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和人接吻嘴唇触感很真实 完整版阅读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希尔以为林恩询问泰利和林间神殿,是打算也在这里建立一座密黎尔的神殿,但他却再没有开口。

似乎只是确定一下那两条消息的准确与否。

希尔迟疑了下,还是没有多说。

密黎尔似乎很少独立建自己的神殿,都是跟在知识之神欧格玛身边。

但林恩很讨厌奎拉尔小镇那个知识之神的牧师。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希尔觉得自己最好别多事。

只是语气里暗示了一下,谁想来建神殿都可以。

林恩却干脆的把话题岔过去了,看来他的确不想管这件事。

比起歌咏之神的牧师,林恩似乎更偏向于吟游诗人职业,但他和密黎尔的关系还是很亲密。

希尔能感觉到,林恩身上的神眷。

希尔有点不理解,但这是密黎尔的事,他不可能多问。

“那你打算怎么拒绝他们?”林恩问,“说他们是孩子,其实年纪应该比你还大。

但大概连你一半的稳重都没有。

如果真的觉得你是瞧不起他们,这群傻子真的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希尔静静地看着林恩,想起了当初在银月城的事情。

那时候林恩的反应可不是这样的。

“看我做什么?”林恩失笑,“我又没夸奖你稳重。只是和他们比。你去年去银月城,不是也没见到那位银月联盟的军队统帅吗?

她这两年都躲在艾拉斯卓的宫殿里面不出门,就是不想理这群傻孩子。

幸好我们不是月精灵,那可真是要被找上门一起去收服先祖之地了。”

“深水城的那位法师领主?”希尔突然想起来,凯尔本才是迷斯卓诺那支精灵家族的最后一个血脉。

林恩轻轻地叹了口气:“否则你以为北地最近为什么这么暗流涌动,凯尔本彻底否认了自己的精灵血脉,他宁可去收服一座至高荒原上的普通城市,也不松口去迷斯卓诺。

如果他肯过去,迷斯卓诺的很多魔法设施都会承认他的,那样的话,迷斯卓诺最后还是会属于精灵。

其实如果他说迷斯卓诺不是他的向往,以后也不会想和那里有什么瓜葛,我们也能理解。

谁会和妖精再加上傻乎乎的精灵十字军合作啊!

但是凯尔本完全否认了他身上流着精灵的血。

他不是复活过一次吗?他说他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其他的血脉,除了魔法女神赐予的人类之身。

但是深水城里很多精灵当初会追随他,就是因为他的迷斯卓诺血脉,否则他们怎么会随便追随一个人类?

又不是艾拉斯卓那样人品好的。

现在这件事一出,那些精灵都有点崩溃了,大概都会离开。

深水城目前有点乱。”

做梦和人接吻嘴唇触感很真实 完整版阅读

希尔轻轻瞥了一眼林恩,虽然他说的很轻松,但是希尔听出了那复杂的情绪。

林恩是在森林长大的半精灵,和凯尔本不同,他是以精灵为荣的。

凯尔本这样的作为,他可以理解,但被嫌弃的感觉仍然不会少。

林恩的性格向来很洒脱,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本来就很敏感的精灵就更不用说了。

连精灵诸神都会愤怒于凯尔本这种对精灵血脉不屑一顾的表现。

希尔在心中叹了口气,所以凯尔本之所以会在之后选择放弃肉身,只留下灵魂,其实也跟他的这次选择有关系吧?

虽然可能得到了人类的尊敬,魔法女神得认同,但他其实深深地得罪了精灵诸神。

事情做得太绝,无法回头,只能等待魔法女神未来会再次复活他。

而密斯特拉向来很偏心于自己的选民,但黑杖的复活却一直拖延了很久,应该也和这件事有关。

“我过一个星期要去深水城。”希尔微笑着告诉陷入沉思的林恩。

“去那里干嘛?”林恩猛然惊醒。

“深水城拍卖行的春季大拍。有很多来自其他大陆甚至其他世界的东西。我有点感兴趣。”希尔拿过请柬给林恩看。

刚才李斯特就一起拿下来了,他觉得希尔一定会告诉林恩。

林恩打开请柬,看着悬在眼前变幻的影像,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其他城市的也给你送了吧?”

“是的。”希尔点点头,“不过那些我都没什么兴趣。银月城那次,我也是因为想找沃金麻烦才花钱买了点用不着的东西。”

“这种请柬,都是12级以上的炼金术士才能制作的,可不是什么客人都能收到的。”林恩抬头看向希尔,“收到这种高阶请柬,意味着你已经被承认是一方做梦和人接吻嘴唇触感很真实势力的主人。是跺跺脚就能让北方大陆震动的可怕强者。

我想你应该能理解,那些人类贵族,无论在自己的国家权力多大,只要他不是国王,也不是威震一方的高阶职业者,就永远都不可能收到这种请柬。

这些应该也是打完安博里才送来的吧?

按理说,应该在极冬结束就送上门的。”

希尔有点觉得有趣:“那些贵族就会认怂?他们的东西怎么可能比别人的差?请柬为什么要这样区分?”

“当然是因为,这些人是贵族们花钱也解决不了的存在。”林恩冷笑了一声,“希尔,你的世界一定很和平,最起码那些贵族不会表现得太贪婪。

在托瑞尔,最可能伤害到普通人的绝对不是恶魔或者魔鬼,而是这些贵族。

而贵族因为他们的贪婪惹怒强者最后灭国灭族的故事,也从来没有断绝过。

任何一家拍卖行都不会希望这种事出现在自己的拍卖会上。

因为某样宝物,拍出了真火,出门就引起争斗,拍卖者最后被灭了全家,然后再有某位漏网之鱼多年之后出现复仇,将仇家也灭了门。”

林恩唱歌一样的说了一段话,脸上带着无辜的微笑,“没有一个拍卖行会允许自己变成这种英雄小说的背景板。

除非是真有其事,否则的话,有吟游诗人敢这么写,他们得追杀他一辈子。

所以你看,吟游诗人的故事书里,如果有拍卖行的名字出现,要么是虚假的,要么是现实中出现过,但已经关门的。

谁会去这种引起凶杀案的拍卖行里买东西啊?谁知道自己会不会倒霉的是那个被杀的。

拍卖行的高阶请柬和包厢都是相配的,贵族们得搞清楚什么样的人,绝对不能用那些垃圾手段。

虽然还是会出现外来的强者,但比以前已经好多了,至少不会当场出事。”

希尔想了一会儿才彻底搞明白这里面暗藏的规则。

怪不得这个世界的拍卖行都是以城市或者国家为后盾才能建起来的,商人再富有,也不敢插手。

“那你要不要去看看?”希尔慢慢地问,“我想现在和我在一起,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了吧?亲爱的朋友,食宿费用我会负责。”

“当然要去。”林恩干脆地说,“可以坐在这种最顶级的包厢里,我一定会去享受一把。

我的小命,现在肯定很安全。

我的朋友,就算你离开这个世界回家去,都不会有人对我动手了。

关键是,能惹得起你的人,干嘛找我这种小人物的麻烦?顺便还要得罪歌咏之神。”

既然林恩愿意去,希尔就在拍卖会举行的那天带着他到了深水城。

亡灵沼泽离深水城走路的话也不过需要两天。

希尔的马车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到了。

林恩坐在马车上一脸无语:“你这马车原来可以跑得这么快?上次真是辛苦你还要压低速度啊!”

“这种炼金马车,是可以低空急速飞行的。”希尔回答,“上次是跑,当然慢一点。”

林恩没再多说什么,希尔本来就很有钱,即使再加几倍,对于林恩来说,都是一样的无法置信。

他现在反而不会那么受刺激了,毕竟想象不出来。

林恩看着面前的深水城城门,悠然地问:“你打算在这里住几天再走吗?”

“我觉得,当凯尔本来找我讨论冒险问题时,我可以选择完全不理会他了,我可是一直以半精灵自居的。”希尔微笑着回答,“所以完全可以在深水城多待几天。你这样问,是有什么旅馆推荐吗?”

希尔的马车直接驶入了深水城,没有卫兵阻拦,这些脾气出了名不好的深水城卫兵表现得非常敬畏。

看来早就知道是谁的车了。

“豪华的是主路上就能看到的那家玉壶,普通房间12金币到30金币每晚,套房25金币到50金币,非常的豪华,是贵族都要羡慕的地方。

还有一间叫宠爱旅行者的旅馆,在塞尔杜斯街和铃铛街交汇处的东北角,房价只有6到12金币,但那里挺温馨。而且有个很出名的私人图书馆,学者去的比较多。”

希尔笑了起来:“亲爱的朋友,不需要考虑是不是豪华,有特色就可以。我们就去宠爱旅行者吧!”

林恩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倾向,但为了希尔,他还是提出了那家叫玉壶的豪华旅店。

希尔很愿意满足他的愿望。

虽然已经看到了‘玉壶’豪华的招牌,希尔的马车还是转了一个弯,走上了塞尔杜斯街。

希尔决定到拍卖行之前,先把旅馆房间定好。

喜欢在第四天灾中幸存请大家收藏:

希尔怀疑那是土元素神谷蓝巴的分身,25级可不是什么元素领主都能轻易突破的,而且希尔感觉到了土系那种最纯净的神力。

土元素领主和同伴们一起给自己身上加土,最后变成了两层楼高的石头人,在宝剑山脉上跑来跑去。

希尔只能庆幸自己当初选择了不让这些元素精灵离开迷锁范围内。

看着那个蠢蠢欲动想爬最高峰的大石头人,希尔在精神海里轻轻戳了戳他。

被站在露台上的希尔静静盯着,疑似谷蓝巴的存在安静了下来,看起来稳重如山。

希尔在精神海里默念着:永恒的谷蓝巴完美无缺、永不变动。

那个大石头扭过头,走到宝剑山脉另外一侧去看风景了。

最后只给希尔留下了一句话:“那都是那些所谓的信徒自己说的,我又不需要跟随他们的想象。

大地从来不会一成不变。”

希尔无奈的表示了欢迎:“您可以在这里尽情玩耍,但如果想玩的愉快,还是尽量保持不要发挥超过22级的力量。”

谷蓝巴轻快的答应了。

他不喜欢理会那些人类信徒,从不接受他们的信仰,但有时候,也会被他们的真诚而感动。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类总是给他们元素设定出那么多性格,所以谷蓝巴即使偶尔响应他们的呼唤也觉得很无聊,完全没有和他们沟通的欲望。

大地的确是厚重的,但从来不会没有变化,也不代表不喜欢乐趣。

居然会有这种高级别的随机召唤让他能借道,谷蓝巴感觉到的时候就激动万分地抢到了机会。

这可太难得啦!幸好这个术士是大地系体质的,可以再跨越2级召唤土元素。

他们这些元素神明的级别再怎么压制也是25级,其他几个就是差那么2级,只能眼巴巴地看着谷蓝巴快乐地跑到主物质位面来。

虽然被阻止了去看龙蛋的行动,谷蓝巴还是仔细地看了一眼这个召唤他们的术士,怪不得他在精神海里暗示他是以自然法师的身份出现的。

这浑身上下的自然味道哦!

火元素之神卡曙斯就别指望以后有机会了,这个术士肯定不会召唤到他的!

谷蓝巴非常高兴地扭了扭他的石头腰,这下面好像有什么有趣的矿石,他要看看能不能转换。

希尔看了眼融入山脉里的谷蓝巴,只能庆幸自己把装着玛莎核心的秘银箱镶嵌在了魔法阵里。

谷蓝巴就算能进去,只要走进魔法阵,希尔就能被警报声提醒。

这位神明应该也不会那么无聊。

等等,希尔突然反应过来。

比起下面的灿白水晶,谷蓝巴估计更喜欢黑曜石。

希尔愣愣的看了一会儿,发现那个灰黑色石头人再次钻出来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深沉的黑色。

幸好谷蓝巴心里还算有点数,在表面上遮掩了一下,黑曜石比他现在的黑色会更耀眼一点,阳光下有种特别的质感。

希尔叹了口气,只能选择眼不见为净,转身回到了房间。

至少他的领地是绝对安全了,塔洛斯要是真的来了绝对没有好下场。

水上有阿格莱亚,陆地上有这位土元素神的化身。

现在的希尔,就算离开一段时间也不会有任何问题了。

希尔希望能早点得到林恩的回信,他肯定会拒绝,但需要选择一下回信的态度。

至少对方是用同族兄弟的语气邀请的希尔,他拒绝的时候,也要表现得郑重一点。

对于自尊心非常高的精灵而言,一句话不对就可能变成永世的仇敌。

希尔可不喜欢碰到这种无妄之灾。

等待回信的希尔,等来的就是风尘仆仆的林恩。

他惊讶的放下浮空盘把林恩接到城堡里,心里头充满疑惑。

“希尔。”林恩顾不得看美丽的小城堡,只是急匆匆地问,“你还没回信吧?”

“没有。”希尔慢吞吞地回答,“我想问问你是怎么回事,毕竟他们来自永聚岛。”

“那就好。”林恩放心地一屁股坐在长沙发上,扭头看起了这座空旷的大厅,“这大厅是为了那条小金龙才这么高的吗?你什么时候碰到的他?”

“在银月城的时候。”希尔并没有说具体的时间,“泰利被拜龙教追杀,我救了他。”

“真的是那位薇拉玛兰黛丝的孩子吗?”林恩的态度有点严肃。

希尔不明白地点点头:“是啊!上次泰利父亲的白银龙人直接去酒馆找的他,竖琴手应该知道得很清楚吧?”

林恩笑了笑:“希尔,即使都是竖琴手,歌咏之神密黎尔的人和密斯特拉的人,也是有区别的。

他们会给我们传消息,但会夹杂着很多流言,需要我们自己分辨。”

希尔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还以为竖琴手这个组织很是亲密无间呢!

怪不得那个梅莉凯的木精灵牧师还没来,也不见下面那个竖琴手分部的人紧张。

看来,归属并不相同,这些应该是魔法女神的手下。

“你也的确是允许梅莉凯的人建立神殿了是吗?”林恩继续问。

“没错。”希尔淡淡地笑着,“阿格莱亚不需要那么多信仰力。所以谁来都行,当然,得是善良阵营的。”

林恩低了下头,语气凝滞地问:“那你也的确是来自其他世界的吗?你的血脉?”

“我的外祖母是金精灵和月精灵的混血,我的血脉传承中精灵的这部分都来自金精灵。

但这一支的确不是托瑞尔的,可信仰仍然是科瑞隆。”希尔微笑着说。

林恩大概这一年挺煎熬的,阿格莱亚出现的时候,他们这些消息灵通的人应该就知道她来自其他世界了。

虽然阿格莱亚得到了托瑞尔的承认,但林恩更在意的是希尔的身份,他不希望自己是被骗了。

“自然的眷顾者是不会骗人的,林恩。”希尔真诚地说,“我们只是会少说一部分,但说出来的话,都是真实。”

林恩松了一口气。

[做梦和人接吻嘴唇触感很真实标签:p标签]这段时间他和希尔的信件的确一直没有断过,但疑虑也是越来越多,等到希尔带着阿格莱亚轻松战胜安博里以后就到了顶点。

林恩其实已经有点忍耐不住了,收到希尔的信以后就干脆自己过来了。

他早该想到的,就算希尔出身的森林再不和外界联络,像希尔这种年纪就如此强大的法师也不会消无声息。

但只要是同族就好,他的一片真诚就没有糟蹋。

“他们给你的信呢?”林恩转移了话题。

其实希尔对他一直很好,林恩能感觉到,所以只要确定希尔没有骗他,林恩就又精神起来了。

李斯特直接从书房里把信送了下来。

“林恩,这是我的塔灵李斯特。”希尔介绍道,“玛莎是他的手下,负责处理外务。”

林恩对着李斯特点点头,忍不住笑了一下:“我还在想,人类贵族出身的你,怎么会选择女性塔灵。”

贵族的管家一般都是和他同性别的存在,很少会有例外,而对于法师来说,塔灵就是他们的管家了。

他低头看了看信上的内容,叹了口气:“这些精灵,其实已经被很多同族拒绝过了。

已经离开太久、散漫太久,大部分精灵并没有那种再次建立一个强大的精灵王国的愿望。

只有这些念念不忘先祖荣光的家伙,还一心想要重回那个强大的过去。

根本不可能。

托瑞尔世界的人类,就算打成狗头人,也会合力阻止再次出现统一强大的精灵王国。

迷斯卓诺最后也只会是一个城市,不可能变成国家。

而城主,也只会是恶魔妖精,轮不到精灵。”

他将信还给希尔:“我们虽然很佩服他们的勇气与执着,但绝不会参与其中。

精灵各族,已经不可能团结在一起了,科瑞隆都不会抱有这种希望。

这只是一群年轻人的野望,你不要参与进去。”

希尔好奇地问:“他们是想要我做什么?”

“没有那位阿格莱亚女神,你怕安博里吗?”林恩反问道。

“微弱神力,我都不怕。”希尔干脆地回答,“安博里自己跑过来都没用。”

“这样的你,如果想做迷斯卓诺城主,谁敢跟你争呢?”林恩叹了口气,“他们这是希望你能去打压那些恶魔妖精。

可战斗的主力明显是那些妖精啊!你要想压服他们,得付出多少代价!”

希尔摇了摇头:“可我并不想做什么城主啊!就算我去了又怎么样?

我对那座城市并没有多少兴趣,只是想看看那些古建筑的风格。”

林恩笑了起来:“所以说他们这支十字军,最后的结果也只是玩够了各回各家。

他们觉得迷斯卓诺的城主是他们的向往,就觉得你只要过去了就肯定会动心。

坏心可能没多少,但绝对不讨人喜欢。”

希尔缓缓地点了点头:“永聚岛的日子看来很舒服。”

我觉得这样东西很好,你肯定也会想要。

这么奇怪的思维只有日子过得太好,从来不需要考虑别人感情的家伙才会有。

林恩听懂了,露出了一丝微笑:“他们能出来,就是被永聚岛送出来接受现实毒打的。”

恶魔妖精就是他们的现实。

喜欢在第四天灾中幸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