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勾女实用土法 小说全文、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第三百四十七章最可怕的人民间勾女实用土法

四周的环境和风景,和他看着是那么和谐自然。可是吉星此时不会认为,这是他无心之举。自己感觉不到不奇怪,但是身边陈延寿和石舞,似乎都没有提示,对方肯定是有备而来。

看着面前这个男子,吉星自然拱拱手施礼。伸手不打笑面人,虽然没有必要多说,但是吉星奉行和为上。

“骨骼清奇,龙行虎步,面相非凡,帝王星格。气势如虹,年轻有为,大有四方杀伐之气!”

男子恍如夕阳下暮鼓,坐在溪边石块上,慢慢看着吉星敲出一番话。此时余晖照映恍惚,看起来坐在那里,身形却给人高大的感觉。甚至看去法相重重,似乎令人有种膜拜的感觉。

他话语清晰传到吉星耳里,却一直低头轻轻濯足,好像没有看到大家一般。也不看吉星一行人,想必是观察过诸人,不然岂会如此凑巧。

这世上高手匆匆一瞥,足以清晰看清一切。吉星自然听说过,所以眼神微微收缩。看向诸人的时候,却发现大家似乎并未察觉,好像这话语就是对着自己而说!

感觉大家近前,他仍继续出声问道:“郎君是齐昌府那位!”

依旧没有抬头,但是显然是对吉星说。吉星这刻没有再动,站在离着不过两丈距离的石头上,听这个男子的话,眼中惊讶化为冷静。对方不但是有备而来,显然比较了解自己。

来这边的时候,陈延寿就说过,可能会风起云涌。吉星初始没有在意,征战对于吉星来说不是问题。自己的时代都是经历过,真正战场血战和历练,何况那是真正的热武器。

只不过如今看来,是自己会错意,陈延寿所说的事情,不单单是军队和悍匪间的争斗,更有这潜伏江湖间的厮杀。

对一支军队来说,尤其这个时代的军队,大多数都是对领军将军信服,不知国家和皇帝的重要。一个将军死了,那么军队就散了。如果不是见识过军队作战方式,那么被人刺杀的话,有可能齐昌府就会易手。

几次遭受危险,吉星看到这个自得的男子,忽然就明白陈延寿说的,是江湖上的人会出现,而且看来都是一些高手。这个男子明显属于这种人,而且是特别危险的一群人。

吉星明白这个世界上,看不出危险的人,往往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人!

因为没有人知道,这类人突然发起攻击,又有谁会去防备!此时吉星虽然意外,但是没有害怕,他的信念在变化,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据说江湖上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藩镇之间的争斗,剑客侠士是不能公然出现。因为他们这群人,是一群和普通人不同的类群。如果他们站队或者支持,势必引起江湖上修真的参与。

那完全是对普通人的不公平,虽然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公平过,可是天道有时候就这么奇怪。看似不公平,有时候偏偏会给一丝的希望。

在乱世里修真者和游侠干预,让时势短暂偏离轨道,最后往往总会报应不爽。有这些人出现和参与,就不是简单的乱世。

即使如道家这等人物,虽然明显有支持者,但是也不会公然站出来。他们更明白天道不可违,身边的势力和影响,也只会暗地里

民间勾女实用土法 小说全文、

保护,或者不着痕迹,利用影响力来帮助而已。

不知道面前这个男子,究竟是什么人,但是吉星相信,作为齐昌府统帅,必然是这里最显眼的一个人。如果要对付自己的话,必然是那些想针对自己的人:“某正是,先生是,,,,,,!”

吉星相信眼前这个人,气势高山昂止的感觉,不是某些军阀可以请动,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听陈延寿说起修真者,和游侠最大的区别在于,游侠不拘一格任性而为;修真者清净无为的,对世事不屑一顾。

就如自己身边的张大人,有江湖上隐居高手,平时哪怕齐王请他们,都不一定会卖面子出山,因为在这些人眼里面,割据一方的皇帝甚至亲王,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鬼手石舞居然过来帮自己,完全是因为齐王皇祖刘龑的缘故。其实吉星心里更明白,陈延寿在自己身边,更多的是保护自己,听命肯定是刘晟这边。

刚刚结识不久的秦奘,在一切尘埃落定的时候,吉星马上安排事宜,决定亲自过来。看看能不能帮手秦奘,或者看他有什么行动。

吉星自然也不是单纯关注,因为秦奘这种高手,往日的行动和去向,将会带动周边江湖的影响,显然也会左右齐昌府。虽然和秦奘很投缘,吉星更知道自己责任和担子。

整个齐昌府巩固和稳定,是自己在岭南最重要因素。自己身负重托,自然是无比的期盼,更想为之奋斗。一切有可能损害和不确定因素,必须都要把它扼杀在摇篮里面。

这时关注秦奘,不但是对朋友的关心,更是了解齐昌府暗流,甚至江湖人物的一切可能。

船只靠岸之后,陈延寿早就感觉到什么,一起进了听云庄之后,他更叮嘱吉星注意安全,如果有什么问题随时求援。

吉星没有意识那么深刻,但是看也隐隐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吉星自然不知道,陈延寿是再次感应到风璧微,对于这归隐多年的高手,自然是深有感触,没有想到又来一个。

风云一时的逍遥派凌波仙子,归隐修行超出几十年,忽然出来再次行走江湖,现身在这岭南江水山庄,自然不会是偶然为之。

就像陈延寿自己一样,别人享誉江湖几十年了,他还真的没有想过,自己会再出江湖。到了这个级数的高手,天生对某些事物,有一种敏锐的感知。

那种奇妙的感应,自然还不是吉星,这种半吊子可以体会。但是吉星也知道谨慎,经历过许多的刺杀,也见识到不少人物,已经算是磨砺出来了些经验。

“姓名不过是个符号,不提也罢!”男子淡淡出声,神色丝毫未变!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第三百四十六章一个人

其实秦奘能够成为地狱门这代鬼判,一个是自己天资过人,自然也是有鬼母高阳瑄这样的名师。他善于学习,故而对修行一道,强出同修诸人许多。

加上地狱门历代秘典,对门人弟子并不禁止,所以他这些年修行突飞猛进。随着境界的提高,自然深深的明白,自己怀里这条白龙褪,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已经有化龙的能力。

“一条已经会修炼的异虫,而且存活超过百年,它完全有可能,一遇风雨化为龙!据说当年柳子厚在世,有人从楚地带过来岭南罗浮山,才造就它的存在。”风璧微缓缓出声,但是却看着了秦奘。

“本以为不过一条长虫,还不是手到擒来,如今看来某想的太简单。某虽然得到龙褪,可是一直等到如今,才有它的消息,只怕今日难矣!”似乎喃喃自语,秦奘看了眼风璧微,首次放松了戒备。

如此灵物,不说自己,也许就是加上风璧微,都不一定可以得手。何况以秦奘的感知,自然明白附近还有人。所以到了此时反而想开,心里不再有所顾忌,浑身彻底放松了下来。

世上山河崩,城池乱,万物都会有本能反应。

先是有人无意惊扰,接着这些人靠近,秦奘以为它一定会遁走。没有想到这两日,它居然再次有了反应。一直守在附近的周毅,天生擅长蛛丝马迹搜寻,看到它的活动后,马上就禀报上去门派。

此事秦奘略有耳闻,如果自己那位大哥有些心思,必定会有所安排。今日周毅领导的悍匪,虽然不是地狱门弟子,但是必定是受到了某些提示!

感受到怀里白龙褪的反应,虽然没有看到石洞里的反应,但是秦奘知道是它在召唤。那是一种微妙的感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无从解释的微妙感应。

雷列侯这时候已经没有了话语权,风璧微暂时没有靠近,这些人自然不敢轻举妄动。倒是秦奘忍不住便轻轻一跃,落在这石洞外的一处空地。

想着秦奘的大胆,风璧微忍不住皱眉,不过耳边随即便传来秦奘传音:“不知仙子需要此物何用,但某实需此物大用!如仙子相信某,事成后某双手奉上白龙褪!”

可能看到风璧微没有吱声,秦奘显然带着真诚:“这神物即使再有奇用,某也不过需要十余滴热血而已!万望仙子有大量,某感激不尽,,,,,,!”

此番倒不是秦奘示弱,而是明白这种形势下,不是争夺的问题。如果真的惊扰了异物,最后令异物遁走的话,只怕大家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即使卖你对风璧微,秦奘也是诚恳的商量。

一来也是给风璧微面子,二来就是如果自己机会不多,真的失去这条异种,可能自己再无精进可能。甚至一身修为和伤势,都可能会要了自己的命。

以地狱门的情报来看,秦奘自然知晓这种异种,可民间勾女实用土法不是遍天下都有。找寻了这么多年,也只有在这个地方找到,就可见其罕见了。

据说五圣教的地盘,也有这种异物。可是自己和五圣仙子,目前表面都是对头,自己一身伤势就是她给的,又怎么可能让自己去寻找。就算是折衷的想法,秦奘心中还在期待。

这边依旧在想着,耳边却传来风璧微银铃般轻笑:“说的如此好听,谁知道你会不会,在得到后欺负妾身。好说是逃之夭夭,难听一点打杀妾身都有可能呢!”

看着风姿绰约的风璧微,秦奘暂时没有回复,因为听她语气轻松,知道只不过是开玩笑。

等了一会儿风璧微果然叹了口气,犹如在耳边细语说道:“也罢,如今不说这东西,最终能不能得到,看故人的面子,妾身也不为难与你。此刻有不少人惦记,待妾身先替你会会这些闲人再说!”

“如此,某倒要感谢仙子!”饶是秦奘平时波澜不惊,此时也不由一脸喜气。身旁跟了过来的周毅和田一农,看着秦奘一脸轻松,风璧微又没有刻意过来,便分开环站秦奘两边。

“如此客套,妾身有那么可怕么!”看着秦奘的样子,风璧微却有着几分嗔怒。

“当然不是,,,,,,!”秦奘也忍不住哑然,耳边传来风璧微咯咯笑声,似乎夹杂着一丝得意,显然又是取笑秦奘。

吉星跨上一块石头,前面是弯弯曲曲延绵小溪。溪水在黄昏余光下,已经变得清澈透明。这里是外面江水相连的小溪,据说水位都会有着影响。

看着这环境,吉星没有太多感慨。身后跟随的是一直跟随的人,连贺启都跟随过来。倒是庄淳也站在一旁,对于齐昌府大局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问题。

秦奘带人来这里,吉星一直很关心这位意外碰到的朋友,想着他会不会有

民间勾女实用土法 小说全文、

什么事情。作为齐昌府如今的统帅,吉星想到许多,包括秦奘的身份,来齐昌府的目的,以及对齐昌府有什么影响。

最重要的是,在这里遇到凌波仙子。按照陈延寿的传音,这可是归隐多年的老古董,左右逍遥派的关键人物。

“咦,,,,,,!”随着这段时间得到指点,吉星修为也大为突破,灵识自然比以前强许多。

只见在石潭流出水流,延绵蜿蜒向前方的溪边,一个男子赤足坐在溪边石头上。这边的人似乎没有看到他一般,他似乎也没有在意这些人,一双脚居然就赤足,泡在这石潭流出的溪水里。

夕阳的余晖下,一丝残阳照在他身上,他好像画里的人一般。

听云庄环境不错,他甚至斜斜靠在一旁,虬曲突兀的树干上,带着一丝浅浅妖异的笑容,看着吉星这边的一行人,好像没有把别人放在眼里。

一张清癯的脸庞依然年轻,可是两鬓已经斑白。一双细长的眼睛,似乎饱满睿智和沧桑,懒懒散散坐在那里,正是外人再来必经落脚之处。

本来没有踪迹之处,突然出现一个人!

喜欢我在南汉混日子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