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正月初二,晨。

曹操身边只剩下李典乐进,还有一个郭嘉,全军灰头土脸地茫然往东跑,也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是哪里。

剩下的武将,不是战死就是投降。文官集团,则是被留在了谯县县城里,被汉军全部俘虏了。曹军崩溃后,谯县当然是一天都没能坚守,直接被汉军顺势夺了。

四十六万大军,是不可能被一天之内彻底歼灭的,最多其中有

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 小说全文、

二十多万新兵壮丁会成建制投降。

而嫡系的精锐老兵,总能有趁着友军数以万计投敌拖延时间的空档,渡过并不算宽阔的涡水,逃到东岸。

只不过,逃出来的终究是零头,而且也无处可去。

四十六万人,至少有四十万人在昨天丢了,死伤十余万,投降二十余万。

死伤的那些人里,至少有一大半不是被打死的。就是溃逃时太乱了,想投降而不可得,被逼进涡水自相践踏淹死的。涡水都被堵塞了很久。

曹操必须为这十几万人的死负责,要不是他和郭嘉非要背水结阵、引诱刘备来这个预设战场打最后一战。

如果能换个战场,曹军肯定会崩溃得更快,但不用死那么多人,也不会有那么高的淹死比例,最多就是逃散了。

最后跟着曹操渡过涡水的,只有可怜的六七万人,几乎都是当年跟袁绍打第一次官渡之战前、就已经从军的老兵,才会跟到这一步。

但即使如此,大部分人过了河之后,也只是各自渐渐逃散,不太想跟着曹操一起走,因为看不到希望。

仅仅往东迷茫地撤了一个县的距离,曹军就又散了三分之二,士兵们都想逃回兖州青州老家、乖乖务农。

最后,四十六万大军,只剩下两万人,都是最心腹最嫡系的,还在跟着曹操走,而且几乎都是骑兵了。

“此处是何地了?”曹军走得实在困顿,体力耗竭,就在一个小县镇附近停下,休息吃喝。曹操也忍不住询问郭嘉、李典等人。

李典是隔壁山阳郡人,对附近地理最熟悉,稍稍观察了一下,禀报曹操:“丞相,这里应该是谯县的邻县鄼县。前面这个镇子是费镇,您应该记得的。”

“费镇?”曹操下意识一愣。

费镇他当然知道,是谯县邻县的一个镇子。他的祖父、当年的大宦官曹腾,就因为在决策拥立先帝(桓帝)的事儿中立了功,被封为费亭侯。

没办法,谁让谯县周边几个县,是曹家的老巢呢,曹家势力三代盘根错节,走到哪儿都能看到些故旧遗迹。

曹操连宦官祖父封侯的封地都不认得,也实在不应该,真是完全打败仗打昏了头了。

“那就先在费镇歇息几个时辰吧,一夜奔走,人困马乏。”曹操吩咐之后,两万骑兵就地驻扎下来。镇子里的房子当然不够住,那就直接露天歇息。

郭嘉等曹操吃了一些干粮,喘过了气,才忧心忡忡地问道:

“丞相,大军尽散,为今之计,如之奈何?丞相可有打算,也好让属下等有个盼头,知道要如何努力。”

确实是太惨了,连郭嘉都不知道曹操继续活下去,想干什么?难道还指望逃回兖州,用最后的两州之地负隅顽抗?

这不可能啊,兵都打光了,就两万骑兵能干什么?后方还有不到十万的新兵、地方卫戍部队,但那些人也不可能为曹家死战了。

昨夜行军途中逃散的四万步兵,虽然是老兵,但好不容易逃掉,也不会重新聚拢为曹操送死。

曹操也看出了郭嘉的迷茫,屏退左右,整理了一下思路,给他推心置腹地说:“孤知道自己无法活着走出谯郡了,事已至此,没必要拉更多人一起死。

奉孝,你若是能北逃回沛郡,转回兖州,可以关照子修,让他以最后青、兖十万驻军,全师投降刘备。

刘备肯饶他一死也好,实在饶不了,也无可奈何。孤深知刘备忌惮孤,他也知孤多疑、颇有才干,曾居高位,不可能容孤活在世上的。所以前几日那些战斗,孤不后悔。

孤清楚,就算半个月前听了文若的话,直接投降乞和,孤也活不了。没赌赢,就认死,也努力过了。但子修不一样,他的手上沾染鲜血不多,劣迹也不多。

哪怕我军已大半溃散,但只要他投降,还献出海外之地。刘备褫夺其官职、让他安然活下去,问题不大。主要是子修的才能和威望完全不可能复叛,没有威胁。

刘备要宣扬信义、招降纳叛,显示他‘不搞秦始皇那种首义者赏、末降者杀的把戏’,正需要这样的例子来凸显他的守信。”

郭嘉听曹操这么坦白,已经确定曹操是萌生了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死志,或者说清楚认识到了自知必死的现状。郭嘉不好直接接话,礼貌地停顿了一会儿,才慎重地追问:

“那丞相您现在带我们继续东逃,是为了……”

曹操这时候反而彻底想开了,豁达一笑:“你是想问孤为什么不立刻自尽对吧、到底在拖延什么,这没什么不好意思问的。

孤也就跟你直说了,孤并不怕死,时机到了,自然会自尽,不会再连累身边的将士幕僚。孤只是败得太彻底太突然,念头没有准备,需要几天时间冷静交代遗言、思索部署后事。

所以,一会儿吃完饭歇息够,孤自会继续领兵东逃,或一两日、或两三日,想明白了,交代后事的信使都确认派出去了。真被敌军再围追堵截,自会让将士们投降的,走到哪算哪吧。”

曹操并不是打算多苟活多久,这方面没有明确目标。

他只是还在懵逼,有些事情不想明白就不甘心,需要对自己的人生有个整理。

他也不想被俘,然后在被处决之前、关在牢狱里渐渐想清楚这一切。

所以,那就当是生命在于运动呗。

一边随遇而安往东逃跑,一边在跑步骑马中思考,想到啥就派信使部署,自然而然迎来最后时刻,不也很符合诗人气质么?

曹军在鄼县费镇歇息了两个时辰,后面有探马来报,

说发现汉军彻底肃清了谯县,也确认了曹操没有死在谯县乱军之中,而是往东突围了,所以汉军派出了马超带领轻骑兵,继续轻装高速往东追击。

当然,汉军似乎也知道曹操放弃了大部队后,剩下的都是骑兵为主,行军速度很快,所以汉军的步兵主力就全部留在谯县了,不会再白跑一趟。

从谯县追来的,只有马超一路人马。即使如此,也不是曹操能抵挡的。

同时,南侧也有曹军溃兵来报,说今天清晨,涡水下游城父县附近的曹军守军,刚刚被汉丞相李素的四万多部队击溃了。

李素应该是刚刚赶到城父时,就得到消息,说前一天曹军主力在谯县涡水边被击溃了,曹操只带了少量亲兵逃亡。

所以,李素终于放弃了继续沿着涡水去谯县跟刘备会师,而是直接在城父弃船登岸、在涡水北岸登陆,陆路径直往北穿插、搜索截击曹操。

李素倒是以步兵为主,而且也没什么猛将,但曹操现在真是没胃口继续去杀李素了。

李素那么谨慎,就算曹操打赢了又如何?还不是被李素突围逃回涡水的斗舰上,曹军没战船,李素肯定立于不死之地。

曹操便命令两万骑兵立刻上马,继续往东逃。

不管最后选什么路线,眼前的逃跑方向是很唯一的——要从鄼县继续往东,先到谯郡最东北端的相县。

然后在相县,才能再决定究竟是转折往北翻越芒砀山到小沛。还是继续往东,从相县切换到睢水流域,走河谷平地,顺流而下到下邳郡的下相。

从鄼县到相县,曹军又走了一天,背后的马超越追越近,距离从一开始的七十里缩短到五十里、三十里。

南边的李素倒是行动迟缓,因为是步兵嘛,没法缩短跟曹军之间的距离。但李素显然是跟马超取得了联络了,能及时知晓曹操的动向。

所以李素一直封堵着曹操南去的出路,虽然无法亲自追上曹操,至少能逼曹操的走位。

这一天多赶路的时间里,曹操心中倒是渐渐灵台空明,愈发想明白了后事。也写了不少遗嘱,都是骑在马背上写的,很是潦草,想到啥就写啥,随时派快马信使送出去。

抵达相县之后,曹操一边稍作休息,一边赶写最后几份交代后事的私信,一边派出斥候,看看最后往哪儿跑。

结果,就因为又过了这一天多,他听说翻越芒砀山往北的路,估计也没戏了——

兖州中部诸郡的曹军,都听说了曹操兵败,愈发军无战心。赵云已经在两天前从清河郡派遣铁骑渡过黄河,短短两天就凿穿整个济阴郡。

虽然,曹操翻越芒砀山后,要去的是沛郡而非济阴郡。但爬山很慢,怎么也得两三天的时间吧?而且曹军剩下的人都是骑兵为主,翻越芒砀山就要放弃一部分战马。

赵云现在还没有进入沛郡,但等曹操从芒砀山里爬出来的时候,估计就会被赵云堵个正着了。

而且都快死了,为什么不死得有尊严点?还放弃战马被杀在山沟里?

全军要行进得堂堂正正一点,不爬山不弃马了!那就继续一路向东!沿着睢水去下相!走河谷平原地带!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曹操也是知兵之人,对于李素的推进方略和意图,他当然可以轻易理解。

很显然,李素是接到了刘备的集结全部机动部队、北上增援谯郡战场的命令,所以大举出动了。

只是李素身边缺乏猛将,周泰已经被他派去泗水,甘宁则提前被拉来支援刘备,所以李素选择了最稳妥的推进办法,全军坐战船走水路进攻,沿着涡水往西北方向打。(典韦还在李素身边,但那个不算统兵名将,只是个人武艺超群,可以保卫李素的旗舰)

毕竟谯郡境内之前有曹军五六十万,李素才四到五万人,他也怕走陆路北上,还没猛将的话,容易被曹军掉过头来各个击破。

以李素的谨慎和苟,当然是追求用最稳的、不败之地的战法来支援中路主战场。

涡水是一条中小型河流,宽度和吃水当然远小于淮河,所以五牙战舰和楼船估计是开不进来的。

根据曹军信使的回报,曹操得知己方最后侦测到的李素军推进所用战船,最大也只是斗舰。

但即使是斗舰,放在涡水流域内,曹军的民用小船也完全不是对手。李素这是摆明了要稳扎稳打,把扬州汉军的战船和水军优势发挥到极致,根本不跟你上岸打陆战。

曹操分析了南路的威胁后,让属下弄来一张地图,在地图上估算作业:

“李素这是不顾后路粮道,也不想肃清涡水两岸较远的县城,就沿着涡水穿凿,来支援刘备了。如此一来,他至少每天能推进一个县城的距离。

在这谯郡境内,从龙亢到城父,水路不停下攻城的话,三天就够,城父再到谯县,也就一天。所以,四天之后,李素就能截断谯县附近的涡水。

到时候我军要是在正面战场再最终被刘备打败,那就是连涡水都撤不过去了,谯县就会是孤的葬身之地……”

说完这几句话,曹操绝望地瞑目不语了,只剩下几声长叹。

旁边陪他一起分析地图的郭嘉,也是已经计穷。

尽管如此,郭嘉毕竟受曹操礼遇那么多年,哪怕明知没有可用的计谋,他依然要提供建议:

“丞相,敌军来得比我们预期的还要快,毕竟他们已经可以绕过坚城,只带行粮就能推进。谯郡南部各县,纵然还有守军,无法出城断河拦截李素,他就是想来便来。

如此局面,不如想想怎么打个时间差,就装作因为我军害怕被李素绕后切断涡水,所以不得不提前撤军到谯县。

昨天刘备不肯追出防线,今天也不肯主动进攻我们,无非是觉得我们还有军心战意,他不想多浪费人命罢了。

可真要是到了我军全军后撤,真心出于惧怕被李素断后而不得不撤,刘备还能忍得住么?甚至,我军就退到谯县,再摆出要在谯县渡过涡水,继续往东北方睢水流域后撤的姿态。

刘备不可能忍得住不追的!而他只要来追,就得放弃预设阵地。我军就背靠涡水,在谯县城外背水结阵,跟刘备最后死战一场!这次我们守,刘备攻!置之死地而后生!”

曹操迷茫地抬起眼睛,认真看了郭嘉许久,似乎不认识地拍拍郭嘉肩膀:“奉孝,以你之智,竟也出如此拙计了。韩信背水结阵,不是靠背水之兵胜赵人的,关键是靠偷袭井陉大营。

我们现在全师在此,退无可退,进又没有攻敌之所必救的要地可以夺取,真打起来,唯一的机会就是中军直扑刘备,杀了刘备,除此再无敌人非救不可的要害。

而刘备甚至可以临阵后撤,只要他自己不死,汉军怎么都稳得住。我军新兵那么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多,背水结阵确实可以让士卒无路可逃,但他们不会乱中请降么?”

郭嘉也是叹了口气:“属下受丞相厚恩,多年信任重用,已无以为报,如今,确实没有别的计谋了。刘备的工兵之利,远超我军想象,除非我军置之死地而后生,否则根本勾引不出来,最后就是被白白耗死。”

曹操长叹一阵:“你所言也不差,孤确实没得选了。传令,今日再试探佯攻刘备防线一日,虚则实之嘛,不可让刘备看出我们今夜会连夜后撤到谯县的企图。然后,入夜后就赶紧退兵。

明天,在谯县涡水边,假装要分批渡河,孤不信刘备连半渡而击这种良机都能忍得住!”

“喏!”属下众将很快领命前去执行。

当天白天的战事,着实乏善可陈,曹操继续组织了几波试探性攻势,但都是死伤比例极惨,根本突破不了汉军的防线。

但总的损失绝对数倒是不高,就只是交换比夸张。刘备也没多想,他身边的谋士也觉得曹操这只是不甘心,所以在换着法儿试探。

众谋士当中,唯有法正察觉出了异常,觉得曹操这是可能要连夜撤退,所以撤退前假装继续进攻,麻痹汉军。

但除了法正之外,其他谋士包括鲁肃在内,都是持重为主,觉得这又是曹操的诱敌诡计,不能信,宁可错失战机也不能追。

刘备便采纳了鲁肃的说法,当夜没有安排劫营,也没有让骑兵部队做好随时追击准备,而是让大部分部队都好好睡觉。

这不能说鲁肃错,毕竟随时随地准备追的话,确实有可能中曹操诱敌之计,有些事情时不能从结果逆推来论对错的。只要没开天眼,凭现有证据确实无法推算曹操真意。

诱敌和不诱敌都是五五开,鲁肃的谨慎本身没有错。

次日是除夕,一大早汉军再次派出斥候到曹营前试探时,才发现大批曹军主力都已经撤走了,虽然曹军太多,还是有零零散散的鱼腩杂牌没来得及走,但并不影响大局。

“被曹操实则虚之了!曹贼肯定是听说后方涡水或者睢水沿岸、侧翼后路被丞相或者诸葛丞相威胁了!就不知道是哪一路得手了!”

法正立刻判断出了这一情况,并且上报刘备,鲁肃等人也深以为然。

这也不能怪汉军的情报传递比曹操慢,毕竟曹操是内线防御作战,谯郡全境都是曹操控制为主。

李素突破了当涂、突破了龙亢,也没法直接让报捷信使穿过敌占区给刘备送信,得绕路。

所以汉军其他路的战报,比曹军晚两三天送到刘备手上都是正常的,信使已经尽力了。

因此刘备直到这一刻,也是不知道先得手的究竟是李素还是诸葛亮。反正肯定是曹操后方水道要害又出问题了呗。

分析出情况后,法正力劝刘备:

“陛下,追吧!曹操已经连遭两天重挫,第一日士卒死伤数万!第二天也有一两万!说不定还有无数曹兵在这两夜里冻死冻伤失去战斗力。

曹军现在可战之兵估计五十万都不到了!加上曹军后撤肯定会有大量新兵壮丁趁机逃散,这个数字就能再打点折扣,或许也就四十五六万。

这几天里,我军折损战力不到两万,曹军下降超过十万。剩下二十四万精兵追四十五万残敌,可以追了!而且追到涡水岸边,曹操要是真想跑,肯定会留下一个被我们半渡而击的破绽!”

(注:法正说汉军还有二十四万生力战兵,不是说死伤了两万人,还包括冻伤临时失去战斗力的。)

刘备看向鲁肃,鲁肃也承认了法正大部分的分析,但指出一点:曹军也有可能还是在勾引,到了谯县也没有准备渡涡水,就背水一战、死战到底!

刘备权衡之后,觉得这次可以追,曹操大

刚刚和狗卡在一起了 小说全文、

败、折损十万、军中还听说侧翼有汉军援军随时会断他后路,军心怎么可能还维持得住?

曹操一退,立刻咬上去追,彻底结束战斗是很有希望的。

刘备只要自己别轻易上就行。让马超黄忠带骑兵突击,关羽带中军主力一线指挥就是。

当天上午,汉军立刻开始行军追击,骑兵更是先行试图咬住曹军后阵,在运动战中不断消耗曹军。

一个白天的厮杀行军,曹军至少又被切割追击歼灭了两三万之多,战场才从鹿邑前移到了谯县。

谯县,曹操的故乡。他估计也从没想到,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场大决战,会在自己的故乡打响。从鹿邑一路退却、且战且退,打到谯县,绵延七八十里的战场。

除夕夜,汉军在距离涡水岸边二十里外的地方,先暂时扎营休整,不过没有再浪费人力挖掘临时防御工事。毕竟除夕夜嘛,让士兵再施工也太不人道了。

而且次日的进攻,应该是汉军主攻,去围歼背靠涡水的曹军主力的。曹操既然以自陷死地为代价来勾引刘备有胆子进攻,刘备当然不能不给这个面子了,刘备会如约扮演攻击方的角色的,防御工事也就完全没有价值了。

老天爷似乎也比较给面子,前几天的大雪,在除夕之前一天居然停了,双方士卒继续冻死冻伤的速度,也陡然下降。

这一夜的扎营立帐难度和施工量也就大减,似乎老天爷也要让大家过个安生年。

大年初一一早,汉军略微恢复了精力之后,走完了逼向涡水沿岸的最后十几里路。整顿完队形之后,汉军就在关羽的统一指挥下,稳扎稳打、列阵推进,对曹军发动了全线总攻。

曹军也没有怯战,被要求跟汉军对冲。考虑到背后是涡水,是河流,哪怕新兵也不可能逃,要么打要么死要么最后投降。

同时,因为又拖了两天,其实南线从寿春、当涂沿涡水而来的李素,那四五万水军,也已经抵达了涡阳,再有一天就能到城父,两天就能到谯县。曹操事实上也是没别的选择。

最后的猛烈血战很快爆发开来,因为双方都是对攻,所以汉军也没有工事。

但汉军的神臂弩和其他强弩毕竟是绝对优势,所以汉军的推进看起来就很稳,一点都不急,是缓步前进、后排有序轮番上前放箭。

近战交手之前,曹军就被矢如雨下射得惨不忍睹,所以不得不用急躁轻浮的冲锋阵型,去迎击缓缓推进、阵脚整齐的汉军。

一排排凌乱驳杂的曹兵,如同浪花撞向礁石,被拍碎在汉军阵前,却无法撼动汉军精锐的阵势。背水一战激发出来的动力,在绝对的战力和军纪碾压面前,效果也就这样了。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杀!杀!杀!”

关羽和高顺,监督着一个个万人规模的枪盾手方阵,都是拿着灌钢打造的四棱锥枪和两尺长刃的犀利铍枪,一往无前地压迫着敌军的生存空间。

黄忠和马超,沿着涡水河岸,从两翼远处疯狂来回逡巡,先用弓骑兵放箭打乱阵型,随后铁骑冲锋,把一排排曹军士卒如割麦子般冲倒。

很快,曹军当中出现了万人级别的军阵成建制崩溃、试图沿着涡水往两岸抱头鼠窜、被马超截住甚至会几千人直接成批投降,放下武器整齐跪地以求不死。

曹操在中军大阵看到这一切,终于知道彻底大势已去。新兵壮丁太多了,背水结阵堵住他们逃亡之路都没用。

随着水量并不算大的涡水,被死尸和鲜血染红了足足十几里长的河段时,剩下的曹军几乎完全崩溃了。

曹洪在右翼疯狂嘶吼,试图压住士兵的成批投降。甚至挥舞着自己的大刀、带着亲卫虎贲构成的军法队,冲杀斩了好几个带队投降的己方中层军官,跟自己人混战作一团,但还是止不住部队的全线崩溃。

曹洪不分敌我地乱杀了许久,终于被沿着涡水上游河岸、剃刀般收割而来的马超给装上,马超的板甲铁骑肆虐冲锋,曹洪很快被铁骑冲倒,被马超亲手一枪了结了性命。

战场的另一侧,夏侯惇也是在疯狂弹压崩溃的部队,但是撞上了从下游往上游贴河岸收割的黄忠。

黄忠的弓骑兵绕着夏侯惇的旗阵疯狂输出收割,射倒了一层层的夏侯惇亲卫。

最后黄忠亲自率军突击,在双方迫近的最后阶段,黄忠还不忘用向前平射的娴熟分鬃式,瞄准夏侯惇连珠箭发。

夏侯惇被射瞎的左眼,再次被黄忠一箭射来,从已经没有眼珠的空眼窝射入,直接贯穿了大脑。

夏侯惇连惨叫都没机会发出,便已毙命,只是他的尸身还摇摇欲坠、没来得及落地。被拍马赶到的黄忠一刀连头带肩,挥作两段。

看似是被斩杀,其实是已经射死之后补刀尸体罢了。

曹洪、夏侯惇双双毙命,再也没人能控制曹军两翼的完全、彻底崩溃,数以十万计的曹军新兵壮丁,如潮水般沿着河岸逃亡,或泅水,被堵了就成批跪地投降。

这场大年初一的决战爆发之前,曹操其实还算过他的部队人数,之前五十六万人、在鹿邑血战数日、最后退到谯县,其实还有四十六万。

但这四十六万,就这样在一天的血战中,彻底全崩了。

喜欢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