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在别人家枣树上摘枣,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他浑身怒气冲冲地走过去,提起男人就是猛地往死里打!!!

江茗柔躺在地上在一片朦朦胧胧当中,她好像看见她男人来了,她硬撑着的最后一点力气顿时就松懈了下去,她整个人昏沉沉的,直接就倒在了地上,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傅慎年连忙冲了过去直接将她抱了起来,手都止不住的颤抖。

“傅山!”

傅山推门而入:“爷。”

“给我去请最好的医生过来!”

签]“是。”

傅慎年眼睛里面一片血红,几乎是杀红了眼。

他起身,提起拳头如同雨点一般凌厉的落到了杨老板的身上,没有一丝保留,每一拳都恶狠狠地砸到了杨老板的身上。

男人整张脸上都布满了弑杀气息,阴森森的眼眸,看起来像是来自于地狱的恶魔。

傅慎年眼睛猩红的可怕,他现在只想杀了面前的这个恶心的东西!!!!

只听咔嚓一声,在伴随着一道杀出一般的惨烈的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

杨老板的双手直接被他卸了下来,男人整个身子蜷缩在地上,浑身痛的抽搐了起来,他额头上布满了汗水。

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他感觉到触目惊心。

傅慎年嘴角挂着一抹残忍嗜血的笑容,整张俊脸上阴森的可怕。

他拿起旁边的酒瓶砸在了杨老板的脑袋上,鲜血直接从他脑袋上流了出来。

整个包厢里面都充满了血腥味和残暴。

场面一度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杨老板躺在地上一阵阵的哀鸣,嘴角透出了鲜红的血。

他不断地求饶着。

“傅家主,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饶了我吧。”他痛哭流涕地大叫着求饶。

内心已经惶恐害怕到了极点。

“谁他妈给你的,胆子敢碰我的女人?”傅慎年脸上浮现出精致漂亮的笑容,那张白皙的面容逐渐的变得有一些病态和疯狂。

杨老板此时此刻已经后悔极了。

这个男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可怕。

目无王法!

他整个人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傅家主,我错了,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出现在江总面前!”

“我一定有多远跑多远。”

他浑身痛的颤抖了起来。

然而,傅慎年听到这话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

他现在特别想杀人!

“你想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杨老板看着那个危险的傅慎年拿着尖锐的水果刀,一步一步的朝着走过来,顿时就慌了!

“杀人是犯法的!”杨老板惊恐的大叫着!看着那把刀反射出傅慎年病态般漂亮的脸蛋,惊恐万状。

傅慎年眼中的杀气没有丝毫遮掩。

让人看了怵目害怕。

“杀人是犯法的!”男人惊恐的大叫着!

傅慎年低头笑了笑,白皙病态般的脸上无情的把玩着手中冰冷的匕首,冰冷的刀口贴在男人的肌肤上,他只是轻轻的往下拉,在他嘴角划了一下。

那张嘴逐渐的有了一个大口子,皮肉翻滚着。

血嘀

梦见在别人家枣树上摘枣,

嗒嘀嗒的掉在青石板上。

锐利的刀白得泛光,此时却沾染上了浓烈的血的味道。

“啊!!啊!啊!”

一道痛苦的尖叫声就猛然响破整个KTV,那极度害怕惶恐的声音,让外面的那些人都感觉到害怕。

外面走廊站了一群的人,全是刚才喝醉了的那些老板。

他们都被一群黑衣人给包围住了。

无处可逃。

为首的人是傅青和江南!

听到这声惨叫声,走廊上的人酒顿时就醒了过来。

南水涵也在其中。

她听到这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整张脸都白了起来。

傅慎年下手向来都是残忍可怕的。

六年时间他都没有出现在大众的面前,时间久的差点就要将他遗忘。

当年那个站在巅峰宛如神一般的男人。

谁知道一出现就如此的胆战心惊,鲜血淋漓。

江南嘴角勾出一抹讥讽的笑容:“活该!”

男人的嘴直接被面前的这个魔鬼活生生的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口,哧啦一下,像割猪肉一般,裂开了痕迹,狰狞可怕的伤口像条裂缝一样,蜈蚣一般带着血腥味。

他痛苦的浑身痉挛抽搐了起来,嘴上的痛苦让他连呼吸都成了问题,风跟刀子刮一样,呼呼的打在他的伤口上。

男人痛的面容扭曲惨白一片,眼泪都痛出来了。

痛到了极致,连心都跟着颤抖了起来。

他恐惧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傅慎年,带着浓浓的颤抖和害怕。

傅慎年太过善于伪装,照顾雪宝的时候,给人一种单纯无害的脸,那像在给人一种幻觉,他很好欺负一般。

可面前的这个少年就像一个魔鬼!残忍血腥又暴力。

他支支吾吾着,不停的晃脑袋,可那声音嘶哑的厉害,像破风了一样,完全让人听不出他在说什么。

他哀求着,害怕着,浑身发抖的跪在了面前这个少年跟前,忍着嘴上的剧痛浑身颤抖的向他磕着响头,乞求他的原谅。

求傅慎年给他一个机会。

那声音一下比一下磕的响,“砰砰砰”的几声,重重的撞击,很快青石板上就被他磕出了血。

“呜呜啊呜呜啊啊。”男人含糊不清的声音嘶吼着,脸上一片哀求。

他说不出话来。

可那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慌和害怕,写满了他整张慌乱的脸。

至始至终,傅慎年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他玩味勾唇,眼中带着阴冷的戾气。

“傅青!”

傅青在门口听到声音,立马推门而入:“爷。”

“把他带下去,现在我不想在这里看见他。”

否则他会忍不住杀了他!

死,对一个人来说太容易了。

生不如死才是最痛苦的。

傅慎年唇角勾出可怕残忍的笑容。

他要让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他傅慎年的女人!谁他妈敢碰一下。

他傅慎年要让他生不如死!!

“别让他死了。”他冷声道。

男人瞳孔剧烈的收缩了起来,浑身发抖,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男人彻底浑身瘫软了下去,高大的身子还止不住的发抖,他惨白着一张脸。

喜欢病娇他最乖了请大家收藏:

安容搀扶着一个男人,眼神不自觉的往那女人身上瞟了过去。

她长得真漂亮。

其余几个女人在杨老板的示意下,纷纷走出了。

她知道接下来这个漂亮的女人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杨老板想潜规则她。

可她没办法阻止。

这些大佬的世界,根本就不是她能够勾得到的。

这些人也全都不是她能招惹得起的。

安容抿唇,扶起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就走了出去。

南水涵视线似有若无的往那边看了一眼,眼里面带着一些轻蔑和一些不屑,洋洋得意。

她就不信这个女人脏了,傅慎年还会要她!

她勾唇冷笑了一声,踩着一双高跟鞋直接走了出去。

这些都是江茗柔自己咎由自取!

杨老板看着整个包厢已经空了下来,脸上顿时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这个女人长得真是他妈带劲。

长得这么漂亮,能有这么强。

真是白白的便宜了傅家的那个。

只要自己跟她有了关系,再拍一段视频,他就不信,江茗柔敢不帮他!

她敢跟自己鱼死网破!

她们女人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名誉。

然而,当她的咸猪手刚碰到江茗柔的时候,一个酒瓶顿时从天而降,直接硬生生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江茗柔满嘴都是血,眼睛猩红的可怕。

那冰冷的眼神仿佛能杀人一般。

“怎么可能?你为什么会突然醒过来?”杨老板整个人惊恐地往后退,他从内心里面都有一些怕江茗柔。

他浑身上下都不停的颤抖着。

他害怕恐惧。

江茗柔是个厉害的角色。

如果今天他们没有得逞,下场绝对会死得特别难看。

江茗柔在商场上的手段,从来都是雷厉风行,跟她作对的死对头,从来都不会有任何的好下场。

就比如傅慎年!

杨老板一想到这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跟她撕破脸皮!

反正事情已经暴露了。

反正已经逃不了了。

江茗柔左右都不会放过他。

那他还不如一起拖她下地狱!

江茗柔头昏昏沉沉的,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不清醒的状态。

她醒过来的第

梦见在别人家枣树上摘枣,

一时间就是去拿手机给江南打电话!

她浑身软弱无力。

江茗柔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中的招,她有一些喘不过气来了。

眼皮疲倦的上下打架。

她恶狠狠地拿着一把水果刀插进了自己的大腿上,那一股凶狠的样子,把杨老板整个人都给威慑住了。

他更加坚定自己的内心。

江茗柔绝对不能完整的,走出这个房间!

否则他一定会死!

江茗柔手刚摸到手机,一道黑影突然冲到她的面前,直接将她的手机打翻倒地。

地上还有很多的血。

全是江茗柔的。

她现在整个人都浑身无力,处于一种极度崩溃的状态。

只要她现在闭眼睛,可能立马就没了意识。

她好困,真的疲倦极了。

男人抓住机会直接冲着江茗柔扑了上去!

江茗柔拿起那把水果刀直接捅到了他的腹部!

杨老板简直不敢相信。

他瞪大了眼睛。

刚才明明虚弱的就要倒那个女人,居然还有力气拿刀来捅他!

他恶狠狠地推了江茗柔一下。

包厢里面传来一阵哗啦啦的声音。

江茗柔大声呼叫着,可叫出来的声音小到连她自己都听不见。

她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趴在地上,想去摸手机。

刚才那一刀已经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她现在没有再装。

她真的快要不行了。

江茗柔大腿上的血还在流,可那一点痛根本就止不住她的疲倦。

杨老板见识到这个女人的可怕之后,就不敢轻而易举地靠近她。

他走过去直接将那部手机踢得更远!

江茗柔抬眼,恶狠狠的盯着他看,那眼神就宛如来自地狱的恶鬼一般。

杨老板冷不丁地打了一个寒颤。

可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他在消耗江茗柔的体力。

“杨老板,你今天若是敢碰我一下,我出去一定杀了你全家!”江茗柔重重地喘着气,眼神红润的可怕。

杨老板听到这个话浑身都在发抖。

可他已经顾不得这些啦。

他破产之后,银行就会让他还款。

到时候没钱,一家人也是个死!

还不如把握面前的这个机会。

只要他跟江茗柔睡了,录下一段视频,拿来威胁她,她就拿自己没办法。

他不信,这女人真的不怕死。

敢把自己的身体给所有人看!

江茗柔看见他眼中的势在必得和孤注一掷,整个人心底都发凉。

妈的……

难道今天真的要阴沟里面翻船了?

傅慎年!

你他妈快来呀。

老娘真的要撑不住了。

江茗柔的大腿在不断地流血,血在她身下流了很多,可这根本就止不住江茗柔的困意。

她浑身无力,大腿处传来清晰的疼痛,她眼皮子已经开始打架了。

杨老板知道,江茗柔已经撑不了多久了。

只要她晕倒过去。

一切的事情都应该由他来主导。

终于,江茗柔整个人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

杨老板看准时机就准备扑过去。

他腹部上的伤根本就没有多大事,江茗柔中了药,力气已经减了一半。

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再晚一点江家的人可能就会发现。

他必须快速的解决这个女人!

他扑过去用衣服盖住了江茗柔的脸,这女人的脸蛋虽然漂亮,可他看见就害怕。

尤其是那双充满了阴冷气息的眼睛。

让他瑟瑟发抖。

他把手伸到江茗柔身上的时候,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一道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门口。

傅慎年来了。

门口的男人浑身都带着一股杀气,那眼神阴森可怕的仿佛要吃人一样。

杨老板整个人吓得踉跄连忙后退。

明明这么多年都没有看见这个男人。

可内心深处还是止不住,对他有一种恐惧感。

傅慎年太可怕了。

他的手段,让人触目惊心。

傅慎年一进包厢就看见他老婆浑身是血了躺在地上。

他整个人差点就要疯了。

签]他浑身怒气冲冲地走过去,提起男人就是猛地往死里打!!!

喜欢病娇他最乖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