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死了壁虎会倒霉三年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忙碌的矿区深处,刘洪听完了下级管事的话,眼中立时闪过一片阴霾。

“韩昭的事我听说了,这个家伙把持着库洞,以前也没少往自己的口袋里捞好处,他不敢胡言乱语,他要是敢乱说,那我们也可以反咬他。”

金宏听完并不是十分赞同道:“刘兄,话可不能这么说,韩昭和您都想当这个岭主,他暗中跟你较劲已经很久了,你说他这次会不会倒戈向姓风的。”

刘洪眉头紧皱:“看来有必要找韩昭一起坐下来聊聊了。”

听完此言,众人皆是点了点头。

而这时,柴敬忽然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即使韩昭没有向姓风的透露底细,还是让他发现了,到那个时候,我们怎么办?”

此言一出,众人全部看向刘洪,包括金宏。

刘洪眼底闪过杀机,几乎毫不犹豫道:“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得就要用些强硬的手段了。”

众人心中一凛,明白了刘洪话语中的意思。

什么叫强硬的手段?

说白了,就是铁血手段啊。

看来刘大人早就看那个新来的岭主不顺眼了。

刘洪面向众人,突然慷慨激昂地说道:“诸位,自从罗掌使逝去之后,我们的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好,大家不缺少神石、谷中的宝物也尽都可以分享,如果姓风的要剥夺大家现在拥有的一切,你们能答应吗?”

“当然不行了,姓罗的死了以后,大家才过了几年好日子,现在让一个新来的把我们的东西都霸占走,我肯定不答应啊。”金宏舔狗似的回道。

刘洪点头道:“没错,所以,柴敬说的如果真的发生了,我肯定是不会答应的,不知道诸位作何感想。”

刘洪这句话问出来,不少下级管事的确有点迟疑。

他们脑子里不禁想到了那天风绝羽秒杀马德钟的惊人手段,心里有些后怕。

柴敬一看,有些恼火道:“还想什么啊?这青木分府是大家苦心经营起来的,让姓罗的霸占了这么多年还不够吗?你们还想让一个新来的再霸战个十万年吗?”

他说完,回身面冲刘洪和金宏道:“两位大人,事情一旦发生,我柴敬绝对站在两位大人身边,大不了,咱们一刀没剁下去,砍了这个姓风的脑袋,我还就不行了,凭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他一个吗?哪怕就是韩昭站在他那边,咱们的人数也总比他们还要多吧?”

“说的没错,我金宏仍以刘兄马首是瞻。”

刘洪道:“好兄弟,反正我刘洪不想再屈居人下了,姓罗的还在的时候,大家过的什么日子想必所有人都清楚,神石神石,他拿的最多,只给我们修炼够用的,而宝物,他更不让我们染指,这种日子过的实在没有什么滋味,倘若他姓风的仍想延续姓罗的老路,那我刘洪说不得不干了,也不会再屈居其之下,当一个终日用命奔波的打手。况且,他风绝羽和姓罗的不一样,姓罗的毕竟是二转神人,而风绝羽就是再厉害,不也是个小神吗?”

刘洪拍着金宏的肩膀道:“我和金宏,二人联手,杀他足矣,若是再有大家相助,要除掉他,易如反掌。”

一席话,让几个下级管事当场就动心了。

而其中一名下级管事仍有忐忑的说道:“可是,这个姓风的背后是冷掌座,万一……”

“没有什么万一。”金宏指着下级管事道:“你胆子可真小,这神界向来是以实

打死了壁虎会倒霉三年 无删减完整版*

力为尊,我们若能轻而易举的杀了他,冷掌座又能说什么?他派来的人本身就不够资格,还想霸占青木分府的资源,凭什么?就凭他有冷掌座撑腰吗?这西界是个什么境况谁不清楚,没有神石和天材地宝帮助修炼,谁还会给他卖命,再说了,就算冷掌座不答应,我们也不能再仰人鼻息了,大不了,大家一起反出去就是了。”

刘洪听完点头道:“金宏老弟所言正和我的心意,我就是这个意思,打的过就打,打不过就走,到时候我带着大家出去另起炉灶,反正这天鹰山脉里面的情况我们大致也摸给清楚了,即便是脱离了暗府也不怕活不下去。”

“那就干了,是死是活,就这一把。”

“对,跟他干了,总之以后青木分府得是刘兄作主。”

“对,换了别人,我们都不答应。”

“……”

几个下级管事被怂恿了一番,全部热血上头,什么都不管了,全部站队刘洪。

而刘洪见状,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今天我就去找韩昭,说个清楚,他把着库洞,我握着矿脉,如果相安无事那是最好,如果他有别的心思,大不了一拍两散,也不能叫姓风的讨去便宜。”

“对,就这么定了。”

……

傍晚时分,刘洪来到了韩昭的洞府,并且根本没有用人通传,就独自一人闯了进去。

正在洞中打坐的韩昭一看刘洪大摇大摆就走了进来,顿时轻讽的一笑,言道:“刘兄现在都如此毫无顾忌了吗?来我的洞府,都不用人通传?”

刘洪面对韩昭,根本没客气,直言不讳道:“韩昭,跟我你就不用来这套了,咱们两个谁不知道谁啊?”

韩昭阴着脸,没有接话。

刘洪自顾自的坐在了客席上,大马横刀道:“韩昭,我来找你,是因为咱们还有些交情,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来这我只想问你一句,你究竟是不是要在姓风的身边当一条狗。”

刘洪的话说的极为直白,甚至有点侮辱韩昭的意思。

如此一说,韩昭脸上也挂不住了,沉声道:“刘洪,你是真把自己当成青木府的岭主了,看来我在你眼里不值一提,是吗?”

看出韩昭已经生气的刘洪无所顾忌,摆手道:“我没有羞辱你的意思,只是想跟你直来直去的把话说明白。”

“你想说什么?”韩昭已经没有一开始的涵养了。

刘洪更加直接道:“矿脉那边已经开采了半个月了,今年的产量不错,不过你我都清楚,那个新来的岭主肯定也在盯着矿脉,他肯定是要过问的,我听说你前一阵子亲自去见过他,还相谈甚欢,今天我来,只想问你一句话,你到底会不会站在他那一边。”

韩昭一听,眼珠子转了转道:“风绝羽是冷掌座亲自派遣来的新任岭主,他……”

韩昭刚要把话说下去,刘洪立马摆手打断道:“废话我不想听,你是什么人我知道,我又是什么人,你更加清楚,咱们两个斗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自己的日子能好过一些吗?我不信你给姓罗的当完了鹰犬又喜欢给姓风的当走狗,我直说了吧,矿脉产出的神石,我可以看在冷掌座的面子上给他一部分,算是我供着他了,但他要是掌握青木分府的整个命脉,那是不可能的,今年矿脉至少能出三十万块神石,我给你一成,你睁一眼闭一眼,得过且过,至于姓风的问起来,自由我来应付,如何?”

韩昭明白了,这刘洪是急了,想尽快跟风绝羽分出公母。

韩昭想了想道:“我是给他送过宝物,可也是看在冷掌座的面子上,既然今天直说了,那我也不隐瞒,光是一成矿脉的产量不行,我还在库洞,同样的,库洞宝物我给你两成,以后咱们就井水不犯河水,还有,私库的事,你不能再打听。”

刘洪闻言一皱眉,咬牙切齿道:“私库里究竟有多少宝贝你我都不知道,现在你就想独吞,万一里面没有宝物呢?”

“那我韩昭认了。”韩昭痛快道。

刘洪想了想道:“这样吧,你把库洞给我三成,私库我就不问了,如何?”

韩昭一愣,沉思了一会才道:“行,就这么定了。”

“一言为定!”

刘洪说完也不逗留,起身道:“之后每年你都能从我这拿到一成神石产量,而你必须给我三成每年库洞藏宝,私库归你。”

打死了壁虎会倒霉三年

“成交。”韩昭说完,吡起了白牙。

随后,刘洪离开。

但当刘洪走了以后,一个躲在洞中的下级管事走了出来道:“大人,你难道真的要帮他隐瞒矿脉的事吗?我可不信他会放手私库。”

韩昭冷笑道:“刘洪现在最心急的就是矿脉,所以他什么话都能说的出来,但刘洪这个人,说话向来跟放屁一样,我岂会信他,你,马上去风绝羽的洞府,告诉画莺,让他找个机会,把矿脉的事隐晦的透漏给姓风的,这场虎斗,我还非看不可了。”

“是。”

……

同一时间,刘洪出了韩昭的洞府,而在外面等候已久的金宏见他出来,立马迎过去问道:“刘兄,他答应了吗?”

刘洪:“答应了,以后每年我给他一成神石,他给我三成库洞的宝物,私库我放给他了。”

“啊,你把私库让给他了?”金宏震惊。

刘洪却是冷冷一笑道:“这只是权益之计,等我收拾了风绝羽以后,咱们再研究私库的事。”

……

另一边,风绝羽的洞府,画莺正跟夸工轻声细谈:“夸工,你听说矿脉的事了吗?”

“什么?”夸工愣了一下。

画莺笑道:“听说今年矿脉的收成不错,起码开采出来三十多万下品神石呢。”

喜欢异界最强赘婿请大家收藏:

闭关密室正东侧的一个香案上,风绝羽看着被夸工精细认真摆放好的长条状芽血玉木怔怔出神。

自打夸工将这条芽血玉木规规矩矩的摆放在闭关密室的聚源之地,密室中的天地源气就像疯了一样朝着密室内部不断的汇聚着。

以前闭关密室固然因为座落在矿脉中心上方而源气浓郁,但表面上却突出的不够明显。

可有了这件神界血木,密室的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馨香的味道。

如血一般殷红色的雾气在半空中悄然浮腾着,大大小小用来修炼的器具周围,也都萦绕着红色的光芒,时隐时现。

风绝羽轻轻抖了抖衣袖,只见长袍表面有源气氤氲萦绕,久久不散。

指尖抬起,仿佛绽放出宝玉光泽,目不暇接。

“果然是好东西,但是……”

喃喃自语着,他略显不忍的从天道珠时取出一张收拾好的兽皮,将芽血玉木卷在其中收了起来,然后进入天道珠,将芽血玉木存放好,等待日后有机会,仔细测出此宝究竟是否对人体有害之后,再斟酌使用。

反正,他现在是不敢用。

收好了芽血玉木,风绝羽便盘膝坐了下来,取出几块神石,左右手各抓两块,慢慢运转七星诀,依靠神石中蕴藏着的强大源性,去转化其他金身中的神力,转化成真神力。

闭关了两千年,他慢慢琢磨出自己身体的特征。

兴许是因为修炼功法的特殊性,导致了自己即便有百余金身全部成功将真神力转化完成,也无法达到一转神人的地步。

如果按照这个特点去推论,那弄不好想要真正达成一转,可能需要将所有的金身全部转化成功才行。

如此一来,那自身修为的提升,可就难如登天了啊。

为此,风绝羽还详细计算过。

如果一个修行者从小神突破至一转神人的境界,是以金身能否完全转化真神力为限定的话。

那这第一境界的一会劫,就是一万年。

而由于他修炼的是生死无常神诀,导致体内所有窍穴全部修成了金身,是以这一千二十四尊金身全部转化完成,最少最少则需要一千零二十四万年。

时间太长了。

纵使飞升神界之后,寿数无尽,也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的话,要让他花上一千多万年的时间去完成一转的突破,这也太折磨人了。

别说是他了,随便哪个修行者去花上这么长的时间去突破一转,那也受不了啊。

所以,风绝羽深深的知道,自己需要大量的神石去帮助自己转化真神力。

而且这种情况并不是暂时的,很有可能是永久的。

毕竟一转完成了之后,马上就要进行二转,二转之后是三转,依次类推……

那么以自己的体质,相信每一转都异常困,所以,必须寻找其它的办法,缩短这个时间。

要不然,自己还不得被活活闷死。

神石,是一条出路。

利用神石转化真神力,速度奇快,比自己慢慢转化,要快的多。

可如此一来,就需要大量的神石。

这也是为什么,他接受冷泉招揽的原因。

因为冷泉告诉他,他只要当上青木分府的府主,就可以拥有一条矿脉。

而现在,这府主是当上了,可下面的人,分明想跟自己抢这条矿脉。

那能行吗?

当然,仅仅是神石这一条出路,还远远不够。

要知道,他目前的情况是花了两千年才把一百尊金身全部转化成了神力。

按照这个速度推测,要想把一千零二十四尊金身全部转化完成了,那还得十部赶时间,也就是两万年。

虽然说这比一千多万年好的太多太多了,可风绝羽根本高兴不起来。

因为一转之后就要二转了,而二转肯定比一转时间更长、更难,再接下来三转,慢慢的,可能以后修炼就是几十万年、几百万年……甚至是几千万年,几亿年……

天哪。

光是想想,就容易让人发疯。

那么长的时间,就找个地方一坐,啥都不干,天天重复地作着吸收神石源气的事情,就是个好人,也得被逼疯了。

所以,风绝羽目前就紧要的就是寻找另一条出路,比神石更好的出路。

而在这之前,还得苦哈哈的练着。

“别的先不管,一个月后,矿脉开采结束,我到是想看看,谁敢动我的神石!”

在没有出路之前,风绝羽非常看重那条矿脉。

风绝羽现在勉强屈居于人,也是走投无路了。

他飞升的这个地方,一点都没有以前畅想中的神界模样,什么悬浮于天际的巨大宫殿、终年云雾缭绕的辉煌仙塔、目之所及尽是百花盛放的世外桃源……这一切,全都没有。

有的只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连绵山脉、还有那枝繁叶茂绿意绵绵的黄山野岭,以及神兵岭方面,那永远也看不到尽头的荒凉大地,还有动不动就能把一个用了几万年修行才好不容易变成神明咬死的大只蚂蚁、各种神兽。

对于风绝羽来说,虽然他嘴上没提过,但心里面的反差却是太大了。

原本以为飞升了,获得永生了,日后来享福就行了。

可谁曾想,神界的环境比下界还要踏马的残酷百倍。

你不拼,那就永远落后于人,永远被人踩在头上,最后落得个孤寂落寞惨死的下场。

这可不行啊。

就在风绝羽等着开采矿脉产出神石的时候,刘洪这边也在大力展开了行动。

三天后,刘洪的人开始正式进驻矿洞深处,此次他一次派出了四十名小神,沿着青木岭主要居住区的地下矿洞,展开了大规模的开采。

眨眼间,半个月过去了,刘洪和金宏带着六名下级管事,进入矿洞深处进行视察。

狭窄的矿道深处,刘洪站在一块高大的矿精前,看着左右两侧遍布在矿区中闪闪发光的神石,老神在在地问道:“今年预计能打死了壁虎会倒霉三年开采出多少神石?”

刘洪手下的一个下级管事脸上挂着喜色,眉飞色舞道:“回禀大人,今天是矿脉产出的神石着实不少啊,经过我们半个月来的开采,已经挖出了将近十七万块下品神石了,还有上百块中品神石,据属下预计,后半个月还能挖出来至少十五、六万块神石,由此可以看出,咱们的这条矿脉很不错,今天至少能出三十三,到三十四万块神石。”

“这么多啊。”刘洪听完了也是喜上眉梢。

但金宏脸上却没有多少喜色,反而忧心忡忡道:“刘兄,今年产出的神石多是好事,可你别忘了,谷内还有一头饿狼虎视眈眈呢,你怎么还能高兴得起来呢?”

刘洪手掌扶着亮晶晶的高大矿精道:“你说的是风绝羽?”

众人听到“风绝羽”三个字,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刘洪笑道:“这个人的确是个麻烦,但不足以影响到大家,今天把你们叫来,我也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你们看,这条矿脉的产出量比以往每年都要多出许多,这么多神石,可都是大家的,他风绝羽想独吞,我第一个不答应,你们呢?”

神石的事,涉及到每个人的身家性命,金宏马上站出来道:“我也不答应,虽然他杀了马德钟,身手实力不错,天赋好一些,可他毕竟是个小神,你要是让我把属于我们的神石拱手让给他,我肯定也不答应。”

“对,不答应,凭什么他一来就要霸占矿脉啊?以前的姓罗的也就算了,毕竟那

打死了壁虎会倒霉三年 无删减完整版*

是个二转神人,可这小子,就是个愣头青,仅仅凭借着冷泉的看重和不为人知的授意,就想染指矿脉,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金宏手下的柴敬立马说道。

有了这三个人牵头,再加上其他人都是刘洪和金宏的从属,众人便纷纷发表意见,全都不答应。

刘洪见状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大家就要统一口径,矿脉开采完了以后,直接上报,今年开采出了十九万块神石,同时在发放给小神们神石的时候叮嘱大家,每个人三块神石已经是极限了,但他风绝羽问起来,必须要说每人五块,这样大家再分一分,从那十九万块神石中取出一部分送给他,堵他的口,其余的,大家按照往常的惯例去分就是。”

刘洪一句话,拍板钉钉了。

但是金宏却是问道:“刘兄,要是他不答应呢?”

刘洪鄙夷的撇了撇嘴:“他答不答应能怎样呢?开采矿脉的都是我们的人,大家只要统一口径,他就不知道究竟开采出了多少,柴敬,还有你们几个,把上半个月开采出来的矿脉集中在一起,下半个月挖出来的神石中再取出一部分,凑够十九万,其余的都藏起来,我还就不信了,他一个新来的,能找到我们藏起来的神石。”

这时,一个下级管事道:“刘大人,别忘了,还有一个韩昭呢,我听说韩昭早在十几天前就亲自去拜会新来的岭主了,我们的事他虽然并不是十分清楚,但大家在一起这么多年,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万一他向姓风的告密,那我们怎么办?”

一语落,众人眉头蹙起。

喜欢异界最强赘婿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