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筷子断了一根破解,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初次碰到八咫镜的时候,八咫镜曾给了个几个很关键的信息。

首先,这个世界本该有空间守护者和时间守护者的存在,然后,八咫镜本该叫做昊天镜,是用来镇守东方的,而第一任使用者是刘秀,第二任使用者是徐福。

虽然没说过镇守使,但是镇守东方是职责的话,那么镇守使显然就是职务了。

现在高起不知道什么是镇守使,但他听过镇守这个词。

有人出现,就姑且算是人吧,他们都问出了第二天域镇守使何在这个问题,那么显而易见,这个世界本该有镇守使的。

如果镇守使就是空间守护者,那么很显然,这个世界没有镇守使,也没有空间守护者,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会有两次灾变,因为原本该保护人类的守护者消失了。

还有,那个伸出玉簪划向了天空的是个道人,至少他穿着一身道袍。

信息量太大导致混乱,高起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了。

“那个……”

高起忍不住出声了,而在他发声之后,却发现天上的三个也不知道是人还是神的存在一起看向了他。

他们看起来似乎很惊奇的样子。

高起被看的有些害怕,他下意识的想要寻找同伴,然后他扭头时却愕然发现,自己身边的一切似乎全都陷入了停滞。

每个人都保持着同样的动作,高起看向了黄飞,黄飞张着嘴,他正在喊着什么,喊的口沫横飞,但他的唾沫却在嘴边停滞了,就飘在了空中一动不动。

高起茫然的转身看向了自己熟悉的世界,但此刻这个世界却变得如此陌生。

时间被定格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这时候,那个挥动了玉簪的道人看向了高起,他很认真的道:“你是镇守使?不,你不是镇守使,但这场天崩是你搞出来的?”

高起定了下心神,然后他突然道:“请问你们是神吗?”

两个头上有发髻的人对视了一眼,一起摇了摇头,但那个浑身围绕着闪电的人却点了点头。

高起依旧很认真的道:“能不能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稍加思索之后,那个手上拿着玉簪的道人突然道:“天机不可泄露。”

但那个光着两条腿罩着长袍的人却是道:“你跑到别人的世界乱搞一通,人家当然就能来到你的世界搞你,搞来搞周易筷子断了一根破解去可不就乱套了,关键是你们自己乱搞没关系,别连累我们,就像现在,搞成这样不管又不行。”

就在这时,高起看到了又一块空间碎片后面似乎是伸出了一条触手,但随着拿玉簪的道士轻轻一触,那条触手便随着空间碎片一同消失。

高起立刻道:“这个世界要完了,该怎么拯救,还有……”

道人将手一挥,道:“你是扰乱天道之人,但我不属于这个天域,所以我不会多事,但是你需谨记,不可再胡乱开启空间之门。”

高起急道:“我只是需要……那么她手里那把剑是怎么回事,没有她也不会搞成这个样子了。”

“唔,奇怪

周易筷子断了一根破解,

了。”

光着两条腿的人一脸的好奇,他看着安道芙手里的长剑道:“她不是镇守使,为何能用镇器,哦,明白了,竟然是窃取了镇守使血脉,我就瞧不上这些蛮夷的做法,整天的血统血统,有血统就什么都能用,没血统就什么都用不了。”

说完后,那个光着两条腿的人看着高起笑道:“你就不一样了,你的情况很特别啊,咦,简直是乱七八糟,乱,实在是乱。”

高起突然道:“我想要拯救两个世界,你能不能告诉我怎么做,魔法,异能,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吧,我察觉所有的力量都有同一个本源,但是我该怎么才能使用本源之力。”

说是福至心灵也罢,说是突然开窍了也罢,高起越说越快,然后他就想跪下拜个师,可是他的双膝刚刚一弯,拿着玉簪的道人却是把手一挥,于是高起就被定在了哪里,一动都不能动了。

“天机不可泄露。”

道士再次说了天机不可泄露,但那个光着双腿的人却是哈哈一笑,然后他很认真的道:“天机不可泄露,但我说的不是天机,你听着,这是你们位面的事情,我们不会插手,但你要知道一件事,所谓的天道呢,其实就是各过各的,你这个世界的人穿来穿去,那自然就容易出乱子,现在你这个世界彻底乱套了,时间乱了,空间也乱了,但怎么乱也是你们自己的事,最后无非是换个人来给这个天域恢复秩序,至于是谁,那是你们的事。”

高起立刻道:“天道崩是什么意思我大概明白了,就是时空混乱,那么四柱又是什么东西呢?既然这个世界乱了,那总得有人拨乱反正吧,如果你们知道,可否告诉我呢?”

光着两条腿的人从虚空走下,他站到了高起面前,想了想,道:“我说的不是天机,我说的只是秘密,嗯,四柱就是四柱啊,四柱分别是年,月,日,时。”

高起愕然,然后他惊声道:“四柱就是时间?那八咫镜,不,可昊天镜不就是四柱之一吗?”

“四柱就是时间,所以四柱不是东西,你说的昊天镜是八方器,八方神器镇八方,八方不乱则四柱稳,四柱稳则天下稳,所以你明白了吧,当八方镇守使全都莫名其妙的消失了,那四柱就乱了,四柱乱了,就是时间乱了。”

高起急声道:“那么八方镇守使的神器都是什么?”

“唔,不一定啊,你要有能力,把你用的夜壶当成镇守器也可以啊。”

道人摇头,一脸无奈的道:“粗俗,粗俗不堪。”

哈哈一笑,光着腿的男人撩起了长袍,在腿上抓了抓之后,继续道:“你知道平行世界吧?其实我们的世界都一样,你的世界就是我的世界,但是……唔,这个真的是天机,不可说,不可说。”

高起很急,所以他立刻道:“那就说能说的。”

“好吧,那就说能说的,这个世界的八方镇守器分别是朗基努斯之矛,海神戟,石中剑,雷霆之锤,昊天镜,轩辕剑,天子鼎,传国玉玺,这其中传国玉玺总镇八方,有传国玉玺才能重整四柱,但是现在四柱已经乱了,乱的一塌糊涂,想把这乱七八糟的时间线给拨回去……”

一脸唏嘘的说完后,那个光着腿的男人摇了摇头,道:“掌管四柱,那就是天域镇守使,天域镇守使就是位面之子,现在这个世界没了镇守使,那就是位面之战,你想拨乱反正?唔,成为位面之子再说吧。”

喜欢火力法则请大家收藏:

两个空间之门越来越近。

以高起对空间魔法的了解,他自然知道空间混乱的结果是什么。

在这个世界,只有高起一个人能够使用空间魔法,所以他可以肆无忌惮的使用空间魔法,但如果有第二个空间魔法师,那么他就绝对不能随意的使用空间魔法。

两个人的空间魔法重叠会造成空间混乱,无法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是小事,被重叠混乱的被瞬间切割成碎块才是可怕的,又或者,是永远困在混乱的空间中无周易筷子断了一根破解法离开,所以在异界,空间魔法绝不是用来战斗的魔法。

只是本位面的空间混乱就会制造极为严重的后果,那么两个位面,不,现在是三个位面的两个空间之门重叠碰撞会有什么结果?

高起不知道,他不知道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所以高起竭力关掉自己开启的空间之门,因为他不知道两个空间之门重叠或者相遇会有什么后果,但是令他倍感恐慌的是,空间之门关不掉。

高起骇然欲绝,他不想毁了这个世界,也不想毁了他为之奋斗了一生的另一个世界。

高起已经失去了关于人皇的记忆,但是他对门后那个世界充满了感情,那棵生命之树,以及生命之树下面所埋葬的人他已经没了印象,但守护生命之树是他的本能。

两扇门越来越近,有明亮的光芒,就像是电芒一样四下乱窜。

然后空间之门的碰撞就不是高起和安道芙所能阻止的了。

两道门重叠在了一切,在连个空间之门碰撞的一瞬间,没有声音,没有光,但是两个空间之门就像破碎的镜子一样瞬间裂成了无数块。

在那一瞬间,时间仿佛停滞了。

空中多了一个支离破碎的镜子,那不是平面,不是球体,而是被切割成无数个碎片的空间。

这不是空间混乱,这是空间崩坏,无数的平行时间,无数的位面,在这一刻通过这个崩坏的空间裂隙连接到了一切。

碎片有大有小,高起在寻找他熟悉的那个世界,然后他看到了生命之树,看到了他的精灵圣地,但是除此之外,每一块碎片后都映射出了一个不同的世界。

黑暗,光明,沙漠,行驶着汽车的街道,呼啸着寒风的冰原,太多的碎片映射出了太多的世界,五彩缤纷,令人眼花缭乱。

完了。

这不是第三次灾变,这是很多位面很多世界的末日,空间崩坏将摧毁所有这些世界。

高起甚至无法感觉到恐惧,此刻他内心只有绝望。

空间裂隙开始扩大了,那些碎片开始再次激烈的碰撞,就在这时,全世界所有的异能检测仪同时炸裂。

高起制作的那个检测精神力的仪表瞬间炸的粉碎。

空间之门的碎片开始扩大,高起怔怔的看着天空,然后他突然就感到了释然。

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同归于尽,这才是彻彻底底的毁灭。

位面的碰撞,这只是开始,是空间崩坏的开始,彻底的崩坏,消失,就像从未存在过。

伯恩哈德在这即将彻底崩坏的无数位面内连蝼蚁都算不上,当然高起也是,他们连蝼蚁都算不上。

一起毁灭吧。

高起释然了,看着天空开始扩大的碎裂之门,张开了双臂。

这只是开始,速度并不快,但是速度会越来越快,因为崩坏也需要一个过程,需要一点点时间。

就在这时,高起突然看到了一双眼睛,那是一块空间碎片后的世界,有个存在向这边看了过来。

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只是看了一眼,随即那块碎片消失了,从无数个即将崩坏的世界投影里消失了。

有个存在拯救了自己的时间,拯救了一个位面,但是对其他的位面却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高起突然就愣了。

随着世界的崩坏,越来越多的大能终于注意到了本位面的异常。

一个背生双翼,看起来很像老虎的生物出现在了一块碎片后面,它看了看高起,然后轻轻挥动了爪子,随即连同镜子后的世界一同消失不见。

碎片在一块块的减少,但是相比越来越多的碎片,消失的那些只是沧海一粟。

就在这时,在众多的碎片中,突然再开了一道门。

一道闪烁着光芒,看起来很不稳定,似乎随时都会碎裂的空间之门。

然后有个人从门后走了出来。

他看起来很狼狈,身穿长袍,发髻散了一半下来,长袍下是光溜溜的两条长腿,赤着双足,一脸的气急败坏。

“你们怎么回事!”

在空中大吼了一声后,那个穿着长袍梳着发髻的男人伸手按住了自己出来的空间之门,然后他扭头,对着地面大喊道:“第二天域镇守使何在!”

没人说话,没人能动,因为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个男人愣了一下,他扫视了一周,然后他突然皱眉,道:“第二天域出乱子了吗?怎么连个镇守使都没有。”

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声后,那个穿着长袍的男人突然开始用手去点那些碎片,与此同时,他在大声道:“第二天域出大乱子了,快来人帮手,我自己搞不定的,再不来我可不管了啊。”

又一个空间之门打开了,依旧的不稳定,一个身穿白袍背生双翼的人形生物走了出来,他双手撑住了一片天空,朝着地面看了一眼后,双手缓缓的合拢,随着双手的合拢,一大片碎块消失不见。

“你……非人哉!”

那个男人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声,他在竭力阻止更多的碎片继续碰撞和崩塌,所以他只能再次大喊道:“快来人助我!”

空间之门再次打开了,一个赤着上身的男人走了出来,他手中握着闪电,头带王冠,当他开始用双手撑住那片崩坏的空间时,第四个人走了出来。

同样是身穿长袍,头挽发髻,但是第四个人脸上却满是平静,他伸手摘下了发髻上的玉簪,在空中虚划了一道。

然后,一直在碰撞并碎裂的空间停止了崩坏。

就在这时,那个伸出玉簪划了一道的人回头看向了地面,然后他沉声道:“四柱倾,天道崩,第二天域镇守使何在?”

喜欢火力法则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