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十灵八字要保密 免费全文

  • A+
所属分类:都市文学

“是你?”

叶琯禾眼眉微挑,看向莫求:

“倒是走眼了。”

身为修行者,灵窍大开,她自然记得不久前遇到的这位路人。

尤其是那条老狗,让人记忆深刻。

但与当时气息如风中残烛的情况相比,此时的莫求,身上的精气就如一座燃烧的火炉。

只是靠近,都给人一种灼烧感。

好充沛的气血!

叶琯禾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心头大动:

“竟然送上门来,那我就不客气了!”

“小心。”叶宛夕较为稳重,皱眉开口:

“不要大意。”

虽然

为什么十灵八字要保密 免费全文

刚才两人分心他顾,没怎么注意周围情况,但别人逼近这等距离,也很不寻常。

心中,下意识生出警兆。

“知道。”

叶琯禾嘴角微翘:

“一个凡人,气血强悍又能如何?”

说话间,她素手轻挥,合欢帕当空一旋,几十道光线激射而出,瞬间笼罩偌大庭院。

阵法!

此阵威能不大,仅能困敌。

遇到炼气后期修士,自可一剑破之,但对付灵窍未开的凡人,却能让人彻底迷失其中。

但在这里……

浊气充塞天地,灵机蒙昧不显。

但凡有志道途的修行者,都不会逗留,就算有高人出没,也离群索居,不会行于官道。

所以两女根本不会去想,来人的实力会有多强。

最多是有些底蕴的先天武者而已。

“我的了!”

娇喝一声,叶琯禾娇躯腾空,飞掠靠近,同时目泛迷离之光,悄然把莫求罩在其中。

惑心法目!

以欲念为引,情丝为线,透过双目影响他人。

此门法术乃两女自以为宗门长辈手中习得,可轻易引动他人心头欲火,彻底迷失理智。

常人与之对视,即使心性坚定,也会心潮起伏,气血翻腾,脑海里诸多美人竞相浮现。

制住人,叶琯禾五指撮刀,朝前轻轻一划。

下一刻,就该是眼前之人皮肉裂开,新鲜而又浓郁的气血宣泄而出,供她吞噬炼化。

“咔嚓……”

叶琯禾神情一愣,呆呆看着自己断折的手臂,眼泛迷茫。

怎么会?

刚才发生了什么?

“合欢宗。”

清风吹拂,让莫求发丝舞动,在身后飘飞,显出其下冰冷幽寂又如潜藏火山的双眼:

“看样子,你很喜欢吃人?”

伸手,扣住女子头颅,五指缓缓发力。

“咔嚓……”

鲜血、脑浆,沿着指缝渗出。

而叶琯禾体内的法力,却如彻底消失不见一般,任她拼命催动,也不起丝毫的反应。

“住手!”

后方,叶宛夕面容大变,口中急喝之际,一抹闪烁着五彩迷离之光的飞剑就已刺来。

飞剑直刺莫求眼球。

“叮……”

一丝不易察觉的火星,出现在眼眶之中。

那经由真火锤炼、无坚不摧的飞剑,与柔软的眼球一撞,竟自行崩解,散做无数碎片。

“彭!”

莫求掌中,头颅猛然爆开。

原本娇俏妩媚的面颊,瞬间支离分解。

恐怖的吸力凭空浮现,好似掠夺天地之意,把掌中尸体尽数包裹,一点点吞噬干净。

夺天诀!

这是一门极其霸道且恐怖的法门,能吞噬他人一切,化为滋养自己的资粮。

乃天庭斗部天兵为什么十灵八字要保密修行之法,可以战养战,杀敌越多实力越强,乃至成为斗战之神灵。

莫求所得玉阙金章上的夺天诀并非完整版本,且还未完全感悟,但对付一个小小炼气修士,自是轻而易举。

功法运转,掠夺一切,随即依照养兵法运转,融入未成型的神兵之中。

以夺天诀为基,壮大修为、蕴养神兵,这应该就是斗部之所以被称之为斗部的原因。

眨眼功夫。

一个大活人已然消失不见。

“不!”

叶宛夕惊怒大吼。

虽然合欢宗弟子几无良善之辈,两女也是满手沾满血腥,但她们之前的情义却非作假。

几十年朝夕相处,早已姐妹同心。

此即眼见妹妹身死,尸骨无存不说,怕就连神魂都没能逃脱,

心生悲怒之际,她素手猛挥,祭出从师门长辈手中苦苦求来、用以保命的玄阴神雷。

娇躯则被灵光卷动,朝后暴退。

虽然心中悲痛,她也未曾失去理智,知道能一手捏死妹妹,肉身硬抗法器之人自己绝非对手。

逃走,以期他日报仇,才是正理。

“轰!”

玄阴神雷当空爆开。

足可轰杀炼气后期修士的雷光疯狂扩张,肆意咆哮,瞬间就要把此地庄园尽数毁灭。

卢老爷子双眼圆睁,心知不妙,却面泛悲凉。

他就连逃,都不能!

“嗡……”

灵光一颤,随即朝内收缩。

原本应该已经爆开的神雷再次恢复原样,被莫求轻轻捏在指尖,屈指朝着叶宛夕轻叹。

“唰!”

神雷化作一抹流光,径自滑入叶宛夕咽喉,直入肚腹。

呃……

叶宛夕神色一僵,美眸尽显惊慌。

下一瞬。

“轰!”

娇美的躯体,瞬间四分五裂。

一缕残魂在雷光下还欲挣扎,转瞬就被一股如同云雾般的吸力吞噬,彻底消失不见。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

旁边的卢老爷子还未回神,战况就已结束,两位他心中的‘上仙’,则全都尸骨无存。

“噗通!”

卢老爷子不愧历经世事沉浮,善于见风使舵,见状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连连叩首:

“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小老儿是被迫的,卢家所做的一切都是被合欢宗妖道逼的。”

莫求面无表情侧首看来,闷声开口:

“三十年前,来过附近的炼尸修士,是谁?”

卢老爷子心头一颤,就如听到了圣意一般,心中想都未想,记忆里的一切就自行浮现,道:

“三十年前,坐镇此地的合欢宗上仙还是官仙子,她有一位好友,据说来自‘天尸宗’。”

“此人修行功法,需要借助大量尸体,所以当时附近出现了不少盗尸人,也曾发生尸疫。”

“对了!”

想起一事,他急急道:

“当时那人与血煞宗一位上仙起了争执,其中又有仙岛修士、散修参与,动静不小。”

“甚至导致几个城镇,彻底荒废。”

“……”

莫求闭眼,长吐一口浊气:

“那人现在在哪里?”

“怎么才能找到他?”

“角星城附近的尸体,是不是他做的?”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时移世易,时过境迁。

往昔的种种经由时间的冲刷,早已变淡。

曾经的旧址、故去的亲朋,已然不再;就连心中的记忆,那心心念念之人的模样,似乎也已变的模糊不清。

行在曾经热闹非凡,现今空无一人遍布杂草的路径上,一人一狗的背影,分为萧索、凄凉。

秦清蓉曾经说过,自己最后悔的事,就是年少无知,不明自己心意,浑浑噩噩过了二十年,回首往昔尽是遗憾。

莫求何尝不是如此。

在角星城,有着两人共同记忆的地方寥寥无几。

却偏偏,这里是他们之间的纽带,死时也要安葬的地方。

唯有一起逃难时,路过一处山坡,可远眺角星城,把城池尽数映入眼帘,让人记忆深刻。

坟茔,就在那里。

低矮的土丘,毫不起眼,为了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这里也并未刻意扩建,外面看上去普普通通。

不过此番来此,莫求却挑了挑眉。

坟茔外在未变,内里却有了些许变化。

一层不易察觉的灵光,罩住了下方挖掘的暗室,冻结万物的气息,紧锁那不大的石棺。

阵法。

阵法并未破坏坟茔,只是加固了少许,且极为用心,灵光之暗淡,也不会引起他人注意。

王乔汐……

记得她曾经说过,来过一趟。

眼带憔悴的莫求带着老狗,缓步来到此地。

他换上了一身布衣,长发灰白交杂,眼神苍老,面容也未刻意保持年轻,早已不复当年。

“不知我现在这般模样,师姐还能不能认的出来?”

见惯了生老病死,莫求也只是随口一叹。

侧首看去。

远处还有一座坟茔。

那是属于荀六的。

荀六与小楚葬在了一起,后辈子孙兴盛,经过迁坟、添土,已经成了一处不小的墓园。

可惜……

现今早已荒废。

甚至荀六的坟茔因为建造的不错,招人挖掘,陪葬品尽数被人盗走,尸骨也未能安生。

垂首,莫求的眼神中浮现些许惆怅。

“哎!”

意味不明的叹息,让白犬下意识抬头,随即鼻间轻嗅,头颅微侧,眼中似有疑惑浮现。

这头老狗不知为何失去了曾经应有的灵性,现今像是重生了一般,眼神中再次浮现灵光。

也不再为什么十灵八字要保密整日眼神呆滞,一脸迷茫。

“皇天后土在上,今迁爱妻之坟……”

依照凡人之间的惯例,莫求默诵了一遍祷告上天的祈文,再次看了眼坟墓,大手朝前虚伸。

“咦?”

“嗯!”

“轰……”

朗朗天日,烈日高悬,突兀间雷霆大作,乌云密布,狂风肆虐,日月无光,天昏地暗。

“噼啪!”

好似苍天在怒吼,雷霆在咆哮,道道电光撕裂虚空,在九天之上张牙舞爪,疯狂宣泄。

莫求单手前伸,身躯僵在原地,唯有眼中雷霆涌动,愤怒之意乃至裹挟了一方天地。

没有!

尸体没了!

金丹一念,天地相随。

霎时间,方圆百余里,突兀间日月无光、雷霆怒吼,阴云、狂风、暴雨,呼啸而来,好似天神震怒。

就连那山峦,也为之轻颤。

“是谁?”

莫求面色阴沉,低声质问:

“到底是谁?”

他声音不大,却字字万钧,压得苍天低沉,无力抬头。

“轰!”

一道粗大的电光,自九天之上劈落,宛如天神手持巨刃,劈在一座山巅,直接轰开山峦。

“轰……”

风卷云涌,狂风骤起。

“唰!”

坟茔前虚影一闪,一人、一狗已经消失不见。

…………

昌修郡。

叶宛夕、叶琯禾即是姐妹,也是同门。

两女是他们的师傅收养长大,本欲待她们长大后取其阴元,不想师傅命丧他人之手。

她们因此躲过一劫,更正式拜入合欢宗门下。

作为天赋不怎么样,修为也不高,乃至长相也不算出众的外门弟子,两女自然不怎么受欢迎。

要想在以夺人精魄为法的合欢宗生存下去,她们已然拼尽了全力。

此番前来昌修郡,虽然处于无量宗、仙岛等正派弟子的视线内,不乏危险,但与她们而言已是美差。

至少。

不必整日担惊受怕。

有着满城凡人作为血食,只要注意些,别太引人瞩目,以后的日子也能过的轻轻松松。

“两位上仙。”

卢家老太爷身为郡城屈指可数的大人物,此即却是身躯发颤,小心翼翼引着两女行入大厅:

“小老儿知晓上仙喜欢清静,所以专门腾出来这处庄园,前院有经过灵药洗涤肉身、祛除杂气的仆从,可供上仙差遣。”

“嗯。”

叶宛夕缓缓点头,面露淡笑:

“不错。”

“凡人世界多浊气,不利修行,不过如果无心道途的话,用来养老倒是不错的地方。”

庄园占地几十亩,僻静幽寂,石雕、花草、屋内摆设,每一处都能显出匠人的心思。可谓赏心悦目。

“嗯,嗯。”

叶琯禾连连点头,美眸几乎弯成月牙:

“确实不错。”

“这衣衫料子不怎么样,做工也很差,但颜色搭配颇具巧心,看来凡人也有不凡处。”

说着,抖了抖华丽精美的衣衫,扫了眼卢老爷子,似笑非笑道:

“老爷子寿元无多,没有几年好活了,你身上的这点先天之气,不打算卖个好价钱?”

卢老爷子面色一白。

“琯禾,不要乱开玩笑。”叶宛夕美眸一横,道:

“卢老不必介意,你为我们合欢宗效力这么多年,我们姐妹也会按照约定不动你们卢家的人。”

“不过,七日一个精壮男子或者童男童女,不可或缺!”

“是,是!”

卢老爷子心头微松,急急点头:

“为了迎接两位上仙,老朽已经提前备好了六对童男童女,更有两位精元未失的后天武者高手。”

“供两位上仙开胃。”

“好,好得很!”

叶琯禾美眸亮起,轻轻拍手:

“难怪师兄对你这么满意,甚至带走了你家一个后人当做弟子,你这老头确实懂得做事。”

对于她们来说,童男童女、后天武者,都是大补的灵药。

若能长期服用,修为当能大进!

也许十年后,就可双双进阶炼气后期,到时候两姐妹齐心协力,未必不能夺得筑基丹。

卢老爷子咧嘴一笑,满脸褶皱盖住双眼,也彻底放下心来。

合欢宗虽然是邪教,但并非个个都是嗜血成狂的魔头,相反,他们大多都很有理智,狡诈多智。

甚至……

还能让他人得到极乐享受。

有不少人为此,甘愿送命。

“嗯。”

叶宛夕也面露满意之色:

“听说,城里有我们合欢宗的产业?”

“不敢!”卢老爷子面色一肃,道:

“小老儿能有今日,全赖上宗所赐,卢家的一切,都是上宗赐予,自全都是两位的产业。”

“你这老头,果真会说话。”叶

为什么十灵八字要保密 免费全文

宛夕笑着瞥了他一眼。

她与妹妹不同,容貌端坐,气质高贵,一副高高在上的做派,但不经意间的一笑一瞥,无不散发着勾人心神之意。

饶是卢老爷子久经考验,此即也忍不住心头一跳,下腹燥热,呼吸一促,脑袋里蒙蒙作响。

叶宛夕继续开口:

“我说的产业,不是那些金银。”

“是,是。”卢老爷子回神,急急低头,不敢再看:

“有一妓馆,专门招揽生意,那种地方有能耐消费的,多是富商武人,皮肉精元强于普通凡夫俗子。”

“失踪个把武人,也不会有人在意。”

“嗯……”

“以前的官仙子,就喜欢坐镇那里,招揽男子做入幕之宾,名头之响可是吸引了不少人,而且方便招收符合要求的合欢宗弟子。”

“是吗?”叶琯禾显然认的那官仙子,闻言面露不屑:

“贱人,皮肉就那么不值钱?在宗门驻地还做什么清高,估计是怕被人多了自己的元气。”

“……”卢老爷子不敢接口,继续道:

“另有一处拐子门派,多以乞丐做为掩饰,他们有路子从各个地方寻得童男童女换钱。”

“就是有时候下手没个分寸,连富商、高官之后也敢动手脚,倒是惹来过不小的麻烦。”

“不错。”叶宛夕面带赞叹:

“做的很好,样样都考虑的很周全,看来以后我们姐妹都要仰仗你了。”

“不敢,不敢!”卢老爷子面色一白,急急跪地:

“小老儿只是上仙奴仆,为上仙效力分忧本就是分内之事,上仙您真是折煞小老儿了。”

“起来吧。”叶宛夕也只是随口打压一句,摆了摆手,道:

“城里可有别的势力?”

“我说的,是能让我们注意的势力!”

“这个……”卢老爷子想了想,道:

“有个灵素派,掌门有着先天修为,这倒不算什么,但此派医药了得,与几位仙家关系不错。”

“而且,他们背后似乎还有个太乙宗,所以如果遇上了事,不到万不得已卢家都会让一让。”

“其他的,就没了。”

昌修郡不算是大郡,生民百姓也不多,更没有修仙世家,只有一个灵素派,所以卢家这些年过的很是惬意。

“可有炼尸之人?”

突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

“三十多年前,附近可曾闹过尸疫?”

“有。”卢老爷子下意识点头,随即察觉不对,身躯一崩猛然后退,手中更是多出一柄匕首:

“你是谁?”

却是在门前,不知何时出现一人一狗。

“谁?”

莫求长发披散,闷声开口:

“那炼尸之人,在哪里?”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