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十大炼体功法 无删减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代王府

天已放晴,风清气爽,月轮洒光,王府错落别致的山水榭亭之侧,就见人人都满是欢喜之色,有妇人和丫鬟,还对着月亮拜谢。

惠道也立在院中抬头看了看明月,忍不住笑了。

“真人,您又在自己一人笑。”道童忍不住说:“是不是真的大好事,才让您这样开怀?”

又嘀咕:“不就是代王有了世子?”

道童的话,让惠道摇了摇头。

“你啊,最近越发不长进了。”手指戳下道童脑门,惠道无奈说,代王现在是关键时,有无这世子,区别很大。

惠道懂自己道童的心思,觉得世子妃有孕也不是这一日两日的事,难道看不出世子妃怀的是世子?

可要测别人胎儿容易,可这是王府,哪能探测?

不过道童还不大,只是少年,修为也有限,不懂的事情尚多,也可以理解,于是就摸了下头,听着道童又嘀咕一声“我功课都作了不少”,更是心情很好:“怀节,你还小,不懂。”

怀节没有说话,只是微眯着眼,以前真人总是心事重重,就算是教诲,也不会是这般带着调侃的轻松语气,而更语重心长,甚至带着一丝悲凉。

现在的真人就终于卸下了一半重担,身上轻松了,自然对事对人也就没那么悲观了。

“师门的悲愿,希望我也能出点力吧!”道童眼一热,望向正院,真心诚意行了一礼。

“但愿世子平平安安,健健康康长大。”

“但愿代王府后继有人,人丁兴旺。”

“但愿师傅满怀希望,不再时时郁郁在心。”

正院

代王嫡子出生,乃天然世子,实属不得了的大事,苏子籍正微微沉着脸与女医师说话,可眼角眉梢喜意是怎么压也压不下,女医师见多了这情况,仍能一本正经向苏子籍禀报情况。

“大王,王妃一向身体康健,这次生产也是有惊无险,现在已无大恙,休息就可。”

说到这里,她顿了下,又认真提醒:“只是小世子到底出生得早了些,有些先天不良,最近几日,一定要多加注意。”

说着又讲了注意事项,自然有人认真记录。

苏子籍追问:“孩子情况可好?”

女医师乃是魏世祖时创建,专用于女科,大郑沿袭,这时回话:“情况很好,同样十分康健。”

“好!”苏子籍深呼吸一下,站起来:“有劳先生了。”

先生是尊称,女性也可用,代王能说这话,实是难得了,就听着代王继续吩咐:“此次母子平安,先生功不可没,赏先生黄金五十两。”

女医师是行内名医,附近权贵生子多半请她到场,可也不由露出了喜色,黄金五十两,按照现在一两黄金等于十二两白银来算,就是六百两,这可是一笔重赏!

虽早就预料到,王妃顺利产下小世子,必有上古十大炼体功法赏赐,但能得这样多,还是让女医师很高兴。

“谢大王赏赐!”

苏子籍又说着:“分赏府内之人,管事、队正、稳婆每人十两白银,副管事和副队正每人八两,余下之人,五两到三两不等,按级别领赏,人人有份,不得遗漏。”

“谢大王赏!”

“谢大王赏!”

一时间,近在眼前的这些仆人都反应过来,俱都领命,领受赏赐,成色十足的官银,多则十两,少则三两,人人有份,自然欢呼连连,喜笑颜开,向苏子籍连连行礼,谢恩。

而随着这道命令传开,代王府内的气氛顿时更热烈了,到处都充斥着快活的气息。

走廊上,野道人行色匆匆,迎面遇到的人,都恭敬行礼。

作深受代王信任的“路先生”,野道人在代王府内可谓备受敬畏,但真正能被人敬畏的,主要还是那双眼。

私下有人说,野道人有一双能分辨善恶的眼,能帮着代王筛选出忠于代王之人。

但这话也就是偶尔有人说说,信者不多。

野道人也曾听人提起过,

上古十大炼体功法 无删减全文,

当时也只是一笑,但心里清楚,他虽没长着这一双上天恩赐的神眼,但多年来混迹江湖,在帮派上打理事务,的确让他眼亮心明。

手段用在调查府内之人上,更是驾轻就熟,很快就能完成。

此时朝着正院行去,袖中就揣着一卷纸,这上面有着他奉命调查的所有人的结果。

路上,看着人人欢呼,他就已是暗暗冷笑。

等走到正院门口,看到有几人正围着代王献殷勤,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嘲讽,却不上前。

此时洛姜在里面而出,向代王轻轻额首,代王得了示意,方起身进屋。

一进去,暂作产房的堂屋丝丝萦绕的雅香,原本血水污秽点滴不存,散的一干二净。

“这香是?”苏子籍略一停,问着,香可不能随意。

“此香是宿枕香,最能宁心安神,安养生息,京内权贵多用。”洛姜细细的解释:“更适宜产妇修养。”

苏子籍轻轻点头,这素雅馨香不绝,血腥味寡淡不可闻,暗想的确有些手段,这时产后体弱气虚的叶不悔,看见代王不避忌讳探望,心里莫名感动,就要挣扎起身。

“别动,躺着就行。”苏子籍上前凑近床榻,早有洛姜搬来圆凳,候着代王坐下,与为王府绵延子息立了大功的叶不悔说话,又递上了襁褓。

襁褓裹的婴孩,看不出面孔,但血脉相连的联系,使苏子籍感到由衷的喜悦,初为人父的快意萦绕心头,久久不散,恍惚之间,突然使苏子籍想起了当年,久久凝视着她,眼前苍白的脸,与相似又略小的面孔合一。

当年,自己最落魄时,就是这张面孔板着脸,其实每次送饼送肉都是她。

以后风风雨雨,最艰难时,她也没有动摇过。

现在又诞下了儿子。

这份情谊,重的让他眼有些发热。

“不悔,辛苦你了。”蓦然间,苏子籍说着,每个人都能听出,这语出真诚,半点虚假都没有。

“能为夫君诞下子息,是臣妾的荣幸,也是最大的期待。”叶不悔说着,她不能多说,只是相视一笑,千言万语尽在其中便是。

女医师见此,略停一会,微微福身。

苏子籍只得起身,这不但是民间忌讳,也是产妇不能受寒,不能受菌,刚才入见,已是破格。

“你好好休息,明天,我再来看你。”苏子籍低声说着,见强撑的叶不悔合上眼,就静静退了出去。

抵达外庭,明月升空,把园林沐浴在柔和的光中,眼前是一道柱廊,隐隐约约,似若通往古今。

一时间,苏子籍痴了。

“主公。”良久,轻声打断了追忆。

“你们都且退下。”代王醒转过来,也不以为意,冲着别人说着,这些人立刻低眉顺眼的退了出去。

野道人感觉到有人目光停留在身上一瞬,也不在意。

他在代王府的地位,可不是靠着阿谀奉承得来,而靠着功劳,靠着与代王一起经历了这样多磨难得来。

这些人遇到了事,就想着脱身,等事情结束了,没事了,又想要在代王心里得个前程甚至富贵,这世上哪有这样的美事?

“如何?”苏子籍目光没有落在野道人身上,而望着那些远去的人,似是随口一问。

野道人从袖中取出一卷纸,恭敬递过去:“主公,这上面的都是府内动摇了的人。”

苏子籍接过来,展开一看,一时没说话,在走廊里慢慢踱步。

上面的人不仅有重金请来的江湖人和客卿,更有着当初自己亲自请回来的太子府老人以及后人。

无论哪一方,都从未亏待过,甚至大多对其有恩。

剩下的那些仆人,也多是跟了自己有些时日,自己也从来是赏罚分明,给的好处从不少。

但在围府之夜,上面这些人却都辜负了他的信任。

或许是当时事情发展太快,那些人还没来得及,倒没发生告密之事。

但很肯定,只要当时有一点拖延,必有人会跳出来。

虽然可以理解他们的选择,面对国家皇权,动摇是正常,甚至还可以弄个“昧小义而成大忠”的牌坊。

可,理解是理解,却断然容不得。

“主公,这些人,是不是尽数杀掉?”野道人认真问着。

“不是时候,也动静太大。”苏子籍想了下,就摇了头,苦笑:“幸孙平还没有动摇,可少慰我心。”

话是这样说,可随之就变的冷冰冰:“这些人,不能留了,将赵八立刻杖毙,余下这些动摇的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部贬到店铺、城外的田庄去。”

“以后,永不录用。”

“臣明白。”野道人暗暗觉得可惜,贬到外面,过几年死了谁知道?有这一句“永不录用”,倒不能全数弄死了。

“孙平、秦应、薄延、洛姜!”苏子籍说完,又说了几个名字:“这些人,孤要见,让他们立刻来。”

“是。”野道人听了这几个名字,知道这都是围府当晚坚定站在代王一边的人。

人数不多,但个个尚属忠心。

不管才干怎么说,只凭着忠心二字,就可用。

喜欢赝太子请大家收藏:

皇上怎么这时来了?

皇后微微蹙眉,但很快就整理好神情,率众迎了出去,面对着皇上,她的脸上带着笑,缓缓行福礼。

“皇上,您来,怎么不提前说一声?臣妾也好让人给您备些酒菜。”

皇帝见她行礼,亲手挽起皇后,哈哈一笑:“我来,是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代王妃刚刚诞下一个世子,母子平安。你说,这是不是件大喜事?”

说到这里,皇帝颇有些感伤,说:“我知道你对以前的事,心存遗憾,所以得了消息,就立刻来告诉你。”

“皇天庇佑,这的确是件大喜事。”皇后笑开了颜,却带着颤声,嗓音更有些哽咽。

皇帝见她神伤,也不禁黯然,许久才又说着:“先前的事,朕也有错,听信了小人谗言,但朕并没有下令处置,是太子错认,酿成了悲剧,别说是你,朕都满心遗憾,不时就梦到当年。”

话没说完,皇后抑制不住,泪水涌了出来,忙拭了。

皇帝待皇后平静下来,又说着:“现在代王有子,就是太子有后,朕真是太高兴了,又无人可以诉说,只能到你这里来了,你可不许嫌弃朕!”

皇帝仿佛焕发青春,感慨着说着,满是喜欢。

这样的态度,实在让人捉摸不透,皇后可不信皇帝能为了代王有世子这般高兴。

但她一直

上古十大炼体功法 无删减全文,

以来能在宫中始终地位不变,除了恩义,就是因对皇帝的了解。

她深知,在皇帝表现出兴致颇浓时,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别人都不能给皇帝泼冷水。

谁这么干了,就等着被皇帝记在心里,日后清算。

皇后记得,当初皇帝刚刚做皇帝,还不能压服朝堂上老臣,就有老臣当众指责皇帝的私人爱好,当时皇帝都是做出纳谏的姿态。

可没几年,那个老臣就因参与到了谋反案里,自己人头落地,一族人都被流放边关。

这其中有没有联系,皇后不得而知,但想到这些,就让皇后有些毛骨悚然。

她收回思绪,跟皇帝走回到了内殿,皇帝牵着她的手,拉着她,与他一同坐在了软榻上。

软榻前摆有矮桌,扫一眼上面的水果,皇帝就对马顺德说:“去,将朕那里新进来的葡萄,送到这里来。”

“是。”马顺德忙应声出去。

皇后美目流转,轻声说:“皇上还记得臣妾一高兴就爱吃葡萄的喜好?”

“与皇后有关的事,朕怎么会忘?”皇帝笑着回话。

这话,似乎是真的。

可皇后爱子满门被灭,爱子更死得惨烈,孙子孙女除了逃出去一个,大多死无全尸。

这样如何能忘?

她不敢忘!

也不能忘!

但今日是难得的好日子,皇后带笑听着皇帝兴高采烈讨论代王世子,片刻马顺德回来,将新鲜的葡萄献上,皇后却没有胃口,只捏起一颗,慢慢吃着,就听皇帝说:“皇后,你说,该给这孩子起个什么名字?”

问话时,皇帝脸上的笑容很是真切。

皇后却只觉得浑身发冷。

皇帝此时的模样,一瞬间与几十年前她的爱子刚刚降生时重合。

那时皇帝还不是皇帝,只是普通皇子,说话时语气温柔,带着对她,对孩子的爱。

她那时就因此,才会对他心怀很大期待。

但经历了血案,经过了那些事,岂能一切回到以前,皇后恢复了平静,欠身答:“臣妾觉得,盈字甚好。”

盈本意是盛满充满,这是祝福,又引申自满和骄傲,因此用意是希望代王世子能自警。

“盈?虽然还不错,但还是唤作祯吧。”皇帝含笑听着,却心里有自己主见。

“姬祯?”

这名字算不上多好听,尤其是这祯字的寓意,让皇后微微蹙眉。

“祯者,贞也,贞者,正也,人有善,天以符端正告之。”

这不但有吉祥的意思,又与灾祸有关,更有着嫡子,嫡系的意思。

“皇上,祯字,是不是有些过了……”

只是皇重孙,而不是皇子皇孙,这名字,容易引人侧目,皇后并不是觉得自己重孙不配,实在是摸不准皇帝的主意。

皇帝有些黯然,拍着皇后的手:“他是代王之子,又是太子之孙,朕之嫡脉,并不过分,并不过份。”

“若皇后觉得不错,就用这个祯字了——马顺德!”

马顺德忙上前:“奴婢在!”

“去!摆笔墨纸砚,朕要亲自给朕的重孙赐名!”

“是!”马顺德脸上挤出笑容,忙应了,赶紧转身去准备,很快就带着两个小太监将笔墨纸砚准备好,宣纸亦铺好。

皇帝提起毛笔,沾着墨汁,很快就挥毫写下了二个大字,不得不说,皇帝之字本来就好,此刻更是神完气足,虽没有用玉玺,却取出了随身小印钤上了,却是“长春主人”四个篆字

皇帝写完,又吩咐:“你裱起来,送去代王府。”

马顺德再次应是。

皇帝办完这事,心情很好,眯眼看着皇后,笑着:“待那小子满周月时,朕和皇后,再亲自去看看。”

当初齐王跟蜀王孩子诞生,皇帝也不曾亲去,哪怕是齐王的嫡长子时,也只是在皇宫里给了赏赐,让大太监送过去。

怎么轮到代王时,竟要亲自去?

皇后心中不安更甚,还是盈盈下拜,谢过皇帝。

“你我夫妻,何必言谢?”皇帝将她扶起来,看看天色,没在皇后宫里久待,又过了一会,就起驾离开。

“恭喜娘娘,小世子才一出生,就得皇上亲自赐名,这可是大喜事啊!”朝霞恭喜说着。

“皇上还说要与您一同去代王上古十大炼体功法府,参加小世子的满月礼,这可是亲王中的头一遭!”

皇帝态度说明什么?还不是说明皇帝对皇后的感情深,别人都比不了!

爱屋及乌,连带着对代王跟代王世子都这般好,自己这些在皇后宫中办差的人,脸上都有了光!

听着这些人庆贺,皇后此时已撑不起笑脸,只是蹙眉。

“不对,这情况不对,必须查清楚。”

皇后在宫内几十年,深知不怕力量悬殊,只怕入了迷糊阵,一无所知,那才真正是死了也不知道怎么死。

喜欢赝太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