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揉着小兔子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论进阶的秘密!”

雷恩看着这本书的封面,有点无力吐槽,

杜隆扭扭捏捏的解释道:“树主大人,您知道的,当初我也是卡在紫金阶级很长时间,一直没有办法继续进阶,为此我也耗费诸多精力,研究了很多魔物的进阶之路,专门总结出了这本书,绝对不会有错的,月树区的那位强者肯定是进阶出现问题,这种级别的魔物血肉可是极为难寻的啊,树主大人!机不可失!”

雷恩:“绝对不会出错?那如果出错了,我是不是可以直接把你给轰了?”

杜隆愣住了,“额.....应该不会出错,我认真想了一下,还是再观察一会吧。”

“浪费本树主的时间!”

雷恩真的是服了,

原则上雷恩是不会主动去招惹强大魔物的,但是杜隆的话确实有点道理,如此轰动的进阶异像,可见进阶的那头魔物实力强悍,这种级别的魔物是很难找到的,

万一真的就像杜隆说的那样,月树区魔物在进阶过程中遇到困难了呢,

雷恩决定可以观望一下,“杜隆,月树区的进阶魔物暂时不要招大手揉着小兔子惹,但是呢,你可以派遣一些部下去多观察,有任何异变第一时间跟本树主汇报。”

杜隆:“属下明白!!”

杜隆离开,

回到部落,

杜隆精心挑选了上百名族人,全部都是在吞食了棱彩矿树后实力突飞猛进的灰岩石巨人,其中紫金阶级就有超过三十多名,

“塞恩啊。”

杜隆找来塞恩,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在我手底下多久了。”

塞恩:“族长大人,您是不是糊涂啦,我是你看着长大的啊,还问我多大?!”

杜隆略显尴尬:“咳咳,这不是有些重要的话要跟你交代,提前烘托一下严肃气氛嘛。”

塞恩:“族长大人你有啥事直接说吧,把咱们部落里面的最强者们都召集过来是想干嘛?先说明啊,虽然明面上您是咱们族长,

但我塞恩的心早已经是属于树主大人的了,您若是要做出伤害树主大人的事情,我塞恩第一个不答应。”

格恩也在边上附和道:“说得好,树主大人才是我格恩的主人,树主大人万岁,棱彩矿树万岁!”

“还有我!”

“我是忠诚于树主大人的!”

“还有我!”

“警告你啊,族长千万不要犯糊涂,你老人家若是做了对不起树主大人的事情,我们可保不住你。”

“是啊,是啊。”

.......

其余灰岩石巨人也纷纷说道,

总觉得族长大人把大伙召集起来没有好事。

“.......”

杜隆缓解一下胸口痛,说道:“大家可以放心,我杜隆绝对没有要背叛树主大人的意思,大伙也不用太紧张,今天召集大家过来,

主要是树主大人有个任务派给咱们,

咱们灰岩一族要去月树区中刺探情况,了解一下月树区里面的情况,看看到底是谁在进阶,进阶情况进展如何。”

塞恩:“哦,说半天就是要去打探情报吗?”

格恩:“不是我说你啊,族长大人,您就不能弄点有价值、比较重要的任务回来吗,咱们灰岩一族好歹也是前几批投靠树主大人的眷属,怎么最近接到的任务都是些小打小闹啊。”

“是啊!”

“是不是族长大人您不会说话啊,得罪了树主大人啊,”

“树主大人不给咱们派遣重要任务,怎么想都是杜隆族长的错吧。”

“再这么下去,吾等灰岩一族如何能够提高在树主大人心中的地位。”

“别说是超越红狸老大的【阿萨辛】了,甚至都有可能被凯蒂那个女精灵的【游骑兵】超过!”

“魂淡啊!”

“那个该死的凯蒂,别以为长得漂亮就可以迷惑树主大人。”

“就是,明明是咱们灰岩部落先来的,但是这几天,游骑兵领到的任务都是战斗任务,还包括管理静谧林区那么一大片地方。”

“而咱们灰岩部落呢,全都是些交易啊、运输啊等小任务,我真的是要奔溃了。”

“难道真的是因为凯蒂和那群女精灵长得漂亮?”

“不会的,树主大人不是那么肤浅的领主!”

.....

灰岩石巨人一听到又是打探的任务,一个个的顿时开始吐槽起来,

灰岩部落想要提升在树主大人心中的地位,

虽然它们灰岩石巨人忠心耿耿,但是在跟树主大人接触的时候,也能够明显感受出来,树主大人其实还是更加信任阿萨辛等眷属的,

灰岩心里苦啊,

眼看着树主大人收留的眷属越来越多,自己在树主大人心目中的地位却没有丝毫提高,这该如何是好,

本想着好好表现,尤其是在树主大人击败黑翼后努力表现一番,争取重回树主大人视线,结果却又接到个打探任务,大伙心里落差都蛮大的。

“别吵了!”

杜隆训斥道:“你们在那里甩锅?!本族长为了提高吾等一族在树主大人心目中的地位可是耗费了心血啊,你们现在在哪里甩锅?我看你们全都是没良心的,平日里都是谁去讨好黑月大人,谁去跟红狸大人拉关系,谁在树主大人面前忙前忙后的!你们没眼看的吗。”

“那你就说为何最近领的任务都很垃圾,咱们都那么努力了,树主大人还不重视灰岩?”

“别着急嘛,事情要一步一步来。”

杜隆耐心的解释道:“咱们灰岩毕竟在投靠方式上跟黑精灵、游骑兵有点区别,树主大人对我们的忠诚持有怀疑态度是可以理解滴,

但是我们不能气馁!

报恩树主大人,成为阿萨辛之后,第二受到重要的眷属的机会就在眼前。”

杜隆越说越激动:“大伙可千万不要小瞧这次任务,虽然明面上是个探查情况的踩点任务,但实际上......”

老族长把自己的想法如实说出来,

大手揉着小兔子 全文阅读

大伙听了,表情也跟着改变,“真的吗?这次任务真的有那么厉害?”

“还能骗你们不成?这要是真的能找到那头受伤的进阶魔物,灰岩部落可就是大功一件,族人们,都别愣着啊,赶紧出去,立刻前往月树区!”

杜隆给族人们打鸡血。

喜欢从大月树开始进化请大家收藏:

雷恩使用透视视野,

找到一头正在领地溪流边喝水的魔物,

【血化术】启动,

那头正在喝水的魔物连惨叫都没有能够发出,当场变成一团血水,

杜隆在边上看呆了,急忙护在树躯面前,大喊道:“树主大人小心啊。”

石巨人老头子这一嗓子差点把雷恩给吓到了,

雷恩:“你干嘛,一惊一乍的。”

杜隆警惕的四处观望,并解释道:“树主大人啊,您刚才是没有看到,就在您神圣的领地内,就在您的眼皮底下,有一头魔物直接化作一团血水啦!

幸亏属下反应够快,发现了。”

杜隆眼睛四处张望,紧张说道:“这种霸道的法术,一看就是深渊里面的邪术,树主大人您小心点,属下怀疑附近有黑翼的残存部下在潜伏,

那群卑鄙的家伙肯定是想要偷偷使用深渊邪术诅咒树主大人,

红狸黑月大人都不在,

但是树主大人您放心,就由我杜隆来守护您的安全吧。”

杜隆四处警惕,

说着说着还不忘回头给树主投以一个“请您放心”的眼神,

雷恩彻底无语,但念在杜隆如此忠心耿耿的态度下倒也不好吐槽什么,只是道:“额......别紧张,那是本树主正在开发的新法术。”

杜隆惊讶,“啊?树主大人您还会深渊的法术?”

话说到一半,

杜隆就自言自语道:“树主大人您本身就是来自深渊的高贵树魔,这点深渊法术自然是懂得的。”

树主大人来自深渊,所以树主大人懂深渊法术,

合情合理,

没毛病,

雷恩不反驳,问道:“说吧,何事。”

检查完天赋,是时候听一听杜隆有啥事要汇报的了,

能够让杜隆如此紧张,甚至直接违反规定从遗迹直接跑到地面树躯前汇报的,或许真的有大件事。

“哦!对了!”

杜隆反应过来,当即焦急喊道:“出大事了,出大事了!树主大人,属下的族人无意间发现了个大秘密。”

雷恩:“说。”

杜隆:“树主大人您是知道的,吾等灰岩部落虽然是半路投靠您老人家,但吾等灰岩的忠诚是毋庸置疑,前段时间树主大人您刚刚跟卑鄙的黑翼大战一场,黑翼在树主大人强大实力面前不堪一击,但终究还是用一些卑鄙手段伤害到树主大人高贵的树躯,于是忠诚的灰岩部落就想着说帮树主大人弄点稀有的血食.......”

雷恩听得犯困,“说重点。”

“哦。”杜隆哦了一声,直接快进说道:“月树区出大事,有新王诞生!!”

“啊?”

雷恩这下听得有些懵,“还是挑点详细的说一说。”

杜隆把发现的事情进行汇报,

听完后,

雷恩发现真的是出大事了,

视野看向天空,

这些时日,天空中的乌云非但没有散去,反而有愈演愈烈的感觉,浓重的乌云使得林区整日都是昏暗一片,

而且这些乌云近来有些诡异,

乌云仿佛受到什么东西的牵引,朝着某个方向移动,

之前雷恩并不在意,

如今他使用【皎月之心】激活【暗夜主宰】,在buff的加持下把【透视】视野效果启动到最强,第一次望着天的远方,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全部的乌云都朝着月树区深处汇聚而去,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而旋涡的中心正位于月树林区深处,远远看去,仿佛天幕要被拉扯下来,卷入地面一般。

“不会吧。”

“怎么之前没发现?”

“不对!”

“并不是没有发现,而是......”

雷恩发觉问题所在,

并不是他之前没有发现,而是在之前他忙着处理黑翼的事情,并没有花功夫去关注天空乌云的情况,而且之前天空情况绝对没有像现在这般恐怖,

而且这种把天空搅动在一起的异像雷恩之前也见过,

那就是在他即将突破王者阶级的时候,他也曾经见识过这种天空旋涡,当时他在天空旋涡中见到了两幅画面,

“这个旋涡。”

“这个体量。”

“莫非,难道,真的是有魔物在进阶王者?”

“按照乌云遮蔽天空的时间来推算,难道说月树区的那头魔物进阶王者花了数个月的时间?”

“有那么强吗?”

“光是进阶就花了数个月?”

雷恩想想就觉得可怕,这到底是以何种实力完成进阶的啊,

不过,

也不一定就是进阶王者,或许是进阶王者之上的阶级也不一定,

总而言之,

雷恩此刻已经断定,引发旋涡的原因大概率是某个魔物在进行进阶,毕竟真的太像了,

正想着,

杜隆继续道:“树主大人,属下觉得多半是月树区的某个王者在突破进阶,这等程度的进阶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而且对方似乎遇到什么困难。”

“哦?”雷恩疑惑,大手揉着小兔子对方在进阶这点他也想到了,但杜隆说那头魔兽遇到困难又是从哪里看出来的呢,“怎么

大手揉着小兔子 全文阅读

说?”

杜隆:“天空这般轰动的进阶异像,本该在白月大森林中造成更加轰动、更加激烈的反应,然而,别说是咱们这片林区了,

就算是月树区,除了看到天空异变外,却没有任何伴随的其余异像,

属下觉得,多半是那头进阶的王者遇到麻烦,有意在压制进阶时的动静。”

杜隆说到这,嘿嘿一笑,拳头捏紧,道:“树主大人啊,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进阶时动静越大越好,有意压制,则说明这头王者魔物此刻极度虚弱,而异响迟迟没有散去,甚至有可能那位王者已经奄奄一息了,正无比虚弱,这种级别的魔物,若是能够捉来用作血食,味道绝对无敌!!”

“额......”

雷恩沉吟数分钟,

陷入沉思,

随后缓缓说道:“额....这个杜隆......你特么该不会在向本树主下套吧?”

没看见对方进阶的动静吗?!

就这!你还敢让本树主去偷袭对方,

就这还敢让本树主去窥视对方的血肉?

如果不是杜隆之前一直表现的忠心耿耿,雷恩真觉得这家伙在下套,想要害死自己,

雷恩表达不满,

杜隆吓得慌忙解释,他从储物袋里面掏出一本书籍,“树主大人,树主大人,属下一片赤忱忠心,绝对没有要害您的意思,您看这本书!”

喜欢从大月树开始进化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