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公主怎么带出去过夜一般什么费用/

  • A+
所属分类:灵异小说

“疯女人,她在帮我疗伤,你想什么呢?”

梁斌也是受够了。

“不行,她不能牵你的手,你的手只有我能牵。”

花想月太阳穴上的血管“别别”地跳,一股浓重的醋意,冲击得她快丧失了理智,她的占有欲之强,超出了她自己的意料。

花想月上前一把拉开蓝妹,不让她握着梁斌的手。

花想月的力道如此之大,以至于蓝妹都被扯到边上,背撞到了墙,让她发出一声闷哼。

“我虽然刚来公司,但没听人说梁总有女朋友,你再来捣乱,我就报警,把你扔了。”

蓝妹似乎被撞得不轻,脸都疼得扭曲了,梁斌正在担心,没想到蓝妹却立即出言反击花想月,听得梁斌一楞一楞的。

这也是个战斗力爆表的妹子!

“报警?你敢吗?你问梁斌他敢吗?你知道他做了什么亏心事吗?”

花想月火大了,不顾一切地嚷嚷。

“谁不知道啊?不就是睡了吗?他睡了你,你也不睡了他吗?有什么好说道的?你要不是心甘情愿的,他现在早去蹲大牢了。再说了,谁睡了谁还难说,看你这么泼辣,梁总这么斯文,指不定是你睡了人家呢?

而且,梁总这种金龟婿,怕是很多姑娘都想钓吧?梁总,你是上了她的当吧?”

蓝妹却是一脸不在乎地道。

此言一出,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让梁斌和花想月的灵魂都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梁斌不由虎躯一震!

蓝妹说得没错,完全说出了他和花想月在一起那天晚上醒来后的心声!

当时由于不熟识内地的法律,再加上慌里慌张的,都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哪怕心底有一丝丝不自在,也被当时的场面吓飞了。

现在回头细想,事情哪里都不对戏。

他只记得全身发热,然后就迷迷糊糊和花想月那啥了。

而花想月也全程没有挣扎……

双方你情我愿,他最多就是道德有失,构不成啥犯罪吧?也没有达到吃政府免费花生米的程度吧?

梁斌一刹那间,竟然还有种委委屈屈的感觉。

他嘶哑着嗓门道:

“没错,花想月,我越想越不对劲,你的饭菜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我是吃了晚饭后,突然就浑身不对劲的!”

花想月一楞,原本气势汹汹的她,就象被针扎了的皮球一样泄气了。

她强撑着道:“哪有什么问题?你吃干抹净还不认账,我回去告诉我爸妈,让他们来收拾你!”

花想月历炼还不够,被人戳中真相,立即就没有战斗力了,她“咻”地从卫生间跑开了,应该是跑回去找爸妈了。

看到这个疯婆子跑了,梁斌和蓝妹对望了一眼,二人不由地都松了口气。

蓝妹强撑着的身架立即软了,后怕地道:

“梁总,今天要不是为了高薪,我真怕了这个女人,她真的是你女朋友?”

言下之意,我好佩服你,你竟然敢和这种姑娘交往……

梁斌听出了蓝妹语气中的感觉,有些不自在,干咳一声道:

“这个,那个嘛,刚认识时她还好好的,谁知道现在会变成这样!”

“爱情让人疯狂!”蓝妹“啧啧”地道。

蓝妹是个社会人,这种社会习气,倒是很投梁斌的胃口,他

ktv公主怎么带出去过夜一般什么费用/

来内地这么久,也没有几个真正能说得上话的人,这种事,说给男人听,又怕被男人笑话。

说给家里人听?

那是找死呢!

他憋闷了好久,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出口,于是便趁着冲凉水的时机,一股脑地把之前那段憋屈的经历说了出来。

“哈哈,梁总,你也太逗了,流氓罪?我看她是给你在饭菜里下药了吧?你当时要拿着那些饭菜去检验,然后告她,没准你还告赢了!”

蓝妹笑得前仰后俯的。

梁斌一听,脸上火辣辣的,他嗫嚅道:

“还能这么操作?当然,如果是在香江,我会反应过来,但是在这里,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结果,被她们家当成把柄捏着,郁闷。”

“到哪里不都得讲法律?现在时过境迁,她还能把你怎么着?你要是真的不喜欢她,就分手呗,趁着这次,要分就分彻底点。”

蓝妹现在和梁斌一起经历了这件事,也没有把他当老板看了,实在是这个老板最狼狈的一面被她看到了,和他说话,顿时有几分朋友的推心置腹。

“有道理,我手上的烫伤不能白挨了。”梁斌被蓝妹这一鼓励,胆气壮了起来,道,“反正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大不了赔她点钱,还想怎么样?”

“你的思路是不对的,梁总,ktv公主怎么带出去过夜一般什么费用不要老觉得欠她,我建议你这边也是可以请律师的,我们这也有律师,让律师来对付她。”

蓝妹是本地通。

“好,这件事就交给你办了。看来我请你这个秘书完全值,试用期就不用了,马上转正式的,一会儿我和财务说一下。”

“那就谢谢梁总了。”蓝妹一听也乐了,道,“时间够了,可以不冲水了,你拿开试试,还疼吗?”

梁斌甩了甩手,见不疼了,手上也没有红肿,高兴得很,道:

“不疼了,也不肿了,你这招真灵。对了,今天的事不要外传,只能你一个人知道。”

“好的,我明白,保密。”

蓝妹觉得自己的老板挺好相处的,而且她能感觉到,梁斌就是把她当成哥们,这种感觉挺好的,总比那些动不动要占她便宜的臭男人好。

男人永远不会理解,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但凡不想结婚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对于一个她们也不想与之结婚的男人来说,他能把她当成哥们,是最能迅速获得她们友谊的方式。

蓝妹迅速帮梁斌介绍了一个本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叫郑伍成,郑伍成原来是小学教师,现在小学教师工资很低,所以就自学法律,参加律考,取得了律师资格证,算是本地第一茬出来做律师的人。

当律师的收入和当小学老师的收入明显不在一个档次,郑伍成迅速发福起来,168的身高,原本只有110斤左右,现在已经迅速增长到了150斤,但是增长的体重反而让他的人多了些“份量”,比原来的单薄之躯看起来可靠多了。

蓝妹和梁斌找到郑伍成时,他正对着一个委托的信函发呆,是一个香江的亲戚介绍的,让他帮忙寻找一个叫康馨的女人。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那女人脸上神情淡定地说:

“梁总,我是蓝妹啊,昨天晚上狗哥介绍给你的,你说让我做你的秘书。”

“蓝妹?”梁斌使劲回想,终于想起来了。

还好,这是在他没喝醉酒没断片前发生的事,要不他真想不起来了。

“对,你是狗哥介绍给我的,我说过要付月薪500,是吧?”

“对。”蓝妹见梁斌还记得,松了口气。

“行,你给我好好干,试用期三个月,过了试用期,如果表现好的话就可以留下来,到

ktv公主怎么带出去过夜一般什么费用/

时候再加你100块薪水。”

蓝妹听了不由大为震惊,觉得梁斌加薪好大方,但天上不会掉馅饼,这等好事后面,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蓝妹还是挺清醒的,在社会上混了半年,她知道但凡要得到,都必定要失去什么。

500元月薪?开玩笑,现在一个科局长也才200多块的月薪,怎么可能让她喝个酒拎个包就能轻易到手?

何况,现在喝酒上宴席还被视为一种身份的象征,有的人吃都吃不饱,普通家庭一周吃一次肉,参加宴席,大鱼大肉,这是一种福利。蓝妹对于梁斌让她以喝酒为工作任务,她并不认为是一种折磨,反而觉得这是一种好工作。

有吃有喝有玩……

现在竟然还可以加薪?

蓝妹迟疑了下,还是丑话说在前头,道:

“梁总,我需要做些什么吗?如果太过份的我不会,听说你们香江玩得很开,我们这里很保守的,有些姿势我不行的,不能玩得太过份。”

“啊?”梁斌听着先是一楞,然后忍不住狂笑起来,道,“妹妹,你想太多了,我现在暂时没有这种心情,我让你来做秘书,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帮我看着一个女人,最好,能帮我把她气走,或者,再不济,你也要能当我的挡箭牌。”

“这样?那完全没有问题。”蓝妹松了口气。

她看小报文学,里面写资本主义国家的有钱人,玩得特别开放,比如在一个小岛上各种……

好吧,打住,人家梁总不是这样的人。

原来是要拿她当挡箭牌的?

“对,她出现时,我怎么样你都得配合我就行。”

蓝妹起了好奇心,问:

“梁总,那是什么样的女人?让你,呃,怕成这样?”

她想了一会,还是小心翼翼地用了“怕”这个字,因为她感觉不用这个字无法形容梁斌表现出来的惧意。

“嗯,一个死命缠我的女人。”梁斌也不客气。

对于有社会经历、思想更为成熟的蓝妹,他反而产生了莫名的信任感。

可能因为蓝妹是会被高薪吸引诱惑的人吧。

一个人只要会被钱吸引,他就能够掌控她。

说话间,梁斌办公室的门缓缓被推开了,正好梁斌站在蓝妹跟前,把她的身形挡住了,进来的人没有看到蓝妹,于是温柔地道:

“斌哥,吃早饭没有?我带了花生瘦肉咸粥过来,你上次不是说好吃吗?我特意一早起来熬的。”

“我吃过了,以后你也不用送了。”

梁斌一听花想月的声音,不由自主身上起了鸡皮疙瘩,完全是应激反应。

“为什么?”花想月不解地道,“我们不是要订婚了吗?我照顾你是应该的。”

她的语气依然是娇娇怯怯的,听着来就是一个温柔可人的好姑娘。

蓝妹听到同类的这种语气,按道理,就算不欣赏,也不会产生厌恶心理,但不知道为什么,花想月每说一句,她头皮就是一麻,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哎,不是还没订婚吗?算了,不说这些了。”

梁斌烦躁地一挥手。

他现在知道花想月的脸皮很厚,就算他不承认男女朋友的关系,她也会来继续缠他。

“斌哥,那我们赶紧订婚吧?我们睡都睡过了!”

花想月此言一出,梁斌不由吓得向后退了一步,差点撞到后面蓝妹的怀里去。

蓝妹也跟着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失声道:“梁总,小心!”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花想月才看到蓝妹,不由脸上浮起了警惕之意。再定晴细看,竟然是个美女,不由一阵泛酸。

“哦,她是我新招的贴身秘书,叫蓝妹。蓝妹,这是花想月,我的前女友。”

梁斌直言不讳地道。

花想月脑子“嗡嗡”响,秘书就好了,还贴身?

最可怕的是,梁斌说她是前女友?

“梁斌,我要杀了你……”

花想月将手中装着粥的保温桶往梁斌身上砸,里面的热ktv公主怎么带出去过夜一般什么费用粥喷出来,洒在梁斌露在衣服的皮肤,烫得梁斌“嗷嗷”叫。

“蓝妹,救我!”

梁斌失措之下,一边拍打着被热粥喷到的皮肤,一边乱叫。

“梁总,快去卫生间用冷水冲,不然皮肤该起大泡了。”

蓝妹反正疼不在自己身上,还比较冷静。

现在她知道自己为什么对花想月的声音会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了。

这个女的从内到外,从容貌的构成到她的声音,都透露着一股诡异之感,再联系她现在的言行,难怪让她害怕。

刚才还说得好好的,声音那么温柔甜美,现在就象个疯婆子似的,还用热粥烫人。

还好是个男的,要是个女的,被她烫到脸上,那不就毁容了吗?

一想到这,蓝妹又打了个哆索,还好是泼在梁总手上,如果是她脸上,她还能见人不?

梁斌疼得哇哇叫,此时听到蓝妹让他去卫生间冲手,脑子一片空白的他,自然按着蓝妹的说法去做了。

他冲进卫生间,蓝妹也跟着冲了进去,然后她拧开水龙头,让梁斌把烫到的手放在水龙头下,用凉水冲涮烫得发红的皮肤。

别说,这一招还真有用,皮肤上火辣辣的感觉立即缓解了,梁斌松了口气,要把手缩回来,蓝妹赶紧一把抓住他的手,说:

“梁总,至少要冲十几分钟,不然还是会起泡,冲个十几分钟,基本上就没事了。”

“好,听你的。”

“你们,你们在里面拉拉扯扯做什么?梁斌是我的,你是哪里来的贱女人?”

没想到,花想月也冲了进来,正好看到蓝妹拉着梁斌的手,顿时一付受不了的样子。

喜欢重生八零:麻辣媳妇燃翻天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