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保家仙的征兆 无删减完整版*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那个海盗说了,只要您强攻,第一个被砍头的就我家王爷。”

茳王李元是李治的第十六个儿子,今年只有十三岁,进了书院后,因为太蠢被李纲驱逐出了书院。

甭看这王爷年龄小,却是一个地道的吃货,书院里边儿吃红烧肉的记录就是被他创造的,一口气吃掉了十个人的饭儿,被誉为书院的第一吃货,除了吃他最拿手的就睡。

居然能在李纲单独教育他的时候,呼呼大睡。先生的咆哮都不能让他有丝毫的悔[

有保家仙的征兆 无删减完整版*

标签:标题1]改,李元就封两年,越州的名声就仅次于钱塘郡的杭州,所依仗的就跟泉州密切的商贸往来。

一个能吃能睡的家伙所花用的并不多,他的属下彭度把他当猪一样的圈养起来,越州所有权利都被他一手抓。李治知道实情,却从未追究过,因为让李元去管理越州,只会使当地变得更好。

而彭度这个人几乎是孝子的典范,也从不会滥用权力。目前这情境下,只要李元死了,李治身上的压力就会非常大,自然唐昊也会倒霉。

他派人把李元的管家放了下来,总算是知道了李元来泉州的原因,他是为父皇寿辰来选礼物的。

“将军,您就算是看不起我家王爷,但是王府里边儿三百多孩童和妇人的性命,您说您是顾还是不顾?那个女海盗说了,现在府里的海盗只有三千多人,只要您答应给她十艘船,并且卸掉苍穹号的船舵,她就立马离开,发誓永世不踏进海峡一步。”

唐昊冷笑起来,揪着王府管家的脖领子说:”你去告诉那女的,船我给了。苍穹号船舵,我也会卸掉,让她赶紧给老子滚出泉州。“

管家爬进了刺史府,不一会儿,成九走了出来,见到唐昊拱拱手:“唐将军,在下这就跟着您去海港,看您拆卸苍穹号的船舵,只要拆了船舵,公主就会立即登船。三个时辰后,我们留在府邸里的人就会把所有人放掉。”

唐昊懒得跟他说话,挥挥手就让吴通带着成九去了。李义府和满身都是血迹的庞玉海前来禀报,泉州百姓死伤居然多达千人,而将士也死伤超过了千人。

俘虏了的海盗,被赖传锋用铁线穿过锁骨,十人一队的运送往海港,等候装船运到螃蟹岛,立在杠子上。

苍穹昊的船舵解起来不难,但是装起来就非常的繁琐,需要拖到船坞里进行,哪怕船工不吃不喝的抢修,最少也需要三天才能将船舵装好。

他那重达两千斤的尾舵就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安装上去的,一定要借助机械的力量才行。三天过后,苍穹号想要在茫茫的大海上找到十艘海船,这真的就是大海捞针了。

天色暗了下来,成九回来了。不一会儿,幕洋子就带着大队的海盗从刺史府走了出来,经过唐昊面前的时候,她嘤嘤的施了一礼:“这次唐将军为庸人所误,小妹有幸与您打成平手,下一回海上争锋,谁生谁死,各安天命吧。”

唐昊阴沉着脸,瞅着幕洋子队伍里的卢承庆:“你贵为公爷,难道连家小都不顾了,这就准备投敌了?”

憔悴到极点的卢承庆惨笑一声说:“卢承庆自作聪明,养虎为患,如今自食其果,徒呼奈何,这样的滔天大祸,卢家人的性命全部填上去都不够啊。”

“上一次陛下灭卢氏,我因为乃是远支,逃过一劫,这一次断无生理。既然如此,我卢承庆何不逃的远些,取一个蕃女为妻。重新诞育子孙,将军就可怜我卢承庆一次,放我一马如何?”

这番话听的唐昊是后脊背都发凉,一个人能自私到如此地步,却是旷古烁今,老母妻儿全然不顾,任由他们去死。

唐昊摆摆手,就示意他快滚。幕洋子没有乘坐唐昊为他准备好了战舰,而是重新挑了十艘,带着人迅速登船。

唐昊没有做任何的阻拦,只是看着远去的大船第一次露出了笑意。他没有等到三个时辰,在水龙齐备的情形下迅速进入了刺史府。

进了门儿才发现院子里倒了一地的死尸,还好都是倭人的,其他妇人跟孩童都被捆在一起丢在院子里,墙上写着一行大字:“这是敬重你是一个好人,给你留的礼物。”

落款是幕洋子,唐昊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沙漏。看着持续不断的流沙,喃喃自语:“老子真的是一个好人吗?为什么我自个儿不这么觉得?”

大厅里有一个巨大的圆桌,上面堆满了食物,一个巨胖的少年正在胡吃,看到唐昊,他支支吾吾的说:“孤早就知道将军不会弃本王于不顾的。”

喜欢我可以爆修为请大家收藏:

唐昊看都不看,直接说:“告诉她仅限一艘,用弩射进去。”

吴通在布条上写下了“一艘”这个答案,就把绑它在了粗大的工程凿围上,手一挥,攻城凿嗡的一声就钻进了小楼。

一个躲在柱子后面的海盗被弩箭射了一个对穿,成九心惊胆战的取过了布条,幕洋子没把泉州主簿的人头扔下去。

“告诉唐昊,如果天亮以前还不答应五十条船的要求,再把苍穹号的船舵卸掉,我们就不必谈了。他就等着给我们所有人收尸吧。美姬,这次你去,表示我的诚意。”

美姬见到唐昊的时候,她全身上下被无痛检查了三遍。“公主说了,今日天黑之前,给我们五十艘船,苍穹号卸掉船舵,公主为了惩罚你的无礼在先,我特意将泉州主簿的人头带了过来。请将军亲验。”

眼看美姬打开了自己带来的盒子,放到了唐昊的餐桌儿上,唐昊瞄了一眼盒子里的人头继续吃自己的饭,直到把饭碗里最后一粒儿米吃进了嘴里,才用茶水漱了口。

唐昊对美姬说:“我最多给她十艘船,这是我最后的底线,去吧,告诉你们家主人,我给她。也是今天,天黑以前,冯央的大军天黑就会到来,他才是这里的正主,你们的谈判对象就会换人。”

“我不知道冯央是不是也跟我一样,怜惜百姓的性命。”

美姬走后,冯央端着饭碗儿从后帐走了出来,坐在桌子上继续吃饭,见唐昊有些黯然,就劝说道,“算不得什么大事儿,这个主簿现在不死,等到事后,老夫还是会砍掉他的脑袋。你这就打算从水沟儿里进去,突袭那些海盗?”

“那些海盗在所有人身上淋了火油,只要一把火,就能让这些百姓化为飞灰,这样做太冒险了。”冯央的担心不无道理。

“庞玉海是书院书生中最懂得如何组织的学生,我估计这个时候他最少也该组织起一批人了。早结束要比晚结束好一些,再拖下去,那些海盗就会发狂,到时候死伤一定更大,这可是上万人。”

幕洋子听到了美姬的报告,陷入沉思。唐昊的用心非常恶毒,十只船只,只能带走部分人,只要这个消息传出去,内讧就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她想封锁这个消息,唐昊可没这个打算,一个大嗓门的军士一遍又一遍的往里面喊话。内容就是答应给十条船放生一部分,维系一个组织的,无非就看他们和最高掌权者的远近亲疏。

这些话顿时让所有的海盗都开始慌乱起来。一部分聪明人趁着自己的后路还没有被截断,往草丛里一钻,就朝远处跑了,却不知四府八乡的府兵全部在向泉州涌来。

幕洋子有保家仙的征兆看了鬼冢一眼,鬼冢瞬间拔刀砍死了三个叫嚣的最厉害的海盗头目,死人的脑袋让海盗们安静了下来,这时一只拇指粗的长剑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这一剑无声无息,等到幕洋子发现那点儿寒光只能微微侧身儿,胳膊却被那支箭射了个通透,喊杀声顿起,无数盾兵冲了进来。

庞玉海高呼一声,幕洋子死了。所有的海盗愣了一下,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广场上的百姓已经脱掉了沾满火油的衣衫,玩儿命的向盾兵拥过来的方向奔跑。

鬼冢刚要点火,往人群里丢,被一支飞箭射飞钉在了墙上。冯央手里的长弓每响一次,就有一个海盗被射穿。

这一大片空地上的人群已经变成了没头的苍蝇,不知道该往哪里跑,绝望了,海盗现在只想杀人,人群一片片的倒下,于是就更惊恐。

庞玉海无奈的放弃了指挥。这些慌乱的人没有脑子,没有思维,有的只能本能地奔跑。一大群海盗朝着庞玉海的方向跑了过来,他们也没有地方好去,和那些已经疯狂的百姓一样。东奔西窜。

庞玉海随便找了一具尸体,弄了一点儿鲜血涂涂在自己的脸上,倒在一个没人在意的角落。为了不被乱箭射伤,他还找了一个肥硕些的尸体压在了自己身上。

大军不断的拥了进来,攻进了小楼,却不见幕洋子的踪影,同时不见的还有庞玉海及泉州的重要官吏,还有卢承

有保家仙的征兆 无删减完整版*

庆都不见了踪影。

“找,找出来,一定要找出来。”唐昊朝着护卫嘶吼,满地的尸体让他产生了从未有过的挫败感。幕洋子并没有走远,就在旁边的刺史府邸,大军迅速将刺史府邸围拢起来,大门顶上却挂着一个胖胖的中年人。

那个中年人一看到唐昊,就踢腾着短腿儿大叫:“将军,莫要强攻啊,王爷在里边儿,混蛋卢承庆告了密,把王爷在泉州的消息告诉了那女海盗。”

喜欢我可以爆修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