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屎掉头上有什么预兆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汾阳郡王府内,李轩正背生冷汗,心胆颤栗。

此时他已将江含韵接入了门,正准备拜父母,拜天地,外面就传来了李四海的声音。

“六道司伏魔校尉罗烟,为新人大婚贺,赠礼金三万两纹银,喜幛一件,贺联一对,喜轴一对,上品法器一件,奇珍三件,玉器三对,龙须面一担——”

“天师府少天师张云柔,为新人大婚贺,赠礼金三万两纹银,喜幛一件,贺联一对,喜轴一对,上品法器一件——”

这罗烟与薛云柔二女迟迟未至,可在江含韵入门之后,却都齐齐登门道贺。加上之前就已到来的敖疏影,乐芊芊,与冷雨柔等人,与李轩关系亲近的几个女孩都已齐至汾阳王府。

也只有监国长公主虞红裳,不适合出现在这场合,只让人送了礼物过来。

罗烟她们其实也没做什么,只是正常的送礼,可李轩总算是体会到那些渣男,在婚礼现场遭遇‘前女友们’的感觉了。

他这边还不是前任,全都是现任。

拜堂的时候,李轩感觉到几个女孩的视线,就像是刀扎针刺一样插在他身后。

她们的神色其实也不是很生气,也没有想过要将李轩这个混账当场宰掉,以敬天下渣男什么的。

不过都目光复杂,含着或多或少的幽怨,不甘与艳羡等等。

可这也让李轩如坐针毡,心内发虚。

幸运的是,直到他与江含韵拜完天地,拜完高堂,夫妻交拜之后,都没出什么漏子。

江含韵虽然在婚前的时候各种纠结害怕不情愿,可在婚礼的时候,却很配合。礼官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柔柔弱弱的小媳妇似的。

李轩把含韵送回主院婚房,再出来的时候就面色微松,心神大定。

这拜过高堂之后,就是大礼已成,接下来就问题不大了。即便再有什么突发事情,也影响不了大局。

接下来是给客人们敬酒,李轩如今贵为郡王,又是朝中事实上的首席辅政大臣,他的婚礼,自然是高朋满座,冠盖如云。

几乎满朝的文武官员都来了,六品以下都没法进府,只能安排在附近的酒楼里面。

留于府中的这些人都是不能怠慢的,幸在李轩已是天下有数的武道达人,横练霸体已至‘金刚不坏’境界的大高手,凡世的酒水千杯不醉。

不过李轩才敬了几座,李四海就给他带来一个坏消息。。

“殿下!老奴有负殿下使命,没能将她们分开。”李四海擦着额前的冷汗,面色发白:“罗校尉她们几人都聚在听涛水榭了。”

李轩不禁一愣,手中的酒杯都颤了颤:“怎么会这样?不是让你把她们的席位,安排得远一点吗?”

他原本的筹划,是将几个女孩分而制之。

分开之后,就不会出现矛盾了,没有矛盾,就没有翻船的可能。

“是薛少天师要与罗校尉说了几句话之后,不知怎的就要斗酒,然后其她几位也想看热闹,就一起聚在了听涛水榭。”

李四海嘴里暗暗发苦,心想这几个女孩想要做什么,他哪里能拦得住?

她们要么是李轩的相好,要么是李轩的红颜知己。还一个个修为豪横,武道高明,随手一拍就能让他与李大陆吃不了兜着走。

没看诚意伯夫妇,都得客客气气的供着么?

李轩当即深深一个呼吸,他知道这怪不得李四海,自己这个时候也绝不能慌。

他细细存思,心想以罗烟的性情,即便对自己不满,也绝不会在自己与江含韵的婚宴上闹事;薛云柔就更是体面人,也不会让自己的表姐没脸。

所以二女仅仅只是斗酒而已,打起来的可能不大。

李轩心神再定,神色从容:“既然是斗酒,暂时应该无恙,你可以让厨房那边给她们上最好的女儿红。然后私下传话给水德元君,让她帮我看着点,一旦有事,可以立刻示警。”

女儿红是黄酒,是一种低度数的酒,酒精含量与啤酒差不多。

这种酒虽然好喝爽口,可喝得再多都不会醉。人家武松喝了十八碗黄酒,还能有力气打死老虎,就是缘由于此。

可李轩接下来,还是加快了敬酒的速度。惹得与宴的客人都纷纷嘲笑,说新郎官是迫不及待想要洞房了。

此时李轩不知的是,就在汾阳王府的北面,长乐公主府的一间阁楼屋顶,虞红裳正以灵视之术遥空看着他。

“殿下!”

陪同虞红裳出宫的,是司礼监的掌印太监钱隆,他一脸的无奈:“要不要我与郡王说一说,让他过来与你说话?”

“不需要!”虞红裳想着刚才,李轩与江含韵夫妻交拜的那一幕,眼神不由微微一黯,她摇了摇头:“我只是来看一看,稍后就走。”

钱隆能猜到什么缘故,他心中暗叹:“那公主殿下还是换个地方,此处正是风口,对小孩不好。”

虞红裳看了怀中的小虞祐巃一眼,就微一颔首。

其实有她的真元护持,这里的风再大也伤不了虞祐巃分毫,可虞红裳已是兴致阑珊,意兴索然。

她本已有了回宫之意,可接下来却神色一动,发现了汾阳王府后院,听涛水榭方向的异常。

虞红裳当即迈步:“我们去那边看看。”

这汾阳王府的四面都开了口子,王府后院围墙与长公主府的围墙是开了一条大门的。

所以虞红裳走入汾阳王府的时候畅通无阻,不过就在她往听涛水榭方向走的时候,却发现听天獒,也是步履蹒跚的向水榭那边走过去。

可它像是喝醉了酒,又好像是在极力压抑克制着什么,前进了五步。又倒退四步半,半天时间才走上半步。

虞红裳遥空闻到了一股酒味,就摇了摇头,没去理会这只醉狗。

而当她来到听涛水榭的时候,就听里面薛云柔的声音道:“这一杯酒敬你我!为他魂牵梦萦,费尽思量,百转千回,最终却如梦里南轲,梦幻泡影。”

虞红裳听到这句,顿时泪满盈眶。

心想可不就是这样吗?

她爱李轩至深,可此时此刻,她除了怀里的孩子一无所有。

※※※※

当李轩将所有酒席都走过一遍,匆匆赶至听涛水榭的时候,却是心情复杂鸟屎掉头上有什么预兆

让他心绪暗松的是,这里最终没发生什么,可让他头疼的是,这几个女孩都喝疯了!

不过罗烟与薛云柔在斗酒,虞红裳,敖疏影,乐芊芊也在旁边闷闷的喝着酒,一口就是一大壶,旁边木桶的酒缸已经空了一百多个,厨房那边已经在告急,说是库存不多。

也就只有冷雨柔好一点,她今日难得的没把时间花在机关器械上,而是神态悠然的喝着酒,一边观赏着湖景。

李轩看了之后,又是心疼又是愧疚。

他知道缘由在己,是自己对不住她们。

可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得化解眼前的修罗场,将危险排除于未发之际。

李轩眼珠一转,就有了主意:“前阵子华山玉泉院那边不是送来了三十罐白云仙酿么?都拿出来。”

华山玉泉院是全真道脉的圣地,也就是江湖所说的华山派。

沂王起兵之后,华山玉泉院就在西安的眼皮底下。所以这次朝廷号令各大道脉派遣弟子从军讨贼时,唯有华山玉泉院没有奉令。

不过他们也没有从贼,只是将自己的典籍,储藏与弟子都散归于山林之间,对于西安的沂王叛军不抵抗,不从贼,不合作。然后很鸡贼的往朝中权贵奉上重礼,表示了恭顺之意。

这些白云仙酿,就是华山玉泉院送给李轩的,据说是世间酒力最劲的仙酿。即便是强如天位,也最多十瓶的酒量。且喝了之后,也不会损伤身体。

李轩的想法,是陪着这几个女孩喝

鸟屎掉头上有什么预兆免费阅读*

。他自恃自己的横练霸体金刚不坏,准备将这几个女孩都灌倒再说。

李轩第一个挑选的对象,就是乐芊芊。

他想柿子先挑软的捏,乐芊芊一看就是好欺负的。不但修为最弱,且平时也不怎么喝酒。

可他与乐芊芊连喝了七瓶,乐芊芊一点事都没有,李轩反倒意识有点恍惚起来。

李轩按捺不住了,他万分诧异:“芊芊你的酒量居然这么好?七瓶白云仙酿都不醉?”

这种感觉就像是打游戏。原本想把血量留给BOSS的,却把半管血耗在小兵上。

“我酒量很差的。”乐芊芊很奇怪的看着他:“不过我刚才用了后土降神,喝酒的不是我,是后土娘娘,是她在用我的身体喝酒。”

李轩顿时气得浑身乱颤:“那芊芊你怎么不早说?还有,喝个酒而已,你也要用降神术请人代喝?简直,简直——”

他想了半天,实在说不出合适的形容词,最终只能无奈道:“简直岂有此理!这是不讲武德,这是对酒的侮辱。”

乐芊芊则嘟起了嘴,感觉委屈:“你又没问我。”

她也只是心中愁绪满腔,黯然神伤,想要喝一壶体会借酒浇愁的滋味而已,又不是真想喝醉。

李轩已经放弃了乐芊芊,而就在诸女当中梭巡,准备去拣第二个软柿子的时候,却发现听天獒晃晃悠悠的走进来。

喜欢妖女哪里逃请大家收藏:

当仇千秋念动灵言的时候,在场的四人眼神都是一阵错愕惊奇。

只因‘太上弥罗至真玄黄大帝’的神名,他们从没有听说过。

“可笑!”

郭京的唇角微扬,现出了讥讽不屑之意。

他猜测仇千秋是求助于某个邪神淫祀,堂堂的六道司伏魔总管,朱雀堂尊,在临死之前居然也会向邪魔求助?

也真够荒唐的。

紫微宫主‘问是非’则是目光冰冷,那辉煌剑光继续破开仇千秋身前那一重重浑厚罡元,势如破竹的斩裂着仇千秋那已达至‘金刚不坏’阶位的横练霸体。

他不管仇千秋是在向哪个邪神求助,此人都必须被诛灭于此!除此之外,再不可能有第二个结果。

可当仇千秋身后虚空破开,那些锁链伴随着无穷的凶厉之气,如黑色潮水一样的冲涌落下,四个人的气息都猛然一窒。

他们眼中现出的嘲讽与戏谑,也都被冻结在瞳孔深处。

“神将?”

郭京吃了一惊,他凝神看着那些黑色锁链中的两团辉煌神光,还有神光中的两个伟岸身影。

虽然这二人的气息无比凶厉,无比狂暴,像一只凶魂恶鬼更多于像一位‘神明’。

可那轰凌而至的无边神力,强横武意,却是无可置疑的‘大天位’,是真正的‘神将’层次。

可此时的郭京,却生出了极其荒谬的感觉。

自从‘秦皇封天’之后,还能残留于世的神明,就只有城隍山神与水神灶神之属。

近万年来,即便是那些帝君级的神明,也难以将他们的力量渗入现世。

何况是将其麾下的‘神将’,直接降临凡尘?

——这世间的‘天隙’已经严重到了这个地步了吗?以至于这两位神将,能够以他们的完全体降临于此境!

那‘太上弥罗至真玄黄大帝’,又是哪一号神明?或是哪位远古大神新建的神号?

郭京没有闲暇再想下去,让他心惊的是,伴随那两道狂暴灵机而至的极天法准!

——坚韧!锁铐!封印!锋锐!斩杀!死亡!

除了坚韧之外,整整五种极天之力,遥空凌加于郭京之身。

这并非是源自于那两名降临的‘神将’,而是来自于他们掌控下的两件残破神器。

可哪怕是残破的神器,哪怕使用者对这两件神器的驾驭不是很娴熟,其神威也远远凌驾于这世间任何伪神器之上!

郭京甚至毫无反应的余地,就被那些黑色的锁链牢牢的捆住,然后那段断裂的铡刀刀片,就以流光一样的速度,朝着他的躯体飞斩而至。

郭京的瞳孔先是一阵收束,然后又猛地怒张,面容扭曲,嗔怒非常:“妄想!极天之战,可不是法准的数量多就有用!你们想要杀我,简直痴人说梦!”

郭京的整

鸟屎掉头上有什么预兆免费阅读*

个人蓦然‘扭曲’,将自己的躯体,身周的锁链,还有附近一千丈内的空间,甚至是凌加于他身体与神念的五种极天之法,都‘扭曲’得不成模样。

然后他整个人爆散开来,散出无数的血粉,飞射向了四面八方。

这正是郭京的极天之法‘扭曲’与‘分散’,这两种法则虽不是很强大,却能让他做到近乎不死不灭。

昔日即便是金阙天宫也拿他无可奈何,只能将他的绝大部分躯体与元神都封印于极寒之地,以极致的严寒封印他的极天法准。。

可与此同时,那些黑色锁链也同时分散,分裂成了千万条细小的锁链,它们遵循着‘锁铐’与‘封印’的法准,抓捕着郭京爆开的所有血肉,将之一一铐锁,封印!

那断裂的铡刀刀片,则以犀利无匹之势,斩杀着郭京的一切裂体!

也就在郭京与两大神将激战之际,仇千秋屈指一弹,击打在斩至他身前的辉煌剑光上,发出‘锵’一声的金属重鸣。

紫微宫主问是非斩来的百丈剑芒,辉煌武意,无量星光,都在瞬间暗灭,飞剑本身也被击飞至千丈之外。

于此同时,仇千秋抬手一挥。

他身后的绝灭之力凝结,无休无止的裂变聚变着,散出无穷光热。赫然轰出了数以十计的绝灭神光,将玄武宫主归北海斩来的刀光轰成粉碎,那随刀而至的无匹寒意,则被绝灭神光裹挟的无穷光热在顷刻间扫荡一空。

此时仇千秋的绝灭武意,也无穷无尽的爆发开来,遮掩覆盖着这一整片虚空,汪洋自恣,拿云攫石,蟠天际地。

他没有特意对那位金阙天宫的天位女修‘李炼仙’出手,可李炼仙轰过去的无数青色风刃,都在顷刻间碎灭倒卷。

这些割裂天地的风刀,还没能接近到仇千秋二十丈内,都崩灭开来。

李炼仙的脸色不由微微发白,同是小天位的境界,二人间的战斗力差距却如同天堑,判若云泥。

[鸟屎掉头上有什么预兆标签:p标签]问是非的呼吸也为之一窒,瞳孔中现出了些许悸意。

金阙天宫耳目众多,消息灵通异常。

许久前就有人与他说起过,现在的仇千秋,就是十三年前的朱明月。其威其势,在入小天位境界的那一刻起,就已登凌至小天位境界的极境。

问是非一点都不怀疑那些情报机构的说辞,只因这位朱雀堂尊在十数年前就已名扬西北。

仇千秋是六道司在西方的擎天巨柱,他的‘大绝灭掌’与‘童子横练’,在天位之下所向无敌。

那时大小司命都有着将仇千秋招入天宫,作为‘司命’备选的意愿。

所以当他释放郭京之后,第一个选择的目标,就是‘仇千秋’。

李轩的身边已经有了一个‘中流居士’,有了一个‘江云旗’,不能再有第三个未来可与大司命抗衡的存在。

而今日问是非亲身感受仇千秋的武意威势,就知此人距离极天之法,确已极度接近!

又因‘大绝灭掌’这门功法之故,他的杀伤力,只会超越十三年前的朱明月之上!

“仇某在朱雀堂故作空虚,示敌以弱,就是为了诱敌。可我没想到,那些潜伏于南直隶的妖魔我没钓出来,反倒是钓出来金阙天宫。可笑,如果不是小轩到南京走一趟,本座今日怕是真的难有幸理——”

仇千秋一声自嘲的同时,眉眼间现出无穷寒意,无垠杀机!他的一身气势,一身绝灭武意,则是在不断的拔升。

他悬挂于身侧的‘朱雀印’,则现出了赤红光华,一只翼展达数百丈的朱雀蓦然显化于仇千秋身后,发出了滔天赤火。

“走!”

玄武宫主归北海知道仇千秋正在蓄势——待其蓄势完成之刻,此地的三人都将生机渺茫。

今日围杀之谋已经遭遇惨败。已经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他直接一个闪烁,借助周围水气之力,遁空飞移到了这片虚空之外,直接从仇千秋的眼前脱离,潜往附近的河流。

其余的二人,动作之速也不在归北海之下。

李炼仙逃离的时间,甚至还在问是非之前。她知道自己是三人当中最弱的一位,一旦仇千秋蓄势出手,她一定会道消身亡。

可接下来,她却望见一只朱雀之影环绕赤红色的手掌,蓦然穿透重重虚空,还有一重重力可隔绝虚空的风壁,轰击在她的胸膛上。

李炼仙整个人七窍溢血,然后整个人就化作一团强光。

那绝灭之力让她周身裂变,最终爆出了一团轰然巨响,以及一个巨大的蘑菇云团。无量的罡风气浪横扫山野,那些无穷光热与辐射则被仇千秋吸聚了过去,被他凝入第二掌大绝灭,遥空轰向了玄武宫主归北海。

归北海的瞳孔收缩,现出了几分绝望之意。

他穷尽了体内的天位真元,所有的寒息武意,操御驾驭着天地间的无穷寒力,怒斩于仇千秋的赤红大手上。

可这足可封冻二百里山河的寒刀,却被那大绝灭掌瞬间融灭。

然后归北海整个人都开始汽化蒸发,他虽然没想有像李炼仙那样,被当成灭绝裂变的材料。可仇千秋掌势裹挟的无穷光热,还是燃灭了归北海的所有生机。

接下来,仇千秋又一掌轰向了‘紫微宫主’问是非。

这一掌印出,直接穿梭四十里虚空,与问是非的‘北极星辰剑’轰撞。

后者顿时口溢鲜血,浑身燃火。

可他的人还是化作一道星光,接触诸天星辰之力,逃遁向了更远处。

仇千秋也知自己斩杀不了此人,也就没有再追击。

他的遁速与此人不相上下,追上去的希望十分渺茫,能将之重创已经很不错了。

仇千秋不屑的一声轻哼,转而回望身后。

那天市宫主郭京也已逃离,监刑神将伏友德与天刑神将兰御,都纷纷收束起了手中的神器。

二人朝着仇千秋微一颔首,神躯就化作点点星光,陆续散离。

仇千秋则颇觉可惜,这两位神将一是掌握神器的时间太短,还未完全炼化;二是那神器本身,也伤损到了根本。

否则这两大神将,足以比肩真正的‘极天’。

哪怕那妖道郭京能为通天,今日也休想从此处全身而退。

仇千秋随后又摇着头,走到那片‘天隙’之前。

他从重伤昏迷的王守一怀中,招出了一件赤红色,有着‘大秦廷尉’字样的印玺,然后一掌施加于那天隙之上。

也就在这刻,仇千秋忽然心生感应,以灵视之法,看向了‘天隙’之外。

他望见了无数双眼睛在外面睁开,向他注目过来。

其中的每一双,都含着无穷的威严,无穷的伟力,以至于仇千秋周身上下的骨骼,都一阵‘咔嚓嚓’的声响。

他的一身血肉,此刻竟也开始失控。那强达‘金刚不坏’,甚至上攀‘不死不灭’的金身霸体,这刻竟有了异变之势。

仇千秋身躯停滞了片刻,然后就把手猛地一拍,将这‘天隙’强行封闭。

喜欢妖女哪里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