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禄财对照表 免费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

一瞬间,众真人的八卦之心都熊熊燃烧了起来,迅速开始脑补一幕幕剧情。

紫霄不是一直长期闭关么?保不齐就是操作此事去了。借着闭关的名义,暗地里偷偷摸摸跑到庆安学宫和瑶光上人一家子团聚。

这一招,可真是神来之笔。

大家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一招呢?

不过,修为境界越高,生命层次越高,就越难成功孕育后代。紫府境修士要想孕育子嗣,要么是运气爆棚,要么得长期坚持不懈的操作。

只是不知紫霄和瑶光究竟是运气好,还是长期操作的结果?

“你们这些……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眼神?!”紫霄真人也是阅历丰富的神通境强者,一看他们那眼神哪里还有不懂的?

“当真是耻于与尔等为伍。”

他怒不可遏地一挥手,当下就气鼓鼓地带着徒弟坐到了属于他的主席位置上。

“真是没想到,这群大佬真人们在一起是这样的……不正经。”王守哲身后的徐楚楚红着脸低声嘀咕感慨。

王守哲听了不由莞尔。

你还没见过更不正经,更没下限的大佬呢~

也许是这人活得越久,经历得越多,这脸皮自然而然就逐渐升级了。反正王守哲就没见过脸皮薄的大佬。

而且,玄武修士也是人,是人就会有喜怒哀乐,就会有性格缺陷。毕竟,这世上根本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完人”。

修为低的时候还好,头顶有人压着,自然懂得收敛,修为高了之后,没了人管束,任性的一面就会逐渐暴露出来。时间长了,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就很难说了。

要不怎么会有“老小孩”的说法呢?

“咳咳,行了行了。”姜震苍咳嗽两声,“今天是圣子之争启动之日,现场有很多小辈在场,都注意点儿影响。”

她身后的王璎璇嘴角一撇,撸了撸袖子:“不就是生孩子么,有什么好注意影响的?师尊,人都已经来齐了,您赶紧加快点节奏,徒儿我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大杀四方,继承圣主之位了。”

姜震苍表情一滞,又是咳嗽了两声埋汰说:“你现在只能继承圣女之位,你师尊还能活好些年头呢。”

他心中直感慨,自己这衣钵弟子什么都挺好,资质好,悟性好,战斗力又强,就是没有半点高贵女神的气度,凡事就喜欢打打杀杀,撸起袖子就干。

想当初他姜震苍年轻之时,跑去仙宫留学,那里的学姐们当真是仙气飘飘,好似一个个圣洁而不可侵犯的女神一般,让他心生仰望和膜拜。

他当初也想过把璎璇往这个方向培养,可惜……

算了,不想了,想多了都是泪。

姜震苍在内心叹息了一声,便迅速整理好了心情,表情肃穆地起身,朗声道:“圣子之争乃是我凌云圣地的核心策略之一,为的是从中优选出可以带领圣地走的更高,更远的圣地继承人。但凡我圣地的大天骄,都有资格参与角逐。在此过程中,当以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进行选拔。”

“具体规则,将由凌云宝典来宣布,让我们有请凌云宝典!”

说罢,他踏出一步,抬手便掐了个指诀。

下一刻。

他浑身的气势不受控制地骤然暴涨,属于凌虚境强者的威压一波又一波的扩散开来,瞬息间就席卷了整个试炼殿。

在场的神通境真人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实力只有天人境的核心弟子们更是一个个脸色发白,几乎站立不稳。事实上,如果不是他们前面的大佬承担了大部分压力,这会儿怕是连一个站着的都不会有。

而与此同时,姜震苍的眉心处有一枚金色的烙印缓缓浮现而出。

道道金光绽放间,一股股飘逸高远的清灵之气自烙印中汹涌而出,宛如高天上的风呼啸着刮过林间。

在所有人的瞩目中,一卷洁白的玉册自那烙印中一点一点浮出,凌空飞到了试炼殿中央。

那玉册剔透无暇,表面更是有蒙蒙金光流动,气息玄奥莫测,显然便是凌云圣地的圣物——《凌云宝典》了。

而在那玉册之上,还有一个乌发红裙,气质慵懒的娇俏少女,这会儿正打着呵欠,伸着懒腰,仿佛刚刚睡醒一般。

这少女只有半臂高,身形飘渺,略有些虚幻,显然便是这凌云宝典的器灵。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吸引住了。

毕竟在场的强者中,除了大椿和桃红玉这两株灵植,并没有人见过宝典。

“这就是凌云宝典吗?”王守哲的目光中,也是充满了憧憬。

他只见过金蟾宝典的残篇,但是那种残篇和真正具有传承功能的完整宝典,压根就不是一回事儿。

完整的宝典传承,在这世界上是极为罕见之物。一旦有资格继承宝典,大概率是可以修炼到凌虚境的。

而凌虚境又被称呼为“圣境”,在当前世界的诸多大佬之中能排到第二梯队。

除了那只有寥寥几位的真仙和真魔,就数凌虚境强者的地位最高。

若是发展得好一点,身后又有家族支持,凌虚境强者便有资格立一国。哪怕不立国,家族只要有一位凌虚境修士的话,就算是一品世家了。

帝子之争也好,圣子之争也罢,无论形式如何,说到底,争的都是宝典的传承权力!

当初隆昌大帝把宝典传给帝子安的时候是偷偷传的,王守哲压根没看到,认真算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看到宝典。

“时间过得好快啊,新一届的圣子之争又要开始了么?”

这一会儿的功夫,凌云宝典中凝聚出来的器灵小姑娘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从斜躺的状态变成了盘坐。

她眼神睥睨地扫视了一下周围的人群,懒洋洋道:“希望这一届的传承人像样一点,能让本小姐挑出最合心意的传人,别像上一届那般拉胯,最终只能矮子里拔高个,修个凌虚中期都困难重重。”

“……”姜震苍脸色微微尴尬,急忙转移话题道,“灵芸小姐,这一次候选人中,有一位资质很不错,保您满意。”

“哦?”宝典器灵灵芸,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道,“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行了,废话也不多说了,各脉想参加圣子之争的年轻一代们自己上去吧。”姜震苍挥了挥手,“咱们圣地可没有皇室那么多繁文缛节,一切全凭自己本事。”

除了皇室的意见可对凌云宝典的传承,有一部分影响力之外,连他姜震苍都是无法左右灵芸意见的。

而皇室的意见之所以会有效果,那是因为皇室和凌云圣地需要常年配合,当代圣主和当代大帝自然是合拍一点比较好。不然,等将来到了战场上,两人看不顺眼下相互给对方下绊子,那乐子可就大了。

不过,这次圣子之争情况比较特殊,帝子安干脆没来,自然也就不会发表意见了。

“此番圣子之争,还得看我甄士聪的。”南明离火一脉的甄士聪首当其冲飞身而上。

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南明离火扇】,姿态潇洒,倒是别有一番卓越不群的气度。

也不知是不是最近读书读多了,文化见涨的缘故。

“血脉资质如何?”灵芸见惯了各路大天骄,眼皮子都不多抬一下,随口提醒道,“等会进入茧舱时会自动扫描你们的血脉资质,这会儿谎报资质毫无异议。”

“大天骄甲等。”甄士聪一脸得意道。

“什么?”紧跟而上的天妖幻身一脉大天骄于念云,吃惊地说道,“甄师兄,你不是丙等么?”

“念云师妹,教你学个乖。”甄士聪笑眯眯地说,“这做人嘛,总得留点底牌。对外宣称是丙等,那是用来麻痹竞争者们的,让他们忽略我,轻视我。最终我爆出甲等资质,岂不是惊爆了人眼球?”

于念云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好气哟,原来你一直在骗我。”

“念云师妹莫要生气,先前的承诺还有效,等我成为圣地之主后,就带你吃香的喝辣的。”甄士聪安抚着她。

主席台上的天火真人也是哈哈大笑:“这一把,我们南明离火一脉拼了。这圣地之主也该论到我们坐坐了。”

为了帮甄士聪提升资质血脉,离火一脉也是想尽了办法。

“甲等?”器灵灵芸倒是有了些兴致,上下打量着甄士聪,“虽然只是初入甲等,但是比起上一届来强很多,一旦接受传承后,大约勉强能到绝世丁等中段的模样。一开始资源配备再充分一些,还是有望冲击凌虚中期的。”

“姐姐我身为宝典器灵,当然是喜欢血脉资质不错的传承者,要好好加油哟,只要其他几个方面不拉胯,这一届圣子多半就是你了。”灵芸对他的态度都友善了许多。

“多谢灵芸姐姐。”甄士聪骨头都轻了几两,开始顺着梯子往上爬。

“小姑娘,你是什么级别血脉?”灵芸看向于念云。

开局捡个甲等,怎么着都比上一届强了,灵芸的心情都好了起来,不再是那般懒洋洋而无精打采了。

“灵芸姐姐,我是白虎战体血脉,也是初入甲等……”于念云叹息着说。

“什么?念云妹妹,你竟然骗我!”甄士聪惊骇失色地叫道。

想不到念云师妹看起来憨憨的,居然也会骗人!

“甄师兄,彼此彼此。我们天妖幻身一脉虽然能幻化凶兽,可不代表我们没脑子啊,我也想降低一下注意力啊。”于念云唉声叹气着说,“只是没想到,你竟然也是甲等。”

很显然,两人都是想到一块去了。

“哼哼,那我们接下来就各凭本事吧。念云师妹!”

“嗯呢嗯呢,甄师兄!”

两人对视了一眼,眼神中碰撞出了火花。

而主席台上,天火真人和天妖一脉的九命真人,也是将对方当成了对手,虎视眈眈地彼此对视起来,气氛剑拔弩张。

“很好很好。”器灵灵芸更加开心了,“多了一个甲等,就可以从中选出更优者了。”

而在她说话的同时。

公羊策、独孤飞鸿、包不同、王珞秋,以及圣地九脉中最为低调的【坤元重土一脉】的大天骄石茂田也上了台。

其中,石茂田是个很瘦很小的小姑娘,长得像根豆芽菜似的,相当的不起眼,平时也很低调,属于很容易被人忽略掉的那种类型。

“在下甲等中段。”公羊策冷冷地说。

“在下也是甲等中段。”独孤飞鸿冷冷地说。

“我也是甲等中段。”王珞秋叹息说。

什么?!

接连三个大天骄甲等中段,宛如三记重锤连环敲下,刚刚还剑拔弩张的甄士聪和于念云顿时被敲哑火了~

“天火,九命,这年头,谁还不知道要藏点底牌了?”明成真人笑道,“想必各脉为了这一次的圣子之争,都是积攒了很多年的底蕴吧?”

他心中惋惜,没想到公羊策和独孤飞鸿,都是甲等中段。

罢了罢了,各凭本事罢了,珞秋还是很厉害的。

众人直感慨,各脉都憋着一股劲和资源,想要在圣子之争中争得一席之地,却没想到,反而导致这一届圣子之争内卷极为严重。

毕竟上一届的姜震苍,连大天骄乙等都没到……

“哈哈哈,我包不同就知道,你们各脉都是穷鬼~~”小胖子包不同听完他们三人的话,一下子就抖了起来,“要论资源,还得看我们玄丹阁一脉。在下包不同,忝为大天骄甲等上段。”

“我,我坤元山石茂田,也是甲等上段。”旁边的石茂田也柔柔弱弱地举起了手。

啥?

一众人的脸都绿了。

毕竟玄丹阁憋着一股劲弄个甲等上段还好说一些,毕竟人家有钱。而且,即便包不同是甲等上段的资质,威胁性也没那么高,毕竟玄丹阁的战斗力……

算了~还是给他们留点面子吧。

但是石茂田就不同了。

坤元重土一脉号称九脉之中“防御第二”“陆战无敌”。虽然石茂田形象很瘦弱,平日里的存在感也几乎为零,可没有人敢小瞧她的战斗力。

这种人上了战场,那就是一尊横冲直撞的战神!

“哈哈哈,大家没有想到吧?”

坤元山当代“山主”玄坛真人,平日里同样是个没什么存在感的真人,但此刻却是露出了“峥嵘”,朗声而笑:“前两次圣子之争,我们坤元山一脉准备不充分。但是这一次,我们要争夺主脉位置。”

圣主是从哪一脉出去的,当然会对哪一脉有诸多照顾。而这一脉,也通常会被称之为“主脉”。

至少在这一任圣主期间,还是能占据不小资源优势的。

譬如如今的太乙金阳一脉,便是“主脉”,不仅神通真人有两个,就连大天骄都有两个。若是把王璎璇也算上,大天骄都有三个了。

“玄坛,你别得意的太早,姜圣主的爱徒还未出来呢。”天火真人的脸色已经非常不好了。

他自以为藏底牌已经藏得够深了,却不想这帮人一个比一个变态,一个比一个藏得深。

天知道他们为了今天这一幕,暗中积攒资源努力了多久,甚至乎还会影响到其他弟子的配额。

“天火,我们坤元山为了今天,可是准备了好几百年了!”玄坛真人冷笑道,“你算计得不够远,又能怪得了谁?至于姜圣主的爱徒王璎璇,一直对外宣称是大天骄乙等,必然也是藏了些底牌的。”

“不过,她撑死了也就是个甲等上段。而且,她的年龄毕竟比较小,这也是她的弱势。当然,如果姜圣主舍得把棺材本都掏出来,买一颗九品道丹的话,那咱们也认了。”

“唉~这一次都疯了吧?”这时候,青皇谷的青松真人忽然开了口,表情中夹杂着惋惜和叹息,“大家赌暗牌嘛,自然是比的谁比谁更狠。姜圣主虽然有些家底,但能不能攒出道丹来还是两说。不过……”

说到这里,他忽然一笑,随后缓缓站了起来,宛如最后的赢家一般负手继续道:“我们青皇谷为了这一波,嘿嘿嘿~~~能掏的家底可是都掏出来了~~总之,我们青皇谷一脉拜谢各脉,为我家绿薇绝世增添了许多优质的辅佐人才。我青松相信,在绿薇圣主的率领下,咱们圣地将来定能迅速崛起,扫平阴煞宗!”

绝世?!

整个试炼殿中一片寂静。

很多真人都忍不住眼神幽幽地盯向青松真人,表情复杂难言。

要不要这么拼?

这一届的内卷,居然卷到连绝世都出来了吗?

说句实在的,谁不知道绝世天骄好?谁不想培养一个绝世天骄出来?可也得有那个资源啊!

青皇谷的战斗力向来不行,虽然有三株神通真人级的灵植,却一个比一个懒,常常几百年都不露面,可他们却是出了名的能赚钱。不客气的说,大半个圣地是靠着青皇谷在养活。

可即便以青皇谷的财力,想要培养出一个绝世天骄也没那么容易的吧?

“绝世?”凌云宝典的器灵小姐姐眼睛却一下子亮了,“那个绿薇小妹妹,快点过来给姐姐瞧瞧。哟,你长得可真好看。回头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以后姐姐带你飞,不,你带姐姐飞……”

哪怕是仙宫里的那些宝典,收到绝世天骄级别传承弟子的概率也不高。若是好好培养的话,定可以保凌虚中期,冲凌虚后期。

要知道,修为到了凌虚境后期,那跟初期就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了。

这不单单是战斗力的问题,而是对法则的理解程度的问题。

实力达到凌虚境后期,便有资格去探索凌虚之后的道路了,虽然很难成功,但却能对宝典的进一步完善起到积极作用。

凌虚宝典基本都有器灵,而宝典自身也会自己的追求。

谁不想传承者更厉害呢?谁不想一步一步进化,未来进化成一部光荣而伟大的《仙经》呢?

要是每一个传承者都只是凌虚初期,那纯粹就是在吃老本,什么时候才能蜕变成仙经?

“等等!”

各脉真人们一听器灵这话风向不对,顿时急了:“灵芸小姐,还有很多比试没有进行呢,怎么就能私下定圣女了呢?”

“没错没错,宝典传承是有规矩的,不能光凭血脉,还得比统御力、武力、魅力、智力以及机缘。最终,听说还要过问心一关。”众真人齐声反对,“这可是初代凌云圣主定下来的传承规矩。”

灵芸被气得不轻,涨红着小脸反驳道:“你们这群小兔崽子!虽然血脉的确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但却是权重最高的。除非绿薇其他各方面都很十二禄财对照表弱,而其余候选者在其他方面又格外凸出,不然他们几个获胜的几率太低了。比下去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那也要比啊~”

众人这会儿倒是齐心起来了,纷纷坚定地抵制着器灵灵芸:“就算是输,我们也要输得心服口服。姜圣主您说是吧?”

为了这一次圣子之争,大家的投入都很大很大,哪怕是比较低的几率,又岂会随意放弃?

说着,众人就忍不住齐齐看向了姜震苍,希望他能站出来主持公道。

在众人的注视下,姜震苍缓缓站了起来:“当然要比。”

众真人闻言大喜。

然而,还没等他们高兴多久,就见姜震苍一脸傲然地接下去道:“毕竟这次圣子之争中,绝世不止绿薇一个。同等血脉条件下,不正式比一下怎么决胜负?”

说着,他朝身后的王璎璇招了招手。

“璎璇,去和你家灵芸姐姐打个招呼。”

虽然心中对绿薇突然成为绝世也是觉得相当震惊,但姜震苍毕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存在,还没那么容易被撼动心智。

绿薇血脉资质的确不错,可终究是个研究型人才,而璎璇,可是经过他精心培养和提前训练过的。

哪怕同为绝世,姜震苍也相信王璎璇能赢。

“璎璇见过灵芸小姐姐。”王璎璇飞身上前,自信满满地行了个礼。

“你你你,璎璇妹妹你也是绝世?”灵芸惊喜若狂,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两种不同口味的美味馅饼砸中了一样,充分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幸福的烦恼。

她倒是想两个人都选,可惜,一部宝典一次只能有一位传承者。

“灵芸姐姐你不必纠结,比过就知道谁更适合传承了。”王璎璇极为自信道,“等我成为圣主,我定要和灵芸姐姐一起驰骋战场,横扫域外,把妖魔一族杀得再也不敢来侵犯我们。”

然而,她的话音才刚刚落下,旁边便传来“噗嗤”一声轻笑:“璇儿,你倒是挺自信的。”

只见一身淡紫色裙装的王璃慈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到了。

此刻的她背负着双手,神采飞扬,眼神睥睨,那模样,就仿佛是天生的大姐头:“绝世,可不是只有你和绿薇四小婶婶是。”

“什么?大姑姑璃慈你也是绝世?”

王璎璇和绿薇都吃惊地看着王璃慈。

尤其是绿薇,震惊之下都忽略了璃慈“四小婶婶”的称呼。

“不错。”王璃慈昂着头,叹息道,“没想到,今天要轮到咱们王氏一家三口内部竞争,唉,当真是,时也,命也。”

三个绝世?

灵芸直接懵了……

这可是绝世,以前一个都难求,她还没尝过绝世传承者的滋味呢。可眼下,却一下子出现了三个,任她予取予求,任她挑选。

作为一步凌虚境的传承宝典,她这辈子从未有过如此高光时刻!

而这个时候。

场下,天河真人看向了王璃瑶,老眼之中满是激动之色:“瑶儿,该你出场了。”

“是,师尊。”

王璃瑶微微颔首。

下一瞬,她体内玄气微微一动,身形便翩然而起,如一道水波般无声无息地飞掠到了前场。

无视了众人投来的惊讶目光,她淡定自若地朝灵芸拱了拱手:“灵芸姐姐,我乃天水一脉弟子王璃瑶,元水血脉,绝世天骄丁等中段,修为紫府境中期。”

绝世天骄?

王璃瑶也是绝世天骄?而且,还已经是丁等中段?这比起其他三个绝世,可犹要胜出一小筹了。

这下子,各脉真人顿时都摇摇欲坠,欲哭无泪起来。

神特么的“大天骄乙等”!

好嘛~在未展露底牌之前,个个都是自称“大天骄乙等”。可结果呢?个个都是绝世天骄!

这还比什么?!

如果只有一个绝世,她还有可能其他维度不够厉害,不适合担任圣主之位,那其他人还能有拼一拼的机会。

可圣子之争中一下出来四个绝世,总不能说,她们四个全是智障,都不适合担任圣主之位吧?

这下子,就算是傻子都明白,这未来的圣主,必然是这四大绝世中的一个,其他人基本已经没机会了。

甄士聪,于念云,独孤飞鸿,公羊策,石茂田,包不同等几个刚刚还自信非凡的大天骄,此刻更是面面相觑,表情宛如见了鬼一般。

“我,我,我,你,你们……”

器灵灵芸也想哭。

为何四个绝世会出现同一届,分成四届它不香么?那样的话,凌云宝典每一个传承者都是绝世,那得多风光?

其它宝典见了她,都会瑟瑟发抖叫“大姐大”的。

结果现在,这算什么?

一片诡异的气氛之中,唯有王珞秋仍旧一脸淡定,甚至还叹息着偷偷翻了个白眼。

她就知道会这样。

……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

说话的功夫,姜震苍已经进了试炼殿,表情痛苦地开始往墙上的某个位置投入灵石。

很快。

试炼殿穹顶上镶嵌的明珠就一颗颗亮了起来。璀璨的光芒倾洒而下,整个试炼殿都在一瞬间被照得灯火通明。

与此同时,试炼殿四周的墙壁上也亮起了道道流光,七彩斑斓,华丽非常。靠墙竖着的一座座“茧舱”,也宛如通上了电一般纷纷亮了起来。

整个试炼殿,都仿佛在这一刻活了过来。

看着这一幕,王守哲心神一颤,竟生出了一种宛若穿梭时光般的恍惚感。

他仿佛看到了前世游戏竞技的比赛现场,又仿佛看到了当年神武军军官们一个又一个进入茧舱之中,在一遍又一遍的模拟训练之中提高自己,飞快成长,而后前赴后继奔向战场,宛如扑火飞蛾一般……

纷乱的思绪和片段,让他一瞬间有些错乱。

“好了,大家都先坐下吧~”

这时,姜震苍的声音响了起来。

王守哲回过神来,就见姜震苍已经填完了灵石,宛如卸下了一个巨大的包袱一般,转身开始招呼大家落座:“有部分人还在路上。等所有人都到齐了,咱们就正式开始试炼。我先调试一下仪器,微调一下细节。”

为了保证圣子之争的公平性,整个试炼过程都会在众人的监督(围观)下进行。各峰各脉的长老,想过来看的都可以过来看。

试炼殿中,为防止试炼用的【炼器造物】损坏,还特地设置了隔绝阵法,使得场地内比较干净,无需打扫便能投入使用。

为了这一次圣子之争,凌云圣地还准备了一批现场招待人员。他们都是来自各脉的年轻而有潜力的核心弟子。

但凡能在凌云圣地被评判为核心弟子者,都是一百五十岁以下的天骄级的人物。虽然他们的修为都只是天人境,可却都从容而自信,透着一股年轻人特有的朝气蓬勃。

由此也可以看出,凌云圣地在培养年轻梯队上的不遗余力。

“王前辈,您这边请。”

一位外表青春靓丽的女弟子走到王守哲面前,朝着他行了一礼。

她看上去还很年轻,估摸着绝对没超过百岁,身上穿着的也是凌云圣地的制式女式玄武劲装,看上去很是飒爽。

这种劲装使用的布料是出产自青皇谷的灵植纤维织成,它没有丝绸的柔软舒适,却更加结实耐艹,能量传导性也十分优越,非常适合需要经常进行实战训练的玄武修士。

劲装是浅金色系的,看上去既淡雅又尊贵,衣服下摆和袖口的位置还绣着三把金色的小剑。

金色小剑是太乙金阳一脉的标志。三把,则代表这衣服的主人是天人境修为。

很显然,这姑娘实力不俗,跟当年的房佑安相比也相差仿佛。

说话间,年轻姑娘偷偷瞟了王守哲一眼,那自信的眼神之中仿佛透着一抹对王守哲的敬仰和好奇。

“多谢姑娘。”

王守哲微微颔首,便在她的带领下到了第一排主席位上落座。

如今的王守哲可不是以前那种寂寂无名的小人物了,而是一位可以深远影响到整个大乾方方面面的大人物,哪怕是在凌云圣地,都是被当做非常重要的主宾招待。

“王前辈,这是您的灵果盘和灵茶。”年轻姑娘从储物戒中,不断地端出一些早已经准备好的果盘点心,“若您有什么特殊需求,可随时提出。”

“多谢姑娘。对了,你是太乙金阳一脉的弟子吧?”王守哲礼貌随口问道。

“回前辈,晚辈叫徐楚楚,今年七十六岁,尚未婚配,乃归龙五品徐氏出身,拜在太乙金阳一脉玄珏上人门下,修炼的是太乙庚金剑法前半篇,两年前刚刚晋升天人境。”徐楚楚飞速地回答了一连串,眼神之中仿佛略带娇羞。

“……”

王守哲顿时一阵无语。

我就随便问了一句,你搁这报户口呢?唉~人长得帅就是麻烦太多,走到哪里都容易招蜂引蝶。

不过,他看到如此年轻一代都已经开始在圣地中崭露头角了,心中也是不由暗暗感慨唏嘘。

时间当真是过得飞快,他王守哲都奔两百了,不知不觉间也已经成了别人眼里的前辈。

“前辈,我听说七十多年前的帝子之争中,您在归龙城只手翻天,叱咤风云,最终一举定乾坤!”徐楚楚眼神中遏制不住崇拜的神采,“连我们太乙金阳一脉的传奇师叔公羊策,都败落在你马下,被驱逐去了仙朝反省。”

这个……公羊策好歹也是你师叔,你说他落败之时,这么兴奋真的好么?

王守哲瞟了瞟不远处:“我猜,你原来的招待任务不是我。”

“前辈怎么知道?”徐楚楚错愕不已,“我出身归龙城,是从小听着您的故事长大的。而且,我们归龙徐氏在开发达拉大荒漠的过程中也获取了不少利益,家族长辈们也常夸您厉害。此番听说您也来观礼,我便特意和琉璃明王殿的紫凝学姐换了个招待任务。”

“因为你们金阳峰的峰主琅琊真人正在瞪着我,好似要把我生吞活剥了一般,大概是怕我把你拐走了。”王守哲笑了笑,朝不远处的琅琊真人拱了拱手打招呼。

琅琊真人脸一黑,不得以间还是给守哲还了一个礼。

虽然他是圣地太乙金阳一脉的掌脉真人,金阳峰峰主,但倘若论起在整个大乾的影响力和地位,他还真未必能比得上王守哲。

因此,琅琊真人自是不能在王守哲面前摆谱,哪怕他其实极为不喜欢王守哲,该装样子还得装样子。

徐楚楚被吓得脸一白,脖子一缩,退后两步不敢多说话了。

琅琊真人可是她的师公……

闹了这么一出后,王守哲的心情倒是放松了许多。

尽管跟危机四伏且耗时长久的帝子之争相比,这凌云圣地的圣子之争怎么看都有点潦草,但不管是哪种试炼方式,只要还存在合理的规则,绝世天骄最终赢的几率必然是最高的。

而且,他也不认为女儿王璃瑶在综合素质方面,会输给任何人。

毕竟是自己手把手教出来的女儿,璃瑶的本事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不说别的,单说陇左学宫,这些年就在璃瑶的管理下蒸蒸日上,在七大学宫之中的排名都已经从第五升到了第三。

再给她一些时间,升到第一也不是没有可能。

退一万步来讲,即便瑶儿拿不到圣女之位,得不到凌虚宝典的传承也不怕。

一来,是还有仙宫可以去闯一闯。凭着她绝世天骄的资质,还是颇有希望能拿下一脉传承的。

二来,则是还有神武皇朝的中高级军官学院可以做做文章呢。

最差的打算,就是带着王安业到南荒或是北荒深处去闯一闯,看看能不能撞大运,挖一些凌虚传承的遗迹出来。

不管怎么样,办法总比困难多。

一想起安业,王守哲就舒心了许多。

安业如今也已经九十岁了,到了能充当家族顶梁柱的年纪。

这一次搜索血尊者老巢遗迹的任务,他就打算让安业和宗昌一起去。宗昌乃是家族的侦查多面手,而安业的运气又一向不错,两相配合下,说不定会有些其妙的反应。

闲话暂且不提。

这一会儿的功夫,圣地九脉的各脉峰主,殿主,谷主们,都纷纷落座到了主席位置上。

他们和王守哲都是坐在了同一排位置,属于这一场圣子之争中的主宾。

此外,他们的身后都跟着一位器宇轩昂的年轻人,个个神采奕奕别有一番风采,显然都是各脉麾下最优秀的传人。

因为圣子对出身没有讲究,只要是凌云圣地的大天骄都可以参加,也没有人数限制。而且,因为特殊的试炼机制,也不像皇室的帝子之争那般,某一脉强大就能占据绝对优势,而是单纯看个人素质,十分的公平公正。

至于皇室,在这过程中一般是不直接发表意见的。

但若是有圣地大天骄可以获得皇室的大力支持,便会获得更充沛的修炼资源,更多的锻炼机会,甚至可以凭借皇室宝库中珍藏的

十二禄财对照表 免费完整版,

宝物再提升一波资质,借此在圣子之争中奠定优势地位。

当年姜震苍就是这么干的。

不过,这次圣子之争却比较特殊,参与圣子之争的准圣女竟有三人出身王氏,这一下子就让局势变得莫测起来。

也是由此,这一次圣子之争还没开始的时候,暗地里就开始风起云涌,各脉都在暗地里使劲,想着办法培养出自己的大天骄。

就譬如云阳真人,他早早地就开始偷偷摸摸培养王璃慈,而天河真人显然也是如此,老早就开始培养璃瑶这个传人了。

他们能有此举动,其余各脉岂会没有点偷偷摸摸的小动作?总之,在能力范围内各展本事还是有的。

“云阳啊,听说你家璃慈是大天骄乙等?”须发赤红,声如洪钟的天火真人和云阳真人攀谈道,“那可真是羡慕死我们南明离火一脉了。”

“哈哈~你们家甄士聪也不错啊。”云阳真人心情愉悦下面色都泛起了一抹潮红,“那小子最近和璃慈她们走得挺近,是个机灵的孩子,说不定这一次能逆袭。”

“哪里哪里,那小子就是凑凑热闹的。”天火真人摆摆手笑道,转而又好奇道,“我听说你们家璃慈,修炼的是琉璃明王真法的前篇?为何不接受太乙金阳一脉的真法传承?”

“呵呵~太乙金阳一脉有琅琊那厮在把持,而那厮最喜欢就是针对我,若是提前让璃慈暴露在他面前,他定是会用尽一切卑劣的手段抢走她。”云阳真人冷笑不迭,“我必须要防着这一手。”

不远处,琅琊真人的脸已经黑到要滴出水来了。

混账云阳,本真人何时何地针对过你了?

“你和琅琊还在闹矛盾呢?”天火真人诧异道,“前不久,你们不是已经摒弃前嫌,还联手向姜圣主施压,要求他提前开启圣子之争了么?”

“什么叫矛盾?我与琅琊那獠那是仇恨累累,不共戴天。”云阳真人一挥衣袖道,“之前是为了璃慈的前途,我才与那琅琊老狗委曲求全。一切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琅琊真人好悬没一头栽倒。

前些时候一起邀他对师尊施压时,可是师兄长师兄短的。现在事了之后,从琅琊那厮,到琅琊那獠,再到琅琊老狗,这特么变化也太快了。

琅琊真人身后的公羊策也是愕然。

师尊他老人家和云阳师叔,究竟有什么仇什么怨?两人的关系竟然恶劣至此!

“罢了罢了,云阳这厮从小便是这副德行,真要在桩桩件件的事情上与他计较,保不齐就要折寿数百载。”琅琊真人眼观鼻鼻观心,一如既往地自我催眠着,对云阳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各路人马,正在陆陆续续入座。

“哟,这不是守哲家主么?今日你们王氏可是大赢家啊,参加圣子之争的名额,独占其四。”一位模样粗犷,体型极为完美的男子笑呵呵地打着招呼。

这男子,自然便是琉璃明王殿一脉的明成真人。

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位背负着双手,身穿鹅黄色玄武劲装,气度不凡的女子。

这女子身上带着股寻常女子没有的霸气和威严,不是王珞秋是谁?

“见过明成前辈。”王守哲起身行礼,眼神略微错愕地看着珞秋,“莫非,珞秋也要参加圣子之争?”

他心中疑虑不已,莫非珞秋在不知不觉间,也已经成了绝世天骄么?

“我家珞秋不过是大天骄乙等血脉,参加圣子之争不过就是凑凑热闹。”明成真人谦虚之余,透着一股子高深莫测的味道。

可他身后一副“女帝”范儿的王珞秋,英气十足的眉宇间却流露出了一抹尴尬。她早就与师尊和师公说过,即便大天骄甲等胜算也很低。

可他们十二禄财对照表偏偏不信邪,非得狠心凑足资源找百宝阁弄来了一枚改善血脉资质的八品仙丹——【脱胎仙丹】,将她从乙等血脉提升到了甲等!

脱胎仙丹对血脉的提升效果极为霸道,哪怕她已经跨入了紫府境,血脉层次达到了圣体级别,在师公的守护下也还是吃了不小的苦头,才从大天骄乙等晋升至甲等。

王珞秋不怕吃苦头,就怕师公将她甲等的血脉当成底牌,还在四哥哥面前弄出什么神秘莫测感来,让她的脸庞都在发燥。

而且她总不能和师公说,她的侄女和侄孙女,都已经是绝世了吧?

“珞秋。”王守哲却鼓励道,“不管结果如何,展现你的风采就行。四哥相信你迟早有一天能踏上帝路。”

“知道了,老,四哥……”王珞秋的精神一下子抖擞了起来。

明成真人和王守哲“炫耀”过徒孙之后,便告辞,开始和其他真人套近乎去了。

“这一次可真够热闹的。”姜震苍坐在了主席位的正中间,眼神环顾左右,“真没想到,此番参加圣子之争的人数,远超我那一届,怕是会有一番龙争虎斗啊。”

“姜圣主。”一旁的天浪真人盘算了一下,也是相当感慨,“此番怕是也就是玄丹阁和紫霄天雷峰不会参加了,毕竟,玄丹阁主修炼丹辅助,压根就没有胜算……”

天浪真人是一个气质温和的中年人。他是天河真人的师侄,年纪也就一千岁左右,正是如今天水一脉的掌脉真人。

然而,天浪真人的话音刚落,玄丹阁阁主元丹真人便领着年轻的徒孙翩然而至:“谁说我们不参加的?”

作为一个炼丹师,元丹真人常年和丹炉打交道,性格稍显清冷,气质中却也因此带了股翩然出尘的味道,是一个丝毫不逊色于琅琊真人的中年帅哥。

他身后跟着的那位男弟子,长相则有些圆润,看起来很是富态。那一身白色和红色相互交错的玄丹一脉制式宽松长袍穿在他身上,愣是穿出了紧身衣的效果,让人怀疑会不会一不留神就会被撑爆。

这男弟子,正是玄丹阁一脉的继承人,包不成。

包不成是归龙城五品世家出身,从小就展现出了优秀的炼丹天赋,是以在成年后便被送入了圣地之中深造。如今,他已然是圣地玄丹一脉的中流砥柱之一,便是一些年纪比他大许多的长老,在炼丹上的实力都不如他。

“不成见过诸位真人,见过姜圣主。”包不成乐呵乐呵地拱手招呼,胖乎乎的身形随着动作一颤一颤,看上去更加喜感。

“不成,你也要参加?”姜震苍对他侧目不已,“虽然圣子之争不单单是看武力高低,但是也不能没有武力吧?”

“重在参与,重在参与嘛。”包不成笑得就像是尊小弥勒佛,“万一我机缘出众,走了大运侥幸成功了呢?”

“不成小子,万一你真走狗屎运成了圣主,又有什么打算?”天浪真人压根就没将这小子的话放在心上,随口调笑着问。

在他心目中,璃瑶师妹才是最强的王者。没看天河师叔为了培养璃瑶师妹,已经负债累累了吗?就连他天浪,也早就被借穷了。

“我要成了圣主。”包不成笑得很开心,“我就把你们这群只知道打架斗殴,不事生产的冗余部门,全部发配去边疆开荒赚钱。”

纯以赚钱而言,青皇谷排第一,玄丹阁也是排第一。纯以打架而言,玄丹阁排倒数第二,青皇谷也是排倒数第二……

因此这两个特别能赚钱,但是打架都不咋样的部门,最烦的就是那些打架牛皮哄哄,却穷得买颗八品仙丹还得凑来凑去的部门。

要不是圣地会对大部分资源进行统一调配,像什么太乙金阳一脉,早就饿得吃土了。

“哈哈哈,小胖子有志气!我们都看好你。”

天浪真人、明成真人等都压根不在意,笑得比谁都欢乐。

不会赚钱又咋样,反正有青皇谷和玄丹阁,以及半个南明离火洞养着,他们只要专心提升战斗力就行了。真到了危急时刻,还不是得他们这些战斗力强悍的玄武修士顶到前面去?

顺便提一句,南明离火一脉有自己的炼器产业,只是技术方面比不过三品公冶氏的炼器工坊,竞争力上要差许多,但因着圣地也掌握有一些独门技术,赚的钱其实也不少。

“既然不成要参加圣子之争,那圣地九脉之中,好像也就是紫霄天雷峰不参与了。”天浪真人说道。

“紫霄天雷峰需求雷属性变异血脉,本身人数就少,连紫霄真人也才刚突破神通境,优质的雷系传人难觅啊。”

紫霄一脉的情况大家都清楚,倒也没有人觉得他们不派弟子参加圣子之争有什么问题,只是终究有些可惜。

圣子之争是一个难得的锻炼机会,就算争不到圣子之位,对于参与者其实也是有很多无形的好处的。

就在一声声议论之中。

试炼殿外忽然传来了一声如雷般的大喝声:“谁说我们没有传人的?”

话音落下,一个身形魁梧的中年人已经龙行虎步走了进来。

他穿了身蓝紫色的劲装,腰间悬了柄宝剑,气质很是豪迈。

相比于圣地之中的其他真人,他看上去要年轻不少,身上还带了几分意气风发的味道,那一身的气息也如鞘中的宝剑一般,蓄势待发,仿佛随时准备出鞘杀敌一般。

此人,自然是圣地紫霄一脉的新晋神通境强者,紫霄真人。

在场的人听到紫霄真人的话,纷纷向他投去了诧异的目光。

“飞鸿,过来。跟大家打个招呼。”紫霄真人却是早有准备,一脸自信地朝着身后招了招手。

“是,师祖。”

随着声音,一道人影从门外走了进来。

那是一个身材偏瘦的青年,一身蓝紫色的劲装,气质孤傲冷峻,整个人就像是一把开了刃的剑一样,跟周围闹哄哄的气氛一比显得格格不入。

他却毫不在意,抱着剑朝在场的所有人团团一礼,恭声道:“独孤飞鸿,见过姜圣主,见过诸位师伯师叔,见过诸位师兄师姐。”

众人都是侧目。

万万没想到,紫霄一脉居然也有候选圣子。

要知道,紫霄一脉虽然战斗力强,但因为传承功法对血脉契合度的要求极高,传人难寻,以至于神通真人一度断了代,在凌云圣地内已经低调很多很多年了。

也就是百多年前紫霄真人成功晋升神通境之后,才稍微高调了一点点。

谁能想到,向来传承艰难,连神通真人都才刚刚补上的紫霄一脉,居然已经偷偷摸摸地培养出了一个紫府境的大天骄传人?

关键是,在今天之前,紫霄一脉居然连一点消息都没泄露出来。看样子,这紫霄真人所图甚大啊~~

“紫霄?你这是怎么做到的,你不是一直在闭关么,此事竟然连我都不知道。”云阳真人又好奇又忌惮,他和紫霄乃是“朋友”,只是当时紫霄一直在闭关冲击神通境,才让他逃过了一劫。

“哈哈,云阳,你不也是偷偷摸摸培养了璃慈么?”紫霄真人止不住地得意,“我这徒弟乃是偏僻小世家出身。他降生于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我无意中发现他的血脉资质极为契合【紫霄天雷真法】,为了能让他在圣子之争中一鸣惊人,便特地让其先拜在了庆安学宫的瑶光师妹名下,暗中培养。”

偏僻小世家?姓独孤?雷电交加夜晚?瑶光师妹?暗中培养?

众人脑门上都是一连串的问号。这些关键性元素单个看没什么,但一一串连起来……各人的脸色一下子都变得精彩了起来。

便是连姜震苍都忍不住以质疑的眼神看了看紫霄,再瞅了瞅独孤飞鸿。

紫霄这家伙,不会是因为雷系血脉的继承人太过难寻,特地和同脉师妹瑶光上人悄悄生了一个出来吧?

这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人干过。

……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