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自己遇到危险念阿弥陀佛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一进去,便看到白色空间里黑气占据一半,办公桌的另一面,转椅里坐着一个形容可怖、能瞧得出来是女子的身形,她奇奇怪怪似烂泥边堆积的裙裾下,黑水横流,泛滥成灾。

灵灵灵没想到这个,内疚小小声:“我是不是闯祸了?”

郝灵安抚它:“不算什么,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

只见郝灵双手绽放出绿意森森,那绿意如春波倾泻,荡漾着温柔和缱绻包围向对面的黑水,仿佛那是它多日不见的恋人,让它不顾一切的奔赴。

那黑水张牙舞爪,走火入魔的疯子般对着昔日的恋人厮杀而去,只是昔日小白兔般的恋人也不是那般好惹,顺势缠上黑水几下拿捏暴露出大佬的真面目,将其裹在身体里横冲直撞并不能出。女子身上的黑水见此更加攻击,绿色柔光却似无形大手怜悯看着它闹。

终于女子身上不再有黑水流出,房间中央漂浮着绿色大球,黑绿黑绿的,大球以不可抗拒的力道慢慢收缩。

郝灵不再看大球,看那没了黑水形象干净许多的女子,她身形极瘦,像从来没吃饱过饭,脸颊干瘪颧骨高耸,从上依稀能看出稚嫩不成熟的模样。

郝灵皱了皱眉,这个样子,分明是年幼时丢了命,变成鬼又活过许多年,而这活,是极艰辛痛苦的。

此时女子仿佛卸去沉重枷锁,一时又轻松又不适,躺在椅子里回不过魂。

郝灵下意识要弹灵力,及时终止,她已经发现女子身上的黑色毒物正好可以融化

梦到自己遇到危险念阿弥陀佛免费阅读*

灵力,所以方才她放出来收拾毒物的是精神力。

她坐下来,耐心等着女子回魂。

女子眼皮慢慢合上,竟是睡了过去,郝灵好笑,摸出一本书看。

灵灵灵不出声。

等到女子幽幽转醒,灵灵灵忙提醒她:“你有什么愿望?”

郝灵嗔怪一眼,让人歇歇怎么了?

女子茫茫然的眼神积聚起光,她直勾勾看着郝灵:“你是神?”

郝灵又往灵灵灵的方位横了一眼,什么都敢编。

女子的眼神太复杂,防备渴望还有...恨,似乎是对她的。

一瞬间,郝灵有了数,客服式微笑道:“我们是助人为乐的天外来客公司,专门为心愿不得偿的客户服务,您的满意就是我们服务的宗旨。”

公司什么的女子听不懂,但服务二字,她还是懂的。

所以——她不是神?神怎么会去服务。

郝灵看得清楚,女子愕然的同时眼里那点恨也隐下去。

女子问道:“那——你们?你是——”

郝客服标准化回答:“我是工号二三五六,很高兴为您服务。亲,请提出您的心愿,我们可以提供重生呢亲。”

“工号?”

“是的,亲,您可以理解为,我是店小二。”

这个她懂,一下子,女子眼神里的敌对情绪就没了,转而有丝轻蔑流出。

灵灵灵愧疚:“对不起灵,我找到这个好像不是好人。”

郝灵道:“不怪你,你还小。这人明显对神之类有憎恨的情绪。以后你要小心,不要以为把咱们编的高大上就能把人吓住。还好眼前这个小东西也不怎么厉害,不然我怕你遇见真正厉害的一出手就灭了你。”

灵灵灵更加愧疚,将郝灵的话牢牢记住。转而看女子,磨牙,敢看不起我灵?

女子此时在思考郝灵的话:“重生?重生?又要重生?不、不、我不要,又要从头来一遍吗?我不要、不要、啊——”

突然疯狂,身上才看出原模样的古代衣装被身体爆发出的黑气冲成方才那般烂泥状,人从椅中跳出,眼睛拉长竖起,头骨变形,十指弯曲就要向郝灵攻来。

郝灵眼神一定,一张无形之网兜头罩去,女子落入网中如水遇油发出滋啦声响,伴着疼到极致的惨叫,须臾,虚弱至极的女子跌回椅子,大喘气。

郝灵收回大网,淡淡道:“你走火入魔了。”

呵,以为她会贴心小护士的伺候?做梦吧。

这次,女子眼里多了忌惮。

郝客服再次上线:“所以亲,您的心愿是什么?”

女子不敢小瞧她了,便是她只是个伙计,可这里,那什么天外来客的公司也不是好惹的。也是,不然谁敢把自己这样的厉鬼引进来。

她深吸一口气:“什么愿望都可以?”

郝客服:“当然。”

女鬼猛的身体前倾,双手按在桌上,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哪怕毁灭世界也可以?”

“当然呢,亲。”呵呵,世界好不好毁不知道,反正毁灭一个你是绝对不会让你反应过来的,她需要客户给打分?高兴就好。

灵灵灵:我就知道。

“好。我要毁灭世界,我要让——所有人都去死!”

郝客服:“好的,亲。不过,您的愿望太大,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呢。”

嗯,她可是正经的商家,当然一分钱一分货。

女子:“你要什么?”

郝客服:“亲,如果这个世界毁灭,作为这个世界出来的你,也要去死呢。”

女子:“...好。”

好?这么舍得?真的被全世界辜负?这是多重要的女主角吗?反派那边的?

“另外,亲,为了我们更好更快的达到您的目标,我们需要知晓前因后果呢。”

“前因后果?”女子皱了皱眉,苦笑:“如果,我说,我轮回无数次了,每次都是一样,都是被人卖被人杀被人利用,你信不信?”

呃...噩梦到自己遇到危险念阿弥陀佛梦循环?

有点意思了。

郝客服:“亲,为了保证我们服务精准正确,我们公司有高超的无痛提取技术,亲,鉴于您的心愿等级太高,我们必须要用这项服务呢。”

“什么?”女子不懂。

郝客服:“就是我们会从你的记忆深处寻找事情的真相哦。”

真相?

“真相?哈哈哈,我也想知道真相,想知道为什么一次一次又一次让我经历这些,来吧,怎么弄?”女子仍向前探着身体,双手扒拉开头顶的发。

呃,还好,没有头皮屑。

郝灵这样想着,无形的精神力触手放了上去,女子头顶一麻,眼睛一翻睡过去,趴在桌面上。

呃,这个姿势可真不好说。

郝灵指头隔空点点,将她推回椅子上,精神力细丝深入灵魂体,探入光怪陆离的记忆碎片。

‘我叫王春妮,大石头村人,爹叫王大河,爷叫王老栓...’

‘我叫王春妮,大石头村人,爹叫王大河,爷叫王老栓...’

‘我叫王春妮,大石头村人,爹叫王大河,爷叫王老栓...’

‘我叫王春妮,大石头村人,爹叫王大河,爷叫王老栓...’

‘我叫王春妮,大石头村人,爹叫王大河,爷叫王老栓...’

......

郝灵皱起了眉,灵魂深处的记忆,可追溯前世前前世甚至更久,可她一世一世追溯上去,发现的碎片竟全是一模一样。

喜欢植灵女王升级记请大家收藏:

任务完满完成。

这可是头一次规规矩矩做完任务等客户评价,灵灵灵特别重视,激动的问杜彩娘:“请给任务评分,满分是一百分哦。”

杜彩娘

梦到自己遇到危险念阿弥陀佛免费阅读*

只觉这辈子太幸福,幸福得她都不想去投胎面对未知的下一世,但,这辈子这么幸福,想来下辈子也会不错吧?

杜彩娘给出一百分,还有她虔诚的信力。

灵灵灵开心的转圈圈撒花,为了纪念这珍贵的第一次,它特地在这个世界多搜刮了些特产...好吧,实际上是因为郝灵之前危险的感觉,他们决定在这里多停留一段时间,百无聊赖它只能多搜集特产...

过一百年,又过来十年,纵然能环游世界两人看得也有些吐了,毕竟他们眼里这里还不如大桑,问郝灵:“差不多了吧?你说的危险的感觉到底是什么危险?”

郝灵以一个极不雅梦到自己遇到危险念阿弥陀佛的动作趴在地上,伸着脑袋用嘴叼草,她已经无聊到没有理智,修炼都不香了。

“呸呸,不知道,反正我预感没错过,我预感,咱们不快逃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可不是嘛,那可是仙魔大能,别说一道意识了,就是被他们的神识边边沾一沾,她都别想好。

郝灵不知道让她忌惮无比的正是让她垂涎无比的。

“这么久了,该差不多了。”

废话,你才进入小世界,那道神识就扫过去了。

自己吓自己。

“哎,还是自己太弱啊。”郝灵爬起来,呸呸吐两口:“做任务,这次找个有意思的世界。”

灵灵灵又开始心疼灵力:“这次没吸收多少,赔了赔了赔了,下次补回来。”

因为灵力太少了,所以灵灵灵才没在闲得无聊的时间里给郝灵再找任务,万一她又善心大发白送功德白送灵力呢?总是做赔本的买卖,愁人。

“信力功德也没有。要我说,这辈子你太低调了,以你的本事糊弄个皇帝并不难,怎么就不能随便做点什么得民心?”灵灵灵左思右想除了自己满足了一把正常做任务的瘾,别的一无所获,白白浪费一个任务世界的机会。

郝灵:“刮地皮有违咱的职业道德。这个世界什么都好好的,各行其道,不需要外人插手。”

盐阿郎卫弋对视一眼,如今他们开始慢慢了解真正的郝灵,她有她的准则,可灵灵灵担心的也对,这不做那不要的,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不怕敌人变成白骨一堆?

灵灵灵只能寄希望于自己,希望能找到个好世界。它像蜗牛一样扛着所有家当在这个世界的边缘慢慢探出头,问郝灵:“怎样?”

郝灵感觉了下:“没事。”

灵灵灵慢慢的全部溜出来,郝灵再感觉了下安全,它呲溜一下钻了出去。

它离开后,身后的世界抖了抖,像抖掉一个虱子一样劫后余生。

要灵灵灵知道它怎么想他们,非得再回去让郝灵不留情的收割一波。

还虱子,老子吸你血了?看你那上不得台面的小家子气。

大环境安好,这次灵灵灵憋着气非得找个好世界。郝灵从脱离那个小世界开始就像踏上茫茫征途离家又进一步似的,憋闷的心境一下打开,心旷神怡,很好心情的亲自在空间里找了一圈,剪了些花枝插在白色大花瓶里。

这种白色大花瓶,纯洁无瑕,隐隐透光,灵灵灵在陈春霞那个世界里批量购买,品质非常不错,价格却让盐阿郎和卫弋瞠目。

盐阿郎说:“放咱那,这东西只能我能用。嗯,我会赏给你。”

卫弋说:“咱们之后的后人也能批量做出如此精美的瓷器吧,不会出个独裁者什么东西都要他独有。”

问郝灵:“你家也用这些吗?”

郝灵剪短一支半开的花朵,插在自己耳侧,照照桌子上支着的镶宝石水银镜,真是美美哒。

“不用。这些都是珍贵的古董,各大世家装点门面才摆一些。实际上瓷器脆弱,在星际日常并不实用,我们用的是新式材料,便宜结实好回收。当然,”郝灵回过头来嫣然一笑:“我是最尊贵的植灵师,我想用什么就用什么,再珍贵的古董我也不稀罕。”

皇帝?坐拥天下?呵呵,女王大人我坐拥星际。

霎时觉得自己好穷的两人:...

盐阿郎嗯嗯点着头:“那灵灵灵见什么都收,是太穷了吧。”

空间一晃,外头寻路的灵灵灵尖叫:“盐阿郎你要死呢。”敢说我坏话。

郝灵笑起来:“灵灵灵有自己的任务,这些东西是带回去研究之用。”

盐阿郎心想,只是研究研究用得着每次都搜集这么多,那金子银子有什么好研究的,还说不是抠门雁过拔毛。

灵灵灵找了很久,三人在空间里安心修炼。

这一日,灵灵灵很是迟疑的来找郝灵:“我找到个——奇怪的世界。”

奇怪?怎么奇怪?

灵灵灵:“我抓到一个不知道怎么出来的——鬼。”

郝灵奇怪,灵灵灵说的两句话都含糊拿不准的意思,这是碰见什么东西了?

灵灵灵:“那个鬼有些——疯,我顺着她定位了下那个世界,觉得奇奇怪怪的。”

郝灵一想,问它:“你觉得小世界奇怪,可又发现里头灵气浓郁?”

灵灵灵不是多事的性子,既然发现不对没有略过而是来和她商量,便是有不想吐出来的肥肉。

灵灵灵毕竟是个新出生立即被搁置很久的新手统子,并没有见过多少世面,猛不丁见到资料库对不上号的,麻瓜。

郝灵换一身衣裳去见客户,盐阿郎和卫弋非得跟着去,盐阿郎很严肃的警告她:“这次,我们不做女人。”

天知道他们当初一下变成女儿身多惊悚,纵然用那个假身体过了几十年也是不适应,重回男儿身的时候别提多感动了。

郝灵白他一眼:“既然看不起女人,别和我做朋友啊。”

盐阿郎的目光控制不住的往她胸前瞄。

郝灵大怒,一脚把他踹飞,老娘用得着你时时刻刻提醒?

看人家卫弋,从来不看不该看的地方。

盐阿郎:因为并没有什么看头。

盐阿郎潇洒的滚回来,如今他的魂体很结实了,就怕郝灵废腿。

走到办公室外边,门紧紧的关着,郝灵突然停下脚步皱起眉头:“你们别去了,回去等我和你们说。”

盐阿郎:“有什么不妥?”

郝灵:“不对劲,里头的气息非常不吉利,你们修炼还浅,容易被污染,不能接触。”

两人对视一眼:“岂不是很危险?”

郝灵自信一笑:“我是谁?对我来说不过是个小意思。你们回去等我吧。”

亲眼看着两人回空间里隔得远远,郝灵才一手张了个灵力罩罩住整个办公室,又让灵灵灵在灵力罩里头开了个能源罩,她才打开门走进去。

喜欢植灵女王升级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