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农村独立小院出售 全文阅读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与赵云一席谈,刘协才知道冀州发生了很多事,自己了解的信息已经严重滞后,历史也渐渐改变了模样,不再是他熟悉的那样。

这是他偏居西北不可避免的影响,也和缺少专业的情报收集人员密不可分。

百废待兴,人才奇缺。

刘协收拢起一丝丝的焦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问起了赵云对刘备的看法。

“刘备会支持袁绍吗?”

赵云低下头,沉默了很久。

刘协也不着急,将一杯水推到赵云面前,耐心地等着。

他一直很好奇,赵云为什么会选择刘备?或者说,刘备究竟是靠什么吸引了赵云?

怎么想,都觉得想不通。

或许只是没有更好的选择,只能选一个相对来说还行的?

就赵云效忠过的公孙瓒、袁绍而言,刘备至少器重赵云,愿意将最为倚重的骑兵交给他指挥。

过了好一会儿,赵云抬起头,直视刘协。“陛下,臣有一惑。”

刘协微微颌首。“不妨直言。”

“云自问位卑名微,陛下却以散骑左部相待。刘备身在徐州,闻名关东,亦曾收留温侯,陛下却未曾征招。此中差异,臣甚是不解。”

刘协微怔,随即哑然失笑。“你与刘备相识,当知刘备抱负。他身为徐州牧,朝廷却只能偏居西北。朕招他入朝,他肯来吗?”

赵云打量着刘协,心中更加疑惑。

刘协说的是实情,但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失落,神情轻松得像是说与己无关的事。

“如今情况有变,倒是可以考虑一下了。”刘协的嘴角挑起一抹自嘲的笑意。“不管臧洪能坚持多久,终究不是袁绍的对手。一旦袁绍饮马大河,挺进中原,必然会将徐州收入囊中。若朝廷征刘备入朝,他会来吗?还是会留在徐州,向袁绍称臣,与朝廷为敌?”

赵云避而不答。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刘备会不会来。

“陛下不妨一试。”

刘协捻了捻手指。“子龙不妨修书一封,派人送往徐州,以观刘备之意。”

赵云想了想,答应了。

天子不直接给刘备下诏,应该是对刘备没什么信心。让他出面试探一下刘备的意思,也是可以理解的选择。

但是,天子何以对刘备没什么信心,反对自己如此有信心?

赵云心中疑惑,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刘协知道赵云疑惑,但他无法解释,也不想解释。

他只需要让赵云知道刘备的取舍,从而坚定自己的选择。不管刘备来与不来,赵云都与他无关了。

——

陈宫走进了太原城。

一路上,他想了很多,也有了一些想法。

马车停在司徒府门前,在派人通报时,他让陈容先去一趟司空府,拜见张喜。

张喜是汝南前贤,对袁绍有一定的影响力。

陈容救臧洪心切,连马都没下,直接踢马去了司空府。有马镫助力,短短十余日,他的骑术已经能让他快速奔驰,看起来像是一个习乘多年的骑士。

陈宫看着陈俊的背影,心中多少有些不屑。

比起东郡,广陵终究还是蛮夷之地,臧洪、陈容行事都有些鲁莽。

一会儿功夫,司徒府中传出消息,司徒赵温让他进去。

陈宫跟着小吏进了门,来到堂上。

赵温正在处理文书,见陈宫进来,他示意陈宫就座,问道:“公台,饥渴否?我这儿只有最简单的茶饭,可没有酒肉。”

陈宫躬身说道:“多谢赵公关心。宫进城之前,刚刚用过午饭。”

赵温笑了。“那倒也是,手持诏书,在驿舍就餐倒是比司徒府吃得好些。”

陈宫陪笑道:“知道赵公忙于政务,不敢来叨扰。”

赵温端起水杯,喝了一大口水。“百废待业,大家都很忙。公台,

10万农村独立小院出售 全文阅读

你刚从关东来,为何又去关东?太原还缺一个太守,暂时只能由我领着。你若有兴趣,留下来帮我,如何?”

陈宫怦然心动。

赵温身为益州人,以司徒之尊,主动邀请他一个兖州人出仕,天子应该不会驳他的面子。

“多谢赵公关心,只是诏命在身,不敢滞留。待从关东返回,向天子复命完毕,再为司徒效劳。”

赵温嘴角的胡须颤了颤。“你这使命能完成吗?”

“诏命在身,不得不往。”陈宫叹了一口气。“不求有功,但求尽力而已。”

赵温点点头,没有再劝。又说了几句闲话,便让陈宫自便。

为了给朝廷提供应急的粮食,他这两天也是忙得晕头转向,实在没时间,也没精力和陈宫闲聊。

陈宫虽然有些不快,可是见赵温神情疲惫,也不好多说什么,起身告辞。

来到隔壁的司空府,张喜正在堂上和陈容说话,神情凝重。见陈宫上堂,张喜也没起身,只是示意陈宫就座。

“公台,你这任务可有点麻烦。”

陈宫躬身道:“正当向张公请教。”

张喜看了一眼陈容,迟疑了半晌。听陈容说过陈宫的使命后,他就在考虑这个问题,却没有找到解决之道。

他其实也清楚这一点,陈宫素以聪明著称,都想不出办法,他又能想出什么办法。

陈宫来找他,无非是希望他以汝南长者的身份出面,希望袁绍给他一个面子,放臧洪一条生路而已。只要不杀臧洪,不对东武阳进行报复,陈宫的使命就算完成了。

至于袁绍退不退兵,根本是不用考虑的事。

袁绍怎么可能退兵。

但袁绍给不给他这个面子,他却没这把握。

虽说细阳张家也是汝南世族,可是在袁绍面前,这点影响力非常有限。

如果袁绍不给面子,他这个关东士族领袖可就丢脸了。

陈宫来找他,与其说是求助,不如说给他出一个难题。

与帮陈宫说服袁绍相比,他更愿意留下陈宫,推荐陈宫出仕,也能在朝廷中增加一份关东力量。

天子对关东人有偏见,引荐一个关东人10万农村独立小院出售很不容易。陈宫是吕布旧部,这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而且陈宫也无处可去。

张喜还不知道陈宫刚刚坑了吕布,断了自己后路,否则就不会这么客气了,少不得要骂陈宫一顿。

当着陈容的面,张喜想留陈宫的话不好说,陈宫也不好意思告诉张喜他出使的真实原因。陈容恨不得一步赶到东武阳,宣布诏书,救臧洪一命。

两人就这么阴差阳错的避免了尴尬。

张喜纠结了很久,还是写了一封亲笔信,交给陈宫。

最后,他给陈宫出了一个主意:你不要去上党,向东出井陉,中途拜会一下驻守在榆次的士孙瑞。

士孙瑞如今虽然只是北军中侯,但他依然是天子信任的老臣,而且足智多谋。你向他请教一下,或许会有帮助。

陈宫觉得有理,又请张喜给士孙瑞写了一封信,随即与陈容一起告辞。

喜欢汉道天下请大家收藏:

赵云也不推辞,换了战马,一跃而上。

有随从递上长矛。

赵云接矛在手,单手用力,长矛颤动,嗡嗡作响。赵云踢马轻驰,将长矛夹在腋下,奔向一旁的草人。长矛闪动,他接连出手,瞬间刺倒三个草人,皆是洞穿。

“彩!”观战的骑士们大声叫好。

即使是随赵云多年的骑士,也是第一次看到赵云展示武艺。

阎行看得仔细,暗自点头。

仅凭这份眼力和精准,就知赵云武艺不弱,出任散骑侍郎绰绰有余。

赵云盘马回来,又再次冲向另外一边的草人。

这一次,他不是单手握持,将长矛夹在腋下,而是双手握矛,左右盘旋。

马蹄翻飞,赵云再次刺倒三个草人。一个从正前方,一个斜刺,一个反手从背后刺入,击打后背。

草人被打散,草屑飞舞。

“彩!”喝彩声雷鸣,无数人忘形地鼓掌。

这一次,连阎行都鼓起了掌。

这种一丈八尺的长矛沉重无比,能双手使用,操控自如,在马背上使出如此精妙的技法,不仅需要过人的力量,更需要对力量的娴熟应用。

简而言之,仅赵云这两番击刺,就足以说明赵云武艺很强,是真正的高手。

当然,赵云这么做不是为了立威,而是要向他展示自己的实力,以免他轻敌。

就像使用名刀的人,会在交手前向对方说明自己的刀很锋利,不是普通的刀一样。

阎行收起了疑惑之心,战意盎然。

他翻身上马,和赵云一样,来了两番击刺,展示自己的实力。

随赵云而来的骑士们互相看看,又惊又喜。

惊的是这位阎常侍武艺不在赵云之下,赵云能不能胜,尚在两可之间。

喜的是天子身边这么多高手,之前的大捷恐怕不会绝唱,将来还会有更多的立功机会。

在骑士们的叫好声中,阎行与赵云开始了比试。

他们先比试了对面冲锋,两人持矛冲杀,胜负只在一瞬之间。

虽然矛头已经被包好,危险依然存在。两人都没有披甲,一旦失手,包着厚厚的草的矛杆刺入身体,一样能造成重伤,甚至当场身亡。

而这种级别的高手较量又很难把握分寸,毕竟谁也不愿意输。

往来数合冲击,两人不分胜负,赵云中了阎行两矛,阎行也中了赵云两矛。

但双方都把握得极好,只是让矛头擦过对方的身体,并没有为了取胜下死手。

接着就是缠斗。

缠斗更考验技巧,也更加好看,但危险性却不如正面突击。即使中矛,也不太可能造成致命伤。

所以这一场比10万农村独立小院出售得更加激烈,引起了一阵又一阵的喝彩声。

观战的骑士们手掌都拍红了,却浑然不绝。

在远处观战的女骑士听到叫好声,也赶来围观。看到这些青春秀丽却又充满英武之气的女骑士,刚刚到达的骑士们又好奇又欢喜,喊得更加大声。

马云禄也在其中,看了两眼,便知道马超让出来的散骑左部常侍的位置有主了。

若非如此,天子不会直接让阎行来考核这个新来的勇士。

试过了一丈八长的重矛,阎行放弃了其他的考核方式,表示了对赵云的认可。

“欢迎赵兄,从今日起,你我便是同僚了。”

“云诚惶诚恐,敢请阎兄引见,容云先去拜见天子。”

“这是自然。”阎行命令部下继续练习,亲自带着赵云去见天子。

——

刘协已经听到了远处的喝彩声,估计是赵云到了。

虽然心里欢喜,但面对赵云时,他却表现得很平静。

问了比试的经过后,刘协点点头,示意阎行可以走了。他赐了座,又问了赵云沿途的情况,然后问起了最关心的问题。

“子龙如何看袁绍其人?”

他知道,赵云离开公孙瓒之后,是在袁绍处与刘备重逢,最终成为刘备部下的。也就是说,赵云对公孙瓒失望之后,曾经选择了袁绍,虽然那也是被迫无奈。

身为常山的地方豪强,赵云不可能置身世外,必须要选择一个效忠对象。

公孙瓒、袁绍都不是理想的君主,所以他最后选择了刘备。

如今,他选择了朝廷,选择了他刘协。

至于是他成就了赵云,还是赵云成就他,现在还不好说。

他迫切的想搞清楚一个问题:赵云究竟是匹夫之勇,还是文武双全的大将?

如果他只是和吕布、马超一样有勇无谋,那意义不大。

赵云考虑了一会,郑重地说道:“袁绍如宋襄公之流,空谈仁义,却不能行,将来必败。”

刘协示意赵云继续。

他需要听赵云更为详细的分析,从中判断赵云的见识究竟在哪个层次,将来能否独当一面,而不仅仅是率领甲骑突阵。

赵云本来就好奇天子对他的格外器重,如今见天子追问他对袁绍的态

10万农村独立小院出售 全文阅读

度,更加好奇。

他有种感觉,天子对他的了解,可能超出他的想象。

但他却不明白自己有什么能引起天子的注意。到目前为止,他都没做过什么值得称道的大事。即使是在白马义从中,他也不过是一名普通的骑士。

但他很清楚,这可能是自己期盼以久的一个机会。

赵云仔细组织了一下思路,分析起了袁绍到冀州后的种种举措。

“袁绍本是贵公子,长于朝堂揖让,短于战场争锋,又不信任诸将。故虽有冀州强兵,却频频受挫于公孙瓒。若非公孙瓒擅杀刘虞,幽州俊杰视之如仇敌,蜂起而攻,只怕冀州已不复袁绍所有。”

“刘和入幽州,能破公孙瓒么?”

赵云点点头,又摇摇头。“刘和承其父余泽,集幽州俊杰之力,破公孙瓒是必然。但袁绍不信任刘和,使其子袁谭为幽州刺史,从中掣肘。就算刘和能够击败公孙瓒,只怕幽州也不会就此安定。”

“袁谭为幽州刺史?”刘协很意外。他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

“有传言说,袁谭不为袁绍所喜。使其出镇幽州,既是掣肘刘和,又是使其远离邺城。随袁谭出镇幽州的多有汝颍人士,其中又以郭图为首。”赵云苦笑。“事业未成,先有父子离心,臣下结党,袁绍岂能成事?”

刘协眉梢轻扬。

郭图辅佐袁谭去了幽州?这倒是意外之喜。

袁绍的内忧要提前爆发了啊。

喜欢汉道天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