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力雄 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跟师父的传送纹一样,可以刻在物体上,他们这里的纹刻师大多数都是刻在卷轴上,因此也称之为传送卷轴。

只不过舅舅使用的传送纹更强大,可以隔着大陆传送,比师父的传送纹等级还要高而已。

可惜,不能多问,但是让她第一次有了迫切想去那里的想法,不为其他,只为强大。

“舅舅还有事要去做,就不在这里陪你们了,告诉小赫,云机巧在他没有实力守护住的时候,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无论是这里还是那里的人。”云廷叮嘱道。

云机巧之所以在他这里,主要的原因就是在那里以云家现在的实力保不住。而他们姐弟来这里主要的原因就是想守住云家力量传承和云机巧。

纳兰荣锦点了下头,本来她还以为舅舅会跟爹娘一样离开呢,心里很失落。现在知道降龙草是用传送纹送回去的,舅舅不离开,她心里就轻松多了,毕竟舅舅是他们姐弟在这里唯一的亲人了。

她那里知道,在她爹娘离开前就跟云廷商量过了,他们三人要留下一人照顾他们姐弟两个。

云廷主动要留下,因为他很清楚,姐姐和姐夫回去比他回去方便又有利,自己回去恐怕事情不一定能如愿办好,还会惹来很大的麻烦。

因此,只要他们姐弟两个在这里,云廷就不会离开。

云廷离开后,纳兰荣锦看了看天色,也该回去太阳谷了,空间里的弟弟还在研究机关术,她就自己启程回太阳谷。

反正从这里到太阳谷都是山林,遇到人的可能性极小,等快要到太阳谷时,她才把弟弟叫了出来。

姐弟两人回到太阳谷商量了一下后,决定开始各自的修炼和学习生活。

纳兰荣锦上午去太阳镇跟苗衍庸学纹刻,因为回来的时间不确定,有时中午回来有时候晚上回来,就准备给弟弟多做一些吃食放在他的空间戒指里。纳兰荣赫已经决定剩下的时间没有特殊情况他就待在太阳谷里了,除了修炼就是学习机关术,现在他如饥似渴的,根本都想不出门。

至于江家,在那天纳兰荣锦让久久去看后,久久虽然不记得阵法了,但是真的能自由进出,而且江家的确在山里种着很多珍稀的药草,年份都不小。

原本她还计划怎么让久久带出来他们需要的药草,但是因为自己的空间里有药草,而且年份还不低,她就放弃打江家药草的主意了。

不过有一点她还是放在心上了,就是久久说江家种植了很多珍稀药草不假,但是同样也种植了很多毒草,都是很稀有的毒草,如果炼制成毒丹,效果恐怕难以想象,她忘记把这件事告诉独孤云倾了。

想着再见面时再告诉他吧,让他留意一下,这么多毒草恐怕江家所谋不小。

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姐弟两个吃完晚饭,各自修炼去了。纳兰荣锦虽然给弟弟做了很多吃食,也没忘记给独孤云倾留一份。

不过,独孤云倾晚上没有过来她的空间吃饭,想来应该是有事。

纳兰荣锦倒是不担心他什么,以他那多的没出安放的心眼,吃亏的可能性不大,安心的修炼去了。

次日,皇城里传开了关于皇太孙为了九幽帝国江山社稷,毁了他自己其他姻缘线的事,知道皇太孙这一生只能有纳兰荣锦一个女人时,很多人都唏嘘了。

有心思的女子不甘失落,男子幸灾乐祸的居多,毕竟,身份再高又如何,还不如他们呢,至少他们想要多少女人都可以。

而这个消息也像长了翅膀一样传了出去,以各种方式迅速的传遍九幽帝国,甚至是其他帝国。

今天也是鸿海学院大比的最后一天,江清玥在她师父的陪同下,走进了第一名测试地。

就在她进去后,关于独孤云倾的消息传了过来,替她传递消息的人赶过来时,她已经进去了。不知道她要是知道了,还会不会坚持进去第一名的测试之地。

正在参加大比的左凌薇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跟失了魂一样,本来她的希望就很渺茫,现在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这样的情况下,谁还敢算计独孤云倾的后院,那可是跟叛国是一个罪名,毕竟,皇太孙能否保持只有一个女人可是关系到九幽帝国是否能繁强大下去。

她失魂落魄的把接下来的比试比完,效果比她预计的要差很多,名次恐怕会让她那个丞相爹很不满。

可是她根本不在意了,不能嫁给独孤云倾,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自家爹此时定然已经算计着怎么把她“卖”个好价了,她苦笑一声,这么拼命的想改变自己的命运,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她都已经放低了要求,只要能入了东宫成为他的女人就行了,可是命运依然将她最后的希望打破了。

刚成为鸿海学院新生的南灏站在门外,看着失魂落魄的左凌薇,伤心成这样,连他在这里站了这么久都没发现,可见她心里真的是一点他的位置都没有。

他长出一李力雄口气,自己这么多年来的喜欢和追逐在她眼里是很廉价的吧。此时他才发现,他居然没有那么伤心,这个感知让他知道自己远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喜欢左凌薇,也许真的像南弦说的,他对左凌薇不是男女之情的喜欢,而是感激的喜欢。

深深的看了一眼她,南灏转身离开了,他不会趁人之危,在她感情最脆弱的时候趁虚而入,那不是君子所为,既然看清楚了自己的心,那就及时收手,但如果左凌薇需要帮助他

李力雄 完整版/

还是会出手的。不为其他只为这么多年年少的心一心为她。

南灏明白,他的心恐怕不会再轻易的为那个女子打开了,只是瞬间他忽然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果然,修炼一途上,领悟是最总要的,心境不一样,修炼必然也会更上一层。

整个鸿海学院的师生关注点都在第一名的测试地这里,今年居然有人进去挑战了,还是寻常不怎么露面的罗子玉的徒弟江清玥,江家那位清傲的大小姐。

喜欢神弓战妃请大家收藏:

纳兰荣锦认识的药草有限,向前走了一步,一脚就把一棵千年份的珍稀药材给踩倒了,她还不自知,心疼的云廷赶紧把她给拎了回来。

“小锦儿,不要乱动,这里都是千年之上的药材,很珍稀,你这一脚就毁了一棵。”

云廷心疼的语气让纳兰荣锦知道,自己这个山真的是一个大宝贝,药材都是千年之上的,给独孤云倾炼丹正好。

可惜了,她认识的药草

李力雄 完整版/

太有限了,要不要跟独孤云倾认识一下药草呢,她不炼丹,但是也不能对药材目不识丁啊。

她摸摸鼻子道,“舅舅,我只认得几样药草。”

云廷看了眼可怜兮兮的小人儿,叹口气,“这里以后你不要来了,需要什么药材让独孤云倾来。”

言外之意就是不认识就不要来祸害这些药材了,这一脚踩没多少钱啊,关键不是钱的问题,他们家也不缺钱,主要是一棵药材长了千年多不容易啊,很多时候是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就这样让她一脚给毁了。

纳兰荣锦无语极了,舅舅您是不是忘记了,我是你最喜欢的外甥女了。

不过,看着被自己踩倒的药草心里也有些歉疚,好不容易长了这么多年,还没发挥作用就牺牲了,的确不是一般的可惜。

她拿出独孤云倾画的图样递给云廷,“那我就站在这儿不动了,舅舅帮我看看这几样有没有,有就采回来几棵。”

云廷嘴角一抽,接过图样看了后,又还给她了,“我替你看看有没有,要是有让你的云倾哥哥自己来采,药效更好。”

他知道这是给珍娘治疗丹田用的,他心里也很好奇,独孤云倾的炼丹师到底达到什么程度了,灵根被毁,就算没毁的彻底在他们那里也不是那个丹师能医治的。

“也行。”纳兰荣锦虽然认识的药草少,但是知道炼丹很多药草新鲜的药效更好,只有一些特殊的药材需要处理才能用。

云廷身体腾空而起,脚步轻轻的踏在药草的叶子上,不留痕迹的往前跃去。

纳兰荣锦羡慕的看着自家舅舅,白袍翻飞,墨发飞舞,姿势优雅,不同于独孤云倾年少不羁的俊美,是那种成年男子成熟无双的魅力,养眼极了。

自家舅舅怎么这么好看呢,什么样的女子才能配得上舅舅呢?纳兰荣锦津津有味的欣赏起美男来。

不一会儿,云廷就回来了,翩然落在她身旁,手里有两株药草,修长的手好看极了,握着药草,好像让药草都增色了几分。

“这就是降龙草?”纳兰荣锦看着云廷手里不起眼的药草问道。

降龙草只有五片细长的叶子,跟地上普通的野草区别不大,只是叶片的后背上有紫色的纹路。

“对,降龙草不是因为样子得名,而是因为作用得名,据说要是龙服用了降龙草就会修为尽失李力雄去,因此才得名祥龙。”云廷解释道。

“还有吗,怎么不多采一些。”纳兰荣锦对珍稀不珍稀没什么感觉,主要是外公能用上,用多少她都不心疼。

云廷了解她,笑了,“一棵就够,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就多采了一棵。降龙草采下来,必须在三日内使用,否则就没有疗效了,多出来的这一棵也许都会被浪费了,多采不是更浪费,要是还需要,再采好了,反正也都在小锦儿这里,谁也拿不走。”

“三天?舅舅怎么送回去?”纳兰荣锦讶异的问道。

她可是知道,爹娘去那里也是经过了几天才到了通道处,进入通道还需要经历一些才能出去,到了那边不也需要时间到外公所在的地方吗,就算舅舅立即启程,三天也到不了啊。

“等下出去后你就知道了,看看就好,毕竟不属于这里等级的东西,只能用,不能说。”云廷拿出一个盒子来,把两株降龙草小心的放到盒子里,收起来。

“舅舅不需要其他的药草吗?”从小到大她吃、喝、用,舅舅给了她多少都数不清了,总算有些东西可以给舅舅,她自然不会吝啬。

云廷伸手在她额头弹了一下,“舅舅身体好着呢,不需要药草。”

纳兰荣锦揉揉额头,“我不是那个意思,既然药草这么珍稀,舅舅拿去换想要的东西也好啊。”

“舅舅知道你的心意,以后你有的是机会孝敬舅舅。”云廷知道她的心思,这丫头从小心里就有数,谁对她好,她恨不得翻好几倍的对人家好,自家人更甚。

毕竟他们亲人在这里的太少。

被舅舅看穿心思,她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点头道,“好。”

带着舅舅回到竹屋前,见弟弟还在看云机巧,倒是想看看他看多少了,但是想到之前眼睛被伤的事,她明智的不去打扰弟弟,和舅舅离开了空间。

她把外面工匠留下的那些没用完的竹子收进空间里去,都是处理好的竹子,可以直接用来打造家具什么的,万一以后再需要什么,直接就可以拿来用。

也可以用这些竹板再竹屋前铺处一块竹板地面来,摆上矮桌铺上垫子,就可以坐在外面修炼、喝茶、聊天等等。

收了竹子后她就用大大的眼眸看着云廷,云廷知道她这是想知道他怎么把降龙草送回爹娘手里去。

他拿出装降龙草的盒子,然后又拿出一张纹刻纸来,放到盒子上,一道灵力落在上面,盒子顿时消失了踪影。

纳兰荣锦好看的唇瓣张的大大的,震惊的道,“这是纹刻?”

云廷点了下头,“纹刻远远比你知道想象的还要强大,好好学吧。”其他的不能说,但是这样叮嘱的话还是可以说说的,毕竟,纹刻师在这里也是人人敬仰的。

纳兰荣锦吞咽了一下口水,然后郑重的点头道,“我一定好好的学。”

本来她就对纹刻很感兴趣,现在知道纹刻远比她预知的还要强大,更想把纹刻学好、学精。这样隔着大陆传送东西的纹刻,不让问她也知道,是传送纹。

喜欢神弓战妃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