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世的亲人能看到阳间的亲人吗*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李绮娘和颜雪怀这种半调子不一样,她做生意多年,颜雪怀粗略一说,李绮娘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只要黎宝淮嫁出去,即使她嫁的不是罗家,而是张家王家,她都不再是黎家人。

既然不是黎家人,就没有资格掌管黎家的生意,若是她还抓着黎家生意不松手,黎家长辈甚至可以到官府告她。

当然,像这种案子,官府大多是会发还族里,由族里自行解决。

一旦由族中解决,黎宝淮的夫家便是关键。

若是夫家愿意为黎宝淮撑腰,同意将来所出的男丁姓黎,承继黎家二房香火,或者让黎宝淮在黎家其他房头过继一个孩子,记在死去的黎二老爷名下,由黎宝淮悉心培养这个弟弟,等到弟弟十几岁时,再将家业交给他。

如果是这样,即使黎宝淮出嫁,至少也能再掌管黎家十几年,而在这十几年里,会有很多变数,十几年的时间,也能让黎宝淮培养出自己的人手,拥有更强大的人脉,彻底坐稳这个位子。

可若是她的夫家不肯为她撑腰,且与黎家其他房头合伙,硬逼着黎宝淮退位,黎宝淮即使有三头六臂,也无法与他们抗衡,只能将黎家酒坊交出去。

罗家便是看出黎家长辈们的心思,黎宝淮拿下酒牌子,只能为他人做嫁衣裳,到时罗家与黎家长辈们合作,一方面逼她以罗家妇的身份交出黎家酒坊的掌控权,一方面又将她软禁在罗家后宅,到时她远在蜀地,想要动用自己的人脉都是难如登天。

罗四老爷则拿下黎家酒坊的售卖权,甚至很可能会在黎家参股。

黎家除去了眼中钉,黎家酒坊重新回到男丁手中。

黎罗两家皆大欢喜,而黎宝淮或许从此不见天日,也或许忽生急病一命呜呼,谁还能记得,当年那个向朝廷献粮保下整个清水镇的黎宝淮。

李绮娘咬牙切齿,她对颜雪怀说道:“这个合同不能只是我们两家私下签属,一定要弄得人尽皆知,这样才能让那些人彻底断了心思。”

颜雪怀颔首,道:“我们不但要请牙人做保,还要再请一位有身份的人做保山。”母女俩与黎宝淮一说,黎宝淮想了想,道:“我有孟老夫人的名帖,就是不知道孟家人愿不愿意做保。”

颜雪怀叫来珍珠,把这件事简单说了,道:“你去码头,把这件事转告给扫尘姑姑,要快。”

黎宝淮站起身来:“我这就去给孟家姑奶奶递帖子,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

孟家有一位姑奶奶嫁到了京城。

孟家姑奶奶听说黎宝淮的来意之后,很是欣慰,孟家亏欠黎宝淮一家太多,只是黎宝淮的母亲对孟家有心结,一直不肯接受他们的好意。

孟家姑奶奶立刻打发自己的夫君左礼出门,下午的时候,左礼便陪着他的伯父左令渔来到了李食记。

左令渔是高宗年间的进士,与史学上有深入研究。他无心政务,三十岁便致仕回家打理家族事务,致仕之后还曾被请回翰林院,参于编撰书籍,此人口才极好,德高望重,担任左家族长多年,左令渔虽然不在朝堂,但是左家子孙却有十几个在朝中担任官职,左令渔功不可没。

李绮娘则让大牛请到京城最大的牙行做担保,一个时辰之后,

去世的亲人能看到阳间的亲人吗*

清水镇黎家酒坊与京城李食记签订了合约。

周扫尘连夜便派人,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

两天之后,罗四老爷派去清水镇的人还没有敲响黎家大门,黎家酒坊签下总售卖的消息便传到了清水镇。

黎家的长辈们从未听说过李食记,更不知道李食记的女老板李绮娘,但是保山左令渔的大名却轻而易举便打听出来了。

不但是进士出身,而且还是京城左家的族长,左家有十几个子孙在朝为官,左家的姻亲遍布江南名门,除了这些,左家还有一位姻亲却是来自中原,便是当朝天子的外家,中原孟氏!

直到此时,黎家人才想起来,黎宝淮的阿娘,可不就是出身中原孟氏吗?

只是清水镇距离中原太远,这件事又是老太爷临终时说的,且那个时候,龙椅上坐着的那位,还不是孟家的外孙,而黎宝淮母女也再没有提起过孟家,因此,黎家人全都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罗四老爷派过去的人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仍然上门提亲。

黎家人初时非常高兴,总算有机会把那个死丫头轰出黎家了。

虽说黎宝淮签了个什么合同,但是合同是黎家的,黎宝淮出嫁之后,黎家继续和李食记合作,好像也不会吃亏。

直到罗家人暗示可以进一步合作时,黎家人才恍然大悟,黎宝淮签下的那份合同,不去世的亲人能看到阳间的亲人吗仅是给黎家找了一个合作伙伴,也令黎罗两家的亲事没有办法继续谈下去。

“不行,婚姻大事必须要由家中长辈做主,这门亲事不错,先订下来再说,至于合同,等咱们去了京城再想办法。”

黎宝淮的母亲孟氏听到消息,匆匆忙忙赶过来,却被挡在门外。

“你一个寡妇人家,就不要抛头露面了,这里都是宝淮的长辈,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她好,你若是没事,就去给她准备嫁妆吧。”

孟氏跌跌撞撞走出去,一头撞上迎面走来的人,那人身材高大,却是个女子。

孟氏面如死灰,她不应该让女儿留在黎家,早在孟家来人的时候,她就应该把女儿交给孟家带走。

她心神飘忽,冲着那人说了声对不起,便继续向前走,那女子却将她叫住,问道:“请问黎大当家的母亲住在哪里?”

孟氏一怔:“你说的黎大当家是我家宝淮吗?”

“原来您就是孟太太,我姓周,我家表姑娘与黎大当家是朋友。”

来人正是周扫尘,颜雪怀猜到即使有了这份合同,黎罗两家也不会善罢甘休,便请周扫尘亲自走一趟。

孟氏领着周扫尘去见黎家长辈,刚到门口,便又被拦下:“宝淮她娘,你怎么又来了,都和你说了,你一个寡妇,就不要抛头露面了。”

喜欢娘子且留步请大家收藏:

三天之后,消息传来,户部侍郎贾士君上折请辞,请辞的原因是家中老母有疾,他要回乡侍疾尽孝。

皇帝准辞,还在朝堂上称赞贾士君孝心可嘉,算是给足了面子。

但是明眼人全都知道,贾士君为何会致仕,他已经到了不致仕不行的地步,要么自己请辞,要么就等着大理寺来查他了。

贾士君匆匆来向叶棣辞行,叶棣叹了口气:“回乡以后严加约束子弟,万万不可再蹈覆辙。”

贾士君羞愧难当,次日一早,便举家离京。

可是才走到半路,便遇上了流匪,贾士君连同侄儿贾庭芳,长子贾庭秀,家中男丁全部死于非命。

消息传到京城,满朝皆惊,有人甚至暗地怀疑下手的是皇帝。

皇帝这是要向旧臣动手了吗?

柴晏听说以后,便来见太子,问道:“大哥,这是你干的?”

太子一巴掌呼到他的脑袋上:“连你也能猜到的事,会是我干的?”

柴晏想想也是,他大哥做事素来滴水不露。

“也是,这般莽撞,倒像是三哥干的。”

刚刚从官房回来的三皇子走进来恰好听到,又是一巴掌呼到柴晏的脑袋上:“你说谁莽撞?”

柴晏眨巴着眼睛,看看大哥,又看看三哥,继续语不惊人死不休:“难道是咱爹干的?”

太子被他气得没脾气了,道:“好吧,这件事就交给你去查吧,无论是谁干的,只要你查出来,大哥都有赏。”

“若是查出是咱爹干的,也有赏吗?”柴晏很诚恳地问道。

三皇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柴晏瞪他一眼,三皇子捂住了嘴巴。

太子正色道:“只要把这个差事办好,大哥全都有赏。”

柴晏欢欢喜喜地接下差事,三皇子对太子说道:“大哥,你不要这么宠着他。”

太子瞪他:“难道让我宠着你?”

柴晏大笑,三皇子追着捶他,兄弟两个打打闹闹出了东宫。

太子看着他们的背影,笑着摇摇头。

柴晏出了宫,拒绝了三皇子拉他去喝酒的邀约,便一头扎进贾士君的案子里,次日便出了京城。

颜雪怀也不寂寞,她有客人,黎宝淮来了。

“我听说罗方两家的亲事黄了。”

去世的亲人能看到阳间的亲人吗*

黎宝淮坐下便进入正题,这也是她的风格。

颜雪怀倒是不知道这件事,但她一点儿也不意外:“谁先提的?罗家还是方家?”

黎宝淮笑道:“是方家,那位方小姐在得知罗公子与贾庭芳的事情之后,便吵着要退亲了,据说方家原是不答应的,后来贾士君致仕,方家担心会受到牵扯,终于同意退亲了。”

如今罗公子孤身一人住在京城,他原本就想退亲,方家既然提出来了,他自是会一口答应下来。

颜雪怀叹了口气:“不过这样一来,罗家的那张酒牌子不知道还能不能保住。”

黎宝淮道:“罗家和我们黎家不一样,他们家大业大,酒坊只是副业而已,不做酒坊还有很多生意可做。我之所以来找你们,是因为罗家派人来找我了。”

颜雪怀的脑袋里灵光一闪,她问道:“罗家想卖酒?”

黎宝淮点点头:“他们保不住酒牌子,便想与我合作。”

“来的是罗四老爷的人?”颜雪怀又问。

“聪明,你真是聪明,一点就透”,黎宝淮称赞,“来的就是罗四老爷的人,恐怕这件事就连罗公子也不知道。”

“我和你谈这桩生意,靠的是漕帮的船,罗家靠的又是什么,酒坊?你们镇上有的是酒坊,不缺罗家的。运酒的车马船只?罗家即使有商队,也不能与漕帮相比,且,据我所知,罗家并没有自己的商队。”

颜雪怀说到这里,顿了顿,忽然问道:“莫非罗家想像与方家那样,和你们黎家联姻?”

啪啪啪,黎宝淮鼓起掌来,她看着颜雪怀:“小妹妹,你这颗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全都让你猜对了。”

颜雪怀笑道:“真的是联姻吗?和谁,若是罗公子,你可千万不要答应。”

“不是罗公子,而是罗公子的爹。”黎宝淮微笑。

颜雪怀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罗公子的爹?罗四老爷?”

“是啊,罗四老爷想要求娶我,让我做罗家的当家太太,给罗公子做继母。”黎宝淮说道。

“罗四老爷多大年纪了?”颜雪怀咧着半边嘴角。

“三十八岁,正妻早逝,有一个嫡子,一个庶子,还有五个庶女,其中庶子只有三岁。他没有妾室,但有四个通房,如我答应这门亲事,他便将四个通房全部送走,并且保证不纳妾不抬通房,若我诞下男丁,日后便让我的儿子承继家业。”

黎宝淮说到这里,微微一笑,对颜雪怀说道:“你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

颜雪怀点头,在她看来,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有钱的老男人和贫家女身上,可是黎宝淮不是贫家女,她是黎家酒坊的传人,是黎家这一代的当家人。

除此以外,黎宝淮还青春貌美。

罗四老爷呢,不过就是一个有钱的老鳏夫,何况家里还有一大堆庶子庶女,连同一个品行不端的嫡长子。

他凭什么?

黎宝淮叹了口气:“我来找你,是想与你们提前签约,若是黎家拿下酒牌,咱去世的亲人能看到阳间的亲人吗们两家使开始合作,若是黎家最终拿不下酒牌,那么黎家便不能再做酒,或者要依附其他酒坊,那样的话,咱们的合约自是要作废。”

颜雪怀眨眨眼睛:“你是担心,罗四老爷会兵分两路,在与你提亲的同时,也派人去了黎家,而黎家,你的那些长辈们,十有八、九会答应这门亲事,所以你想抢在前面,与我家签下合同,断了罗四老爷的念想?”

黎宝淮苦笑:“又让你猜对了,我的确是这样想的。我家里的那些亲戚,巴不得让我嫁出去,我虽是主事人,可他们却是我的长辈。”

长辈有权插手晚辈的婚事,即使黎宝淮的母亲还活着。

颜雪怀站起身来,道:“我这就去告诉我娘,你等一下,咱们马上签合同!”

喜欢娘子且留步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