出了一声讥诮的冷笑声,虞凰听到那女子在说:“哪个小世界来的乡巴佬,兽态竟然是一只鸡!”

那女子说的明明不是圣灵大陆的语言,但虞凰却能听懂。

哼!

山鸡么?

虞凰:“玄羽!”

玄羽朝虞凰瞥了一眼,见宿主被擒,玄羽骤然动怒!“咻!”玄羽突然昂头啼叫了一声,那声音无比尖锐,听得对面女子忍不住捂住耳朵。

眼前丑陋的小山鸡的身体人突然暴涨起来,只在几个眨眼间,它便变成了一只华丽而威武的火红凤凰!

凤凰在天空中翱翔,翅膀扇动间,无数净孽凰火随之落下。

火苗落在那9条巨蛇的身上,巨蛇的蛇鳞就像是被火星点燃了的枯柴枝,在一瞬间燃烧起来!

“啊!”那女子疼得大叫,她拉了拉手中的长鞭,想要将自己的9龙兽召唤回来,可就在这时,天空上那只凤凰竟然俯冲向下,紧紧地一口咬住了其中一条巨蛇的蛇头!

“嘶~嘶!”

巨蛇疼得身子狂甩,它时而用自己的腹部去冲哪几种偏印格是大富大贵的命撞沙漠,时而摆尾。

一头蛇乱了,剩下8条蛇都跟着乱了阵脚。而虞凰也趁此机会挣脱开那些巨蛇的束缚,重新得到了自由。

“啊!!”自己的兽态正在被人吞噬,那女子疼得脸颊发白,灵魂也像是被撕碎了一样,无比痛苦。

而玄羽在吃了那条巨蛇的肉后,虞凰竟感觉到体内的灵力浓郁了许多。

虞凰心里顿时感到吃惊,这是什么肉?

吃了竟然能提升修为。

“妖女!”那女人跪在地上,她愤怒又害怕地朝虞凰骂道:“妖女!你竟然敢吃了我的九龙兽!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烛龙族的弟子!你敢吃我九龙兽,就是与整个烛龙族为敌!”

“烛龙族?”原来是烛龙族,怪不得这女人的兽态能让她提升修为。

虞凰冷哼,“什么玩意儿,没听说过!”

玄羽飞快地干掉了一条巨蛇,接着又残忍地咬住了第二头巨蛇的脑袋。

兽态被吃,那女子疼得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她声音含恨地骂道:“贱人!你是哪个世界的参赛者!你胆敢吃我的兽态,就不怕我族人报复吗!”

此时,玄羽已经吃掉了第二条蛇,又咬住了第三条蛇的蛇头。

“啊!”那女人抱住脑袋,张开喉咙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声来,“贱人!我们烛龙族可是婴灵大陆最强的势力之一!我们烛龙族的体内更是流淌着黒擎天龙族的血脉!你敢吃我!必将遭到整个烛龙族的追杀!”

黒擎天龙族的血脉?

虞凰冷笑着走到女子的身旁,她一脚踩在那女子的脸上,堵住她那张恶臭的嘴巴。“烛龙族是什么东西我没听过。你体内流淌着黒擎天龙族的血脉就很了不起吗,我体内还流淌着黒擎天龙族的子子孙孙呢!”

盛骁的子子孙孙都给了她,又哪里轮得着一个沾染了黒擎天龙血脉的九头蛇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呢?

这女人先前一出手就要置她于死地,虞凰可不会心慈手软。“你刚才说,吃了你,我会遭到整个烛龙族的追杀...”

那女人听虞凰这么说,以为虞凰是害怕了,她正要松一口气,便又听到虞凰说:“你死了,就不会有人知道你被我吃了。你说对不对?”

这话就如同是一盆冷水泼在女人的身上,顿时将她泼了个透心凉。

女人意识到虞凰是真的不惧怕她的背影,是铁了心要吃了她的兽态,她又怎么能不怕呢?

兽态被吃了,那她就会沦为一个普通人。而一个平民在烛龙族,又哪里有她的地位呢?

女人不想输掉这场比赛,但她更不想沦为普通人。一番权衡后,女人决定退赛了。“臭女人,我记住你了!你最好是祈祷我永远也不会在婴灵大陆遇见你!”

“否则,我烛瑛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那女人含恨拔掉了手腕上的求生环,下一秒,她的身体便被传送出了古战场。

喜欢退圈后她惊艳全球请大家收藏:

近三万名驭兽师像是迷你饺子,被莫宵无情地丢进了入魔洞这口大锅里。

那入魔洞深不可测,站在山巅往下看,只能看到一团浓郁的黑色雾气,谁也不知道那入魔洞的底部到底是什么。

虞凰的身子在迅速下叠。

下叠过程中,她跟盛骁自然被拆开了。

倒是冯司当初离虞凰比较近,莫宵挥手将他们推下入魔洞的时候,冯司直接像只树袋熊一样静静地挂在虞凰的身上,并在她耳旁大声地叫喊:“啊!啊!!啊!!!”

那是魔音!

他们无意识地下坠了四五秒钟,还没有抵达入魔洞的底部,这时,虞凰已经掌握住了平衡。她背后的朱雀双翼在一瞬间打开,她保持着平衡缓慢地下降。

察觉到下坠速度变慢了,冯司这才敢睁开眼睛打量四周。

他们已经跌进了黑雾中,黑雾中有着很重的水汽,那些水汽形成了小露珠的模样,呈雨滴往下坠落。

冯司一仰头,便发现头顶的黑雾将那四座山巅完全遮挡住了。

冯司呼了一口气,声音颤抖地说道:“好吓人啊。”

虞凰:“...”

虞凰面无表情地说:“松开我!”

冯司却把虞凰搂得更紧了,“别啊姐妹,我恐高,你让我靠靠。”

虞凰垂眸盯着将她身子紧

哪几种偏印格是大富大贵的命*

紧抓住的冯司,她警告冯司:“小心被我家盛教授看见了,你哪只手碰过我,他就砍了你的手。”

冯司脑海里猛地跳出盛骁的身影来。

他的确恐高,但他更怕被盛骁揍。

冯司吞了口唾沫,冲虞凰大声地吼道:“那、那你载我一程呗!”说完,不等虞凰拒绝,冯司便翻身跳到了虞凰的背上,双手死死地抱住虞凰背后的翅膀。

虞凰狂翻白眼。

这怂货!

有翅膀的精灵们纷纷张开了他们的翅膀,跟虞凰一样缓慢地下降。

而人类跟兽人也都逐渐掌握了平衡,夺回了他们对身体的操控权,纷纷调动起灵力来,缓慢地朝着入魔洞的底部落下。

他们持续下降了近一分钟才终于拔开了迷雾,看见了迷雾下方的世界。

在那黑色水雾的下面,是一片漆黑色的海洋,而黑色海水上面,竟然漂浮着无数的灰白色骸骨。其中有一具尸体显然是刚被丢弃在这里的,他们还没有完全腐烂。

一群海鸟正停留在那些暗夜精灵的身上,专心地啄着他们的腐肉。

看见这诡异阴森的一幕,驭兽师们都抿紧了唇,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舒服。

冯司趴在虞凰的背后,他看见那些暗夜精灵的尸体,忍不住悲哀地叹道:“同为精灵,这些暗夜精灵的地位还真是低贱啊。”

虞凰点了点头,“嗯。”

见那海里全都是死尸,大家都默契地停留在海面之上,不肯深入了。

这时候,谁都不肯当那只出头鸟。

这时候,盛骁也从天而降,落在了虞凰的身旁。

见到盛骁,冯司忙从虞凰背上跳了下来。他按着发软的腿,赶紧跟盛骁解释:“盛教授,你别生气,我恐高,腿软,站不稳,才拜托虞凰带我飞。”

盛骁会吃轩辕璟的醋,却不吃冯司的醋。

他心里清楚冯司跟虞凰只是朋友。

盛骁问冯司:“你家两位哥哥哪几种偏印格是大富大贵的命没来么?”

冯昀承家有四兄妹,他上头还有两个哥哥跟一个姐姐,大哥叫冯唐,二哥叫冯真,姐姐叫冯溆。

冯家四兄妹中,要数冯唐的修为最高,他与盛骁也是关系不错的朋友。

至于老二冯真就相对平庸一些。这个冯真当年刚到神域学院的时候,因积分没赚够,饿极了,便跑去盛骁的宿舍偷吃了他的零食。

因此,盛骁对冯司这位二哥的印象还很深。

这次圣灵学院公开招生,冯唐冯真都符合招生标准,他们应该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因此看见冯司独自一人,盛骁便忍不住问了一声。

冯司说:“他们也报名了,但我们还没有碰面。”冯司是跟虞凰他们一起从神域学院出发过来的,冯唐冯真则是从冯家出发的,他们还没来得及碰面。

盛骁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盛学长!”冯唐带着一名长相腼腆的男子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那男子穿着黑色西装,他戴着眼镜,气质清隽。

这就是冯真,冯司的二哥。

冯司戴眼镜是为了装逼,但冯真却是真近视,且近视高达一千度。他当初就是因为高度近视看不清东西,导致他连续三年未能通过年级考核任务,这才被学院开除学籍。

一直走到了盛骁的面前,冯真这才看清楚了盛骁的脸。

认出盛骁后,冯真的脸顿时就变得通红起来。冯真至今都无法忘记当年他偷吃了盛骁的零食,被盛骁报复的往事来。

见到盛骁,冯真就跟猫见了老鼠一样,特别老实乖巧。“盛学长,好久不见。”

冯真乖乖地跟盛骁打完招呼,便朝站在盛骁身旁的冯司说道:“想来这位姑娘就是虞君师吧,初次见面,虞君师你好,我是昀承的二哥,我在家总听昀承提起你,说你们是好朋友。”

冯真说完话,便发现身边一片寂静。

嗯?

他说错话了?

终于,站在冯真面前的冯司表情尴尬地开了口:“...哥,你认错人了,我是老四,虞凰在你右手边。”

冯真:“...”

虞凰直接被冯真给逗笑了。

这究竟是有多近视啊!

冯真一张脸更红了。

他赶紧转身朝右手边那个穿着浅咖色校服的女子道歉,“抱歉虞君师,我眼睛近视得厉害,看不清楚人,让你见笑了。”

虞凰忍着笑摆手:“没事。”

盛骁盯着冯真的眼睛看了片刻,忍不住问冯唐:“你二弟这眼睛不能动手术吗?”

“动过一次,但效果甚微,医生说我的的眼睛极有可能会失明。”冯真抿着唇笑,反过来宽慰冯唐:“不过也没关系,等我真的眼瞎了,我就去学盲人按摩。”

看得出来,冯真是个性格豁达的人。

虞凰盯着冯真那双眼睛看了看,突然说:“冯真学长,能让我看看你的眼睛吗?”

这个要求有些唐突贸然,冯真表情略显忧郁,并没有摘下眼镜。

冯唐想到虞凰净灵师的身份,他心里微动,便若有所思的跟虞凰问道:“虞君师,我弟弟的眼睛,是不是另有隐情?”

虞凰不敢把话说是,“我得仔细看看。”

冯唐便对冯真说:“二弟,把眼镜摘了。”

大哥发话了,冯真便乖乖地摘了眼镜。

虞凰走到冯真面前,她掀开冯那耷拉的眼皮,便看见冯真的眼球上面有一条黑色的小虫子在蠕动。而奇怪的是,盛骁他们竟然看不见那东西。

见状,虞凰便肯定了她的猜测。“冯真学长的眼睛,好像不是近视。”

听到虞凰的话,冯司心跳陡然加快了一些。“虞凰,我二哥的眼睛不是近视,那又是什么啊?他小时候视力很正常的,从15岁那年开始,才慢慢近视的。”

冯唐也故作镇定地问道“虞君师,你有什么发现?”

虞凰说:“冯真学长的眼睛像是被一种叫做盲虫的低级妖兽给寄生了,这种东西最喜欢寄生在人类的眼睛里,它们靠吞噬眼神经而存。”

虞凰突然召唤出念力球来。

她闭上眼睛,开始轻声的念叨净灵咒语。

当净灵咒语响起时,海色的海水开始翻滚起来,海水被卷起,在虚空中凝结成一道道亡魂的残影。注意到这场变故,站在海面上的那些驭兽师纷纷扭头朝虞凰望了过去。

精灵族跟兽人族那边,响起了一阵阵低语声——

“那就是虞凰,是人族无我帝师的女儿。”

“传说虞凰是双修师,果真不假。”

“不愧是能让盛骁倾心的女人,这虞凰的确不简单。”

盛骁听到那些议论声,默默地朝虞凰身子靠近了一些,不动声色地宣誓主权。

净灵咒语响起后,一股股精纯的念力都朝着冯真的眼睛涌了过去,念力将冯真的双眼包裹住,很快便锁定了那条躲藏在冯真眼睛内的盲虫。

念力感应到了污秽物的存在,它伸出触角,将盲虫绑住,开始一点点地蚕食对方。

盲虫的生命受到了危险,它自然是要反抗的。

而被盲虫寄生的宿主冯真则成了最痛苦煎熬的那个人,他捂着眼睛,疼得额头跟手臂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很快,那盲虫便被念力蚕食干净,渐渐地,冯真的眼睛也不疼了。

冯真缓慢地睁开双眼,便发现眼前的视线是前所未有的清晰明朗。而当他视力完全恢复后看见的第一个人便是虞凰。

面前女子的脸颊看上去只有巴掌大,鼻子挺翘的恰到好处,唇瓣微薄,唇形却像是即将展翅翱翔的羽翼。

淡粉色点缀在那唇瓣之上,更显得她美艳动人,勾人魂魄。

那双少见的凤眸更是狭长漂亮,睫毛自然卷翘,眼尾的肤色偏绯红,看人是不怒自威,含笑时却又顾盼生辉。

这可真是...

令人心动啊!

冯真心脏怦怦狂跳,直接盯着虞凰看呆了。

虞凰问冯真:“现在感觉怎么样?看得清了么?”

冯真像是没听见虞凰的话,仍在对着虞凰的脸发呆。

见状,盛骁冷哼,阴阳怪气地说:“不止看得清了,还能对着漂亮女孩看得发呆了。”

喜欢退圈后她惊艳全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