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出天子会天下必乱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唐昊揉揉鼓鼓囊囊的胸口,里边儿放两个印信,确实让人不舒服,他同情的对段和说:“确实是一个大麻烦啊,以前我岭南水师的印信,就给犬子拿去在猪屁股上盖章。”

“结果滚河里找不到了,小弟被娘娘骂的好惨,在大日头底下整整站了俩时辰,惨不忍睹啊。”

段和吃惊的看着唐昊说:“你把印信拿给你家娃当玩具?”

“是啊,娘娘重新给我发了一个,估计你也一样,大不了回京被陛下臭骂一顿,最多打两板子,一个破印章,丢了就丢了,算不得大事。”

段和苦笑,道:“玄甲军与岭南水师不同啊。这是陛下亲自建立的,怀化大将军印就是我军指挥这支大军的依仗,五蠹司马只给了我两天的时间去找,虽然陛下还不至于砍我的脑袋,但段家的脸面,这次就被我丢尽了,哥哥我自杀的心思都有。”

“回去找找,锅台边儿,水缸后头到处找找,说不定就找到了。如果你找不到,就交给小弟我去找,保证会找到的,多大点儿事儿。至于寻死觅活的。”唐昊大大咧咧地挥挥手。

段和的眼睛猛地亮了,抱拳道:“哥哥,我实在是没办法可想了,就请兄弟帮哥哥一下,感激不尽啊,以后有用到哥哥的地方尽管开口,俺老段欠你个人情儿。”

“小事情至于那么郑重其事吗?你要是把上一次揍我岭南水师的那五十个老兵送给小弟。保证你万事无忧。”

段和猛的勒住了马缰,恶狠狠的唐昊说:“莫非这件事儿是你做的?”

“少冤枉人,昨儿我还在梅岭古道欣赏美景呢,问你要人,就是觉得那五十个老兵跟着你太亏了,那么好的身手,却整天吃糠咽菜,时间久了,谁还给你效命?”

这一番话,把段和的脸色说的阴晴不定,他的任务就是盯紧唐昊在岭南的一举一动,自然知道唐昊的行程。

事实上,唐昊从岭南出来他就知道了,昨日唐昊确实在梅岭,这个没什么好怀疑的,可是他怎么敢打这样的保票,就一定能找回印信?

玄甲兵的打印可是在重重护卫之下,段和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够在玄甲军营里边儿来去自如,他一直以为是内鬼。

现在府邸里的丫鬟

广西出天子会天下必乱 无删减全文,

仆役正在一个个儿的经受五蠹司马的盘问,就连他的小妾都不例外。

“一言为定,只要你们找到印信,我立刻准许那五十个老兵卸甲,至于他们能不能为你所用,我不打这个包票。”段和咬着牙答应了唐昊的条件。

“没打算让你逼他们,你只要让他们落户在唐家庄子就成,成与不成,那是我们家的事情,与你无关。”

“你打算怎么找?从哪里找?我这就给你安排。”段和还是十分的怀疑。

此时的唐昊把话说完,就从怀里掏出怀化大将军印给段和递了过去。

而就在同时,金竹先生在楼兰人的墓区里挖出了好多的死人,其中有一具女尸的面容,居然栩栩如生,穿着华贵的裘袍,静静的躺在一整节儿胡杨木挖出来的棺木内,面容安详。

金竹先生拿着小刷子,轻轻的扫落了那具女尸脸上的灰尘,端详了片刻,对狄仁杰说:“这具尸体已经埋在这里至少两千年了,居然能够保存的如此完美,确实罕见。”

而后先生又说:“这是先民,不可不敬。来人将棺木重新定好,掩埋好,我等对先民当存敬畏之心,而后祭祀。”

他的两个弟子走上前来,看着躺在棺木里的女尸,问金竹先生:“先生,我们在这里挖出来的尸体广西出天子会天下必乱,不下十具,为何只有这么一具,能够保存得如此完整?”

金竹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说:“这里边需要的条件很多,但老夫认为最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福荫。”

金柱先生在这里忙碌,一大队骑兵却在另外的一面儿山坡上忙碌。作为这个世界上最具有破坏力的一群人,拆开坟墓上的木头,对他们来讲都不是难事儿。

他们干的非常顺手,波浪一般的连续不停,这是军伍上拆除敌人工事的标准手法,快速而有效。

狄仁杰没有想到太阳墓会是如此的庞大,居然占据了整个山坡,拆下来的胡杨木料已经堆得像山一样,这才不过揭去了两层而已。据四喜说,这样的木料层至少还有五层才会看到主墓室。

看到面前堆积如山的木料,狄仁杰皱起了眉头,这些人为了建造墓室,居然砍伐了如此多的胡杨树。楼兰如今成了一片破败之地,说不定就与他们随便砍伐胡杨林有关。

楼兰人志在自取灭亡啊,就算是没有这次的失踪事件,他们一样会被沙子埋掉。

喜欢我可以爆修为请大家收藏:

“甭听你师父瞎掰,他在家里享福,整天跟刘芳先生饮酒喝茶,把你轰

广西出天子会天下必乱 无删减全文,

出去,风餐露宿。狗屁的朝饮东海水,东海水是咸的,多喝两口会死人,赶紧下来,以后就跟着我,不要听你那师傅的话了。”

唐昊站在屋檐下冲小苗喊道:“他就是嫌你在身边儿跟着烦,这些日子吃了苦头吧?大闺女儿就应该坐着马车,不应该坐房梁上,下来吧,马上就要找婆家嫁人了,到现在嫁衣还没着落吧?东奔西跑的哪有时间绣花。”

人影一闪,一个灰头土脸的小丫头就出现在唐昊面前,头发乱蓬蓬的,身上绿裙子也脏兮兮的,手里拿着一个鸡腿儿,瘪着嘴就要哭。

唐昊拿出手帕。帮着小苗儿擦脸,越擦小苗儿脸上的泪水就越多。

这孩子吃鱼练武,习性儿还是小姑娘习性儿,一个人在大唐漫游了一年多,吃了不少苦。如今,她在梅岭古道里见到了唐家人,亲近感大增。

可又担心唐昊不理睬自己,这才躲在房梁上偷看,在听到唐昊絮絮叨叨的关爱,哪里还忍得住眼泪,一流出来就成了一条河。

有眼色儿的吴通在小苗儿的面前铺开了一张很大的油布,李婉清给准备的吃食一样样的放在了油布上,甭小瞧她,这小姑娘娇小的身子却能吃下这么多的东西。

家将们没一个笑话的,反而说小苗儿吃的没有在家里的时候多。小苗儿吃饱了,羞涩的朝唐昊笑了一下,就蹿上了房梁。

小姑娘从上面拿下了一个不大的包裹放在他面前,这时候吴通已经把洗澡水烧好了,倒进一个大木盆,就给小苗儿端到偏殿里去了,大声喊着小苗,快去洗洗,在外面帮着小苗把风。

小苗拿着换洗的衣服,蹦蹦跳跳的就去了偏殿洗澡。唐昊疑惑的打开小苗给他的包裹,他也想看看小苗到底收集了什么宝贝,一颗烂珠子,七八枚银币。

一只鎏金的步摇还是铜的,一个难看的布娃娃,一看就是小丫儿出品,一个古意盎然的玉扳指,还有一枚怀化大将军印。

等等,将军印?唐昊赶紧从怀里出掏自己的怀化将军印,两相对比之后,发现自己的比人家的少了一个狴犴的兽头,把大印翻过来一看,上面写着“怀化大将军段”。

姓段的怀化大将军,除了段和。还能有谁?怪不得今天大榆关城门紧闭,原来是将军的印丢了,这就有趣儿了,段和就在大榆关,怪不得城头看不见他的旗子,原来是没了大印,哈哈,小苗儿真是一个好孩子。

吴通凑到唐昊身边儿,见将军不断的玩儿一方印信,就问到:“爷,这不像是您的印信啊,多了一个兽头。”

唐昊把那方印信端在手上,斜着眼睛对吴通说:“当然不是将军我的,是段和的,一个把自个儿命根子都丢掉的怀化大将军,还真是少见,吴通啊,你觉得咱们明天进城问段和要点儿什么好呢?想好,一般的东西咱们可看不上。”

吴通撇着嘴不屑的说:“段家是出了名儿的抠门儿,他家可以,而且段老公爷的俸禄都救济了自己的部下,自己吃糠咽菜广西出天子会天下必乱的,长安城谁不知道?不过将军他家的老兵可是出了名的厉害,上一回演武,咱家就被人家打得很惨。”

“老赖在家里休养了半个月才能起身儿,就这,老赖还说人家留了手,要不咱家问他要几户老兵过来,他家的负担太重,咱家帮把手儿,安抚几户老兵也是该的。”

唐昊点点头道:“确实如此,眼看着勇士的日子过的凄惶,将军我也看不下去,能帮把手就帮把手,同袍之谊还是应该有的,到时候多要几户,给段家节省一点儿钱。”

话说那段家的石狮子上面都长草了。次日清晨阳光满地,唐昊洗漱过后,掀开蒸笼,拿了两个肉包子,端了一碗稀粥,坐在石头上开吃。

家将护卫也走了过来,排着队拿着自己的食物。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过来,大胡子段和眼睛都是红的。

远远儿的段和就抱着拳头大笑着说:“段某失礼啦,昨晚就该请唐兄进城,无奈玄甲兵军纪森严,日落关门,这道军纪段某是万万不敢破坏的,还请唐兄海涵。”

唐昊挠着头皮对段和说:“小弟在长安就算是纨绔了些,也不至于让段兄你如临大敌吧?你防备着岭南,没错儿,防小弟是个怎么个意思?我现在就要去北庭,难道你就要把玄甲军安置到安西不成?”

段和张了张嘴儿,尴尬的说:“与你无关,余兄昨日不慎将印信丢了,现在正在找,将城池都翻了个遍,还是不见踪影。”

喜欢我可以爆修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