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种死法最简单而不痛苦,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第三百五十章人的名

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雷家堡的人,一下子感觉好像这附近,无论什么状态,都变成自己势力范围以内。

其实这次寻找传说中的异种,不但是代表他听云庄不许别人干涉,大有卧榻之侧,岂容别人酣睡的姿态。也是一次听云庄自我认知膨胀,认为在这一亩三分地上,老子才是最大的。

在许多人一阵忽悠下,雷家堡似乎也感觉,至少自己是天下第三,贺家堡和听云庄第二,

哪种死法最简单而不痛苦,

第一自然就是江湖上的大佬。

最后在一番计较后,挑选带了堡里的人,赶来听云庄寻找机会。雷家堡的人很聪明,知道单凭这样的套路,自己这些人肯定是很难找到,这条传说中的异种宝物。

于是叫了齐昌府里,一个算是捕蛇世家的向导,出重金让他陪着大家一起来。当然免不了连吓带哄的,搞得这个向导也是胆战心惊。

经过了一天的寻找,也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却看到连云寨攻打听云庄,接着又有悍匪前来骚扰,自然让雷家堡的人举棋不定。

毕竟传说的奇物诱惑太大,他们眼看着天黑了,循着向导所说的线路,找到此处踪迹的时候,向导终于又发现了线索。

大家本来很是高兴,知道希望来了。想不到居然有人捷足先登,甚至线索在听云庄内,这倒是让他们有些意料之外。

意料之中自然会有人来找,意料之外的是没有想到,这会儿人不是太多。当然最重要的就是,他们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现在还不确定是不是对手。

此时为主的没有事先出头,而是看着这边的人,大有想分一杯羹的意思。

秦奘看了眼这些人,知道不过是一群小丑,在江湖上都算不上人物。心里虽然是不屑一顾,但是也不由看了过来:“不知所谓!”

要知道据他的了解,此物异种最是聪明灵性,如果被这些人打扰到了,只要一遁走的话,只怕又要是一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的等待了。

何况此物异种,既然刚刚蜕皮成功,正是需要大量吸收,天地精华的时候,肯定是会在近段出现。可是如果真的被惊吓到了,鬼知道到时候去哪里找,所以秦奘眉头皱起。

很想把这些人,一个个扔到外边江里去,可是想到周围还有旁人,甚至听云庄的人也还在,风璧微出奇却没有吱声,秦奘便也静观其变,暂时忍住了心里的念头。

他们暂时没有动静,雷家堡这些人也不敢异动,使得这条小溪两边,甚至水潭四周霎时间安静了。

似乎意料之中的人,暂时也没有出现,秦奘知道不少人都在暗处,自己手里疗伤的药酒,明显已经快没有了,此事迫在眉睫的重要。

所以秦奘此时忍住了,心中的波动和不满,静静的看着水潭边那个山洞,暂时居然没有吱声。

雷家堡这边那个瘦子,做了个自认最潇洒的动作,朝秦奘和风璧微拱拱手,随后清声说道:“齐昌府雷家堡少堡主阴平,见过诸位同道,敢问尊姓大名!”

那头白纹猛兽瞬间站起来,倒是让这阴平身后诸人,直接的吓了一跳。看清白纹猛兽的样子之后,有些人脸上不但没有紧张,居然露出了一丝喜色。

要知道这听云庄的奇物,让人垂涎三尺,而眼前这白纹猛兽,更乃是极难见到的异种,何况是这么大的一只,所以这些人几乎带着亢奋。

谁知这白纹猛兽似乎通灵,看出这些人不坏好意,居然昂首朝这些人,低低的咆哮了一声,瞬间一对前脚立起来,龇牙咧嘴的露着利齿,似乎随时就要扑过来一般。

看着它怒目圆睁张牙舞爪,对着这些人自然有几分,令人胆寒心惊的气势。如若不是风璧微在此,只怕早就冲过来伤人了

不过风璧微显然对阴平的话,丝毫不感兴趣,看秦奘不说话,夜幕下当真飘飘若仙。

秦奘自然懒得理阴平,冷冷的看他一脸孤傲,简直想过去给他一巴掌。心想一个在江湖上微不足道,二流势力都称不上的山头,还敢在这里装模作样,真是没有吃过苦头。

当然秦奘也没有动,耳朵却不住的自动动了起来。原来他一直用师门绝技,监听周围动静。看到阴平出声,不由看向风璧微这边,眼神带着几分凝重。

看两个人都没有吱声,阴平脸色涨得有些发红,幸好天色已经暗下来。就在他正要发怒,秦奘居然开口说话:“连云寨有兴趣,贺家堡有兴趣,没想到不入流的雷家堡也是?”

悉悉索索声音传来,只见听云庄一路两边的灌木丛后,闪出了几个人来。这些人个个穿着短衫,衣襟也都掖在腰间,手里拿着兵器,不正是庄淳连云寨的人。

这边阴平自然脸色大变,虽然和连云寨没有什么过节,但是连云寨却是梅江,和韩江上有名的水匪。

[标签哪种死法最简单而不痛苦:p标签]连云寨之所以声名赫赫,就是因为它的寨主庄淳。江湖人称,水上飘庄淳!在江湖上的情报里,听过这个人的名头,据说当初和悍匪不对付,让他们头疼好一阵子。

此人扼守在齐昌府的梅江,和韩江之间的水道,据说有着一座山寨连云寨。当初还是在齐王刘弘弼的时候,就派遣人几次前去围剿,都没有找到连云寨具体位置,想来其人不是浪得虚名。

尤其听说这庄淳,是出自一个中原来庄姓家族后代,据说手下一套十八路的《温侯戟法》家传,虽然不说万夫之勇,至少在江湖上也算赫赫有名。

此事虽然没有得到过,水上飘庄淳本人的证实,但是看到他的人明白,这确实是一位先天境界的高手,而且戟法也是出众。

不说他在齐昌府占有什么至高位置,至少见过他戟法的江湖朋友,都会对他礼敬三分,甚至带着本能的忌惮。

人的名树的影,同样自诩为江湖同道的雷家堡,自然了解过连云寨,甚至了解过水上飘庄淳这个人!所以阴平不敢大意,更不敢随意放肆!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第三百四十九章雷家堡

不由言辞客气,更把自己放的很低。看着对方比自己大不了多少岁,吉星却知道对方一看气势,就知道是一位老古董修真者。

捏着那朵鲜花,这个长发随意披散在身后的男子,有着几分异样的风度,细长凤眼看起来有些惊艳。面色光滑白嫩,皮肤像年轻女子一般。目测三十来岁年纪,深邃迷人的眼神看去老于世故。

就算吉星和裴易对他十分戒备,看着他也有着几分,闲散几分舒适的神情,更有一种莫名的崇拜和松懈。

“似乎太多年,已经没人称呼名字,某家都几乎忘记了!”听到吉星说话,他却似乎有些唏嘘,神色看去似乎在追忆!

这确实令人有些尴尬,不过他马上又回神看过来,淡淡说道:“你这么一提,倒是令人感慨,也罢!且唤申屠吧!”男子一笑那亲切自然的笑容,看着让人感觉舒服。

“先生世外高人,不知有何指教!”吉星越发恭敬起来,这是对高手的一种尊重。不管是不是敌人,以对方身份也不会对自己偷袭。

“小小年纪身为齐昌府大佬!还是有话语权。某有事前来此处,自己不方便出面。正好借你之手完成,不知道你可否愿意!”静静的看着吉星,语气平淡没有半分强势。

也静静看着这个叫申屠的男子,砍对方的脸上没有半分的异样,吉星不由拱拱手施礼道:“先生所托,本不敢推辞!但某身负一城乃至全府安危,如若有违天道,就希望先生谅解!”

暂时没有变化,轻轻用脚在水中濯足,眼神看着吉星,似乎期待继续说下去。

“如果先生所托,是某力所能及范围之事,不违背人道良心,不影响某责任,但说无妨,某必当赴汤蹈火!”对男子高看起来,继续带着恭恭敬敬,自然也不卑不亢,因为身边人的反应,让吉星明白深浅。

点了点头眼神有些欣赏之意,优雅的说道:“倒是有些想法!不过你放心,小事一桩,某岂会为难小辈。只待事成后,自有回报!”

说罢静静看着这边,带着些许自然。

“但说无妨,力所能及,必当赴汤蹈火!”吉星真诚的施礼,一边带着权衡说道。

这个叫申屠的男子思呈了一下,淡淡的说道:“前方某有位后辈子弟,在寻找一物疗伤。某也需要此物有用,不过这位后辈性子古怪,某不好出面,想让你替某索要余下材料,不知可否!”

心中一惊吉星脸上没有变色,恭敬说道:“失敬,原来先生是秦兄长辈,某和秦兄相识投缘。据秦兄说需此物治疗暗疾,不知先生所需,会不会影响秦兄疗伤用量!”

“倒是有缘!”申屠神色自然,淡淡说:“自然不会影响,何况现在能不能得手还是未知,来了很多人,努力帮他,等尔等好消息!”

晚风吹起,大家再看时,申屠人影以渺,似乎从没有出现过一般。溪边那块石头,让人有种恍如若梦,晚风习习,夕阳以下。吉星倒也没有惊诧,看了眼陈延寿和石舞,两人示意过去这边。

“应该在

哪种死法最简单而不痛苦,

这里了!”一把沙哑的声音,刻意的压低了声音。一帮人从一侧走过来,这些人足有十来个,个个都是奇装异服,手里拿着各色各样的兵器。领头的是个消瘦汉子,说话的是个刀疤脸。

借着落日余晖映照,看到这边早到的这些人。吉星看去这些人的样子,想到这会儿听云庄也不戒严,到还是比较好理解。不过这边站在一旁的风璧微,看着倒是有些诧异。

这十来个人显然都是江湖上的人物,那个刀疤脸看去一脸凶狠,虽然不是江湖上什么一流高手,感觉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物。可能看秦奘魁梧高大,身后又站着几个人,倒是没有放在眼里。

毕竟在江湖上行走,谁没有几分狠气。但是忍不住瞟向风璧微,似乎这才是令他们顾忌的人。

“没说错吧!不少人眼红这里的圣婴鱼呢!可是说了这条,能卖到十两黄金呢!”压低着声音,在这静寂的庄内小潭溪边,声音还是显得很突兀。

不时看向风璧微,她虽然蒙着面,可是风姿卓绝站在那里,让人不由的神往。这些人可以说也是经常厮混勾栏,哪见过这么风韵动人的女子。这么风姿飘逸的女子,是个男人都会多看两眼。

虽然看去好似自持身份,没有紧紧盯着风璧微,可眼神的余光,却是肆无忌惮。这些人可不是傻子,这里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子,和几个男子在这里,那会是什么别的情况,自然不会那么简单。

如果不是山精鬼魅,就是江湖上的绝顶高手。

即使人多势众壮胆,但是也不想招惹麻烦,在这岭南附近一亩三分地上,这些年也算颇有名气。但是也知道的很清楚,说到江湖地位的话,就算针对雷列侯,也轮不到他们出来话事。

一向很明白位置,虽然狂妄却也是有依仗的主要原因。这次连云寨和齐昌府顺利合作,是庄淳顺应大势。攻占齐昌府对于江湖人来说,绝对是件轰动的事情。

“这是齐昌府另外一股势力,雷家堡的人!”裴易作为跟随齐王的人,这两年整理了不少资讯。

前一段时间齐昌府炒出事件,说听云庄出现圣婴鱼现身。据说在二十多年前,有人捡到一条小圣婴鱼,居然被人用一两黄金收走。普通老百姓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但是价格炒到黄金上,对于这些人来说,才是最主要的吸引力。

江湖上都知道,哪种死法最简单而不痛苦一些神奇生物不管是什么,只要超出自然生命时间,一般都会是周身是宝。许多千载难逢的奇方,就是需要奇物作药引。炒到惊人黄金价位,原因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

世间事情往往不简单,更不是过家家。就是有那么几个人有想法,也是微不足道有人流连半天,最后没有结局,雷家堡也收到消息,明白过来自然也想参与。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