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尿眼塞十根筷子作文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九王爷握住王妃的手,心里愧疚:“不如,我们抱个孩子养在身边。”他们两个的孩子,以后好好教养长大,继承整个王府,承欢膝下,有明西洛在前,也不会有人图谋兵权。

九王妃敏感道:“是不是皇上不愿意将孩子交给我们照顾?”

“说什么呢,怎么会,他听了不知道多高兴,还要下旨封你做天后,让你出入宫方便,我心想封太后关他什么事儿,你是我娘子,诰命、妃位、皇后都改由我来挣,他算什么就敢说这种大话。”

p标签]九王妃闻言噗嗤一声笑了:“但只有太后,确实是该儿子封的。”

“你——”

“好了,别闹了,你说的是真的?”九王妃不怎么相信的看着他?

“真的!这种事儿我能跟你说谎。”

“如果那样,我抱别人的孩子做什么?我等着看我亲孙子不就好了。”九王妃好以整暇的看着他,编。

九王爷也很无奈,唯独这件事他没撒谎:“是真的,回头他旨意下来,你别应。”谁稀罕进宫当太后。

九王妃反而有些不敢置信了:“你说真的。”

“还能有假?”那个混账为了项心慈什么承诺给不出来。

九王妃有些感动,她以为……

九王爷见发妻抹泪,顿时一句‘你老母’从心头踏过,明西洛不值得:“你这是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心里高兴,我也没养过他,没照看过他,他还愿意……”

“这是他该做的,你是他母亲,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他不封你想封谁!”自始至终他就没想过认下那个粗野妇人,别做东西太后的美梦,就是有太后,王妃也是唯一的一个。

“行了,有他这句话就够了。”什么太后不太后的,她还能离开九王府。

九王爷拿过她手里的帕子,细心的为她擦着眼泪:“那你要不要?你要是不要,我就让他。”

“放着吧,总是孩子给我的。以后我去宫里看孙子也方便。”

“那就给她个表演的机会……”

九王妃噗嗤一声笑了。

九王爷看着心里一阵发热。

九王妃顿时面红耳赤:“你干什么,也不怕让人笑话……”

九王爷死缠烂打:“生一个,我们生一个……”就当那混账不存在。

……

令国公府内。

项章散了朝没去属衙,直接回了家,还让人火急火燎的把儿子叫回来,不等儿子见礼,直接问:“你昨天带她们去山上,忠国夫人——”

“爹,怎么可能,没有的事,你也跟着人云亦云。”

项章更气:“你也听说了。”

不是听说,自从房家的事后,谁还敢说什么,不过是近臣看着他们欲言又止。

项章今日也少被看,看的多了,他才抓了一个人问,谁想到尽然是这种大逆不道的事:“真没有?”

“爹,当然没有。”

项章才松口气,没有就好,他也觉得不可能,但他这不是怕嘛。没有就好,万一跟皇上怎么着,她这儿再找一个怎么着……简直。

项章叹口气,这群好事者,无中生有、胡乱揣测、思想龌龊:“以后提醒她身边别带可疑的人,还带帷帽,万一是刺客呢。”

“父亲教训的是。”

项章皱着眉:“你回头跟皇上说说,把林无竞换下来。”瓜田李下,都是血气方刚的人,先皇不知道怎么想的,弄这么些人在身边伺候。

“爹……”

[标签

往尿眼塞十根筷子作文 免费全文

:p标签]“你别不当回事,你……”想到跟儿子说项七跟皇上的事为老不尊,这件事他们知道和不知道就是两个概念:“就是让你提一提,又不是我们能做主的事,你最近怎么在庄子上?那个女人跟你闹了。”那个女人自然是指,该在庄子上该安分分的人,结果听说去三山花节了,还闹的沸沸扬扬。

“没有。”

“你别包庇她,她是不是觉得委屈,不愿信守承诺了!”

“没有。”

“但到底活着,她还知道你的事,回头,让她称病吧。”

“我的事不至于因为她有什么变化,爹不用管。”

“心慈手软,她死了更安全。”

“这件事我心里想数。”

妇人之见,就算负了那人又如何,难道等事情传的沸沸扬扬了再处理,玄简的尊严何在!

项章还项再说什么,可到底不忍再跟他谈这个问题,既然玄简下不了手,他处理了就是:“忠国夫人那边,你看顾周到些,让你大姐住到忠国府的事,安排的怎么样了?”

“外甥最近病了,大姐抽不开身,再说过了病气给夫人也不好,何况小七也没应。”

“你跟她把里面的道道摆清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大姐还能碍到她!”

项逐元不说话了。

项章见状便知道没戏,至于让项承去说,项承更没戏,项承在他那个长女还有他那个死了的元配那能办成什么事,真若是个一言九鼎的,也养不出如此张扬的女儿。

“行了,行了,让她亲妹妹去总行了吧。”

“十二妹要成婚了,不宜出门做客。”

项章深吸一口气,不生气,不能骂,他这个大伯总不能住进去!这个逆子怎么就不懂,看住了忠国夫人,千万不能让她……

行了,他操什么心,反正横竖是个死,要不然就是被人戳脊梁骨死:“你忙去吧。”

“孩儿告退。”项逐元直接转身走了。

项章看着儿子潇洒离开的身影,目瞪口呆——他都是为了谁!他一个侯爷连国公都不是!

一个胆大包天,一个装死到底,有能耐……又能耐把皇上也迷的晕头转向,皇子都出在他们项家人的肚子里。

想到宫里有人有孕了……

项章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他在想什么!他怎么也是一个老臣、忠臣,临老还晚节不保吗!十恶不赦、大逆不道,胡思乱想。

项章将脑子里不切实际的想法除去:“项承呢!五老爷呢!他又不是刑部尚书,那么卖命干什么?难道他还想靠实力做上去!”

管家被喊声叫进来,听到最后几句缩在门口不出声。

项章看眼进来的项盛冷哼一声:“要你儿子有什么用,跟了世子那么多年,一点有用的消息都没有传出来过!”

传出来了,您更担心:“……侯爷还找五老爷吗?”如果找,小的给您叫去。

喜欢黑莲花女配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长安小心地看眼皇上,九王爷他……好像生气了。

明西洛无奈的转过头,重新看向一望无际的碧绿荷叶,这件事有什么可不忍的,他就是自己兴兵,也无非是皇上和太上皇,何况还不见得能赢,九王爷还是要稀罕一下为好。

宫门外,九王爷不管狗屁的宫内不能跑马的规定,直接跃上马背:什么父皇,他可没认!以后那混账就不要叫自己父亲!准没好事!

九王爷握着马鞭心里还是不忿,都是项城教女不严!明西洛他管不了,还不是治一个区区刑部尚书:“项承呢!一天到晚不相妻教女,就知道钻营官位!传本王令下去,让他明天去西南挖铁矿去!”

小巫将军小心的看眼九王爷,项尚书是朝廷正三品刑部尚书,轮不到王爷下令,何况挖矿不好吧……

九王爷看着周围不动如山的人,脸色更加难看,直接冲了出去:一群废物!

……

九王妃已经迎了上来,温柔如水,慈祥端和,轻声化雨:“皇上怎么说,可愿意将才人交给咱们照看?”九王妃是有私心的,皇上没有养在自己身边跟她毫不亲近,便想照看下孙子拉近与皇上的距离。

若说她对小皇子有更多的私心,绝无可能,她这把年纪了,总不能指望小皇孙长大了,继承大统后,对她言听计从;

也不指望九王爷发动政变拥护孙子上位,如果可以,她还是希望国泰民安,安享晚年。

何况她真喜欢孩子,这么多年九王府都没有小孩,她也想有孙子承欢膝下,皇上这个孩子也不是微分高的娘娘生的,她抱来养着也不影响什么,毕竟长大了是为自己焚香护陵的人,心里自然真心偏爱。

九王爷闻言,愧疚的看发妻一眼,羞于提明西洛那点儿事儿。

想到明西洛还小人之心的不想让王妃知道,他就更来气,也不看看他自己做了什么丢人现眼的事,还怕人说,再说王妃知道了都嫌脏耳朵:“自然答应了,也不是什么大事。”

“那人什么时候接过来,我想过了,就将旁边的梨春院腾出来给……”

九王爷拉着王妃回房:“外面天气热,不着急。”

“能不急吗?”

九王爷心里叹口气:“皇上怕才人不懂事,身份低,冲撞了你,想等孩子出生后,再抱过来让你照看。”至于让不让,以后再说。

九王妃停下脚步:“皇上是不是不愿意?”

“怎么会。”九王爷哈哈一笑,仿佛九王妃讲了什么笑话:“成天胡思乱想,他巴不得把人给你照看,我提的时候他正愁宫里每个做出的人,要把人扔给你,我没答应。”谁稀罕照看项心慈,提起来都咬牙切齿。

“你这是干什么!”明知道她愿意。

“区区一个才——”

“皇后的儿子女儿轮得到咱们养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九王妃甩开他的手向了里面走去,心里有些欣慰,皇上没有完全拒绝,她也不求皇上像母亲一样待她,有表面的尊重就好。

九王妃想想不甘心,又停下脚步看着九王爷:“那另一件事呢?”

令一件事啊,九王爷神色更加纠结,也实在不忍心欺骗,更何况按说房家的事对王妃来说更能直接受益,王妃却先问了孩子的事,在王妃心里始终是将王府和他放在第一位的,是他荣辱与共的发妻:“今天……他跟我说了一件事儿……”

“什么?”那么严肃?

九王爷看妻子一眼,觉得自己混账不如:“你别多想,其实……他跟我一样,不容易有孩子。”

“什么!”

“小点声,现在他身边有子嗣的,是跟在他身边十多年如今好不容易怀上的。”

九王妃震惊了,难怪刚刚王爷说话吞吞吐吐,还没有将人带回来,是不能轻易出宫,更不能交给自己照看,万一出了意外……“怎么会这样?”

“而且他那个人你是知道的,并不贪色,你何必让你侄女进去受那个罪,万一以后老了,在宫里没有孩子,身边也没个男人,家里人想见也见不到,多凄凉。”

九王妃沉默着没说话,她并不怀疑王爷说的话,明西洛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孩子,梁都城内已经有人这样怀疑,宫里一直没有承认。

她是在求子路上过来的,虽然后里她和王爷看开了,可是多多少少是个遗憾,而且她是王爷发妻,王爷也位高权重、重情重义,甜儿到时候可什么都没有,发妻都不是:“哎……难怪他不选秀。”若是选了,岂不是天下人都知道他这个毛病?

“你还有闲情为他着想。”

九王妃神色温柔:“你怎么说话呢,他心里也不好受,以后若是女方身份高了,确实让他为难,甜儿是好孩子,未必介意这些,若是皇上真心喜欢,许个后位往尿眼塞十根筷子作文,再将皇子抱在皇后名下,甜儿还能不死心塌地的跟着他,想来他是不喜欢甜儿吧。”

九王爷这次没有耍心眼,明西洛就是不喜欢对方。

“我知道了,你看你,我还能强买强卖不成,就算是他碍于我的颜面收了人,就在后宫里那

往尿眼塞十根筷子作文 免费全文

么凉着,甜儿以后连个孩子都没有,更没有那个身份,一生就毁了。”

“是我对不住你……”一点小事也办不好。

“什么对的住对不住的,严格来说后院归我管,当初出了这么大纰漏,你没有怪我,还让他在外这么多年,是我疏忽了?”

“说什么呢?谁能想到……”九王爷想到自己酒后竟然那么了个人,他都羞于见人,明西洛还一口一个母亲的叫,一个奴才也配称母亲,但到底底气不足,不曾多说。

九王爷在项心慈这件事上,心里是有别扭的,一方面不耻项心慈为人,另一方面也确实因为她,拉进了他和明西洛的关系,否则他未必愿意与自己虚以为蛇。

“你又提这个,再怎么样,她也生了皇上。”

九王爷不愿意提:“房家那边我去说。”

“净添乱。”他去算什么,以势压人,说房家‘贼心不死’:“我说吧。”

喜欢黑莲花女配重生了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