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菲被肉莲 天涯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以前李节经过太津去登州,一般都不会在太津停留,而是马上就上船出海,毕竟太津距离登州也不是很远,坐几个时辰的船也就到了,就算是累了也可以在船上休息。

不过这次为了照顾两个孩子,李节却特意的太津停留了两天,这两天他也带着两人在太津转了转,给他们讲了一下太津的发展历史。

说起来北京和太津都是十分年轻的城市,北京的前身是元朝的大都,后来改为北平,现在又成为大明

王菲被肉莲 天涯 全文阅读

的京城,也不过才一百多年的时间,相比之下,太津更加年轻,就是这几年才新建的城市。

所以相比北京城,太津这边的一切都是新的,城市的边缘也在不断的向外扩张,各种居住点与作坊也陆续建造起来,全国各地的人都喜欢跑来这里定居。

也正是这些各地而来的居民,也为太津带来了各种各样的文化与习俗,包括饮食也在这里交融,并且慢慢的形成自己独特的城市文化。

所以两个小家伙在太津这里也是大开眼界,甚至还第一次见到南洋、西亚等地来的海商,引得两人也是大呼小叫,因为这些海商一般是不允许进京的,只能在港口城市中活动。

两天之后,李节这才带着两个孩子来到码头,然后登上早已经准备好的蒸汽船,这也是两人第一次坐船,所以刚开始也是激动的要命,上了船就没有片刻的安静,几乎把船舱内外全都跑了个遍,连蒸汽机舱都跑进去,还自己往火炉里加了几铲子煤。

直到船只开动之后,两个孩子这才安静下来,毕竟对于从小在陆地上长大的他们来说,坐船其实是件很有挑战性的事,特别是上船之后脚下虚浮,让人很没有安全感,所以他们也都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

趁着两个孩子安静的机会,李节也抓住机会,给他们讲解了一下船只浮在海上的物理原理,以及船舶的发展历史等等,这些东西如果放在课堂上讲,肯定会显得十分枯燥,但结合实际来讲的话,就显得有趣多了,两个孩子也听的津津有味。

“父亲,现在最快的船就是咱们乘坐的这种蒸汽船吗?”李重贺听完李节的讲述后提出一个问题道。

“不错,蒸汽船舍弃了风力,使用蒸汽船做为动力,速度比蒸汽船快上数倍甚至是十数倍,以前坐船要一个月才能到达的地方,现在只需要几天就能到了。”李节笑着回答道。

“那蒸汽船这么厉害,为什么外面还有那么多的风帆船?”朱文圻这时指着窗外海面上的风帆船问道,刚才李节给他们讲课时,曾经拿外面的风帆船举例子,让他们更直接的了解到什么叫做风帆船。

“风帆船之所以没有被彻底取代,其实是有两方面的原因,第一就是蒸汽船出现的时间还短,虽然许多人都想用蒸汽船,但蒸汽船作坊却生产不过来,所以他们有钱也买不到。”、

李节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接着又道:“至于第二方面的原因,则是因为蒸汽船还有一些缺点,比如蒸汽船需要烧煤做为动力,也需要大量的淡水,如果煤和水用光了,又没有坟补充的话,那蒸汽船可就动不了,所以有些长途航行,又补给不便的地方,就需要使用风帆船了。”

“我想到一个好办法,咱们把蒸汽船上也装上风帆,不就可以把两种船的优点都发挥出来了吗?”朱文圻这时再次兴奋的道。

不得不说,朱文圻还是很聪明的,这个想法也的确很有道理,不过李节却还是摇了摇头道:“你的想法虽好,但却有很大的问题。”

“为什么?”朱文圻不解。

“其实在最初蒸汽船出现时,也的确有人想到过这种办法,但后来却还是舍弃了,原因很复杂,如果我们用人来做比喻的话,就是一个人即想学文又想练武,王菲被肉莲 天涯但它的精力是有限的,结果最后就算是文武兼修,但却文不成、武不就,两方面的水平都不高,反而还不如专心于一门,这样日后才能有更高的成就。”李节再次解释道。

风帆蒸汽船在原来的历史上出现过,但很快就被淘汰了,因为这种船需要兼顾蒸汽船和风帆船的特点,结果反而搞的四不像,蒸汽船要安放蒸汽机,就要对船体做很大的改变,偏偏桅杆的位置也十分重要,结果两边的设计冲突很大,强行搞到一起,最后都只会让船只变得更加平庸。

李重贺和朱文圻听不懂太多造船上的专业名词,但李节用人来做对比,也让他们立刻理解了,毕竟贪多嚼不烂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只是没想到用在造船上也是如此。

快要中午了,李节看到不远处有渔船打渔,于是就吩咐人上前,向渔船买了不少的海货,现在的渤海湾可不是后世的渤海,这里还没有太大的污染,各种海货也十分丰富,甚至有时还能看到鲸鱼出没。

刚打上来的海鲜,哪怕是用盐水煮一下也好吃,更何况船上本来就有专门的厨子,等到厨子将这些海鲜处理好做成一盘盘美味的菜肴后,两个小家伙也吃的十分开心,虽然在太津他们也吃了几顿海鲜,但还是觉得在海上吃起来更香。

因为不急着赶路,所以航速也不快,直到傍晚时分,李节他们的船才抵达登州,而他们的船刚来到登州港外,就有一条船迎了上来,李节也一眼看到了船头的朱有炖。

朱有炖早在之前就来到登州,而且他还带了不少的人,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朱橚给他留的手下,另外还有朱允熥给他分配的一些人手,他们来到登州接受各种训练,其中最主要的就是操作蒸汽船,毕竟这是他们去往大洋洲的主要交通工具。

“大哥!”朱有炖见到李节也十分高兴的叫道。

没等李节回答,李重贺就冲出来对朱有炖兴奋的高喊道,之前朱有炖住在李节家里,李重贺与他相处的也很好,毕竟笛儿可是重贺唯一的姑母,对他当然是极为疼爱。

喜欢我要做驸马请大家收藏:

书院、车站、银行等等地方,都成为了李节教导两个孩子的场所,仅仅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几乎把整个京城转了一遍。

在求真书院中,朱文圻与李重贺两人感受到大明最为尖端的技术进展,而在车站,则让他们见识到人生百态,银行做为大明最重要的财政机构,更让他们明白财政对国家的重要性,同时也让他们知道平时花的钱是从哪来的?

两个孩子通过这段时间的学习,也有了不少的变化,其中变化最大的当然还是朱文圻,相比于出宫前的懵懂无知,现在他不但增长了见识,而且也体会到了百姓们的不易,这种同情心的培养,对于一个帝王来说也尤其重要。

这天下午,李节把上完课的朱文圻送回宫里,他自己则来见朱允熥,向他禀报了一下亲王出海的事宜,之前湘王朱柏已经在天竺站稳了脚根,其它亲王也在相继的安排出海,比如代王、简王两人前段时间也刚去了南洋。

禀报完正事后,李节又犹豫了一下这才再次开口道:“陛下,过两天我准备要去登州一趟,代王他们出海后,登州那边也有不少的事情需要我去亲自处理,另外有炖也在登州,我也想去看看他的情况。”

“有炖训练的怎么样了,给他调过去的人他用的可还顺手?”听到李节提到朱有炖,朱允熥也立刻问题。

“前几天他写信回来,说是一切顺利,不过他是个报喜不报忧的人,而且又长于内陆,以前都没怎么坐过船,所以笛儿也十分担心他。”李节无奈的解释道。

“这倒也是,姐夫你去了如果发现他有什么困难,就直接帮他解决了,有炖这小子表面随和,但其实骨子里倔强的很。”有允熥闻言也点头道。

不过就在朱允熥的话音刚落,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当即再次道:“那姐夫你这一走,文圻的教育就又要暂停了,到时这小子肯定又要和朕抱怨了。”

李节听到朱允熥的话却犹豫了一下,随后这才开口道:“陛下,我其实是想把文圻和重贺一起带到登州的,毕竟这段时间我已经带他们把京城转遍了,虽然京城繁华,但如果只是在京城里的话,他们依然见不到大明地方上的情况。”

听到李节要把朱文圻带到登州去,朱允熥也愣了一下,因为当初就算是李节教导他的时候,他也只能在京城内活动,根本出不了京城,直到后来迁都的时候,他才第一次出京。

要知道当时朱允熥还只是皇孙,连他都不能出京城,更别说现在朱文圻已经是太子了,这要是出京后发生什么意外的话,那可是要动摇国本来。

“姐夫,这会不会有些冒险,你忘了当初咱们在天津遇刺的事了吗?”朱允熥犹豫了好久终于还是开口道,当初他和李节在天津遇刺,如果不是李节推开他的话,恐怕受伤的人就是他了。

“那件事我当然记得,但也不能因噎废食,更何况陛下也应该知道,大明的未来在于海上,身为大明的储君,怎么能连大海都没有见过呢?”李节却是坚持自己的看法道。

朱允熥听到李节的话也再次深思起来,他想到当初自己第一次乘船出海时,也的确给了自己极大的震撼,没有亲眼见过大海的人,绝对无法想像出大海的辽阔,这点他是深有体会的。

“陛下,前段时间你不也亲自乘船出海去了南京吗,连陛下都可以出海,更何况是太子?而且太子正处于人生中最重要的成长阶段,增长一些见闻对他来说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李节看到朱允熥有些意动,于是再次趁热打铁道。

这下朱允熥也终于被说动,于是点头答应道:“好吧,那就让文圻陪你一起去,早点见识一下海上的风浪,到时姐夫你也多给他讲解一下海上的情况,让他万不可因短视而失去了海洋的先机。”

“陛下放心,我早有准备!”看到朱允熥同意,李节也终于松了口气笑道。

几天之后,做好准备的李节也终于带着朱文圻与李重贺两个孩子离开了京城,当然随行也带了大量的人员保护,另外朱允熥还封锁了朱文圻出京的消息,尽量将影响降到最低。

相比于李节和朱允熥这些思想复杂的大人,朱文圻和李重贺这两个孩子却根本没想那么多,他们只知道自己终于有机会离开京城了,要知道连李重贺都没有离开过京城,更别说朱文圻了。

所以在得知自己要出京的那时起,两个孩子就陷入到一种亢奋之中,每天都要问李节八百遍哪天要走,李节也是烦不胜烦,现在终于要离京了。

朱文圻也终于坐上了他心心念的火车,结果到了车上他刚安静一会,立马就拉着朱重贺在车厢里跑来跑去,虽然之前他已经上过还没有造好的火车,但依然对火车充满了好奇。

最后直到火车开动起来后,朱文圻他们两个这才安静王菲被肉莲 天涯下来,两人一人把着一个窗子,静静的打量着窗外一晃而过的景色,也多亏了前两个月的教导,才让朱文圻增长了不少的见识,否则他肯定会窗外的景色问东问西。

等火车到了天津地界时,两人也再次兴奋起来,毕竟除了北京城外,他们还没有见过其它的城市,而且天津距离北京又近,他们只闻其名不见其城,心中也早就向往已久。

相比于北京的庄严肃穆,天津这边的城建要轻松随意许多,虽然这里最初是驻兵的地方,但随着港口的兴盛,这里已经变成一座商业城市,各地商人都愿意来这里开作坊定居。

甚至还有商人开始违背老朱定下的规矩,私下里穿着绫罗绸缎,对此朝廷也是睁一眼闭一眼,毕竟老朱当初制定的一些规矩的确不太合时宜,所以只要没有人检举,也不会有人去追究。

喜欢我要做驸马请

王菲被肉莲 天涯 全文阅读

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