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魔两界争夺紫圣,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刘威很惨,15天出来,伤痛、气愤相加,他病倒了。

病倒了也要出这口气,这些,归根结底都是刘牧樵惹的祸,这笔账,必须要他还。

思敏的病好了,今后的事情就是每三个月来医院做个检查,血液科安排了快切通道,预约的患者只需要在门诊机器上取一个号子,直接到血液科抽血就行。

刘牧樵要陈太忠帮思敏办了转学手续,从高二开始,再读一次高中。

学校是本地最好的私立学校,比四大名校的教学质量还要高。

四大名校是只招优秀的学生,他们升学率高是应该的,而这个叫培圣的私立学校,较差的学生也招收,也能考出好成绩。

学费比较高,每一个学期5万块。

思敏是插班生,被安排在B班学习。

B班是第二层次的班级,升学的目标是211为主,有一部分有可能会冲上985。

A级班是要冲击京大、华大等一流名校的。

还有C级班,目标是普通高校比较靠前的,有一部分能冲上211学校。

最后,还有一个D级班,就是那群上大学希望不大的,他们在这里学习三年,普通大学是十拿九稳。

所以,它的名气没有四大名校大,但业内公认为教学质量培圣学校是真正的第一。

思敏欢天喜地去了培圣读书,他父亲则去了刘牧樵药厂做技术员,经过考核,叶厂长最后给了38.5万的年薪。

他辨别药材质量、真假,可以说是火眼金睛,他负责一个班,并且带3个徒弟。

刘牧樵收到了法院的传票。

他成了被告。

他成为被告的时候,刘忠全还没出院,他被安排在一个六人间病房最角落的床位上。

他可以出院了,他赖着不走,他也没法结账,因为,医药费单子上,欠了106万。其中,李六一的黄色药剂就占了36万。幸亏苏雅娟没有给他紫雪丹、龙虎散,要不欠费会达到200万。

他要求刘牧樵给他付账。

开庭那天,刘牧樵没有去,他今后也不准备去,委托律师全权处理。

夕羽竟然没有成为被告。

这是余光明律师的策略,他担心有第二被告到时成为替罪羊,那就没意思了,他只想搞刘牧樵一个人,火力集中在他身上是最明智的。

第一次开庭各方都交了证明材料。

夕羽倒是感到失望。

我怎么没有成为被告?明明佛魔两界争夺紫圣是我把他打进水库的。

刘牧樵的律师说:“你别多说什么,搅合进来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现在他们集中告刘牧樵,对我们来说,其实也是好事。”

律师回来后,刘牧樵问情况怎么样。

“还早着呢!今天才是交材料,庭上核对了一下证据。”律师说。

“会输吗?”

刘牧樵随口问一句,其实内心也不是没有一点担心,现在是法治社会,这件事就看法官怎么认定事实了。

“怎么可能呢?我不会让你输呀!”律师的口吻都是这样,算不得数。

刘牧樵还是感激地说:“一切都拜托你了。”

刘牧樵很快就忘记这件事了。

综合内科开始驱逐病人,限定刘忠全24小时内出院,交齐医药费,否则就报警。

刘忠全终于出院了,他是被所里的干警拎出去的,并给了他一个期限,1个月内筹集106万的资金,把医疗费用交了。

他是没有医保的,一是他劳改释放不久,二是因为他不愿意交,认为自己身体好,交了钱等于是给别人治病了。

刘忠全领教了一下向阳派所的服务态度。

当他质问他们的态度差的时候,干警明确地回答:“对你这样的人,用不着服务态度,再说,我们又不是服务行业,我们是专政机关!”

刘忠全无言以对,他知道,说多了,吃亏的是自己。

向阳派所和安泰医院不是一般的关系,刘忠全这才体会到了。

刘忠全回去之后就找到律师,要加大辩护的力度,他宁愿多几个点的律师费,一定要赢。

刘忠全并没有半点感恩的意思,父子俩下决心一定要扳倒刘牧樵,他们下决心,即使是打到高院,也要赢。

很快就第二次开庭了。

这一次,进行了辩论。

余光明开动了三寸不烂之舌,气势上占了明显的优势。

而刘牧樵的律师并没有太多的长篇大论,他采取的策略是稳扎稳打。

具体的事实,并没有太多的出入,刘牧樵这一边也没有任何隐瞒,只是,都没有提到叶林的事。

既然刘忠全他们不愿意把叶林拉进来,刘牧樵这一方面也就不会主动提及。很有意思,法官是清楚地。

他们想,你们两家都不提及叶林那是最好的,叶林的地位这么高,拉进来事情会变得很尴尬。

心照不宣啦。

很好,这样,官司就变得比较纯粹了。

第一场辩论结束后,刘忠全他们开了一个小小的庆祝会,这场辩论,显然,他们赢了,他们攻击,刘牧樵他们防守,守的一方,几乎是完败。

刘忠全很高兴。

他在法庭上全程听了辩论,他对余光明是满意的,他在法庭上火力全开,有如重机枪一样的威力,对方抬不起头。

也确实,刘牧樵的律师反击几乎是微不足道的,他只讲了具体的事实,几乎没有分析,更没有辩论和反驳。

刘牧樵并没有过问辩论的事情,他专心看病和手术。

最近因为获得了重症医学的技能,他参加了几次抢救,并且决定,带苏雅娟和聂伟做徒弟。向他们传授一些重症医学的知识。

不过,有个问题很难跨越,刘牧樵的重症医学与现在重症医学的区别过大,甚至是颠覆了现在的重症医学。

就譬如上次刘忠全身上,他一次用了10支肾上腺素,这就颠覆了医学常识。

这是一个问题。

刘牧樵最后决定,他只能传授一些浅薄的重症医学,逐步过渡。

这时候,法院又一次开庭,可能是最后一次辩论了。

律师来见他,刘牧樵还是说了一句话,“我全权委托你了,该怎么做,你做主。”

第三次开庭。

夕羽和苏雅娟申请参加。

赵一霖和袁姗等也去了。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有的律师为了出名,专门挑有挑战性的官司打。

打刘牧樵的官司,确实是余光明梦寐以求的。

一旦赢了,他就会在行业中名声大振,法官看到他也会举手敬礼,院长见到他也会点头示意。

余光明个子很矮,不是因为遗传基因,而是那个时代高度营养不良,长身体的时候没吃没喝,连基本的口粮都不够。

他身高只有1米56,体重只有44公斤,身上的排骨最好用于医学生的教学,每一根都非常清晰。

他还是个豁嘴,十几岁之后做了修补术佛魔两界争夺紫圣,还留着一些疤痕,这是他一生的痛。

高考恢复那一年,他考上了法律系,毕业后在律师事务所入伙,几十年打了不少恶性官司,出了一些名,但是他并不满足,总希望哪一天要办一两个惊天动地的案子。

可是,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有几次为杀人犯辩护,输了,还搞得灰头灰脸。

他不死心,又搞了几个民告官的案子,同样输了。

他还不死心,今天突然捞到和刘牧樵打官司的机会,他高兴得不得了。再一看案子的本身,他激动得要死。

好家伙!刘牧樵输定了。

他太想出名了。

这是他这辈子最后一次机会。

刘牧樵是一条大鱼,把这条鱼捞进来,这辈子就足够了,名和利就都有了。

他忍不住嘿嘿,嘿嘿笑了起来。

特别是当他知道孟副院长找刘威谈话的事,他就更加有信心了。要是在法庭上能赢,他何必庭下找当事人呢?

他不同意刘威庭下和解,一定要正式开庭,正式宣判,刑事加民事。

当然,他和刘威有共同目标,也有很大分歧。

共同目标就是要赢,分歧,一个是为了钱,一个是为了名,余光明要的是名,赢了,他一分钱都可以不要。

他的律师事务所在清江市属于比较大的,光是律师就有100名,他资历比较老,又是名校毕业,加上他是合伙人,他当上了副所长。

这人心比较大,他一直想接大官司。

他有几个同学在深城赚了大钱,专门接受涉外官司,在业界相当有名气。

余光明在内地很少有涉外官司接,即使有,也是很小的,加上他国际法律比较生疏,没经验,想在这方面出头,没有指望。

现在,一个机会在他眼前,可以说,这些天他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亢进的不行,睡觉都需要阿普唑仑帮助。

其实,他有长期的失眠疾病,但他坚持不服药,硬扛,只有连续几天睡不着的时候,才会使用安眠药。

他有几天睡不好了。

他兴奋,他高兴。成名的机会就在眼前。

刘忠全被转出来ICU,在综合内科住下了。

三人间。

刘威问刘忠全,“你说说那天的事。他们把你泡在水里,具体的,你说说,我录音记下来。”

刘忠全并不知道外面的事,这几天,他昏迷了。

“你问这个是几个意思?”刘忠全问。

“那天,你在昏迷之前不是说,刘牧樵把你泡在高冲水库吗?我请人分析了一下,你的病应该与泡水里有关系。”刘威解释。

“然后呢?你想干嘛?”刘忠全问。

“告啊!告刘牧樵。”刘威说。

“能赢吗?他背景真硬。”刘忠全提醒。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跟你说,孟副院长都找我了,要我别打官司,说我打不赢的。”刘威说。

“他找你?他说的对,我们赢不了的。”刘忠全见识比较广,和刘牧樵斗,赢的机会几乎为零。

“你是病疯了吧?大不了就是输!其实,这一次,我们赢的机会很大,我请了康裕律师事务所的头牌余光明大律师,他说,百分之百赢。”刘威激动地说。

“他?”刘忠全陷入了沉思。

他知道余光明律师,这人在清江市还算有名,但是,他什么官司都敢接,也坏了一些名声。

“刘威,我还是有顾虑,这次是死里逃生,我的命还是刘牧樵亲手救的,反过来告刘牧樵,人家会怎么说?”

刘忠全很犹豫,他也知道,这次为了救他,医院还是动用了大量的资源,包括请李六一教授。

现在病还没有完全好,他就去告别人,是不是不妥呢?

刘威答道,说:“管别人怎么说!刘牧樵是杀人犯,这一次,他逃不了!”

隔壁的病人和家属听了很久,半天没搞清他们父子俩在说什么,等他们听清楚了之后,他们愤怒了。

“你们这是在密谋告刘牧樵?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坏?刘牧樵是国宝,是大名医,你们的心怎么可以这么坏?你还是刘牧樵救活的,你现在还要告刘牧樵,你们的良心被狗吃了!”病人的家属大骂。

“是呀,你们是坏人,是猪狗不如的家伙。滚出去,别跟我们住在一个病房!”另一个床铺的病人亲自参加骂战。

刘威怒了,“管你们屁事,信不信,我宰了你们!”

刘威平常就横惯了,平常他习惯了欺负别人,现在有人骂他,他哪里忍得了,冲过去要打人。

架,很快就打起来了。

刘威错就错在他打病人。

打陪人还好说,打病人,等保安进来,他很快就被保安摁倒在地,一顿胖揍,刘威鼻青脸肿。

当然,保安并不是莽夫,他们在安泰医院做保安,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学历都是高中以上,里面还有几个是大学本科。

打人,不是他们的风格,但是,当他们听明白了,是刘威父子在密谋陷害刘牧樵,他们就佯装劝架,刘威反抗了几下,他们就顺势把刘威胖揍了一顿,还把他铐起来,要送到所里去。

刘威这一顿挨揍,真的不轻,他被送到所里。

所里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们只听一面之词,听医院保卫科的阐述。

刘威成了闹事者,他的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寻衅滋事,无辜殴打病人,决定拘留15天。

这是对你最轻的处罚!

刘威被关进了拘留所。

叶林知道了这件事,把小跟班叫过来。

“拘留所里有一个叫刘威的人,要搞我们。”叶林不会多说一个字,小跟班当然知道该怎么做。

喜欢全科医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