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墓癸山丁向最旺什么人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贝克尔射门……他传球了!”

从解说员的这一声突然拔高的嘶吼中,就能听出来大家对于贝克尔这一脚急刹车传球有多意外了。

利兹城全队都没想到,当时他们的注意力全都随着足球被转移到了贝克尔的身上,看着他迎向足球抡起右腿,所有人都对他要直接射门深信不疑。

毕竟贝克尔本场比赛的进球感觉真的很好,他刚刚用直接任意球进了个球。

一般来说,这样的球员都会在比赛中更多尝试射门,希望进更多的球。

结果贝克尔硬生生把自己射门的势头给止住,扭转成了传球。

他其实早在冲上来射门之前,就已经瞄到了那个空当,这脚传球绝对不是什么临时起意,而是早有预谋。

他成功骗过了利兹城,也帮队友达尼吸引了防守注意力,让后者可以在完全无人防守的情况下射门得分。

看见足球飞进球门,球门后方看台上不少利兹城球迷们双手抱头,目瞪口呆。

他们刚才也像是场上的球员那样,多少有些松懈了,甚至有一部分球迷忍不住尿意,提前离开去上厕所了。

他们或许都觉得上半场就剩下一两分钟,不会再起什么波澜。

哪想到,塞维利亚航海家就利用这个机会再次破门——不过这样也好,他们最起码不用为了错失一个进球而感到遗憾……

从开场落后到上半场结束时的领先,塞维利亚航海家和利兹城的球迷们都仿佛坐了一次过山车。

“哎呀……”

看见足球飞进球门,沈浪长叹一声。

“这就是施指导刚才说的‘双刃剑’啊。哪怕是在上半场比赛临近结束的时候,利兹城也没有放慢节奏,收缩防守,而是依然在寻找得分的机会,继续组织进攻。这就给了塞维利亚航海家进球的机会……”

看到利兹城再次丢球,出租屋的客厅里响起了大家的议论和抱怨:

“日!这球达尼那里怎么没人啊!”

“被打乱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塞维利亚航海家的左路进攻,球员全都集中去了那边,导致右路就空了……”

“眼看着上半场就要结束了,还攻什么呀!收缩防守啊!好歹上半场保个平局。现在倒好,落后一球进入中场休息……简直愚蠢!”

“嗐,利兹城不一直是这样吗?进攻进攻,总在进攻……平时看起来不也挺爽的吗?”

“话是这么说,真丢了球还是很不爽啊!”

严炎没有参与到大家的议论中,楚一帆碰了碰他,笑着问他:“怎么不发表意见?”

“有什么好说的?老生常谈。比赛还没结束呢,还有半场。”

严炎显得很淡定。

唐秀媛瞪大眼睛有些好奇地看向严炎:“严炎你真就这么相信胡莱啊?”

严炎微微一笑:“学姐,等你看完这场比赛,再多看几场胡莱的比赛,你就会和我一样了,成为天选之子忠实的信徒,阿门……”

唐秀媛被严炎夸张搞怪的样子逗笑了。

※※※

塞维利亚航海家球迷们在看台上大呼小叫,为这个进球欢呼。

在他们的欢呼声中,航海家球员们结束庆祝,回到自己的半场。

这个时候上半场比赛时间已经几乎用尽。

就算主裁判会考虑把他们庆祝的时间补进去,也改变不了什么。

这场比赛的上半场,就将是以塞维利亚航海家2:1领先利兹城结束。

拉斐尔·埃尔古雷斯在跑回自己半场的时候,发现胡莱已经站到了中圈,脚下踩着足球,正等着开球。

于是他故意向那边跑去,在从胡莱身边经过时,他转过身来以手抚胸,向胡莱为微鞠躬,随后抬起头来笑着说:“向你致谢。”

他以为胡莱会愣住,结果没想到他这话刚刚说出口,就听到胡莱冷哼一声,用他的母语西班牙语说道:“真好笑,堂堂欧联杯霸主,在比赛中领先了,还得感谢对手。那我要是不摸奖杯,是不是就轮到你们现在落后了?”

现在换埃尔古雷斯他自己愣住了。

他是真没想到胡莱接话接这么快,就好像一直在等着他来挑衅一样……

而且面对胡莱这话,他竟然还有一种“无可反驳”的无力感。

因为从逻辑上来说,好像对方说得对……

他们是堂堂欧联杯霸主,在比赛中领先任何球队都很正常。既然是正常的,那自己为什么还要去感谢胡莱赛前摸奖杯?

说白了,埃尔古雷斯其实是想恶心胡莱。

但他不仅没有成功恶心到胡莱,反而把自己给恶心到了。

埃尔古雷斯有些恼羞成怒:“别嘴硬了!”

说完,他转身就跑。

胡莱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怂,

坟墓癸山丁向最旺什么人 无删减完整版*

连面对自己的勇气都没有,便提高音量对着埃尔古雷斯的背影,大喊:“谁嘴硬了?那是不是航海家之前的欧联杯冠军全都靠对手球员赛前摸了奖杯得来的?!”

埃尔古雷斯没转身也没回头,因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胡莱。胡莱这话字字诛心,他却百口莫辩。

此时他突然想起胡莱在赛前对他说的那番话:“我也谢谢你,竟然会主动和我聊天。现在忙,一会儿咱们好好聊聊。”

当时他还奇怪,胡莱为什么会这么说,有什么好聊的?

现在他隐约有些后悔自己竟然真的还会去找对方说话……

周围其他的塞维利亚航海家球员们听见胡莱这一嗓子,都先向他投来奇怪的目光,接着又看向了埃尔古雷斯。

不知道他们的队友在刚才和胡莱说了什么,以至于让胡莱发出这样的莫名其妙的质问……

※※※

“诶?诶!看到没!看到没?!”

刚才还很淡定的严炎突然跳起来,指着电视屏幕嚷嚷道。

“他和胡莱聊上了!他触发了相声足球的特效!这场比赛利兹城稳了,彻底稳了!”

严炎大手一挥。

“又添一项铁证!”

大家哄笑起来。

看着一头雾水的唐秀媛,楚一帆给她解释道:“当初我们打进安东杯决赛时,胡莱替补出场,防守他的正是现在他在国家队的队友王光伟。王光伟对他寸步不离,胡莱没辙了,就直接在场上和对方聊上了……”

楚一帆把当初胡莱在场上和王光伟聊个不停的往事讲给了女友听。

“我们也不知道他最后的那个进球和之前聊的天有没有关系。不过后来他确实总会在比赛中和对手交流,具体聊些什么也没人知道。但只要他这么做了,往往就能进球,或者帮助球队赢得比赛……久而久之,球迷当中就流传胡莱是靠‘说相声’来迷惑对手的梗了……最后有人总结出‘相声足球’这个词。”

唐秀媛听了男友的这番介绍之后,先是很不可思议:“还可以这样?”

但又想到“操帝”传说,立刻便觉得那样的事情发生在胡莱身上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那是一个不能以常理度之的人啊!

※※※

虽然主裁判给上半场又多补了一分钟,不过对于比赛本身来说毫无影响。

利兹城不可能抓住这一两分钟的机会扳平比分,塞维利亚航海家也很难再扩大领先优势。

在利兹城把足球重新开出之后很快,主裁判就吹响了上半场比赛结束的哨音。

“上半场比赛结束,利兹城在开场先进一球的情况下,被塞维利亚航海家连追两球,目前已1:2的比分暂时落后……不过比赛还有四十五分钟,利兹城仅落后一球,还是有机会的。施指导对这个上半场有什么看法?对下半场又有什么展望?”

施无垠说道:“上半场双方的节奏打的都很快。可以看得出来这种快节奏不是塞维利亚航海家想要的,他们属于被迫应战,被利兹城的带快了节奏。虽然效果也很不错,他们连追两球,但下半场塞维利亚航海家应该是会调整节奏,放慢速度,凭借更强大的整体实力和更丰富的经验,稳扎稳打和利兹城慢慢周旋……”

“嗯嗯。”沈浪在旁边点头附和。“没错,应该就是这样。毕竟在比赛刚刚开始之后,塞维利亚航海家进攻的意愿不是很高,还是更偏向保守。如果不是丢了球,他们应该也不会这么快提速……而下半场还要继续这么踢的话,对球员的体能要求很高。塞维利亚航海家球员们的平均年龄要比利兹城大,而且在决赛前的休息时间也要比利兹城少。毕竟西甲联赛要比英超晚了快一个星期才结束……”

“其实利兹城应该是希望塞维利亚航海家继续保持上半场那种节奏的,虽然他们的防守压力会很大,可他们的进攻机会也能更多。而且航海家球员的体能那样会消耗更快……如果航海家选择放慢节奏,稳扎稳打的话,对利兹城来说,就比较麻烦了……”

沈浪说道:“那很难。毕竟布伦特不是克拉克那种‘一球领先不保险主义者’。他应该会让球队放慢节奏的。这么一来,利兹城就要有足够的耐心,不要着急……好的,那么观众朋友们,上半场的比赛就为你们解说到这里,接下来进一段广告……”

坟墓癸山丁向最旺什么人※※※

PS,第二更送上,十月最后一天了,求月票!!

喜欢禁区之狐请大家收藏:

“见鬼!”

“妈的!”

“该死!”

绝大部分利兹城球迷们都在上半场利兹城球门后方的看台上,所以他们近距离目睹了贝克尔这个任意球进球的全过程。

看见足球飞进球门时,不少球迷情不自禁口吐芬芳。

零星有人在抱怨森川淳平不应该给塞维利亚航海家那个任意球。

但更多的人双手抱头,陷入痛苦的沉默中。

在利兹城开场就取得领先之后,他们一刻不停地高歌,在为球队加油助威,同时也表达他们内心的喜悦。

结果现在喜悦的心情仅持续了十五分钟。

利兹城的领先优势就荡然无存了。

进球之后的贝克尔在和队友们尽情庆祝进球,对面看台上响起了塞维利亚航海家球迷们的歌声和欢呼。

这就是足球,有人高兴,就有人悲伤。

※※※

望着在庆祝的塞维利亚航海家球员们,森川淳平露出了痛苦的神情,他缓缓低下头去,像是一个做了错事而不知所措的孩子。

直到有人给了他一巴掌,重重拍在他的后背上。

他回头去看。

是队长皮特·威廉姆斯。

“别放在心上,这球责任不在你。”威廉姆斯用英语对他说。

其实多少是有些责任的,但威廉姆斯作为目前的场上队长,当然不可能那么说。

“收拾好心情,重新投入到比赛中去。”

坟墓癸山丁向最旺什么人 无删减完整版*

他又拍拍森川淳平的肩膀。

森川淳平用力点点头,用日式英语说道:“我会的,队长,请放心!”

皮特对他笑了笑。

接着转身向其他的队友们高声说道:“我们不过是被扳平了比分而已!打起精神来!”

包厢中的英格兰队主教练贾森·莱利看见这一幕,很满意地点点头:“和去年比起来,威廉姆斯更成熟了……我想哪怕哈里退出国家队,我们也有了一个优秀的接班人……”

※※※

布伦特在场边对自己的助理教练雷诺说:“这就对了!就应该这么踢!”

雷诺问他:“现在我们要放慢节奏吗?”

布伦特摇头:“怎么可能?这种时候当然是要继续给他们施压,决不能让他们慢下来!”

雷诺点点头,走到场边,向场上已经结束庆祝的塞维利亚航海家球员们做手势,告诉他们继续这么踢,继续进攻,不要让比赛节奏慢下来。

在场上,球队的队长贝克尔也利用和队友们一起跑回去的机会对他们说:“保持住这个节奏和感觉,让我们对他们继续施压!让他们知道,这里是谁的地盘!”

他用力指了指自己的脚下。

这里是巴黎的世界杯体育场,实际上是巴黎埃热尔的主场。

但现在,作为“塞维利亚航海家杯”决赛的举办地,说这里是塞维利亚航海家的地盘那也是一点毛病都没有的……

前锋埃尔古雷斯也给大家鼓劲:“胡在赛前摸了奖杯,好运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

电视机前不少中国球迷们唉声叹气的。

谢兰也把眉头重新皱起来。

总归还是不放心,有些风声鹤唳了。

自从看到儿子摸了奖杯之后,总觉得场上发生的任何不利于利兹城的事情,都仿佛是某种神秘力量的暗示……

就比如这个球,这是塞维利亚航海家本场比赛的第一个任意球啊……

怎么第一个任意球就进球了呢?

在楚一帆的出租屋里,严炎云淡风轻:“不要放在心上,以利兹城的防守水平,他们面对塞维利亚航海家不丢球,那才见鬼了呢!所以丢球是很正常的,反正最后利兹城一定会赢就行了!”

大家不说话,都看着电视屏幕。

是不是真像“教主”严炎说的那样,且看着吧。

※※※

比赛重新开始之后,扳平比分的塞维利亚航海家士气高昂,继续保持着进球之前的那种节奏。不断向利兹城球门发动进攻。

而利兹城在丢球后,倒也没有完全被对方的攻势压得抬不起头来。

他们依然在很顽强的进行反击。

“这就是利兹城这支球队的特点了……”沈浪又给大家介绍道。“这支球队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优先进攻的,仿佛不会防守一样。一般人以为,这么做会导致他们丢更多的球……但实际上,如今的利兹城却总能靠这样的做法赢得比赛。从上赛季的英超冠军,到本赛季的欧联杯,都是靠进攻一路打到最后的。所以如果利兹城被航海家打的抬不起头来,全队龟缩防守,那对他们来说反而是更危险的,还不如压出去进攻呢。”

施无垠在旁边点头附和:“没错。明白自己擅长什么,然后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最终在这一项上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就足够掩盖其他方面的问题了。利兹城的思路很聪明,他们也因此取得了成功……”

但紧跟着他又话锋一转:“不过这样也有问题,那就是要承受巨大的风险。很容易被对手抓住机会进球。这样是把防守的压力转嫁成了进攻压力。一旦丢了球,进攻就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扳回来……所以是一把双刃剑。”

沈浪笑道:“要不然为什么利兹城球迷说看利兹城的比赛对心脏不友好,但中立球迷则喜欢看利兹城比赛呢?因为真的很精彩,他们的比赛绝对不会沉闷。”

“就是这个道理,好不好,看站在谁的立场上。”

※※※

“利兹城发动了反击,亚当斯直接长传找到了卡马拉!卡马拉漂亮的停球……他带球杀了进去……射门!哎呀,稍稍偏出!”

“延森沿着边路上来,接到了贝克尔的传球……他尝试突破,但没能成功。利兹城的右后卫劳勒卡住了内线,不让他轻易突入禁区……贝克尔上来接应他……贝克尔横移内切……他过掉了森川淳平!抢在亚当斯之前起脚射门!高了!”

“威廉姆斯在禁区外拿球……直接远射!杜里奇扑了出去!但利兹城的进攻还没完……胡!哇!阿图尔及时下脚铲断!没有让胡获得补射的机会!”

“埃尔古雷斯头球——范德文!他做出了一次关键扑救!”

……

在解说席上,来自世界各国的解说员大呼小叫,不断响起的惊呼,表明这场比赛有多激烈。

大家都说“自古决赛无名局”,这是因为坟墓癸山丁向最旺什么人打进决赛的球队难免会患得患失,所以求稳成为了他们共同的选择。

保守的战术在各种决赛里大行其道。

这样的比赛自然谈不上好看。

以前一场决赛踢下来,可能一个球都没有,最后还得靠点球大战来决出胜负。

不过这样的潜规则在本场欧联杯决赛中不存在。

因为其中一支参赛球队是不按理出牌的利兹城。

胡莱的那个球,给这场比赛提了速,也定下了基调。

到目前为止,两支球队都没有要放慢脚步的意思。

你来我往,打的很是热闹。

倒也不是他们喜欢这样,而是在整体节奏被加快的情况下,谁都不敢放下提起的那口气,生怕一减速就跟不上,被甩出车去。

在这种互相加快速度的对攻中,塞维利亚航海家的攻势更有威胁一些,毕竟他们整体实力要更强。

同时丰富的决赛经验也起到了关键作用。

在还有两分钟上半场就要结束的时候,利兹城球员们的注意力有所下降,他们可能已经开始想下半场的事情了。

这种松懈被塞维利亚航海家敏锐察觉到了,他们的队长贝克尔见状立刻行动起来——他突然回撤断下了皮特·威廉姆斯的球之后,把足球迅速传给后腰蒙特罗。

蒙特罗则直接把足球斜长传去左边,左边后卫杰梅因·拉克兰佩高速前插,在足球即将飞出边线的时候,高高跃起,用头把足球顶回球场。

接应他的正是球队左边前卫约瑟佩·延森。

而拉克兰佩救下这球之后,没有懈怠,趁着利兹城防守球员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的时候,他从球场外加速往前插。

延森接球后,看到拉克兰佩的前插,便迅速把足球传过去。

“延森的直塞!危险!”

沈浪看到这一幕,在解说席上惊呼。

拉克兰佩接球的同时把足球再用力往前一趟,他再提速靠速度强行超车利兹城的右边后卫约什·劳勒。

劳勒被动应战,仓促转身,已经被拉克兰佩甩开了半个身位。

他只能跟着回追……但很明显已经追不上了。

拉克兰佩冲破利兹城的边路防守之后,抬头观察禁区里。

利兹城的后卫们阵型站的还算是完整,如果直接传中未必能够有好结果。

于是他进一步往前带球,靠近底线,同时把利兹城的后卫线压得更靠后一些。

接着他却送出一脚倒三角传球,把球传向大禁区线附近!

贝克尔冲了上来!

“小心!”

“森川淳平!”

在日本解说员的大吼声中,森川淳平看见贝克尔抡起右腿做射门状,连忙铲过去,打算用身体阻挡这一脚射门。

但弓都拉满了的贝克尔却在最关键的时刻来了个急刹!

他踢出去的右脚不是射门,而是横过脚腕,把足球斜着推向了右边。

在那里有一个空当,塞维利亚航海家另外一名前锋达尼正在此处!

并且无人盯防!

看见足球传过来,他调整脚步,没有停球,直接射门!

尽管利兹城的门将范德文迅速回扑,而且还真的碰到了球,但足球却仅仅只是被他扑了一下,还是从近角窜入了网窝……

“啊!不妙!利兹城在上半场临近结束的时候又丢球啦!”

日本解说员哀嚎道。

※※※

PS,今天依然是三更,双倍月票期间求月票!

喜欢禁区之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