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足的92 95 98 是什么意思 全文|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归无咎心意浮泛翩跹。

若是将“空蕴念剑”形而下的部分完整的创制出来,其影响之深远,不可估量。

首先,空蕴念剑不再是自己妙韵自赏的独门绝学,自此可以传授于亲近之人。就算至多只习得本法的八分之一,所带来的的好处也是不可估量的。辰阳剑山自古及今,掌握八脉剑道中的一脉,足以上窥道境;效用几乎和其余八宗完整的根本法门相同。

且季苍生、诸永宸等人,在九宗真君序列中,手段也是位列上乘。

沐足的92 95 98 是什么意思 全文|

梦霖、姜敏仪、杜念莎、文晋元、荀申等得之,固是不亚于本身传承的大机缘;如黄希音般自己已领悟一门真流剑道者,再得空蕴念剑之一部,将有何等微妙反应,更是不可测度。

此法诀流布,可谓应时而出的重大变数。

因为辰阳剑山剑诀虽然早成,但是其作为该宗门立派之基,与其余八宗根本道术相同,早已被诸如剑心轮台、通灵显化真形图实体之类的“锁钥”约束,唯有早年间经此秘钥,方能贯通道术。

兼修两家,固已难矣。

若归无咎果真成了一派之宗主,创立之元勋,且将空蕴念剑作为根本法门,将来道境之后,为了使传承有序,自然也是要立下类似“锁钥”的;但是现在却是无有,形下根基一旦创立,只消归无咎口述真诀。秦梦霖、魏清绮等人便能习得,等若完美的利用了这一段真空期,增益友盟之战力。

这是自眼前争局而言。

自长远看,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若此法便是“万法宗”根本法,这就意味着万法宗除却大开方便之门、作为稍稍降低门槛的兜底存在外,亦有了和九宗相若的核心道术。这既是好事,亦使得原先设想的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被打破了。

万法宗不但可以收录九宗中资质稍逊者,同样亦可选拔第一流的人才,入我剑道之门。

今日之事若成,等若真的立下一门与辰阳剑山道传规模完全相等的道术。

且此术是由自己在元婴境做得,更是不可思议。

但归无咎心知,别人做不得,自己却有可能做得。

对于旁人而言,唯有臻至道境之后,回眸一生道业,将自己创制道术中的细微偏差予以纠正,最后自“凝合一象”中拆解回来,才算是立下一门完整的道术。

就算是圆满境界,那也是你修习前人成法得到的圆满境界,断不可能有一人一边创制法诀,一边修炼自己的自创法门臻至圆满境界。囿于知见之限,瑕疵在所难免。

而归无咎却知念剑演化图所成法诀,必是圆满无缺。

这就仿佛一道虚像蓝图,教归无咎知晓从大河两岸各自营造桥梁,最终一定会聚拢合一,不会有一丝不谐。

标签]成此大业,就在今朝。

此时此刻,第三道尊和第五道尊的战斗早已结束,和既往交手的千百次相同,依旧是平手的结局。

第三道尊将目光投放过来,面色微奇。

虽然他投入在战斗之中,心神无懈;但周遭发生的一切,心中亦是了如指掌。

第三道尊感应分明——

在此战的前半段,归无咎观战甚是认真;但过了一阵之后,他却似乎心神扶摇直上,从面前这战局中游离开了。

然而他身上沉静深厚的气息一如往昔,并无一丝高慢之意。

这倒是令第三道尊有些奇怪。

就在此时,归无咎回过神来,冲第三道尊微微一笑。

第三道尊淡然道:“你要下场?”

归无咎轻轻一点头,从容道:“正是。只是晚辈有一个要求。”

第三道尊道:“你说。”

归无咎微笑道:“观第三道尊方才与第五道尊的交手,乃是临机应变之法门,并非惯常路数。还请道尊依旧以方才这一道法门迎战。”

第三道尊心中暗道,莫不是你自忖观战已久,已得了破解之法?

这可不是这么容易的。

只是口中依旧淡淡道:“好说。”

言毕骈指作剑,一气分化一千零二十四道,果然是将与第五道尊交手时的剑阵之法复现出来。

归无咎右手虚悬,当空一弹。

在指尖虚空一点的方位,似乎有“归无咎”三字骤然凝形,又倏忽消散;同样分化一千零二十四道,半数为虚,半数为实,有显化青色长剑五百一十二道。

竟是完全复制了第三道尊的战法!

第三道尊面色陡变,显露出前所未有的诧异。

第五道尊锐利双目盯着归无咎扫视两个来回,口中低喝一声,只是听不清他说了些什么。

原来,这一回归无咎动用剑诀之际,并未用魔道四典遮掩;于是清清楚楚可见,他这一门道术,与第三道尊的剑术,可谓是同宗同源。

五百一十二个水泡,五百一十二道飞剑,由笼罩一界的不规则形态,倏忽变化成一张笔直矗立的帷幕,渐次合拢。

当中一千零二十四象,一个敌住一个,针锋相对。

就在接触的一瞬,归无咎所施的一千零二十四种变化,似乎抵敌不住,顷刻间就摇摇欲坠,到了崩散的边缘;而第三道尊演化诸相,却愈显光华!

呈现具象,便是彼之“帷幕”压倒了我之“帷幕”,并作一道,快速向归无咎靠近。

第五道尊在一旁观战,此时不由一怔。

他的剑道手段分明奈何不得归无咎。若是他被第三道尊轻易胜过,岂不是说明自己不及第三道尊?

正如是想,抬首一看,却见第三道尊的神通去势已然缓慢了许多。

又过三息,在两道帷幕距离归无咎仅有寸许、即将落败的当口,归无咎这头的力量终是反超了第三道尊,二千零四十八道紧紧连接的气机,开始回推。

究其缘由,归无咎虽然观战中看穿第三道尊道术根由,但一望之下立刻便能复制回来,终是难能。

所以在刚刚交手的瞬间,归无咎看似是完全复制了第三道尊的神通,实则不然。

归无咎的一千零二十四象,其实就是完全等分的一千零二十四道空蕴念剑气机,和第三道尊各自成立的一千零二十四诀不可同日而语。

若非空蕴念剑本身的层次和威力上归无咎占了上风,只怕就要一触即溃。

归无咎的意图,是一个捉住一个,利用空蕴念剑同气相感、系出同源的渊源,短时间内利用零距离接触,快速将第三道尊的手段复制出来。

此法看似有些剑走偏锋,但归无咎心中有数,果然履险如夷。

复制完毕之后,法诀完全相同,而归无咎的空蕴念剑层次更高,胜负不问可知。

第三道尊将剑光一卷,向后退出数丈,叹息道:“我就说。能够来得此间者,怎会是与我二人无关无缘之人?推陈出新,更进一步,好手段。是你胜了。”

但他放眼望去,却见归无咎眉关紧锁,似乎恹恹不乐。

这“形下法”复制得如此容易,归无咎迫不及待的便要推演尝试。

可是结果却出乎意料。

归无咎推演可知,若是从未习得过空蕴念剑之人,通过他刚才复刻的一千零二十四道形下法诀修炼,习得或五十法,或七十法,便要止步;距离“八分之一”的一百二十八法尚有相当距离,更不必说将一百二十八法凝练合一了。

明明自己的“剑心相感”完整复制了第三道尊的手段,没有一丝差错才对。

此时,第三道尊忽然抬首,目中射出精光,悠然道:“我知道阁下要做什么了。”

“你的路走岔了。”

归无咎心中一动,道:“还请道尊教我。”

第三道尊摆了摆手,道:“也无怪乎你理会的岔了。你既得了这一门剑道传承,当知空蕴念剑并非自我手中创制,而是自本师商乙处传承下来。”

归无咎缓缓点头。

第三道尊悠然道:“当年本师商乙曾道,虽然这一门剑道距离最后的成立尚属遥远,但是由于其根基博大的缘故,已然具备了大成之法的某些特性。譬如传之后人,若非非常之机缘,至多只能习得八分有一上下。”

“这一千零二十四道分枝次第之法,乃是商乙先师特意为某能够尽数传承这一门道术创制,一言以蔽之,是因人成立,而非有教无类、亘古不易之定法。”

“此法由本人施展出来时,按照你心中推算,循法而行,当能习得一百二十有八。这推算并无错误,但是却有‘由本人施展’这一前提。若脱离了这一前提,便是刻舟求剑了。”

归无咎连连点头,旋即道:“敢问道尊。若想得通传法门,该从何处着手?”

第三道尊默然良久。

这是当年商乙想做而未能做到之事。待其飞升上境之时,距离这一步犹有距离,否则这世间就要多出一家独断万古的大宗了。

但第三道尊并未将这些话说出来,只道:“按照本师推断,通用法门,势必不若别传法门这般琐碎,当是宏观整体,自上而下。”

“经由三道门径,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似是最善之法。”

归无咎双目一凝,沉声道:“受教了。”

喜欢万法无咎请大家收藏:

对面比邻的那座山峰,肚腹雄厚不如第五道尊所居,但是高度却似略略胜过一线。

第五道尊携归无咎纵起清光,腾空而起,不多时便渡过一层若有若无的禁阵,落在对面山峦的山巅之上。

此间早有一人等候。

这一位面目俊朗且教第五道尊更加年轻三分,除却眉心隐然发红外,颇有翩翩佳人的气象。

这显然便是第三道尊了。

不知是他道行深湛,足以感应到隔壁山峦的动静,亦或是二人有特殊的沟通法门。第三道尊对于归无咎这不速之客的到来毫不意外,只微一颔首算作打招呼,旋即目光炯炯,尽数落在第五道尊身上。

显而易见,在二人心目中,这百年间的一会,有着极高的分量。

第五道尊当先言道:

“有言在先。你我比试印证之后,你且使出手段,与他斗上一场。我以自身根本手段迎之,亦能被他轻松化解;料想换作是你,也难出意外。”

听闻此言,第三道尊面上才露出一丝奇异,仔细凝视归无咎一眼,淡然道:“好。”

第五道尊道:“那就开始吧。”

归无咎本以为所谓的“开始”是开始战斗之意;但却见二人不约而同向前数步,然后席地而坐,这才心中恍然。

所谓的较量,不仅仅是力争,更是道争,理念之争。

在正式出手之前,定有一番唇枪舌剑。

只听第五道尊率先言道:“一气三枝分阴阳,弥漫六合。我以禁法为一路,杀法为一路,御法为一路;另外三路暗藏颠倒乾坤的空间变化,藏于正着之中。借此二三之变,可以破解你之‘小散弥阵’,你以为如何?”

第三道尊连连摇头,言道:“我之杀法,不仅能杀阳,亦能杀阴;不仅杀实,抑且杀虚。尔之六合变化之枢纽被我寻见,剑力应之,必不能运转如意。”

第五道尊反驳道:“我之枢纽,如何能够被你轻易寻见?”

归无咎闻言大奇。

见到二人之架势,他已第一时间猜到了这两位是要先论战,再作战。

可是两位论战的内容,却完全出乎归无咎的预料。

在归无咎的推断之中,这两人的辩论应当是大的理念之争,是博采实相万法和剑心唯一之间的争论;但没想到二人争论的内容,却是具体的阵战策略、攻守之道。

虽然备极高明,单单是开篇所言“虚实六合之变”的阵战法门,就不亚于陆乘文原先的根本道术,云顶金柱阵法。

归无咎心中,不由生出一个疑问:

空蕴念剑之遇物则斩,也需要细细拆招斗阵么?

论说一阵后,第三、第五道尊谁也不能说服对方,只得以实战加以验证。

两位浮空而立,相继施展手段。

第五道尊当先出手。

三道剑气,悬浮身前,缓缓散开。

当中一道最为深湛醇厚,归无咎亦最为熟悉,正是已趋于登峰造极的“一剑破万法”法门。而身畔两剑气,其深邃虽要较中间这道剑气略逊,却别有一种清醇多变的味道,两间一左一右,更透出自相矛盾的既视感。

想来这便是他所言的“杀法”和“御法”。

“杀法”之用固然是主攻杀无疑,但这“御法”却并非防御,而是暗藏独特的玄妙法力,令杀法和禁法在悄无声息之间互相颠倒。

若单单是正面放对,同等法力之下,第三道尊的空蕴念剑威力教归无咎的剑法逊色不少,第五道尊的封印法足可阻遏;但剑心一道,惟心惟微,念动即变,转折之敏锐在第五道尊之上。

所以直接运使一剑破万法的手段完全无用,须得损益变化。

归无咎凝神观看,第三道尊如何对敌。

签]第三道尊剑诀一掐,口中念念有词,体现出最原始的“本于咒术”的味道。

一道玄虚莫测的剑气,从第三道尊食中二指激射而出,然后迅速的归于无形,隐匿虚空之后,分化成一千零二十四枚米粒大小的圆珠。

这其中的五百一十二粒圆珠,若非深明此剑者决不可见,其陡然放大数十倍后,宛若深藏虚空的“水泡”,在空中缓缓游动。

当然,若是其游动速度过快,引起空间波动的征兆,同样能够被敌手以“反观法”

沐足的92 95 98 是什么意思 全文|

察觉。

所以其不能主动迎敌,而是在天中自由游荡,等候敌手撞了上去,等若中了一道极微小的空蕴念剑。

而另外五百一十二珠,却是附着在第三道尊新近显化的五百一十二道飞剑之上,漫控舞空。

俨然是将空蕴念剑当成雷道禁法一样,附着在神通及兵刃之上。

五百一十二个水泡在虚,五百一十二枚飞剑在实,沿着特殊的轨迹行走,构成一道森严大阵。只中一剑,虽无完整空蕴念剑一剑杀人的神威,但其效用也非寻常神通可比。

归无咎脑海中轰然一震。

原来如此!

归无咎震动的,不是此法之威能。同境界下,归无咎自己的新空蕴念剑远胜于昔,直接就可压倒一剑破万法的法门,根本不需要以变化取胜。

以一道剑意等量分割,也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手段。

别的不说,归无咎剑意散发,最终觅得那飞鸟之象就是第三、第五道尊成道地的幻象门径,其剑术发散稀薄,不是千数,而是千万分之一。

真正令归无咎震动的是,那一千零二十四道分枝,每一剑都有细微差异,并且圆满规整,自成体系;剑剑之间,构成独特的联系。

归无咎立刻敏锐的察觉到一件事。

并且胸中许多疑窦,涣然冰释。

作为荒海星月门传承的空蕴念剑,便是一步成就完整的剑形;碎剑迎敌,每一剑皆有灭杀同阶的威能。其后随着功行渐深,剑术依次递进,不过是一定时间内所能动用的次数愈多而已。

归无咎继承此法之后,经念剑演化图推演的改良空蕴念剑,这一特点也并未变化。

但眼前第三道尊,却并非如此。

归无咎本能的感受到,第三道尊极有可能是依次习得那一千零二十四剑,最后串联为一,才汇通成了“空蕴念剑”本体。

这才是空蕴念剑真正的“躯干”和“血肉”,又或者说是至高剑道中“形而下”的门径,可堪开示后学者。

当年第三、第五道尊激战之后,落于荒海的,只是一枚剑尖。

剑尖者,乃是其最精华、最核心的部分,但是其枝蔓根基,却都不存了。

归无咎以这“剑尖”为根基、汲取万法锻炼成的新空蕴念剑,无论精度、深度、纯度都在第三道尊的初始空蕴念剑之上;唯独厚度和完整性不如。

归无咎暗暗思忖,那么,自己的空蕴念剑,是否可以推演出一千零二十四道“具体”法门,然后凝练合一呢?

归无咎暗暗发动“念剑演化图”,试图汲取之。

但是观望而得的第三道尊剑术精粹,却并未在心神中显化一字,只是心神之中隐然萌生出些许念头。

归无咎微微一愕,旋即明悟。

“念剑演化图”有登峰造极之功,步步趋于圆满;也正因为如此,其法门自然是以终极形态呈现。譬如你将一株幼苗的种子、土壤、肥料提供,他自动便将成熟之后果实予你。

若你想要看一看半青不熟的树叶、枝条是何等样貌,他却无能为力。

这一步骤,必须归无咎自己去做。

旁人是开山凿险,逐步开辟上进之路;归无咎却是乘飞鸟登临绝巅,此刻必须开辟一条下山之路。

好在归无咎所习与第三道尊道术相通,只沉心观望了半个时辰,便有极大收获。先前与第五道尊一战后所产生的新问题,亦水到渠成的有了答案。

如果说每一种真流剑道走到极致,皆是“一分为二”,自己的“空蕴念剑”不止是一种神通,而是如辰阳八实剑一般,将天下剑道一分为二的定名之法,那么有一个问题就来了。

辰阳八剑,乃是一个开放的神通大系,传承弟子无数;而目前的空蕴念剑,却似只有归无咎一人能够掌握。

哪怕是秦梦霖与归无咎有虚丹相合、知见相通之缘,观望了剑道真诀原本之后,只觉修炼下去自相矛盾,决计不能走到终点。须知空蕴念剑剑典文字俱在,可不若九宗道术将功诀化作法宝实体为锁钥。

此时着手,如第三道尊一般,将空蕴念剑拆解成零散的“形而下”部分?

此时此刻,第三道尊和第五道尊之激斗,已到了犬牙交错的境地,局面虽然激烈,却依旧大致两分。

归无咎灵机一动,生出一个主意。

他索性以一个“初学者”的态度,心神默炼,推演一下“修炼”第三道尊的初版空蕴念剑,会是什么效果。

三个时辰之后。

归无咎惊奇的发现,无论自己以哪一个独立的“单元”为起点,虽然起初时甚是顺利,但数量渐多之后都逐渐窒涩;最终的极限数量,都不超过一百二十八种。

一千零二十四……一百二十八。

恰好是八分之一。

辰阳剑山剑道,除却轩辕怀这异数外,人人只能在三问之下,择一而修,取法八脉之一?

这势必不是巧合。

昨日之疑难也有了答案。

剑道一十六种,辰阳剑山之虚实二道的“天空幻化、妙心杀绝”十六门只是一种分法,此十六道,非彼十六道。

由一入手,遍观十六;

登峰造极,十六取八;

传承后学,八还取一。

这似乎是冥冥之中暗合上境道术的定理。

喜欢万法无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