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顾他的三个女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萧衒经过这两天的折腾,也有些累了,回到自己的院子时,看到的是在院子中坐着的白虞,他怔了一下,有些清醒过来了,走过去道:“你怎么在这?”

“想来就来了。”白虞托着下巴,手上甚至还有一本正在看的书,那样子确实像是她说的想来就来了。

萧衒失笑,走过去在白虞面前坐下道:“你这是私闯民宅好吗?”

白虞将目光从书上挪了出来,看着萧衒挑了挑眉,合上书起身道:“那我走了。”

萧衒被这转折搞得不知所措,没经过

渔夫顾他的三个女全文阅读/

思考就拉住了白虞的手道:“你等一下。”

白虞回头看他:“怎么了?”

“什么……”萧衒感觉有一口气堵到了嗓子里,气笑了似的道,“你就这么随意地来,随意地走,没有别的事情了吗?”

白虞皱眉,好像是思索了一下后缓缓点头:“有啊。”

“什么?”萧衒问道。

话音刚落,白虞的脸就出现在他眼前几寸的地方,唇上传来柔软的触感,药香和花香顺着风扑入他的鼻息,让他的呼吸都变了味道。

萧衒往后退了退撞上了身后的桌子,没有退路了,身体不受控制地微微仰头去承接这个吻。

良久,白虞松开他,直视他的眼睛问道:“你为什么不躲开?”

“你……”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识白虞这样完全不在乎什么大家闺秀矜持端庄一类的规则,但萧衒还是非常地,无话可说。

白虞起身,淡漠地甩了甩头发,不屑地道了句:“男人。”

说完便挣脱了萧衒的手,转身离开了院子。

萧衒坐在原地,有些崩溃地往后躺了躺,然后就身体一滑摔到了地上。

他瘫在地上半天没动,过了许久才慢悠悠地坐起来,拍了拍衣服进了屋子。

白虞走在路上,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她烦躁地踢了一脚旁边的石头,石头从路上滚落,然后她就听到斜坡小路下面传来“哎哟”一声。

白虞愣了一下,连忙跑过去问道:“对不起,你没事吧?”

白睿揉着自己的额头,仰头看着白虞无奈地道:“姐,你干什么啊?”

白虞收了脸上的歉意,一边绕路下去一边没好气地道:“你小子在这干什么呢?”

白睿掏出来一个包裹递过去道:“爹让我给你送点补品。”

白虞接过来,但没有被蒙骗,强调道:“我是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白睿知道瞒不过她,挠了挠头道:“我这不是,替你看看萧衒……”

“姐,你到底看上那家伙什么了?他不就是,长得好点,天赋好点吗?人明明又自大又嚣张!”白睿想到自己在临江手上吃的苦头,全算到了萧衒头上。

白虞在他身上拍了一巴掌骂道:“有心思管这个,你不如好好修炼!然后赢了他。”

“怎么可能!”白睿立刻否认了这件事情的可能性。

“天赋比不过人家,你就不能努努力吗?”

“姐,你在转移话题!”白睿非常聪明。

白虞再次抬起手,白睿连忙顿了顿,撇嘴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这就回去修炼,我看他什么时候去找爹提亲。”

“你想那么远干什么!”白虞这一巴掌终究是落到了白睿身上。

白虞离开萧衒的院子,先去了一趟秋白宫,萧衒回来了,那临江应该也回来了。

只是到了之后,她才得知临江已经睡了。

她自己修炼一下午,傍晚的时候过来帮钱宁准备晚饭。

临江睡醒之后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她叹了口气,这种一天只清醒半天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过去啊。

吃饭的时候萧衒没来,临江看了一眼不言不语的白虞,又看向方胥道:“师哥怎么没来?”

“在睡觉。”方胥回道。

白虞的动作顿了一下,拿着筷子的手没忍住戳了一下碗底。

什么啊,她都那样了,他竟然睡得着?

有本事他躲开她,推开她,至少不要回应啊!

临江看着身边的人散发出来阵阵阴郁的气息,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

白虞回过神来,连忙摇了摇头:“没事。”

根本不用猜,她和萧衒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临江默默喝了口汤,看向钱宁,后者则一脸疑惑,对着她摇了摇头。

方胥也能气氛不太妙,自觉地快速吃完饭离开了,将地方留给了几个姑娘。

白虞松了口气,放下碗筷,倚着靠背问道:“临江,你是怎么和雁时师祖挑明的?”

“挑明?”临江挠了挠脸侧,有些茫然,“我,一直都挺明的啊?”

“我不够明吗?”白虞问道。

临江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够,非常够,你比我还明。”

“那你是怎么和师祖更进一步的?”白虞又问道。

临江细细想了想,有些不太确定:“就……”

她摇了摇头:“不是我更进一步的,你要知道,他如果心里有你,根本不用你费尽心思地去更进一步的,相信我,他会来找你的。”

“……”白虞面色漠然渔夫顾他的三个女,“他在睡觉。”

“师哥他,长在师尊身边,你也知道的,没有任何经验,别说和小姑娘表明心意了,他连什么是喜欢都不知道。但是,这么多年了,不也只有你,能让他纠结崩溃不知所措吗?”

临江但是觉得事情没有那么复杂,笑着安慰道:“你给他一些时间,如果他真的不喜欢你,他从白府出来就会一直躲着你的。”

“真的吗?”

“我们打赌?”临江挑了挑眉毛,“如果他三天之内没有主动找你,我就帮你去问个清楚,如果他真的不喜欢你还要吊着你,我就替你打他一顿,怎么样?”

白虞定定地看了临江一会儿,伸手将她抱住,贴着她点了点头:“好。”

白虞的事情都快解决了,临江看向钱宁问道:“你,没有什么想法吗?”

“啊?”钱宁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我就算了吧。”

临江却立刻明白过来了,果断地道:“你还喜欢方胥。”

尽管这么久以来,他们两个几乎保持着以前从没变过的相处模式,但是临江敢肯定,钱宁的心里还有方胥。

喜欢被迫修仙不如教书请大家收藏:

翌日,临江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照镜子,看着里面

渔夫顾他的三个女全文阅读/

几乎毫无变化的脸烦躁地戳了戳道:“你怎么没变化呢?”

雁时好笑地环住她道:“很快的,你不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吗?”

“谁不喜欢自己年轻的样子,”临江甩了甩头发道,“但是这个样子,啧,太幼稚了。”

“其实你现在,和你之前,也没有差多少。”已经活了几千年的雁时如是说道。

临江扭头瞪了他一眼,忽地道:“雁时,要不然,我们成婚吧?”

“什么?”雁时尚有些没反应回来,话题怎么跳得这么快,刚刚还在讨论年纪,怎么忽然就要成婚了?

“你不是想要吗?”临江歪头道,“我想过了,成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你想,就可以做。”

雁时缓缓摇了摇头:“我不是想要成婚。”

“啊?那你之前为什么生气,因为我说以后可能不喜欢渔夫顾他的三个女你所以不和你结婚?”

“我……”雁时皱眉,犹豫了一下才问道,“在你心里,婚姻到底是什么?”

“呃,一个过场,和一点点枷锁。”临江坦然地道。

她从小可以说是没有见过婚姻美满的家庭,不说她的,她的亲戚,同学,每个人的家里都一地鸡毛。

临江很难对婚姻产生什么正确的认知,在她看来,那就是一个,不够牢固的锁链,以为将两个人绑到一个屋子里面,他们就会相亲相爱,和和睦睦,共赴白头。

但事实不是这样的,进了婚姻之后,两个人还是会争吵,会头破血流,会挣脱束缚,婚姻唯一的作用似乎就是阻止他们更容易地离开对方。

临江是这样认为。

雁时莫名有些挫败地低下头,看着临江道:“如果你不喜欢,不必为了我去做,那就不是你了。”

临江有些垂头丧气地道:“我以为你想要……”

雁时捏了捏她的脸道:“你以为,我这么在乎世俗的规矩和看法吗?”

“那倒没有,但我确实以为婚姻对你来说有什么特殊意义。”

“可能有,但那不是你勉强自己的理由。”

临江搂住雁时不再说话。

至此,灵界应该可以说是完全安定下来了。

众人聚集到了断天山的议事堂,商议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做什么。

临江气得连连挑眉:“你们,不给自己找点事情做难受是吗?”

沈迎咳嗽了一声道:“可能,是有一点。”

“没有敌人也要制造出来一个敌人是吗?”临江没好气地道。

“可是,你不是在上课的时候说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吗?”有人不解地开口道。

临江被噎住,叹了口气道:“行吧,地球周围强敌环伺,大家刻苦修行,早日为保家卫国献出自己的力量吧。”

众人都听得出她这是假话,但还是忍不住道:“之前一直都在忙碌,现在猛地停下来了,还真有点不习惯。”

临江咬了咬手指,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抬眸道:“既然这么想变强,有没有想过一条路?”

“什么?”

“科教兴国。”

“啊?”

“战争时期抓实力,和平时期抓教育啊,只有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才能成长为对社会有用的人。”临江一脸正经地说道。

“你说的,是符咒教育继续?”

“不,我说的是基础教育,”临江纠结了一会儿,尽力解释道,“就是,每个人,都应该学到的知识,礼乐射御书数,或者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地理什么的。”

“……”

“那是什么,我怎么觉得,听上去就很难的样子?”孤玉有些害怕地道。

“你们怕什么,这些主要是教小孩子的,你们这个年纪,学科应该还也没什么用了。”

“教小孩子的?”

“是啊,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他们的,但终究会是他们的,”临江敲了敲桌面,一脸迷惑,“怎么,你们操劳了一辈子,没想过要退休吗?每天看看海,吹吹风,吃吃烧烤,睡睡觉的生活不好吗?”

“这是你自己想要过的生活吧!”孤玉毫不留情地指出来。

“真聪明。”临江也不客气,打了个哈欠道,“反正我就这点想法了,当然其他修炼也是要跟上的,万一呢。”

临江离开之后,剩下的人陷入沉思,过了许久,无忧真人道:“反正,我挺想过那种生活的。”

“其实,我也想……”孤玉眼中尽是向往,“可以玩的东西再多一点就好了。”

青壶叹了口气:“我也……”

话还还说完就被孤玉怼了回去:“你不行!你还要教他们学医术呢!”

“……”青壶掐住孤玉的领子骂道,“我们出去打一架!”

气氛瞬间变得更轻松了,在座的人忍不住想,这样的生活好像也不错,打打杀杀一辈子了,歇一歇有什么不好吗?

人是抵抗不住懒怠的诱惑的,在有了享受的目标之后,他们立刻开始研究怎么将临江说的内容落实下去。

临江又去看了东方岚,他们被安置在断天山附近的一个山谷中,也算是风景秀丽。

这里属于断天山山脉,自然归青峰派管,初曦昨日将他们安顿好,就换了一位青峰长老负责他们。

临江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开地了,只是现在不是种庄稼的时候,青峰派倒是非常贴心,还送了他们一些家禽养着。

临江看着这个地方,总觉得看到了曾经有仙山中住着的那群人,只不过,他们不再是被隔绝,被厌恶的。

东方岚本想着问一问学习符咒的事情,但不管怎么算,这短短两天,他们已经欠灵界够多的了,实在不想再麻烦他们什么了。

临江和他们打了招呼便回云珩了。

在路上的时候她试着修炼了一下,没多久就累得再次睡了过去。

她的身体本就没有经历过任何淬炼,如今又有生机在她体内,虽然是在不停地修复她的身体,但同时也耗费着她的精力。

所以临江甚至比正常的初学者更容易犯困。

雁时看着依偎着自己睡过去的小姑娘,轻轻叹了口气,忍不住想到她白天问过自己的问题。

一场婚姻,真是是他想要的吗?

喜欢被迫修仙不如教书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