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震蛋坐公交车文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哲理文章

粮仓的工作餐非常普通,一块现做的烤面包,一小叠配面包用的咸菜,一碗蔬菜汤,再加一块肉排,日常所需的营养还算全面,口味上就不那么敢恭维了,顶多算“还行”。

麻斑自己掏钱买了那块伙计送给他的肉排,面前的菜量比其他人丰厚一些,他一手拿着烤面包,另一手用叉子把咸菜肉排什么的不断往嘴里送,吃得很急。

最近王城运来了百万吨接济粮,粮仓上下都忙得不可开交,还有很多工作没做,他不想在吃饭上耽误太多时间。

他快速吃完主食,端起蔬菜汤大口大口喝着,喝完以后把碗一放,正准备起身,旁边突然传来了温和的声音:“麻斑大人。”

麻斑看了过去,发现是个生面孔,他上下打量着对方:“你是?”

来者微微欠身,恭敬地说:“叫我凯瑞就行,在下是新来的粮官,特地来拜访一下前辈,刚才我在

带着震蛋坐公交车文 小说全文、

外面没找到您,想着前辈可能在吃饭,就找到这里来了。”

麻斑眉头紧皱,莫名奇妙地问:“新来的粮官?每座城市的粮官职位都有一人,我是丹雨城粮官,你这粮官又是哪里冒出来的?”

“额...这个...”凯带着震蛋坐公交车文瑞沉吟片刻,有些不好意思地赔笑道,“无意冒犯...每座城市的粮官确实只有一人,在下现在担任粮官,也就是说...您被停职了。”

麻斑沉默片刻,拍桌站了起来,冷笑道:“我是蓝贤大人提拔的粮官,你是什么东西,说停我职就停我职?”

“他不是什么东西,那我是吗?”突然,戈麦的声音从门外响起,他带着侍卫缓缓走了进来,不冷不热地问,“我有没有资格停你的职?”

麻斑愣了片刻,沉声问:“你什么意思?”

戈麦淡淡地说:“没什么意思,正常的人事调动而已。你确实是蓝贤大人提拔的粮官,但我是丹雨城执政官,全权掌控城中各级官吏的人事任命。不管你什么出身,也不管你是谁提拔的,只要我觉得不合格,就可以换人。这是法典赋予我的权力。”

麻斑心生不服,怒声质问道:“我上任以来恪尽职守,从未缺勤一天,下属八大粮仓出入有序,没发生任何安全事故。你凭什么停我的职?”

“就凭我是执政官,你的表现在我看来不够优秀,而我找到了一位更合适的人选,这个理由你满意吗?”戈麦上前一步与麻斑对视,神情渐渐变冷,声音里充斥着上位者的威严,“怎么?你要违抗上级命令?”

麻斑虽然性格耿直强硬,但王国的条条律法都熟记于心,也很清楚戈麦的这种“调动”确实在执政官职权范围内。

说白了,调动的理由不重要,理由可以随便找,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真要在你身上找茬还不容易?

他直接说你今天盘子里剩了几滴面包屑,堂堂粮官居然带头浪费粮食,回家停职反思去吧,你都很难找地方说理。

这就是执政官的人事大权。

麻斑被气得面色铁青,咬牙切齿,试图做挣扎:“我是编制内的官吏,停我的职需要有正式公文。公文在哪?”

戈麦直接从袖中取出提前写好的公文,甩到麻斑身上:“手续齐备,印章俱全。”

麻斑拆开公文封装仔细翻看着,就像戈麦说的,手续齐备印章俱全,丹雨城八职官吏的名字全在上面,证明这不是戈麦自己独断专横,而是全体八职官吏都赞同这件事,毫无挽回余地。

麻斑的手撰得越来越紧,那封公文都快被捏破了,他极度不甘地说:“理由!给我个真实的理由!”

戈麦头也不回离去:“真实的理由刚才已经给你了。”

麻斑的面色愈发阴沉,仿佛要滴出水来:“王城近日运来了百万吨接济粮,丹雨城现在正是拔除麦穗、改种血精草的关键时期。你们在这个时间点把我停职,到底有什么目的?!”

戈麦冷笑一声,这一次连话都懒得说了,直接带人离去。

新上任的凯瑞粮官态度非常谦卑,他对麻斑微微欠身,轻声说:“前辈,您这样的能人,执政官大人日后想必有新的安排,这段时间就当休假吧。粮仓的事,晚辈一定会帮您处理好。”

面对这种逢迎,麻斑丝毫没有好脸色,直接一声冷哼,甩袖离去。

刚走出食堂,麻斑就在前面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不久前被他开除的两个监工。

两个监工此时正在跟林耕森攀谈,点头哈腰的模样活像两条卑微的狗,脸上满是讨好的笑容,他们身上的监工服没有脱下,想必是托父辈的关系,工作保住了。

麻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现在他已经遭到恶意停职,手上半点权力都没了,看到这一幕只能干瞪眼,别无它法。

两个监工应该是已经听说了麻斑被停职的消息,脸上幸灾乐祸的表情藏都藏不住,再加上现在靠山在旁,其中一名监工直接开始阴阳怪气:“喔~这不是麻斑大人嘛?风风火火的是要去哪里啊?”

另一名监工帮腔笑道:“大概是要去粮仓吧,那里毕竟是麻斑大人的地盘,什么事都由他说了算,想开除谁就开除谁,好威风哦~”

麻斑脾气本就暴躁,一时气不过,挽起袖子怒冲冲走向他们。

两名监工被气势所慑,下意识往后退去。

林耕森则是丝毫不虚,直接迎上前挡住麻斑,冷笑说:“想干嘛?你好歹也前任粮官,现在要在大家眼皮子底下抡拳头动手?”

两个监工躲在林耕森身后,不停冲麻斑做各种挑衅的动作。

麻斑怒目看着两名狗仗人势的监工,却是毫无办法,现在要是一拳打过去,那就是正中下怀,附近的治安兵直接就能把他拷走,到时候有理也说不清。

麻斑强忍住打人的冲动,瞪向林耕森,气恼地呵斥道:“上下勾结,一手遮天,丹雨城的吏治混乱到这种地步,真是600万居民的不幸!”

他说完,没有再在这里做口舌之争,愤慨离去。

“不送。”林耕森神情散漫,头也不回。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丹雨城接收百万吨接济粮的这段时间,港口繁忙,城中八大粮仓也忙得不可开交,完全是白加黑三班倒。

此时,两名粮仓监工忙里偷闲,正躲在无人的角落里偷偷摸摸抽着卷烟,嘴里还在不停抱怨:

“天杀的,累死我了,我就从来没这么累过。”

“可不是,一整天除了吃喝拉撒,其它时间都要盯着别人,哪有这么安排工作的。”

“还不是新来的粮官麻斑弄的?非要逼我们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粮食收纳。我就搞不懂了,百年麦这东西一不蛀虫,二不腐烂,在外面多放几天怎么了嘛。”

“我看他就是新官上任,急于做出一番政绩讨好上头。这种人我见多了,看着风风火火,其实自己很闲,都是在折腾下面的人,就是想弄点动静出来给上头看。”

“就是,什么东西。”

...

就在二人一边抽烟一边闲聊时,厉喝声突然从背后传来:“你们在干什么?!”

猝不及防之下,两人被吓得一哆嗦,慌忙把嘴里的烟吐到地上,用鞋子踩灭。

只见麻斑风风火火走了过来,伸手将两名监工推开,指着被踩灭的烟头,怒声呵斥道:“这里是粮仓!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粮仓?!仓内堆放的都是干制粮食,你们在这里抽烟,是想死吗?!”

监工被抓了个现行,一时理亏,气势上有点弱,讪讪赔笑道:“大人,我们这里是边缘区域,跟仓库隔着防火带,何况这附近也没有干柴杂草之类的可燃物,几枚小烟头烧不起来。”

麻斑大怒,直接一巴掌抡在他头上:“粮仓条例有严令,任何区域禁止明火。你们身为监工,不带头起表率作用,反倒在这里纵容火患,还要狡辩!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么想,安全措施还要不要了?!”

带着震蛋坐公交车文 小说全文、

麻斑这个粮官虽说是上级,但也不是什么实权大官,监工们平时和颜悦色说话,可现在这巴掌都打在头上了,监工顿时自尊心受损,反推了麻斑一下:“你好好说话,别动手!你不过是个小小的粮官,耍什么威风?还真把自己当大臣了?”

麻斑指着监工的鼻子,冷声说:“我确实不是什么大臣,但在粮仓,我说话还是有分量的。你们两个违背粮仓条例,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们,你们被撤职了,滚回家去吧!”

粮仓监工可是个肥差,毕竟粮食这东西有季节规律,收获季的时候稍微忙一些,平时非常清闲,薪水又不错,逢年过节还有额外福利,仓库里如果有存粮临近保鲜期要处理,他们也能分一点带回家,不管是自己吃,还是拿去做糠喂猪,都可以省下不小的开支。

这么好的差事,多少人挤破头想进来,而且一来就不想走,宁愿放弃升职也要待在这里。

现在麻斑要把他们撤职,监工当场急了:“你凭什么撤我们的职?我们是在防火带外面抽烟,又没有酿成火患,以前的粮官看到最多也就是呵斥两句,怎么到你这就要撤职?!”

另一名监工性格较软,婉言相劝道:“麻斑大人,做官和做人一样,遇到事情留一线,这既是给别人退路,也是给自己退路。我们两个已经认识到错误,保证以后不会再犯,您就放过我们这一次吧。”

麻斑毫不留情地说:“放过你们?条例就是条例,不分你是初犯还是再犯。如果每个人违背条例都让我留情放一手,规矩还怎么立?”

“这里松掉一点,那里就会烂掉一片。不严格执行条例,到时候因为人为疏忽酿成灾祸,谁来承担这个责任?谁来弥补因此导致的损失?你们吗?!”

麻斑一甩袖子,没留任何情面:“立刻收拾你们的个人物品,然后回家待着!这件事我会记录在公文中上报,到时候向审判所提起诉讼,追究你们玩忽职守的罪行!”

麻斑这已经不是放不放人一马的问题,完全是铁面无情,赶尽杀绝,监工也直接撕破脸皮,扯着嗓子叫嚣道:“我爸认识监察官林耕森大人!把我们往死路上逼是吧?你等着!”

麻斑根本不理会这种威胁,直接命守卫将这两名监工赶出粮仓,自己继续巡视。

他在偌大的粮仓走着,里里外外的角落都检查了一遍,根据自己的见解优化了各级人员的工作方案,对一些可能存在隐患的地方提出了改进要求。

巡视完这里,麻斑又马不停蹄赶往其它七处粮仓,将其全部检查了一遍。

一直忙到傍晚,麻斑的中饭都还没吃,干脆就连午带晚一起吃了。

粮仓配备有食堂,奴隶们不能在这吃饭,级别高一些官吏们又看不上这里,所以在这里吃饭的一般都是基层人员。

麻斑的父母已经去世,没什么亲人,也没娶老婆,孤家寡人一个,食堂自然就成了最好的去处。

麻斑取餐的时候,掌勺的伙计原本还是懒洋洋的模样,看到新来的粮官大人后赶紧端正姿态,露出讨好的笑容,在工作餐标准上给麻斑多加了一块肉排,笑道:“大人,您慢用。”

麻斑看到盘里多出的那块肉排,顿时眉头一皱:“这块肉排怎么回事?拿掉。”

伙计赔笑说:“大人平时工作很辛苦,多吃一块肉排也是应该的。”

麻斑不冷不热地说:“工作餐都是定时定量供应,我多吃一块肉,其他人就会少吃一块,你这是把别人盘子里的肉舀到我盘子里来了。拿掉。”

伙计热脸贴了冷屁股,顿时有些尴尬带着震蛋坐公交车文:“大人,这肉都取出来了,要是再放回去,其他人看见了也没胃口,您说是吧?您就端去吃了吧。”

这话倒也再理,麻斑皱眉思索片刻,没有强行把肉倒回去,而是将盘子端到自己的座位,随即走向伙计,从兜中取出一枚铜月放到桌上:“按照市价,我多吃的那块肉排值一枚铜月,把它记在账上,让厨房那边多做一块肉排补进来。”

麻斑说完,也不跟伙计废话,转身回到座位开始吃饭。

喜欢敬我为神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