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木的哪个财库最好: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秦茂行吩咐身边人做事。

苏怀清就站在账外看头顶的天空。

黑夜里,月光格外的皎洁。

这八州之地引来多少人觊觎?虽然要费一番周折,但是能抓住蔡戎和辽人的奸细,就比什么都值得。

情势十分紧张,可这份紧张中,让他隐隐带着几许期待,幸好他没有入场科举,而是站在这里做这样一桩事。

等了一会儿,秦茂行走到他身边低语:“镇州传来消息了,他们会想法子打探消息,找到萧兴宗派来与蔡戎商议对策的辽人下落,让我先不要轻易动手,免得被蔡戎怀疑。”

如果秦茂行被怀疑,那么接下来有些事不免就失了先机。

苏怀清点头:“那就照他们说的做。”

秦茂行沉默片刻道:“难不成宋羡在蔡戎身边有眼线?能比我打探的消息更多?他有这样的神通?”

苏怀清道:“这么重要的事,他们不会乱说。”

秦茂行道:“若是这次北疆的争斗能顺利平息,从此之后我对宋羡就再无二话,心服口服。”

苏怀清伸手拍了拍秦茂行的肩膀,转身走回军帐,他们还有不少细节要商议。

……

蔡戎的中军大帐中,鼾声大起,蔡戎已经睡着了。

丽姝留下一盏油灯,轻手轻脚走出军帐,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只觉得压在胸口一晚上的浊气终于被吐了出来。

丽姝眼睛中的厌恶之色一闪而过。

跟了蔡戎这些年,蔡戎的一举一动都让她觉得恶心,为了能拿到兵权,无所不用其极,竟然私底下勾结辽人。

丽姝手里紧紧握着一封信函,这信函是萧兴宗写给蔡戎的,方才蔡戎将它投入炭火中想要付之一炬,她趁蔡戎不注意,用袖子遮挡冒险上扑灭了火,留下了残余的部分。

这是蔡戎通敌的一个证据,像这样乙木的哪个财库最好的罪证这些年她小心翼翼积攒了不少,只等着全部交给郡主。

让郡主可以拿捏蔡戎,胁迫蔡戎出兵八州,帮忙夺回属地,这样她父母和妹妹就再也不用过那种苦日子。

丽姝坐上马车,一路去蔡戎安置她的小院子。

夜已经深了,丽姝遣退了身边人,关好门准备回内室歇息,当她的脚刚踏入内室时,敏锐的发现不同寻常,就要张嘴唤下人前来,听到一个声音。

“阿莺,这些年你还好吗?”

丽姝的身体顿时一僵,她姓佟单名一个莺,只因为她的声音好听,她娘说像外面树梢上的黄莺。

本来家中穷困,生活艰苦,好在一家人在一起,还能苦中作乐。

直到有一日前朝的一个将领死在佟家村,整个佟家村被诬陷谋反,她亲眼看到祖父、两个哥哥惨死,父亲断了两条腿,幼弟被官兵一脚踹死。

从此之后她心中只有仇恨。

[

乙木的哪个财库最好:

标签:p标签]他们都说要等张老将军为他们做主,但依靠别人的日子并不好过,她听到母亲的哭声,父亲因为疼痛的惨呼……

一颗心仿佛被人丢在火中焚烧。

也是那时候聂婆子找到了她,告诉她广阳王血脉嘉慧郡主的事,郡主想要拿回八州之地,可惜手下没有人帮衬。

若是她肯跟着去齐地帮郡主,他们会给母亲一笔银钱,会庇护她的家人。

与她一同前往齐地的还有几个女子,都是十四五岁的年纪。

她们来到齐地之后,果然见到了嘉慧郡主,郡主派来嬷嬷教她们读书、礼仪,教她们穿衣打扮,教她们如何讨好男子。

等她察觉到嘉慧郡主想要她们做些什么的时候,心中有不愿,不甘,耻辱和怨愤,但最终又被仇恨压制住。

她就这样被送到了蔡戎身边,为嘉慧郡主打探消息。

“你是……”丽姝没有叫喊,警惕地望着屋子里的人。

那人向前几步,让自己的脸露在灯光之下。

一张年轻的脸上满是伤痕,最长的刀疤从额头一直划到下颌,仿佛将整张脸劈开来,这样狰狞可怖的一张脸,还是被丽姝一眼就认出来:“你是玉娘。”

这是与她一起从嘉慧郡主府中出来的女子。

丽姝上前拉住玉娘的手:“你不是被送去了南方?怎么会在这里?你这伤又是怎么回事?”

玉娘望着丽姝:“阿莺,我们被骗了,郡主骗了我们,你可听说郡主被夺了封号,赶出了郡主府。”

丽姝惊诧地怔愣了片刻才点头:“郡主是被宋羡陷害的。”

玉娘摇头:“不是陷害,都是真的,郡主暗中在八州挑起争斗,就是为了让我们愤恨前朝人,心甘情愿为她效命。其实这桩事我早就知晓了,他们提及佟家村的时候,我刚好偷听到,正因为这样我才逃走,想要离开嘉慧郡主的掌控。

谁知半路被捉到,他们毁了我的容貌,差点将我杀死,幸好我命大,苟延残喘地活下来,这次听说郡主出了事,我这才前去探听消息,遇到了宋将军手下的人。”

“郡主带走我们之后,并没有理会佟家村,你父亲和哥哥都已经过世了,是张老将军杀了孙岙为佟家村报了仇。”

“而且这桩案子有蹊跷,郡主身边的管事妈妈招认说,孙岙的义子是嘉慧郡主命人所杀嫁祸给了佟家村。”

丽姝不敢相信,一步步向后退去。

父亲已经过世,而且当年佟家村的惨案都是因为嘉慧郡主?

这怎么可能。

“阿莺,”玉娘道,“你跟着郡主这么多年,仔细想想郡主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做的事是否都见不得光?即便是现在……大齐发兵八州,郡主又在做些什么?她做的真的对吗?”

丽姝眼睛一片模糊,脱力般坐在了椅子上。

玉娘道:“你好好想想,明天我还会来寻你。”

说着玉娘将袖子里一张纸笺递到丽姝面前:“这些是当年一起离开属地投奔郡主的人,我们一直都在寻找她们,很多人已经不在了,剩下的……这次我们要一起回到属地。”

“阿莺,你与我们一起走吗?”

丽姝回过神时,玉娘已经悄悄走出了屋子。

不知是谁带玉娘来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但丽姝知晓这不是梦,因为那张纸笺就摆在她眼前。

喜欢喜遇良辰请大家收藏:

宋裕的人将消息送了出去。

另有一份消息,被庵中那坤道递给了蔡戎。

朝廷出兵八州之地,整个北方的军营都严阵以待,蔡戎坐在中军帐中,旁边的丽姝穿着一

乙木的哪个财库最好:

身兵卒的甲胄,正将葡萄喂进蔡戎嘴里。

蔡戎看着坤道的信函,脸上露出欢喜的神情。

“你看看,我就说,宋启正除了会打仗之外,其余的一塌糊涂,”蔡戎笑出声,“他的正室私通义兄,继室居然私通辽人,哈哈哈哈。”

蔡戎几乎要将眼泪笑出来:“不知道宋家那三个兄弟,到底有没有他的种。”

丽姝也跟着掩嘴笑,然后她压低声音道:“老爷,这辽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要将这些告诉您?”

蔡戎正是得意之时,军帐中也没有旁人,伸手揽住丽姝道:“辽人想要借我之手,除掉宋启正。”

丽姝道:“辽人想要趁乱拿走大齐的城池?老爷,这……这,真的让辽人得手,老爷岂非要受牵连?”

蔡戎摇摇头:“我哪里会这么傻,我戍守的城池自然不能给辽人,但定州以北的关卡,还有八州之地的代州,如果辽人有本事拿走,那就与我无关了。

毕竟我手里兵马不多,宋启正引出如此大的祸患,我能够平息战乱,守住拒马河,已然功不可没。”

丽姝明白了,立即露出欢喜的神情:“妾身就是怕辽人出尔反尔,您可要小心。”

蔡戎道:“等这件事过去,我已经将与辽人往来的密函都烧毁了,至于萧兴宗派来的那些辽人,先藏在瀛州,等镇州乱起来,我趁机将他们都处死,就不会有人知晓这桩事。”

丽姝一惊:“您杀了萧兴宗的人,只怕萧兴宗不肯善罢甘休。”

蔡戎脸上满是不在意的神情:“我取了定州等地,北方再也无人与我争锋,我何必再去理睬萧兴宗。”

蔡戎越想越觉得欣喜,萧兴宗提出这样的计策时,他不知晓其中内情还有些犹豫。

怪不得萧兴宗说,等时机成熟时会给他一份大礼,到时候他定然会满意。

他万万没想到萧兴宗说的大礼,就是宋启正的继室荣氏。

蔡戎道:“怪不得宋旻能够勾结辽人,原来有他母亲帮忙。”

提及此事,蔡戎不禁浮想联翩,猜不到荣氏何时开始与萧兴宗有染?

蔡戎道:“我只需等到荣氏设计杀了宋启正,我再出兵为宋启正报仇,不管朝廷怎么查,荣氏通敌证据确凿,宋裕生母这般,他也逃不掉。没有宋启正在后方,宋羡的军备全由我掌控,到时候我再慢慢收拾宋羡。”

说完这话,蔡戎得意地望着丽姝:“如何?还有谁比你家老爷算得更清楚吗?”

蔡戎手臂一伸,将丽姝牢牢地扣在怀里。

蔡戎又将信函看了一遍,萧兴宗的确有本事,这也给他提了个醒,不能跟萧兴宗太多来往,免得哪日不知不觉中被算计。

让丽姝退下去,蔡戎叫来心腹:“去镇州打听消息,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要禀告我。”他也不能全都依赖辽人给的消息。

“还有,”蔡戎道,“盯着点秦茂行,别让他关键时刻坏我的事。”

心腹应声道:“秦将军一直在营中练兵,没有什么异动。”

蔡戎点头:“那就好,总之不能大意。”他栽在宋羡手里一回,不能再出这样的差错。

秦茂行虽然在练兵,却也盯着中军大帐的动静。

蔡家军一直没停了操练,仿佛随时都会充当援军似的,但粮草并没有运出瀛州,秦茂行认识苏怀清之后,从苏怀清那里学到了不少。

凡事不能去听,而是要看。

蔡戎言不由衷,练兵是真的练,但没做前往八州之地的打算。

到了这一步,秦茂行不得不佩服宋羡,宋羡出征之前,已经预见蔡戎会动手。

乙木的哪个财库最好

秦茂行长长地叹了口气,转身回到自己的营帐中。

营帐里,苏怀清正在帮他整理文书。

看到秦茂行之后,苏怀清立即道:“可有镇州的消息了?”

秦茂行道:“眼下还没有送信过来。”他与宋羡约定好,一点有了动静,宋羡就会让身边人送消息给他。

宋羡虽然不在镇州,定然留了亲信坐镇,前几日宋家家将还送了口讯前来,让他留意从邢州来的军备。

他一查之下,发现邢州拨给他们的军备,超过了朝廷下发的数目,不但如此蔡戎有意把控北方粮草等物,运送给宋羡的粮草始终处于最低线。

眼下天气好,应该尽可能多运军资前去,否则遇到下雨、大风,或者北方有什么变故,运送不及时,军备岂非要供应不上?

难不成蔡戎想要用军备节制宋羡?

苏怀清目光微远,不知在思量些什么,半晌才回过神:“应该快了。”

等到战事焦灼时,就是最好的机会。

秦茂行道:“宋羡胆子也不小,明知宋家乱成一团,还有蔡戎虎视眈眈,他却敢放下这些直接带兵去西北,就这样信任宋启正?如果宋启正真的那么精明,也不会将宋家管成这般模样。”

苏怀清道:“不止是宋启正吧!”

秦茂行道:“那还能有谁?”

苏怀清没有说话,低下头依旧整理文书,让宋家家将来询问粮草、药材之事,尤其是药材的数目……

苏怀清脑海中浮现出宋羡用车马接走谢良辰那一幕。

会是她在帮宋羡吗?

如果是她,她能够吩咐宋家家将?差遣宋羡的人手?

“怀清,在想什么?”

秦茂行的声音传来,苏怀清才回过神:“蔡戎可能会出兵定州、镇州,你要设法阻止更多将士卷入其中。”

秦茂行点头。

苏怀清道:“蔡戎毕竟是节度使,兵马都要任他驱使,恐怕你很难说服他麾下诸多将领。”

秦茂行知晓,能听命于他的将领并不多。

苏怀清道:“我们要想个法子,也许那些将士不能听从你的号令,但必须听命于朝廷。”

秦茂行心中一动。

苏怀清道:“一旦出了事,北方必定大乱,朝廷有命一旦兵乱,定要守住关卡要塞。”

秦茂行眼睛亮起来,这的确是个好主意,这样他就能阻拦住更多蔡家军。

苏怀清目光微深,如果他没料错的话,关卡要塞定会有军情,这一步不会走错。

喜欢喜遇良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