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家有三只虎/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二十分钟后,郝帅身心愉悦的离开了蓝小蝶的房间,临走时,顺手把房间内的龟胆给顺走了。

别想太多,刚才郝帅什么事也没做,只是用自己的右手和蓝小蝶的俏tun进行了一场友好的会面,不然区区二十分钟哪里够用。

再说郝帅又不是LSP,怎么可能刚见面就和人家做一些有益身心的活动,怎么也得等见过第二次面后才行。

抬头看看天色,到时间睡觉了,睡醒了再去看八大门派的弟子造反和曹雄的反杀的大戏,就是不知道这次没了白云飞,事情会怎么发展。

而在郝帅离开后,屋内的蓝小蝶也因为疲惫陷入了熟睡中,只是她这个睡觉的姿势有些与众不同,是趴在榻上撅着pi股睡的。

第二天一大早,有一只轿子破空而来,落在船上。

“天龙帮主驾到!”

几个黑衣人随后也落到了甲板上。

秉承着boss都是最后才出现的苏鹏海一出场就抱住了一个侍女,抚摸着她轻轻道:“各位姐姐不用怕,今日我苏鹏海前来,是专程来请蓝小蝶姑娘前往九州府探望武林大会。”

如果郝帅在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鄙视不已:张无忌,你黑化也就算了,连口味都变了,竟然连这姿色都下得了手。

“骑鹤之人已经被我打伤,你在武林大会上拿下盟主之位易如反掌。”房间内被惊醒的蓝小蝶生气的说道,如果不是现在自己不方便,真想出去拿苏鹏海出出气。

“蓝姑娘,你听声音,好像有点不正常?你没事吧?”苏鹏海一脸贼笑道,然后一个腾空步来到舱门前,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看来自己眼线传来的消息是对的,蓝小蝶果然受伤了。

“主人更衣,有所不便,请回!”门口还不知道自家主人已经痊愈的侍女仍尽忠职守的拦住了苏鹏海。

“滚开!”苏鹏海大怒,起手一掌将二女拍飞。

“苏鹏海,你何必为难两个侍女呢?”舱门打开,蓝小蝶怀抱琵琶,缓缓的走了出来。

此时的苏鹏海有些疑惑,眼线说蓝小蝶受了重伤,可是她现在明显气息悠长,不像受伤的样子,顶多走路有些怪。难道受的是外伤?

蓝小蝶表示:苏鹏海,你想多了,我这只是单纯的屁gu肿起来导致走路的不顺畅。

“看到蓝姑娘没事,我就放心了。”苏鹏海假惺惺的说道。

“没事你就走吧,我对九大门派没什么兴趣。”蓝小蝶冷声道。

“九大门派没兴趣,那骑鹤人白云飞呢?我的人查出她就在九州府内。”苏鹏海双手抱胸,一副你会感兴趣的样子。

“白云飞?好,我和你去九州府。”蓝小蝶想到白云飞在九州府的话,郝帅也会在九州府,当即咬牙切齿的答应了下来。

此时的蓝小蝶脑海里就满是昨晚那张笑嘻嘻的面庞,以及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长这么大,她从没受过如此羞辱。

“那就请蓝姑娘上轿吧!”苏鹏海不疑有他,以为蓝小蝶的目标还是白云飞。

“你们好好守在船上,我去去就回。”蓝小蝶嘱咐好手下后,脚下一沓,便来到了轿中。

随后四个天龙帮的高手抬起轿子,踏着船板便踏空离开了去。

……

此时客栈之中,以少林方丈为首的八大门派掌门,正盘坐在客栈中努力的想用内力逼出体内

俗话说家有三只虎/

的蝙蝠毒。

“各位掌门,还是不行吗?”唯一没中毒的点苍派掌门一阳子关切的问道。

“不行,这蝙蝠毒实在难于祛除,以我的内力,至少还需要一天一夜才行。”为首的少林寺方丈说道。

“方丈,你们放心,这段时间我们师徒会护住你们的安全的。”一阳子拍着胸脯保证道。

“哎~师父,是你自己保证的,不要带上我啊!我可没那个本事。”一旁的马君武听到自己被代表了,急的赶紧否认道。

]“君武,同为武林正道,在这为难时刻,更应该守望相助……”一阳子拉着马君武,开启敦敦教诲模式。

“师父,武林正道借钱也是要还的,麻烦先把借我的钱还给我下。”马君武对着一阳子摊开手道。

一阳子:“君武,你这觉悟不行啊,这时候还提钱……”

马君武:“……”

八大门派掌门:“……”

八大门派掌门看着耍着活宝的师徒二人,感觉将自身安全交给他们太不靠谱了,还是抓紧时间逼毒吧!

一阳子见八大门派掌门忙着逼毒,也懒得在和马君武耍宝,而是偷偷来到二楼,放出了被绑住了手脚,关押在这里的曹雄等人。

一阳子心里一直认为曹雄是个好人,是个真心实意要为武林做点事情的好官员,不想他白白死在这里。

绝不是因为曹雄之前给了他一包银两。

真的!

绝不是!

等曹雄他们偷偷溜走后,在走回大堂的路上,一阳子正好听到了准备密谋篡位的八大门派弟子。

偷听被发现的一阳子在被收买失败后,当场和那些弟子打了起来,并被恶人先告状的诬陷勾结天龙帮。

一阳子刚准备解释,这时曹雄带着人马闯了进去,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一阳子,多谢你救了我。我支持你做武林盟主。”

好嘛!

现在一阳子说啥都没用了,估计也就马君武还相信他。

双方一触即发,现场当即打了起来,加上夹在中间的一阳子和马君武,场面十分混乱。

现在可没有白云飞带着龟胆来稳定场面,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曹雄一方和八大门派的人不断出现伤亡。

突然,一杆赤旗铁枪飞来,直插在二楼木板上。

“天龙帮!”人未到,旗先到。

这天龙帮在装逼这一方面一向很擅长。

天龙帮的突然到场一下子让混战中的双方停了下来,毕竟他们也不傻,明白河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

等众人冲出客栈,发现整个客栈已经围满了天龙帮的人了。

“这么热闹啊,怎么没叫我们天龙帮的人一起呢?”抱手而立的苏鹏海嘲讽道。

“苏鹏海,我们九大门派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某个不怕死的龙套大声喊道。

“九大门派?哼哼~~马上就要不存在了。”苏鹏海邪魅一笑道。

“苏鹏海,你是什么意思?是不把我们官府放在眼里吗?”曹雄道。

“从现在开始,九州府由我说的算,杀!”随着苏鹏海的一声令下,客栈四周的天龙帮众立马对着九大门派和曹雄等人围杀了过去。

九大门派和曹雄等人也不会束手就擒,场面顿时厮杀四起。

“蓝姑娘,你还不出手?”苏鹏海看着场上僵持的情况,转身对着轿子中的蓝小蝶说道。

“我说了我对九大门派没兴趣。”蓝小蝶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

喜欢从时间停止开始纵横诸天请大家收藏:

以玄玉的速度,不过片刻就飞到了九州府上方。

“玄玉,在城外降落下。”白云飞说道。

等玄玉在城外的一处小山丘停下后,白云飞对着郝帅说道:“相公,我要回去找师父,问清楚我的身世和当年的事情。”

“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郝帅问道。

在回来的路上,郝帅已经知道刚才白云飞和蓝小蝶发生的事,和电影中,白云飞为了龟胆硬抗蓝小蝶的音波功不同,现在的白云飞对龟胆可没有势在必得的需要,至于自家相公的余毒后面在慢慢逼出。

本来白云飞在听完蓝小蝶叙述的真相后,打算走人的,不过因为蓝小蝶咄咄逼人,不断的用言语刺激白云飞,最后惹得两人只能大战一场了。

“不用了,我骑玄玉一个人去比较快,你在九州府好好保重,那个什么武林大会最好还是不要参加了,等我回来,在给你解体内的余毒。”白云飞如同一个要出差的妻子般,对着郝帅叮嘱道。

“那你小心点。”郝帅抱住白云飞,和她来了个离别wen。

五六分钟后,白云飞一把推开郝帅,跳到玄玉背上,留下一句“我走了”就逃离般的飞走了。

江湖儿女,离别是常有的事,所以白云飞才走的如此干脆利落,当然主要是她怕自己在不走,就走不成了。

郝帅就这么目送着玄玉越飞越远,直至看不到影子,才将目光转向了刚才回来的方向。

郝帅打算去那里和别人打个招呼。

……

这边,蓝小蝶在白云飞骑鹤飞走后,也被侍女扶回了船舱内。

“小姐,你受了重伤了?”侍女边帮蓝小蝶擦着身子,边紧张的问道。

“千万别让人知道。”江湖经验丰富的蓝小蝶吩咐道,她深知如果自己受伤的事传了出去,旁人不敢说,和她有合作关系的苏鹏海一定会趁虚而入的。

到时自己重伤之躯可就没办法抵挡的住他,那时可就危险了。

“是,小姐,我会小心的。”侍女小声道。

“嗯”蓝小蝶微微颔首,就不在言语了,任由侍女为自己清理后背。

等清理好身子后,蓝小蝶打发走侍女,盘腿坐好,开始运功疗伤。

“你这样到明早都没办法恢复的。”

突然间,一个突兀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谁?”疗伤中的蓝小蝶当即睁开眼睛,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只见房间内突然多了一个丰神俊逸的帅哥盘坐在自己面前,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你是谁?是怎么进来的?”因为没运行一周天,还不能收功的蓝小蝶只能通过大喝来提醒门外的侍女们。

“放心,我对你没恶意,不然你早就死了。还有你别喊了,你的手下是听不到的。”郝帅一眼就看出了蓝小蝶的打算。

“你杀了她们?”蓝小蝶用仇恨的目光看向郝帅,这些侍女都是从小陪伴她长大的。

“我又不是杀人狂,无缘无故杀她们干嘛?”郝帅无语道。

看着蓝小蝶一脸不信的表情,郝帅也懒得在解释了,直接坐到她后面,双手抵住她的后背,雄厚的真元开始源源不断的涌入蓝小蝶的体内,修复她受伤的筋脉。

其实正确的运功疗伤方法和电视剧中男主角给美女疗伤时一样,应该是要脱掉衣服,露出后背的,这样更有利于加快疗伤。

这不是因为剧情需要才如此,而是有科学依据的,概括来说就是手掌直接贴着肉来疗伤,有助于真气的传输,如果隔着衣服,会加大真气的消耗。

而郝帅之所以没建议蓝小蝶露出后背,主要是第一次见面就提这种要求,怕被打,加上他功力深厚,不在乎这么点损耗。

疗伤的过程大体和电视中演的一样:疗伤途中,伤者头上,施救者的头上,会冒出丝丝白烟,当前方伤者吐血,后者收回双掌,整个疗伤过程视为完成。

郝帅替人疗伤唯一的差别就是只有别人头上冒烟,郝帅自己头上不冒烟,以郝帅的内功修为,治疗一个先天初期的蓝小蝶,都不带喘气的。

“你感觉怎么样?”收功后的郝帅问道。

“我好了。”蓝小蝶转过身来,看着郝帅,“你到底是谁?”

“我啊,是你刚才打伤的白云飞的相公。”诚实小郎君实话实说道。

“我打伤你妻子,你还替我疗伤?”蓝小蝶没预想中的暴怒,然后上来和郝帅拼命倒是让郝帅刮目相看。

其实郝帅想错了,蓝小蝶当然想将郝帅教训一顿,可是她不敢,通过刚才郝帅替她疗伤,俗话说家有三只虎她感受到了郝帅那雄厚无比的真元。

蓝小蝶明确的知道,自己和郝帅差了好几十层楼的高度,这样还找郝帅麻烦,那真是无脑了,而且还会连累船上的人。

“你很像我的一个特别熟的人,所以不想你受伤。”郝帅说的是十三姨,当然熟了。

“那你想要我怎么报答你呢?”蓝小蝶突然前倾靠入郝帅的怀中,眼含媚丝的看着郝帅。

“不用报答我。”久经考验的郝帅哪是这么点小手段就能引诱得了的,至少也要把衣服脱了才行。

而且郝帅也看出了蓝小蝶的打算,她这是觉得白云飞抢了她亲爹,她打算抢走白云飞最爱的相公啊!

所以说千万不要得罪女人,一个女人狠起来连自己都能利用。

当然蓝小蝶有这种想法不排除是因为郝帅够高、够帅、够强的原因。

“难道我不美吗?”蓝小蝶继续用她拙劣的手段勾引着郝帅。

“你很美,世间应该没几个能在容颜上和你相提并论的了。”郝帅这句倒是实话。

“那你就不想对我做点什么吗?”蓝小蝶这次稍微有些进步了,懂得用小手在郝帅胸口画小心心了。

“这样不好吧,我怕你会生气。”郝帅言不由衷的

俗话说家有三只虎/

说道。

“不会的,不论你对我做什么,我都是自愿的,不会生你气的。”听到郝帅的语气有些松动了,蓝小蝶内心有些自得,果然男人都是好se的,没有人能抵抗得了我的美se。

“这可是你说的啊!那我做了。就当先收点利息。”郝帅下决心道。

“来吧!”蓝小蝶虽然不懂郝帅说的利息是什么意思,但不妨碍她内心成功的喜悦。

一想到等白云飞知道自己的相公抛弃她后,她那痛苦的表情,蓝小蝶就忍不住想当场大笑起来。

“来,你转过身来,趴在这。”郝帅指挥着还是菜鸟的蓝小蝶摆好姿势,然后伸出自己罪恶的大手,一巴掌盖在了蓝小蝶的俏tun上。

“啊~~”身后陡然受到攻击的蓝小蝶,哪还不明白自己被耍了,当即激动的想要站起来,可是直接被郝帅点住了穴道。

“你可是答应了不生气的。”郝帅边说边用力继续打着蓝小蝶的俏tun。

“你混蛋~我要杀了你~~”从未受过如此羞辱的蓝小蝶恨不得撕了郝帅。

“放开我~”

“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

喜欢从时间停止开始纵横诸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