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自己惩罚自己的最好方法*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春花见众人都是一副认可的模样,知道自己多说无益,将话题又绕回她最开始不解的地方:“今日你到底是怎么瞒下饭团血液神异的?”

春花的话中带着浓浓的不甘,今天的布局虽然看起来仓促,实际上给却是她和瑶柱反复推演许久的,在众目睽睽之中,苏湛玉绝对没有办法动手脚。

苏湛玉冷笑一声:“这要多谢瑶柱那句只要一滴血液的承诺了。”

瑶柱为了保持自己温良的形象,给出了这个承诺,却不知就是这个承诺将他自己推到了深渊。短时间内,想要将饭团全身的血液伪装自然是不可能的,但瑶柱说只要一滴血液,操作的空间便大得多男孩自己惩罚自己的最好方法了。

苏湛玉与饭团心神相通,甚至无须通过传音,在外人眼中,俩人连嘴巴都没有张开过,自然不知道他们私底下进行了多少交流。

那滴血液其实根本不是饭团的,而是苏湛玉的,苏湛玉握住饭团的手时便从自己的指尖逼出了一滴血液交到饭团手上。

饭团划开指腹,将那滴血液放在指腹的位置,并以灵力包裹,确定它不会与自身的血液融合在一起。

以他们如今的修为,那道小小的口子瞬间就愈合了,即便短时间内痕迹不能完全消失,但当时林间的光线已经开始昏暗,根本看不到那道细小的几乎快要消失的痕迹。

所以,那滴血液看起来像是从饭团指尖留出,实际上却根本不是饭团的血液。这个手法其实并不复杂,只是当时谁也没有想到苏湛玉和饭团可以在没有交流的情况下完成这一出障眼法。

他们今日一心想拉群众作证,没想到却是作茧自缚,日后即便瑶柱反应过来了推翻今天的事情,众人估计也不会再相信他的话了。

苏湛玉以为知道真相的春花会疯狂的谩骂他和饭团,没想到她却突然平静了下来,眼里闪过诡异的光芒,喃喃自语了好几句:“原来如此,原来竟是如此。”

苏湛玉的心里突然升起不安,下意识的抬起手掌想要对春花出手,铁蛋却一下子窜了出来挡在春花面前,恳求道:“苏公子,我求求你,饶姐姐一命吧。”

铁蛋一开口,泪花就不断的往外面冒,苏湛玉苦笑一声:“你们父亲对我有恩,我不会杀了她的。但是为了让她以后再也不能作恶,这身修为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留了。”

铁蛋虽然心痛姐姐的修为,但比起让丢了性命,丢了修为已经是很好的结果了,毕竟姐姐做了这么多坏事,总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铁蛋抹去脸上的泪水,对着苏湛玉说了声谢谢,正要让开身子,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狞笑:“想要废了我的修为,苏湛玉,你想得美。”

不好,苏湛玉立马伸手想要将铁蛋拉开,却见铁蛋身后的春花一下子消失不见,铁蛋的身后只剩下一双通红的眼睛,还有一团黑色的散发着邪恶气息的黑雾,而那黑雾正以极快的速度将铁蛋覆盖。

男孩自己惩罚自己的最好方法*

苏湛玉瞳孔紧缩,他对这个黑雾有印象,今天那个拿了左付生长剑的壮汉取出长剑时候上面突然出现的黑雾与眼前如出一辙,那个黑雾具有强烈的腐蚀性。

饭团的铁棍已经朝黑雾挥去,只听一阵呲呲的腐蚀声传来,黑雾散开,春花和铁蛋却双双没了踪影。

喜欢我是仙尊的小猫咪请大家收藏:

春花恨声问道:“这里没有外人了,你们可以不用再装了,樱兰就是饭团,饭团就是妖兽,此事本就是事实,你到底是用什么法子让她的血液看起来跟正常人一样的?”

“她是妖兽不假,可你又怎么知道她的血液和常人不一样?”苏湛玉反问。

春花嗤笑一声说道:“当初在福禄镇的时候,你在众目睽睽之下取出饭团的血液治好已经垂死的老汉,你难道忘了吗?”

苏湛玉又问:“当时你并不在现场,都是道听途书,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是因为你败坏了饭团的名声,所以我玩了一手障眼法,将灵药混入血液当中救好那个老汉的吗?”

春花微愣了一下,可看众人都是一副不知道此事的模样,一下子便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差点被苏湛玉绕到坑里了。

今天一天时间发生了太多事情,从苏湛玉等人进入百事小镇,与百事通交易,发现游乾,然后他们紧急布局,立马出手,再到带领噬魂兽攻击百事小镇,如今已然入夜,春花觉得自己的脑袋都有些迷糊了。

[标签:p男孩自己惩罚自己的最好方法标签]可反映过来的春花心中立马腾起一股

男孩自己惩罚自己的最好方法*

怒火,对着苏湛玉吼道:“到现在你还想着骗我,我和瑶柱取了当时你们在广场受刑时候留下的血液验证过了,饭团的血液就是神血,一眼就能看出与普通人的区别。”

“咔嚓”一声,苏湛玉椅子的扶手被他捏得粉碎。他以为春花没有铁证,还想蒙混过关,连同着曾毅等人一起瞒过,这并不是因为他对曾毅他们不信任,而是担心他们被人拿住,使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法从他们嘴里获得情报。

可春花竟然与瑶柱一起验证过,那么此事便不好蒙混过去了,更让苏湛玉头疼的是,瑶柱本就是个聪明人,今天自己借大势压他一头,可等他反应过来,未必看不穿自己的小手段,到时候事情恐怕就更加麻烦了。

见到苏湛玉失态,春花不由得哈哈大笑,指着苏湛玉笑得泪花都冒了出来:“苏湛玉,你竟然也会有这种慌乱的模样,哈哈哈。你怕了,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你怕了,我春花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她笑得语无伦次,好半晌才平静下来,阴森的盯着苏湛玉问道:“当初你在福禄镇说饭团一年只能逼出三滴神血,这话都是骗人的吧?否则你直接将她三滴神血全部逼出来,不就不用怕被人发现这个秘密了吗?”

不等苏湛玉回答,她又自说自话道:“当然是骗人的了,当日留在广场上的血液就不止三滴呢,苏湛玉,我是真的佩服你。原本以为你喜欢上一个妖兽是疯了,现在才知道,你哪里疯了,分明就是聪明得很呢。你修炼速度如此之快,与抱着这么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库有很大的关系吧?”

她又望向饭团,面带嘲讽:“你以为他真的喜欢你?其实他喜欢的不过是你一身神血,可以一路助他破劫成仙罢了。”

狗子一向不爱说话,可春花的话却还是激起了他心中的怒意,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心理扭曲,就以为这世上所有的人都与你一样吗?”

春花唰的一下回头,盯着狗子问道:“难道你愿意爱上一只妖兽?”

狗子认真的回答道:“若我真的爱上一个女子,无论她是人是妖,甚至是鬼是魔,我都不会放弃他。”

这句话是狗子的真心话,他后来也确实是如此做的,只是他并不知道,他将会为此付出多大的代价。

喜欢我是仙尊的小猫咪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