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房子干了女中介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安娜从湖边回来,对躺在地上的女孩讲:“小鱼仔,湖里有大鱼,我们抓鱼去吧?等会我们吃全鱼宴。”

时宴半支起身,看妖娆万分又香气迷人的安娜。“又是小鱼仔又是全鱼宴,差点以为你们要吃我。”

“这我可不敢。”安娜伸手将她拉起来,笑着看过来的两人。“长官才是鱼塘主,吃谁他说了才算。”

时宴下意识的讲:“吃鱼。”她说完立即强调。“长官,中午吃鱼怎么样?”

顾凛城看被安娜带着跑的女孩。“让志科他们去抓。”

“好勒!”

时宴和安娜两个女孩,便看向周志科等大兵,露出整齐的森森的笑。

“各位大哥,辛苦你们啦。”

大兵绅士讲:“乐意效劳。”

他们说完,一边脱衣服一边朝湖走时,一边抱怨:“长官每次都这样。夫人就算了,安娜完全不需要呵护啊。”

周志科反问他们:“你们要给安娜脱衣服的机会吗?”

“啊?不不不,算了算了,万一被长官发现我们意志力不行就惨了……”

时宴听他们嘀嘀咕咕的走远,疑惑问:“他们说什么?”

安娜一手勾住她脖子,脸贴着她脸亲呢讲:“馋我的身子呢。小鱼仔,你要不要试试啊?姐姐今晚就宠幸你。”

时宴拼命往后仰。“我不馋,你走开。”

“真的吗?”

“真的真的。要馋我也馋顾凛城的。”

“哦,是吗?”

时宴听她这深意的话,动作一僵,努力挣扎的反头,看站在身后的两位大佬。

安娜看到他们,嘻笑的松开手。“长官,刚小鱼仔说馋你身子。”

时宴:……

这种事情,你不用再强调啊!

安娜说完,哥两好的搭住她肩。“不得不说,她品味不错,跟我一样。”

时宴听她调戏自己的男人,竟然莫名的松了口气。

顾凛城没在意安娜的调侃,对她们两讲:“去捡些柴来。”

这就完了?

时宴看他胜比高山白雪,冷峻得什么也瞧不出情绪的俊脸,想他该不会是平时被安娜调戏惯了,所以才这么淡定吧?

安娜将她拉走。

等走远了。

安娜看红着耳尖的女孩,忍不住不问:“小鱼仔,你该不会还没睡到长官吧?”

时宴想说,睡倒是有睡到,但肯定不是生小鱼仔的那种睡。

“喂,你是不是不行啊?”

时宴挑眉儿瞧她。“你怎

买房子干了女中介 小说全文/

么不说长官不行呢?”

“他行不行,这还要置疑?”

“有时候能力不代表……”

“行了行了,别狡辩了。”安娜想到什么的问:“你没用我送你的礼物吗?”

时宴想起结婚那天,她塞自己胸口的小瓶子。

“你不会扔了吧?那可是姐花好多钱特意让调香师给你定制的。”

听到这么贵重,时宴立即讲:“没有。”

安娜任重而道远的深意讲:“别浪费了。”

时宴警惕的看她。

安娜冲她眨眼。“虽然我睡不到,但你一定要睡到!”

时宴:!!!

这是什么狼虎之词!

这么猛的吗!

时宴想到自己跟顾凛城的故事,企图解释。“那个安娜,其实我们不是……”

“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实想这么做。”

时宴:……

“你说吧,你想不想?”

时宴:……

安娜看她反应,笑得妖艳万分。“这就对了嘛,用起来。”

“……嗯。”

“快走吧,这里离树林还有点远,别等下他们鱼上来了,没柴火煮。”

去树林里捡柴是个技术活,不过大家都非常放心,一但也不担心她们是不是会碰到丧尸或进化野兽之类的。

因此等时宴和安娜两个,一人一捆扛着柴回去时,周志科他们已经在拿刀剖鱼了。

时宴看地上活蹦乱跳的鱼,又看洗切的大兵,等他们把柴火烧起来袅袅炊烟时,已经可以想像这里建立起一座座城市的繁荣景像了。

希望这一座新的城市,能让更多流浪者受到庇护。

安娜问眺望远方的人。“小鱼仔,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这里会不会也建什么研究院之类的。”

“应该都会建的。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特点,可能不主张研制X病毒,但肯定会有其它方向的一些研究。”

“你说这里能避免斗争吗?”

“这不是我们说了算的。小鱼仔,你怎么突然这么伤春秋悲了?”

时宴收回视线看她,又四处寻找顾凛城。

诺兰讲:“长官有事,回长鹰号了。”

时宴想了想,还是进去长鹰号找他。

现长鹰号上没什么人,时宴很轻易在指挥中心找到顾凛城,以及还在工作的班杰明。

顾凛城在全息屏前踱步,思索着什么,神色冷峻深沉。

他过会儿,问视迅里的舟樵。“上次进城的那些掠夺者,查清是通过什么方式进来的吗?”

舟樵讲:“白瑜说是有人改了身份信息,让他们蒙混进来的。”

“倦羽组织现在什么动静?”

“根据情报显示,他们在城外一带活动。但秦屿和祁博士等人不见踪影。”

顾凛城沉默会儿,便决定的讲:“收集城外掠夺者的活动范围和实际情况,再做份全面清理的详细方案出来。”

舟樵应下。

“另外盯紧倦羽组织和城外的丧尸。”

“是的长官。”

顾凛城言简意赅,果决的下达完两道指令,便结束视迅。

他看到门口等的女孩,对旁边的班杰明讲:“有结果了通知我。”

“好的长官。”

顾凛城把帝国上层确认选址的事扔给部下,就和女孩出去。

离开指挥中心。

时宴犹豫的问:“要对付掠夺者了吗?”

顾凛城看似对这个事有顾虑的女孩。“他们不是你们的敌人吗?”

“确实是。”

时宴犹豫的讲:“但我怕会牵连到一些无辜的人。”

要是她对付掠夺者的事情传出去,可能会让城外的掠夺者将这种愤怒发泄在她以前所在的部落上。

以前她不会担忧这个问题,毕竟城里和城外是两个世界。

只是现在掠夺者与倦羽组织连手,消息不再有边界,对方很快就会知道这些事。

时宴现在没有再为城外的人提供保护,不希望他们因自己而受到攻击和牺牲。

顾凛城没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你说,为什么我明知你们反派者愈加壮大,对帝国边境的威胁也越来越大,却没有急着处理吗?”

时宴想了下。“是因为掠夺者?”

“对。他们就是扼制你们的天敌,也相当是帮了帝国的忙。”

顾凛城讲:“我现在要清理掠夺者,是因为他们的愚蠢和不自量力。愚蠢的选择倦羽组织,又不自量力的与帝国对抗。”

“你不怕倦羽组织再联手反派者吗?”

倦羽组织熟悉帝国,掠夺者有野蛮的战斗力,而反派者不仅有战斗力还擅长于战术性作战。

这三方势力要汇聚一起,不说全胜,怎么也够帝国头破血流的。

到时再加上丧尸,别说建立新城,恐怕帝国的经济和文明都得倒退十年。

顾凛城看非常清醒及聪明的女孩。“你说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清剿他们?”

时宴思索半会,猛的沉下目光来。

顾凛城看她反应,忍俊不禁的笑了。

他继续往外走。“你现在是我的夫人,又是特殊任务部的一员,不应该为国家的安定出一份力吗?”

做为前首领,没有什么比她去说服那些反派者更好的方式了。

时宴低气压的反问:“他们凭什么要向帝国投诚?”

“这里够吗?”

随着顾凛城的话,他们正好走到长鹰号的出口。

外边是广阔的草坪和清澈的湖水。

蓝天白云,美丽的心旷神怡的世外之境。

顾凛城伸手揉她头。“等反派者帮助我们铲除城外的威胁,就公开你的真实身份,再以感谢你们的帮助,使其获得新城的永久居住权,让他们的后代永远的享受着帝国的庇护。”

低沉悦耳的磁性嗓音,描绘着让人无法拒绝的对未来的美好想像。

不是想像。

是可以实现的他们为之努力的几代人的梦想。

进入城市,过着安定的生活,受着健全的教育,去做远比活着还要丰富多彩的有趣事情。

时宴对他的话大受震撼。

她看湖边打闹的大兵、看升起的轻烟、看那被风吹皱的湖面,心情激荡,难以平息。

这时安娜冲他们挥手。“长官、小鱼仔,可以吃饭了。”

顾凛城拍了拍女孩的头。“走吧。这事你有时间慢慢考虑,想好了再跟我说。”

时宴看走掉的人,想起自己刚才来找他的事,大步追上去。“我对新城的建设有点想法。”

“写份详细的倡议书。”

时宴:……

顾凛城讲:“说总是比做容易。”

“……好,我写给你!”

这说不定关系到日后部落人的居住问题,必须要好好写!

-

吃过午饭。

大兵们在长官的批准下原地扎营,过起了野外渡假的快乐时光。

不过他们也就白天这么干,晚上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回到长鹰号上休息。

等第二天上午,接近中午的时候,他们才启程回去。

是上层那些坐在办公室的人,终于统一了意见,就用他们最后停留的这个地方,做为新城的最终选址。

顾凛城为保险起见,还等拿到总统阁下签发的正式文件,才收队回营。

时宴扛着一把帐篷,最后一个走进长鹰号。

等她进来,舱门缓缓关合。

时宴看着外边美丽的景色,等它们完全消失眼前,才转身进去。

大概是因为顾凛城昨天说的话,她在经过一晚上的深思熟虑之后,对这片土地产生了莫名的情感。

这里可能会生存着她前部落的人。

那些她熟悉的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会成为她的故乡吗?

时宴脑海里,对它未来的构架已经充满无尽的想法,这些想法让她兴奋得几乎整晚都没睡着。

买房子干了女中介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再努力一点。

比帮顾凛城继续担任这个指挥官,比加入特殊任务部队,还要再努力一点点。

就算第二次世界末日会到来,她也仍然想再努力把,为了城外那些流浪者,为了那本该可以享受童年的孩子。

时宴有了逐渐明确的目标,她在长鹰号返程时,进了顾凛城的休息室。

她打开本子,挑好笔,端正的坐在桌前。

这是她第一次正儿八经的写东西,仪式感必须要有。

时宴冥想、沉思、整理顺序……

最后深呼吸,吐出。

让自己沉下心来,时宴郑重的拿起笔,开始写。

一分钟后:一切顺利。

三分钟后:进程有点慢。

五分钟后:那个建设的建有单人旁吗?

于是,几乎是整整一天,时宴特意找班杰明要来的记录本,还很新。

等回到夏城基地。

时宴写的不顺利也不说,把本子揣衣服里,装做自己没做这件事的,跟着他们下去。

安娜在操场上等她,好奇的问:“小鱼仔,你大白天的呆长官房间做什么?”

时宴平静讲:“没什么。”

“该不会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没有。”

“没有你脸红什么?”

还不是不太习惯骗人。

时宴迅速转移话题。“长官呢?”

走在后边的周志科讲:“长官跟诺兰少校在说事,应该很快就下来了。”

“嗯,我在这里等他。时间不早了,安娜你们先去休息吧。”

安娜冲她露出个姐都懂的神色,便笑着同周志科走了。

时宴看他们结伴而行的背影,抬头看璀璨的星空。

“在看什么?”

不久,顾凛城来到她身后,同样看天上。

时宴讲:“我在想,是城里还是城外的生活好。”

“看你在意的是什么。”

“我有点分不清了。”

“想想你们以前攻打帝国的原因。”

为了不再四处逃亡的安宁生活。

时宴收回视线,看他刚毅俊朗的脸。“你可以走了吗?”

顾凛城讲:“走吧。”

在回家的路上。

时宴犹豫了好久。

她看外边的星星,又看车里比星星还夺目的帅哥,话几次都到嘴边了,最后滚了滚又吞了回去。

顾凛城见她纠结,没有追问。

等把车停在院子里,在女孩下车时,看了下门上的摄像头。

时宴大概是被自己的纠结不爽到。

在要进门的时候,忽然停下来,冲后边的顾凛城讲:“你教我写字吧,突然发现有很多我不会写。”

这话说得,跟要作业抄的学渣一样理直气壮。

顾凛城看想了一路就为这事的女孩,不着痕迹的笑道:“好。”

喜欢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请大家收藏:

诺兰望着屏上命中的敌军飞行器,以及雷达上消失的信号点,再三确认。

他确定外边没有敌机后,手有些颤抖的暗松了口气。

顾凛城看有条不紊,又冷静沉着的青年,走进去。

看到他,指挥中心的人全都起立敬礼。“长官!”

诺兰也一样,只是他腰板挺得更直。“报告长官,敌人已清除完毕!”

顾凛城没管他。

他走到全息屏前,回看战斗记录。

而他的沉默,让刚刚上任就指挥一场战斗的副官心里愈加没底。

顾凛城仔细的回看视频,定住一架飞行器。“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吗?”

诺兰中气十足的回道:“报告长官,是城外的掠夺者!”

“掠夺者哪里来的飞行器?”

这……

顾凛城没看他,对班杰明讲:“叫人查一下。”

“好的长官。”

“这些是民用飞行器吗?”顾凛城说着,放大那架飞行器,看底部的型号。

班杰明讲:“回长官,是架民改飞行器。”

民用改良。

顾凛城问:“城外有这个技术?”

“城外要能拥有飞行器,离进攻帝国不是快一步两步,而是一年两年。”

随着这话,时宴进入指挥中心,看里边的人。

她在顾凛城把自己拉开时就醒了,只是当时太尴尬了,就继续装睡。

但这外边又是机枪又是导弹的,便躺不住的出来看看。

还好她来了,不然这些城里人,又要把罪名加给城外的人了。

顾凛城看直接否定他猜测的女孩,对班杰明讲:“通知安娜,叫他们下去看看。”

时宴讲:“我也去。”

“跟着安娜,别乱跑。”

“好的长官。”

这对话平和得,不像是会发生在这严肃的指挥中心。

班杰明等人见怪不怪,并且求之不得。

只要长官心情好,不管他做什么大家伙都没意见。

诺兰看从进来就没正眼看过自己的指挥官,等时宴出去,便端正的硬气的直接讲:“我这次处理得不够全面,请长官责罚!”

顾凛城坐到椅子上,浅灰的眸子平静望着年青。

他沉默了会儿便问:“谁允许你擅自下令攻击的?”

带着金属质感的低冷嗓音,虽是不带怒气的反问,却莫名让人感到一阵从脚底升起的恐慌。

越权!

而且是他这个接任者,越的指挥官的权。

诺兰紧张的如实讲:“回长官,我怕打扰您休息!而这些敌人我又能将他们解决!”

顾凛城望着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敲在桌面上。

他这一下下的,更像是敲在诺兰高度紧崩的心脏上,让他十分煎熬。

“诺兰少校,你是否明白,特殊任务部里,你们每一个人所做的事、所杀的人,都默认是经过我授权的。”

“明白!”

“你现在觉得,在这场可能与平民甚至是城外流浪者的冲突里,是我的休息重要,还是我的决策重要?”

“您的决策重要!”

诺兰从胸腔发出的低吼般的声音后,指挥中心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只有设备发出嘀达的轻微声响。

顾凛城看着毫不掩饰,勇于承认错误的年青少校。

过了会儿才讲:“指挥作战方面还不错。”

这反转的话,让诺兰不知要怎么回应。

顾凛城确实对他的应战能力感到满意,但之前说的也是实事。

要让他知道,遇到这种涉及到两方交战的事情,别说是休息,就是在手术台上也要向上级请示。

包括他以后成为一个指挥官也是,要慎重的仔细思考每个问题,以及自己这么做会带来的后果。

顾凛城骂也骂了,夸也夸了,说完便讲:“下次注意。”

诺兰郑重道:“是长官!”

-

时宴和安娜乘坐悬浮车,回到那架被机炮打下去的飞行器上空。

刚巨大的动静,加上决策性的延误,他们到的时候,下面已经围满了丧尸和变异的野兽。

现一只庞大的轻度腐烂的狼,正威风凛凛的站在飞行器上方。

它本来在找这个铁家伙的入口,忽然闻到什么的抬头向上看,接着冲天空嗷叫。

这嗷叫引起旁边的丧尸注意,使它们全冲天空伸手,似想要将他们拉下来。

安娜看周围形式。“非常危险,还是不要下去了。”

周志科驾驶着车,围着飞行器转了圈。

他停在飞行器的驾驶室前,透过前窗看里边的设备,确认的讲:“是架民改,但不确定具不具备携带武器的功能。”

时宴趴在车窗上,看飞行器顶上嗷嗷叫的狼,又看已经布满裂纹随时会裂开的驾驶室前玻璃。

驾驶室里的飞行员已经挂了,东西也因撞击掉得到处都是。

在一些乱七八糟老旧物件里,躺着枚泛着光的东西。

时宴看这架破旧的除了玻璃外唯一反光的东西,对周志科讲:“等我一下。”

说完便跳下去。

飞行器上那只狼,看到跳下来的食物,大张着嘴,露出锋利的獠牙。

时宴拔刀,将它的嘴砍破,便一脚将它踹下去。

滚落下去的狼引起丧尸们一阵兴奋,也可能是近在咫尺的食物,让它们开始疯狂的往上爬。

时宴看了眼周围的情况,没犹豫的踹开驾驶室的挡风玻璃,跳进去。

安娜见此,对车内的人讲:“掩护,别让丧尸上去。”

周志科等人便迅速驾起枪,瞄准下边的丧尸,对一些快要爬上去的进行射击。

但丧尸数量实在太多了,它们拥挤的一层层往上叠,很快便从四面八方的涌上,朝着驾驶舱爬去。

而跳到驾驶室里的时宴,刚要去捡那反光的东西,就感到什么的抬刀挡下飞射来的子弹。

还有人活着!

怪不得那狼会想要进来。

时宴站着没动,看失去动力一片黑暗的舱室,手缓缓后移,摸到驾驶台上一块碎掉的玻璃。

里边的人大概是极度恐慌和害怕,没等多久就探出身开第二枪。

而时宴在对方一动,甚至是还没探出门时便甩出手中的玻璃。

穿过空气飞进黑夜的玻璃,在射进门的最后一刻时,反射着微弱的白光。

在这白驹过隙般的光照下,时宴看到里边比自己还要小一点的孩子愣了下。

就在她愣住时,光暗去,尖锐的玻璃扎进对方的额头。

时宴听到里面的重物倒地声,攥紧了拳。

这时安娜在上面喊:“小鱼仔,撤了!”

接着一条绳索垂了下来。

时宴反应过来,迅速捡起地上的东西,抓住身边的绳索。

安娜在悬浮车上升时,和队友猛攻,朝驾驶室周围的丧尸连续射击。

时宴在大家的火力掩护下,抬手护住头。

她主要是挡上边掉来的弹壳。

被砸中还挺疼的。

买房子干了女中介 小说全文/

离开飞行器,时宴没回到车上,她就吊在半空。

她看了会脚下无边的连绵树林,闭着眼睛感受风穿过身体的温柔绻缱,感到如飞翔般的自由以及如释重负。

周志科把车开进长鹰号上,就帮着拉绳子,将还在外边的人拉上来。

时宴抓住安娜的手,被她拽上飞行器。

等他们全部人回来,通道口便缓缓闭合。

安娜和周志科等人,全围向冒险下去的女孩。

时宴:……?

安娜用戴着作战手套的手挑她下颌,微笑的问:“小鱼仔,你捡了什么宝贝东西,快给我们看看。”

原来是这事。

时宴把口袋里的东西拿出来。

是个手表,周围点装着彩色的碎钻,使它瞬间不再是看时间的工具,而是件奢侈品。

这时有大兵疑惑问:“夫人,你冒险下去,就是为了敛财吗?”

安娜反手一肘,撞他肚子上。

大兵疼得闷哼的闭嘴。

时宴听了大兵的话,跟他们解释。“他们确实是城外的掠夺者。但掠夺者不会花费如此大的金钱来买一只表。”

能带这么华丽手表的人不会出城,出城也必定是重重保镖跟着。

所以如果不是他们抢来的,就是有人给他们的。

时宴起身,去找顾凛城。

顾凛城看了看表,把它给诺兰。“找到这只手表的主人。”

哈?找到这只手表的主人?

手表虽然名贵,可帝国不缺有钱的人,这找起来跟大海捞针差不多。

但却也不是完全没可能。这表是有名的奢侈品,也有批次编码,一下就将范围缩小很多。另外,凡是消费奢侈品的都有实名记录,所以要多花点心思,还是有可能找到它的主人的。

顾凛城看似给了克里斯蒂·诺兰少校一个棘手的任务,却也算是承认他是自己副官的事。

诺兰在大家惊讶的时候,直接应下。“是的长官。”

他把表装进个密封袋里,便联系信息部的人,着手处理这件事。

顾凛城则望着不听从队长安排,擅自行动的女孩。

时宴还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错,等着被夸呢。

顾凛城看了她会就讲:“这次做的不错,下次别这么做了。”

时宴蹙眉想了半天。“长官,你这话什么意思?”

她读书少,听不懂。

班杰明等大兵听到她的话,忍不住憋笑。

顾凛城耐心解释:“安娜是你的队长,你做什么要向她报告。她同意了,你才能去做。”

“哦。”

“在行动中,她是你们的上级,要绝对服从。”

“嗯。”

时宴认真的想了想,看现在似乎好说话的顾凛城。“长官,我能申请做队长吗?”

顾凛城反问:“要不我这个指挥官也让你当当?”

“不了不了不了。”时宴说完讲:“没事我先出去了。”

大兵们看一脸从心底嫌弃,并没一点留恋走掉的的夫人,满脑袋问号。

这指挥官不比队长香吗?

而顾凛城等女孩走掉便讲:“全速前进。”

“是长官!”

-

长鹰号虽然在途中耽误了一点时间,但最后到达一号选址时,只比原定计划晚上三分钟。

一号的选址和方案上面看到的一样,存在很多安全隐患,其中最大的隐患是周围全是茂盛的丛林,要想清理它们需要很大的人力和物力,加上地形也不是很理想。

顾凛城没让降落,在上空盘旋一圈,就直接去第二个方案。

第二个和第三个方案都有不同的问题,也是大概看了圈,就去了第四个方案。

最后一个,也是昨晚会议上,特殊任务部和上层都比较倾向的,就是离盛城不远的万顷湖旁。

湖边是地势较好的平原。

这里即满足上层对环境的要求,又满足特殊任务部防守的要求。

大兴土木必定会引来丧尸和野兽,如果地形不好,会加重防守的难度,也影响建设的进程。

另外离它不完,就是被暂时封闭的盛城。

盛城里面已经没有丧尸或危险性了,只是破坏的较为严重,加上那里发生严重的沦陷事故,有人觉得风水不好,帝国便放弃它了。

但特殊任务部可以在那边建立一个临时基地,为来建设新城的各行人才建立临时舒服的住所,有助于推进新城建设的效率。

顾凛城等长鹰号采集完第四套方案的环境视频,发送给上层确认,就让催幸降落。

其实这四个方案,选哪个顾凛城都没问题,都有办法克服。

只是想参与新城建设的人员多、意见多,不是这里不行就是那里不行。

顾凛城在他们要吵起来时,加上昨晚有人等自己回家,不想浪费时间的说亲自来现场看看,好让他们更深入的了解这四个地方,然后再做决定。

不然就他们在会议桌上讨论来讨论去,大概等他死的那天,这选址还没办法落实。

所以顾凛城这次出来就是来确定选址的。

这新城选址要不定下来,他就不回去了,看帝国那些人着不着急。

而连着飞了两天的时宴,见要在这风景优美之地停留,也不晕机了。

等飞行器停好。

时宴就跟着安娜他们出了长鹰号,站在草地上看一片广阔的绿色平原,忍不住深吸口气,张开双手朝后倒。

与诺兰下车的顾凛城看到了,在她触地前挥手,让她缓了下。

[标买房子干了女中介签:p标签]这里虽然有着厚厚的植被和草,但她这么大个人,摔下去还是会疼的。

诺兰看用意控缓解女孩倒地速度的顾凛城,好奇的问:“长官,你比我们所知的更爱夫人,为什么不让她知道呢?”

顾凛城眺望波澜渐起的湖。“因为我想让她一直这么自由。”

“自由是需要代价的。”

自由确实是需要代价的,但这代价顾凛城支付得起。

诺兰见他不说话,识趣的没再往下聊。

喜欢末世重生:反派大佬被迫洗白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