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防止狗卡在里面,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道道清朗的读书声从书斋中传出,团团青色的浩然正气在书斋上空凝聚。

“这里……是大师兄的梦境?”陈洛睁开眼睛,眼前阳光明媚,翠山清湖,清风习习,耳中书声琅琅,鸟鸣嘤嘤,好一派文华圣地的景象。

陈洛突然身子一歪,从高处跌落,摔在地上,这才发现自己的身形居然只有七八岁,不知何时出现在一棵大树上,方才正是从树上跌下。

“古怪,居然真的有点痛。”陈洛揉了揉屁股。

“阿浪,你又逃学了!”一道促狭的声音响起,陈洛转过身,就见到一个胖乎乎的小子朝他跑来,“是不是又上树睡觉了?”

陈洛看着面前的胖小子,赔笑一声:“刚才摔了一下,有点记不清事了。你是……”

小胖子大吃一惊:“我是孟浩啊,对对对,夫子前两天还给我赐字了,字浩然!你是浪飞,你忘记了?”

“孟浩……然?”陈洛一愣,随即又注意到自己的名字,浪飞?

“我这是大师兄在梦里的化身吗?”陈洛心中迟疑道,此时孟浩将他的手放在陈洛的脑袋两侧,用力前后晃动,大喊:“阿浪,还魂啊!”

陈洛连忙从孟浩的双手中挣脱出来,醒了一会神,说道:“别闹,刚刚想起一点东西都被你晃没了。”

孟浩紧张地说道:“我早就说过不要上树睡觉,你偏不听。要不然请夫子来看看吧。”

陈洛犹豫了一下,打算先熟悉一下这个幻境再做打算,于是摆摆手:“不用不用,你跟我说一下就好了。”

“那怎么行?万一脑子摔坏了怎么办?”孟浩很执着地说道,拉起陈洛就往书斋里跑,陈洛连忙拉住孟浩。

“孟浩,要是夫子发现我脑袋出问题,不让我在书斋进学了怎么办?”

“啊?”孟浩一愣,“不会吧……”

“怎么不会?你又不是夫子!”陈洛振振有词道,“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好友,就帮我隐瞒这个事情,然后把我应该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

“不然就是背叛好友的小人!”

“我不是!”小胖子孟浩辩解道,他犹豫了片刻,又看着陈洛坚决的脸色,点了点头,“好吧!我不带你去找夫子了。但是你以后不要再爬到树上去睡觉了。”

“好!”陈洛痛快答应。

孟浩这才拉着陈洛,跑到一处阴凉处,将一些基本的情况告知与他。

……

听着孟浩的讲述,陈洛终于对这个梦境有些了解。

在孟浩的描述中,这里没有人蛮之争,而是存在人魔之乱。魔人自天外踏黑莲而来,屠杀民众。他和孟浩都是一场屠杀中的遗孤,被此处书斋的山长涂濂救下,带回到书斋念书修行。

“黑莲?”陈洛心中有些狐疑,难道是蛮神的恶念与杀意化作的黑莲?

陈洛心生领悟,大师兄是梦中奇花显化人形,那自然也掌握了梦道的天赋神通,此番必然是以梦境在和蛮神作战。

人族若灭,则是大师兄败;灭尽黑莲,则大师兄胜。

“那我这一次来,怎么做可以帮助到大师兄呢?”陈洛想到。

……

蛮原。

獒灵灵望着熟睡的陈洛,面色凝重。

此时的陈洛眉心之处,有道道血气散发,显然是受到了梦境神通的影响。

梦境神通,直接针对神魂。这位不知道身份的小尊客,就这么进入蛮神和浪飞仙的神魂之战,真的没有问题吗?

獒灵灵犹豫了片刻,从自己的葵兽骨中取出一瓣花瓣,那花瓣虽然只有一瓣,但是一拿出来就散发出一股幽香。

这是定魂花的花瓣,有定神魂之效,是他花大代价交换而得,本是打算用来交换精血的物品。獒灵灵一咬牙,捏开陈洛的嘴,将定魂花瓣放入了陈洛口中。

“造孽了……这朵花瓣也得记上!”獒灵灵咬牙切齿地说道。

……

外界转瞬间,梦中已数年。

转眼间,陈洛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的模样,在陈洛的印象中,山后的桃花开了十次,又谢了十次。

“十年了啊!”陈洛坐在大树上,嘴里叼着一根杂草,望着天边冉冉升起的红日,这种感觉很奇怪,似乎自己真的在梦境中待了十年,又好像只是转眼的功夫,一不留神就过去了十年。

“十年未曾离开此地十里之内,也该出去走走!寻找大师兄说的青莲了!”陈洛伸了个懒腰,突然听到喊声传来:“阿浪,打猎去!”

同样长大的孟浩跑到了大树下,抬头喊道,此时的孟浩也长成了一个精壮的小伙子,眉宇间透着凛然正气。

陈洛咧嘴一笑,吐掉嘴里的草根,回了一声“好嘞”就要翻身跳下,突然间脑中升起一股清凉之意,让陈洛动作一顿,立刻就从树上摔了下来。

“阿浪!”孟浩一惊,抬手一挥,凭空出现了一道清风,将陈洛的身形托住,缓缓落地。

“都是夫子境的修为了,怎么还会从树上掉下来!”孟浩上前埋怨道。

陈洛感觉到嘴里有一股子花香传出,他抬起头,突然觉得眼前的孟浩有些模糊,他又偏过头看向远处的书斋,只觉得书斋上空的正气青云突然变得浑浊不堪。正在陈洛疑惑间,天空骤然变暗,就仿佛一个罩子将天幕罩住了一般。

白昼颠倒,黑夜降临。

与此同时,环绕着书斋的翠湖猛然掀起波浪,一朵朵黑色的莲花在湖面上出现,仿佛一支黑莲大军将书斋包裹起来一样,如此同时,一道道黑气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书斋之内。

书斋之内的洪钟大吕同时响起,一道恢弘的声音传荡开来——

“黑莲入侵,诸位学子,随我死战!”

“该死!黑莲魔居然发现了书斋的结界!”孟浩骂了一声,看向陈洛:“阿浪,走!”

陈洛下意识点了点头,正要和孟浩然一起回援书斋,突然间就见道道人影从书斋中飞出,直奔书斋之外的翠湖而去。

孟浩上前拦下一位书斋学子,问道:“学兄何往?”

“山长有令,翠湖黑莲之中藏有传送之灵,书斋学子找到传送之灵,断黑莲外援!”

说着,那位学子便不再理会孟浩,直奔翠湖而去。

孟浩看了眼陈洛,陈洛眉头皱得更紧,但很快给了孟浩然一个答复:“去翠湖!”

……

外界,獒灵灵长舒了一口气。

此时的陈洛,那眉心处的黑气已经开始转淡,面容也舒展了一些。

“呼……应该是发现破绽了。”獒灵灵喃喃道,“别再出什么幺蛾子啊,我可没有第二瓣定魂花花瓣了!”

……

梦境。

翠湖之上,此时人影幢幢,不下百位书怎么防止狗卡在里面斋学子穿梭在翠湖之上的黑莲之间。

一位主持事务的学子见到陈洛和孟浩,快速传音道:“眼前黑莲都是虚幻,以神识探入,寻找真正的黑莲。”

“若是虚假黑莲,标记即可!若是找到真正黑莲,速报于我,由我来斩灭!”

孟浩和陈洛点点头,也飞身入湖,悬浮在水面之上。

“阿浪,分头行动!”孟浩喊了一声,就朝另一个方向走去,陈洛也不做停留,朝翠湖深处飞去。

陈洛路过一朵朵被打上印记的黑色莲花,最终来到湖心,他环视一圈,确定一朵未被标记的黑莲,冲上前去,一道神识散发而出,探入黑莲之中……

……

陈洛眼前一花,只见黑夜又重新化作了白昼。他此时悬浮在一座平湖之上,岸边桃花盛放,花香十里。

那平湖岸边,一叶小舟正欲出发,一位青衫儒生坐在小舟的舟头,对着十里桃花,自斟自饮。

“这是……”陈洛想要走近一些,却发现无论自己怎么走,都仿佛停留在原地,只能远远看着这一幕。

陡然间,岸上有歌声传来,接着是一道清朗的声音响起:“李兄,汪某来迟了!”

一个中年儒生从桃花林中走来,身后跟着一队小厮,抬着数个酒坛,酒香袭人。

“李兄,可是汪某招待不周?”那中年儒生躬身行礼,小舟上的俊逸儒生也起身行礼,笑道:“汪兄严重了。”

“苍天已尽入我胸怀,故而要启程去蛮天走一走,看看那蛮天可配入眼!”

中年儒生笑道:“胸怀苍天,俾睨蛮原,果然是谪仙风范。在下没有什么可以相赠,唯有这二十坛五百年桃花酿尚可入眼,特来给青莲兄践行!”

“哈哈哈哈……”李青莲大笑一声,“美酒送行,人生乐事也!”

“青莲乘舟将欲行,”

“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潭水深千尺,”

“不及汪伦送我情!”

“汪兄,来来来,与我痛饮这一万年!”

……

陈洛猛然从黑莲幻境中惊醒,脸上疑惑之色更浓。

为何在黑莲之中见到了李青莲?

陈洛犹豫一下,将那夺黑莲打上印记,虽有又找到另外一朵黑莲,将神识投入进去……

喜欢我用闲书成圣人请大家收藏:

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陈洛还是迅速地骑上了獒灵灵。

丑是丑了一点,但车再破,那好歹是辆车啊。何况还是一位大圣。

就好像五菱宏光,看上去其貌不扬,但是一车能拉来一个连,战斗力爆表。

再说了,毕竟在蛮天,人离乡贱,委屈就委屈一点吧。

这么一想,念头通达了。

此时正在狂奔的獒灵灵并不知道陈洛心中的自我安慰,他自己倒是另一番打算。

他早年间受过重创,血脉本源散逸,所幸他祖上也出过大人物,留下了一卷龙魂酿的配方。

这龙魂酿,是修复龙族神魂的妙药,正匹配他的症状。没有人知道,所谓白露酒,正是龙魂酿基酒经过稀释后的产物。

只是白露酒好调配,酒引却十分难得,那需要圣级的龙族精血。

龙獒一族他便是最强者,其余有龙脉的种族都将龙脉精血看得无比贵重,实在无法换来,没办法,獒灵灵铤而走险袭杀其余龙脉大圣,但是第一次出手就被人发现,这才无奈逃入了人族军伍之中,又随着伐蛮大军进入了蛮天。

进入蛮天后,獒灵灵意外发现蛮族的蛮城居然可以延缓他本源散逸的速度,这才在人族撤离后依然留在了蛮城之中。用白露酒赚来的巨额财富寻找换取圣级龙脉精血的可能。

这一找,就是近百年。目前为止,他总共才换到八滴精血而已。

没办法,龙脉大圣一般深居元海,平常难得一见,更别说袭杀了。

如今自己背上这位不知身份的尊客居然一口气给自己包圆了,那还在乎啥。只要蛮神不亲自出手……嗯,只要蛮神和蛮皇不亲自出手……嗯,只要蛮神和蛮皇还有大蛮王不出手,几个三品蛮王而已,自己还是敢呲个牙的!

这一票干完,就离开蛮天。

背上的尊客也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现在留下点香火情,兴许未来有几分用处。

[标

怎么防止狗卡在里面,

签:p标签]想到这里,獒灵灵神魂感应了一下背上的陈洛,心中暗道:“老夫可是纯血的龙獒!”

“也只有圣人或者真龙殿下才有资格以我等为坐骑,这一次算便宜你了。”

“这个人情,可得记住啊!”

……

尘土飞扬。

“停!”陈洛猛然喊道,獒灵灵连忙停下身子,疑惑问道:“尊客,怎么了?”

陈洛从獒灵灵的背上翻下来,左右看了看,一脸疑惑:“奇怪,就是这里啊。”

就在刚才,陈洛感觉到大师兄的生命竹叶上闪烁着翠绿的光芒,这说明大师兄就在自己附近。

“古怪……”陈洛仔细环视周围,依然是普通的蛮天野外,荒草遍地,根本看不到一个人影。

“难道是生命竹叶出问题了?”陈洛面色沉重,如果是这样,那就遇上大麻烦了。

獒灵灵鼻子嗅了嗅,走到陈洛身边,重新化作人形,说道:“尊客,事情有点不妙。”

“什么意思?”陈洛问道。

獒灵灵严肃道:“空间亦分正反两面,我等都是在正面,而反面则是虚空。”

[标签:p怎么防止狗卡在里面标签]“圣级对战,都会出正入反,在虚空划域而战,称为圣战域!”

“此地空间不稳,若是我没有猜错,此地之反,就是一片圣战域。”

“是那位蛮神与浪飞仙激战之地!”

陈洛心中一动,连忙问道:“我们可以进去吗?”

“咳咳咳……”獒灵灵被一口气堵在咽喉,看向陈洛:“尊客,我可没有本事翻转空间。”

说完,又古怪地看了看陈洛:“就算能进去,进去作甚?寻死吗?”

陈洛被獒灵灵的话问住,方才太过急切,神魂中危镜也没反应,以至于自己都忘了危险。

可是现在虽然确定了位置,但自己的顾虑并没有打消啊——这里离苍天之下,太远了!

陈洛皱起眉头,这个局面显然不在他的预想之中。陈洛在周围了走了几圈,最后还是决定先布下定位的阵法,回去与六师姐还有辛北王再商量一番。

总的来说,也不算没有收获,起码明确了具体的地点,也不需要再大动干戈的搜找了。

陈洛从储物令中拿出一道符阵印信,这是辛稼轩给他用来布置定位的仪轨,在短距离内还有瞬移的功效,也算是一套价值不菲的阵法了。只是要布置这仪轨,还需要恢复人身才行。

陈洛看了看獒灵灵,想了想,也没有多说什么,身上气机一变,身形开始发生变化,几乎同时,另一边獒灵灵“哎哟”大叫一声,跳到不远处,用手把眼睛遮住。

“尊客,怎么不打个招呼呢?”

“规矩我懂,我什么都没看见!”

说着,獒灵灵遮住眼睛的手掌微微打开。

陈洛没搭理獒灵灵,直接恢复了本相,换上了人族的衣着,这才抬起头,看着蛮天。

就在恢复本相的一刹那,他感觉到有一道驱逐之力落在了他的身上,陈洛气血一转,将那股驱逐之力隔离开。

“得加快速度了!”

陈洛正要布阵,忽然间储物令中一样物品不受控制飞了出来。

“嗯?”陈洛抬眼望了过去,发现是一枚不规则的晶体,悬浮在自己的面前,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这是……”陈洛回忆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这是什么东西。

这正是自己第一次进入蛮天时,遇到的蛮帅乌凉布查怂恿自己和他一起去埋伏一个部落,最终抢到的一件宝物。

根据乌凉布查的说法,这是一个侯部的传承蛮宝,之前被大师兄打成了碎片,其中一部分落入了南五域,被那个倒霉的部落捡到。

“难道……是和大师兄身上的其他碎片发生了联系?”陈洛心中疑惑,当时他也给云思遥看过,云思遥推测是某种蛮兽的眼瞳,却也不知道到底是何物!

陈洛大喜,连忙伸出手,打算将这晶体收回来在研究一下,或许能找到通知大师兄的法子,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

他的手居然直接从那晶体之上穿了过去,那晶体仿佛变成了一道幻象。

就在陈洛疑惑间,见陈洛对自己没有那么多忌讳的獒灵灵凑了上来,鼻子对着那晶体闻了闻,喃喃道:“好熟悉的气味。”

“獒大师,你认识这宝物?”

獒灵灵皱眉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太久了……我有些不记得了。尊客你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陈洛也摇摇头:“我只知道它是什么蛮兽的一部分,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蛮兽……蛮兽……”獒灵灵陷入沉思,突然间,他猛然一拍大腿,“好像有点印象……”

陈洛连忙问道:“是什么?”

獒灵灵摆摆手:“尊客不急,让我捋一捋。”

“大概四十年前,枫丹城有一场拍卖会,其中有三滴龙脉大圣的精血,我专门跑去参加了。”

“对对对,是那场拍卖会。”

“其中出现了一件拍品,是一瓶髓液,和这东西的味道一模一样!”

陈洛点点头:“那到底是什么?”

獒灵灵努力回忆道:“好像是……一尊超品兽尊的髓液!”

“对!但是那兽尊被蛮天殿控制,用来咒杀了一位大人物,遭受反噬而死,所以价值大打折扣!”

“蛮魇兽!我想起来了,是蛮兽异种蛮魇兽,最擅长入梦杀人!”

“听说是蛮魇兽被反噬而死后,蛮天殿将其身上尚有余威的部分都重新祭练了一番!然后当做赏赐给分发了出去了。”

獒灵灵疑惑地望向陈洛:“尊客,你怎么会有此物?”

“此物应当都是在那些与蛮天殿关系亲近的部落手中啊!”

陈洛尴尬一笑:“这个,说来话长,其实……”就在此时,那悬浮在半空中的蛮魇兽兽瞳突然放出一道光辉,笼罩住陈洛,陈洛一惊,望向獒灵灵:“獒大师,怎么回事?”

獒灵灵也是抬手抓向那兽瞳,依然抓了个空,他望向陈洛:“尊客,察觉到什么不同吗?”

陈洛微微摇头:“没什么,就是……”

陈洛突然眼前一花,他仿佛看到一条光芒铺就的道路,道路的尽头是一团散发着柔和光辉的大门。

“小师弟?”

一道虚弱的声音从那扇门后传了出来,陈洛一惊:“大师兄!是你吗?”

“找到……青……莲……”那声音说到最后,越发模糊,到了后面几乎听不见声响。

陈洛一惊,连忙踏步朝那扇光门跑去。

外界,陈洛眼睛微微合上,朝前摔倒,獒灵灵见状,连忙上前扶住陈洛。此时陈洛已经昏睡过去,獒灵灵按了按脉搏,发现陈洛一切安好,只是陷入了睡眠之中。那悬浮的兽瞳也仿佛失去了力量的支撑,摔落在地上。

“尊客……尊客……”獒灵灵看着熟睡的陈洛,喊了两声,又查探了一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是入梦法术!该死!”

“造孽啊……老夫又要护送又要陪护,怎么感觉在照顾月子里的娃!”獒灵灵将陈洛背在背上,“老夫再在此地看顾你一天,你若是没有醒过来,老夫就……就不管了!”

说着,獒灵灵挑选一处不显眼的避身之处,跑了过去。

喜欢我用闲书成圣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