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房秘诀翻译现代文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倒也谈不上什么问题。

说实话,白秋练原本是宫中老鱼娘的女儿,是龙宫中数一数二的美人,精通琴棋书画还有各种舞蹈。

在龙宫中追求她的精灵多了去了,可惜的是她看不上水中精灵,一直想要寻一位人族的文采俊士做相公。”

确实有着很多修成人形鱼妖狐妖兔妖蛇精等等,喜欢人族俊杰,愿意嫁给人族俊杰为妻子。

这是因为,这些人族俊杰,大多都是气运所钟的人,成就极高,性情极好,和他们在一起,不但情投意合,可以共白头,更是可以获得功德,对她们的修行有利。

“想不到,如今她得偿所愿,这是一件喜事,老龙我怎会反对?

不过,白秋练虽然是我龙宫的人,可是依旧有着一位老母还在,所谓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事情还需要请她母亲过来,听听她母亲的意思才对,道友觉得如何?”

对于鱼娘白秋练能够找到可意的心上人的事情,老龙主并没有任何阻挠,还语带祝福,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如此就太好了,上官倥在此谢过老龙主。”

上官倥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的顺利,无论怎样说,鱼娘白秋练以及她的母亲都是属于凌波湖龙宫的人。

若是老龙主在其中阻挠,就算是上官倥也是没有办法,总不能因此而和凌波湖大闹一场吧?

“宣宫女白氏如意前来!”

老龙下了旨意,很快就有着身边的蚌女带着旨意去寻白秋练的母亲白如意,白如意和白秋练一样也是龙宫中的鱼娘舞女,如今年老色衰,更是道途无望,就在龙宫中打杂,静候轮回。

此时她正在宫中一处偏殿中打扫卫生,偏殿中有着不少的和白如意类似出身的女子,大多都已经年龄颇大,道途无望,只是留在这里蹉跎岁月。

“白家妹子,你女儿已经龙宫数年,其间都没有回来过一次,会不会已经死在外面,若是那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在外已成黄土,真是太可怜。”

“那真是个不知好歹的东西,是个无耻的人,三太子都看重了她,让她做个小妾,是她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她却因此离开了龙宫,说出去寻找当年恩人,完成当年的约定,要给一个凡人,脑子估计是进水了,傻不拉几。”

“一个个的狐媚子,都不知道感恩,在龙宫长大,却是要外出寻良人,难道咱们龙宫会比外界差?”

“大妹子,也不是我们说你,你的女儿也算是白养了,三太子暗中寻找白秋练数年未果,早已经失去了耐心,说不好,那一天太子心情不好,暴怒之下会把你碎尸万段。”

“女儿大了,胳膊肘子往外拐,那里还管老娘死活,现在说不准和那个野男人在外面不知羞耻的快活呢?”

白如意一身布衣,默默的清洁着宫殿,她曾经受过道伤,气息萎靡,难以成就万象道果,寿限将至,谁也不知道会在那一天就要撒手尘寰。

大限来临之前,她只是想要见一下自己的女儿,临终一面才能瞑目。

可是她也明白,自己的女儿离开了龙宫,属于私逃,一旦归来,就会受到龙宫的惩办。

“希望她能够在外界过的好一些,安然度平生,其他我不会奢求。”

白如意低头不语,对于外界的议论充耳不闻,龙三太子仗着身份,十分骄横,更是龙性本水,已经明里暗里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妖。

自己的女儿花一样的人儿,怎会能够成为这种妖魔的小妾。

再说自己的女儿从小读书明理,向往人世间的生活;更是和一人族男子曾经订下婚约,又怎会无故反悔?

只是多年未曾见过女儿,不知道她在他乡还好吗?

“宣白氏如意前往正殿!”

一个颜色艳丽的蚌女,仙气飘飘,到了此地,眸光明媚,一眼看到了正在施法清扫殿宇的白如意,飘然到了身前。

“白家姐姐,赶快收拾一下,随我入正殿去见龙君,大喜事来了。”

蚌女随在龙主身边,自然知道白氏如意的女儿白秋练在人世间寻到了一大才为夫婿,还能够找到一位元神老祖前来凌波湖为之作仙媒,可见其地位之高,身份之尊贵。

如今的白秋练在蚌女看来,已然是麻雀飞上了枝头,攀上了高枝,不可与往日相提并论。

妻凭夫贵。

白秋练的男人的地位非凡,白秋练的地位自然也水涨船高。

“是什么喜事?我一普通宫中鱼娘,一生都在龙宫中,能够有什么喜事,大人莫非是诳我?”

白如意有些发愣,她在殿中做事,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懈怠,免得授人以柄,从来没有想过有什么喜事,也没有想过会有龙君身前侍女会对自己如此这般客气。

做梦都不敢这么想,如今却出现在眼前,如同梦幻。

不但白如意懵懂,就算是刚刚对白如意冷嘲热讽的其他人,也是噤若寒蝉,作为龙宫中的人,最是有眼色,也是最敏感,更为势利眼。

“白姐姐,可不敢这样说话,我是小小一侍女,怎敢拿谎言诳你,确确实实是大喜事来了。

正殿中龙主和一位元神老祖正在等着姐姐,姐姐千万不可耽搁,赶紧换了衣衫,千万正殿,不可丢了我凌波龙宫的颜面。”

白如意如今心中一片茫然,但是既然是喜事,向来也是好的,当即换了一件青色的衣衫,随着艳丽的蚌女,向着正殿而来。

“白氏见过龙主,见过老祖!”

到了正殿

玉房秘诀翻译现代文 最新章节,

,蚌女继续在一旁伺候,白氏如意上前给上官倥、凌波湖龙主行礼,一丝不苟,端庄大方,身上有着书卷气息。

“白氏不用多礼!~”

凌波湖龙主热情招呼,“来人,赐座!”

白氏如意心中极为忐忑,她一生大多时间都是在龙宫中度过,龙宫中等级森严,不可逾越,她从来没有在正殿中坐过。

平时也没有资格前来正殿,唯有年轻时候为群仙献舞的时刻才有资格前来正殿,舞毕就会离开,不可逗留,不然的话,会被就地打死。

“奴婢不敢!”

她心中满是激动,却是出言推辞,不知道为何自己突然会有资格入正殿入座。

“没有什么不敢,坐下就是,这一位是大周朝廷镇妖司的副司长上官倥大人,乃是元神老祖这样的尊贵人物。

这一次前来,是为了给大周朝廷中有着先斩后奏之权力的八府巡按大唐皇室遗脉五龙山修士李修远提亲,据说,这婚约是你和他的父母早已经定下,如今前来,就是为了完成婚约。”

对于这件事,老龙主也曾听闻,说是一日白氏和女儿外出游玩,渔人钓去,才被李修远所救,事后化身人形,和李修远的父母为李修远和白秋练定下婚约。

“却是有着这样的事情,只是我女儿已经离宫多年,不知行踪,音信全无。

若是真是往昔订下的婚约,老奴婢怎敢不从?”

只是眉宇间,带着丝丝的忧愁,意踌躇,似乎是有言在心难开口。

老龙主听了大喜,能够通过联姻和这样的一位朝廷重臣,后期俊秀取得联系,对凌波湖龙宫而言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事。

“如此甚好,不如就此定下吉日。”

“好好好,如此甚好,如此定下吉日,我也好回五龙山交差,然后让李道友准备彩礼,来凌波湖龙宫中迎娶白姑娘。”

上官倥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顺利,没有出现任何阻挠,可是他也注意到了白氏眉宇间的那一丝丝的忧虑和老龙主在自己初提白秋练时候的不自然。

可是如今看来,或许是自己多虑,事情办得很顺利,没有遇到任何困难。

“父王,听人说,有人前来龙宫为白秋练妹妹提亲,这怎么可以,那是我相中的女人,怎可嫁给外人?”

外面忽然有着一道声音传来,随后便听到有着许多的阻拦的声音响起,说是正殿有着贵客,让三太子不可硬闯,但是却拦不住。

就见一位年轻俊朗的男子,龙行虎步,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脸色很不好看。

白氏如意的眉玉房秘诀翻译现代文头皱了起来,好事多磨。

凌波湖老龙主的心情也变得有些不爽,影响了龙宫的声誉。

上官倥漠然不做声,此事已经定下,不可更改,但是龙三太子如此的言语,却是非常的轻浮,是一种对朝廷、对自己、对李修远的不尊重。

“敖顺,住嘴!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这孽畜怎敢正殿咆哮,惊扰了贵客,还不过来,向贵客行礼赔罪?”

看着气冲冲而来的龙三太子,老龙王气的须发飞扬,双目圆瞪,点指龙三太子,大声训斥。

“父王,白秋练是孩儿看中的女人,怎可嫁给他人,还请父王做主,让她嫁给孩儿做第十三房小妾。”

龙三太子身体修成,气息不稳,可是模样上来看也是一表人才,此时骤然跪在了凌波湖老龙主面前,且抬眼怒视上官倥。

觉得是上官倥前来坏了自己的好事,但是自己由此也可以知道白秋练的下落,定要把她抓回来,好生收拾,让她知道什么是敬畏。

“混账东西!

白秋练已经婚配,再敢如此胡言乱语,就去万龙窟中面壁五百年,不成万象,不得踏出万龙窟!”

老龙主真是气了,见龙三太子敢向上官倥龇牙咧嘴,心中就是一阵慌乱,他可不想因为这样的一件事得罪了大周的镇妖司,得罪了大周女帝。

大周女帝可是据他所知的世上唯一金丹高人,镇压天下,莫敢不从,若是惹怒了她,挥手之间,可以让凌波湖龙宫灰飞烟灭。

“来人,把这孽障带下去,好生看管,再让他出来胡言乱语,就把你们抽筋扒皮。”

直接有龙宫卫士上前,抓住龙三太子,就带他离开。

龙三太子身体中气息沸腾,张口还要说话,就被老龙主施法,直接禁言。

这是凌波湖龙宫的家事,上官倥也是为了做媒而来,自然也是不愿意因为这样的事情和凌波湖龙宫闹得太不愉快,就冷眼去看,没有做声。

若是放在平时,有这样的小妖精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早就已经一巴掌下去让他魂飞魄散了。

元神面前,一个小小的炼气士,蝼蚁一样的人物,谁给他的胆子敢如此无礼?

真是娇生惯养惯了,作死都不带这么作的,早晚会给凌波湖龙宫带来天大的危害。

“逆子无状,都是被我宠溺坏了,冲撞了道友,还请道友海涵。”

老龙主感觉脸上无光,但是也无可奈何,毕竟是自己的血脉,难以痛下杀手。

“没事,小孩子嘛,谁还没有个青春热血的冲动岁月,只是惯子如杀子,身为龙宫太子,将来会执掌一方水域,若是继续如此下去,早晚会有祸事发生,到时候悔之晚矣。”

以后李修远和凌波湖也算是亲家,出于善意,上官倥提了一句,但没有继续多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除非这位龙三太子经历天大的事情,否则养成的性格难以逆转。

微微摇了摇头,不再提这件事,但是心中还是有着一丝丝的忧虑,希望李修远和白秋练的婚事,不要因此出现什么变故。

“道友一片忠言,老龙我铭感五内,定会严加管教。”

定好了吉日,上官倥就没有继续在凌波湖龙宫中多做逗留,而是即刻辞别了老龙王、白氏老妇,回转五龙山。

出了凌波龙宫,上官倥出现在乌篷船上,此时天色将亮,莹莹星光倒映在水中,银辉灿烂。

法力一震,乌篷船悠悠回转,到了岸边,取了押金,上官倥催动身法,恍如一道白烟离开凌波湖。

“龙主,不好了,三太子偷偷离开了万龙窟,如今不知去向~”

守卫万龙窟的虾兵神色匆匆的来报,跪在水中,心里一片恐慌,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难辞其咎。

“什么?

那孽障,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凌波湖龙主震怒不已,他自然清楚自己的这个逆子是为了什么逃离了万龙窟。

为了区区一个鱼娘,居然做下这样的事情,简直是不可饶恕。

“还不赶紧派人去追,若是这逆子做出了什么祸事,你们都不要活了,直接自刎就是。”

凌波湖老龙主直接下令,让龙宫中的精怪离开凌波湖寻找龙三太子的踪迹。

旭日东升,其道大光,温暖的阳光从山地林间的缝隙中照在了大地上,行人匆匆,车如流水马如龙,都在为着生计四处奔波。

其中一个面目俊朗的青年,出现在一条官道上面,随后便见天地间风起云涌,雷霆咆哮,滚滚闪电瞬息间震天动地,瓢泼大雨轰然落下,如同九天银河落了下来倒灌人间一般。

“不好,忘了收敛气息,引动了天象,惹来父王就不好了。”

青年念动口诀,收敛了气息,一身威严敛去,如同人族一普通的青年,可是高贵的气质难以遮掩,惹得附近的大姑娘小媳妇纷纷侧目观看。

只是每当青年转头去看的时候,这些大姑娘小媳妇却是含羞带怯,或执扇生风半遮面,或是低头却把青梅嗅,脸色绯红,美丽的有些惊心动魄。

“哼,白秋练是本太子相中的女人,乃是本太子的禁脔,谁敢染指,本太子弄死他!

往昔婚约,本太子也听说过,那人乃是一凡人,就算是科考高中,有了功名,又能有多少寿算?

将来百年一到,双腿一蹬,难道就留白秋练一个人晚年凄凄惨惨戚戚不成?”

喜欢武周仙缘请大家收藏:

青皮、鬼脸、三股叉,脖颈处带着一圈人头骷髅穿成的人骨项链,人骨放着乌光,脚下泛着清波,站在浪头,对着乌篷船上的道人说着。

“哪里来的野道人,深更半夜还在凌波湖中流连忘返,小心被水鬼凶妖一口吞了,无端的失了性命。”

上官倥盘膝坐在船头,清风吹来,水波荡漾,自身的气息散发出来,荡漾开去,如同一座小山一样直接压在了巡水夜叉身上,使得它的额头一阵青筋暴跳。

巡水夜叉直接矮了半头,多半个身子没入水中,手中的三股叉赶紧收了起来,只是身体的四周却是翻波涌浪,一个个虾兵出现,都目带敬畏的看着船头上吃酒迎风,微微抬头挺胸的仰望苍茫长空的中年道人。

“仙长,恕罪,恕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上官倥自身的气势释放了一丝丝之后随即收了回去,巡水夜叉忙站在水波之上,对着上官倥低头弯腰赔罪。

他是凌波湖的巡水夜叉,自身的修为不低,更为难得的是见识过许多道行高深的修行之辈,刚刚那一瞬间,就已经

玉房秘诀翻译现代文 最新章节,

心中判断出来眼前的道人应是一尊足以雄霸一方的元神境界的老祖。

这样的强者,和凌波湖龙宫的老龙主修为境界相同,根本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巡水夜叉所能够招惹的起的。

[标签:p标签玉房秘诀翻译现代文]一旦招惹了,凌波湖龙主怕是会直接一掌击杀自己来向道人赔罪,毕竟没有什么修行者愿意无缘无故的招惹一位元神境界的老祖。

“无妨,以后遇到其他生灵,也应该客气一点,不然的话,以后万一遇到脾气不好的,说不准就被人直接杀了。

你是凌波湖的什么人?老龙主现在是不是在水晶宫中纳福?”

“禀告仙长,小的现在是凌波湖新任的巡水夜叉李亮,奉命日夜巡视八百里凌波湖,镇压妖邪,救扶落水的百姓。

龙主他老人家,如今正在宫中,不知仙长的仙乡何处,寻我家龙主何事,是否需要我前往通秉一下?”

上官倥这一次前来是为了给五龙山的李修远做仙媒,自然不会惹事。

脸上挂着一缕清爽的笑容,“原来是李亮夜叉,这一次我是来寻老龙主的,你就告诉龙主是我上官倥来了,想必他是知道我的。”

上官倥!

大名鼎鼎的镇妖司的镇妖师!

天下闻名!

几乎是天下所有的妖魔鬼怪,仙宗、佛门都有所知道。

“你是上官仙师?镇妖司的仙师?”

巡水夜叉李亮战战兢兢,附近的虾兵蟹将,也是畏缩不敢向前。

镇妖司代表朝廷镇压天下妖魔、仙佛、神道,主持人道正统,受到国运加持,法力无边,神通广大,任何修行者都不敢轻撄其锋芒。

遇到之后,大多都是躲避三舍,生怕被镇妖司的镇妖师盯上。

一般被镇妖司的镇妖师盯上,几乎是没有任何好事。

“你要是没有理解错的话,说的应该就是我。”

上官倥点了点头,他也知道镇妖司的人在天下的名声,“你放心就是,并不是凌波湖的水妖犯了什么过错,我这一次来,是有天大的喜事和老龙主相商,你去通秉就是,莫要多言。”

“原来是喜事啊,好好好,仙长稍等,我这就前往宫中请示龙主他老人家。”

巡水夜叉李亮笑着,刚要分水推波,就听得一阵洪亮的笑声传来,“自己张嘴三十下,这是镇妖司的上官道友,你怎能让他在这里等我。

上官道友来了,直接就可以进我的湖底龙宫啊。”

水中一片清光闪耀,一位老者身穿蟒袍,脚踏云靴,自凌波湖水底分波而来,满脸笑容,声音洪亮,出了水波之后,朝着乌篷船上的上官倥稽首。

上官倥忙回礼,“见过老龙主!”

“客气,客气,走,随我进入我的湖底龙宫看看,有什么事情,咱们边吃边聊。”

“敢不从命!”

一指巡水夜叉李亮,又道,“这位巡水夜叉也是安于本分,恪尽职守,还请龙主莫要因此惩办了他。”

“既然道友替这孽障说清,就饶了他这一遭,再有下次,数罪并罚,毁了他的道骨,让它重回原形。”

凌波湖龙主瞥了巡水夜叉李亮一眼,“没眼力劲的东西,道友替你说话,还不上请谢过上官道友。”

巡水夜叉李亮忙上前,朝着上官倥躬身下拜,“小的谢过上官仙长!”

“不要客气。”

过多的话,上官倥也没有说,而是随着凌波湖龙主分开水路,向着湖底龙宫而来。

湖水深幽,足足有着三百余米深,随着不断下潜,水中越发的黑暗,可也随之有着不少的明珠光芒从水底深处照耀过来。

片刻后到了凌波湖龙宫,老龙主招呼着上官倥入座,随后便招呼着蚌女等等前来起舞,又有着水中女妖,端着不少的美味佳肴奉上。

一时间,其乐融融,管曲激荡,丝竹乱耳,玉笛响彻龙宫大宴上。

歌舞升平。

待盛宴散去,一切重归于平静。

凌波湖龙主、上官倥安然坐了下来,龙主才开口说着,“上官道友贵为镇妖司的主事人,日理万机,怎会有暇到我这个小小的凌波湖龙宫来了?

有什么事情,你只需要差个人过来说一下,我凌波湖龙宫定然是会配合朝廷把事情做好的。”

上官倥笑了笑,“老龙主,现在魔道邪人兴风作浪,祸害四方,许多无辜众生惨遭迫害,老龙主深明大义,守护一方百姓的平安,功德无量,朝廷都看在眼里,众生也都会铭记心中的。

对于老龙主的所作所为,我也是深感敬佩。”

“我这一次来,是为了替一位道友前来做仙媒的,乃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凌波湖老龙主道,“能够被道友称为道友的,定然是一位俊才,不知道是哪位道友,看上了我凌波湖龙宫的哪位精灵,倒是这位精灵的好福分啊。”

上官倥道,“是五龙山修行者李修远,他看重的是凌波湖龙宫的鱼娘,闺名是白秋练。”

“白秋练?怎么是他?”

凌波湖老龙主脸色微微一变。

“有什么问题吗?”

上官倥感到有着什么出乎他的意料的事情会发生。

喜欢武周仙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