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大白兔抖来抖去 全文|

  • A+
所属分类:励志文章

只是到了后来她奋起反抗的时候,因为实力不足,最后落得一个凄惨的境地。

回到锦心的洞府,姜蝉躺在石床上琢磨着其中的蹊跷。

她查探过了,锦心是天水灵根,按理来说,天水灵根不应该修行这么慢的。这到底是什么原因?还有,清源要的是逆鳞,这说明锦心是龙族。

可按照姜蝉知道的,龙族的修炼方式和人族是不一样的。而且龙族这么弱小就能够化为人形吗?清岚在修仙界待了这么多年,他会没发现锦心和常人的不同?

恐怕不尽然吧?那么清岚还要让清雪夺舍锦心,这是为什么?要知道龙族的怒火一般人可承受不了,看来对方图谋不小。

姜蝉越想脑袋越疼,若是能够摄魂就好了。可惜她现在弱的一批,这个太一宗内任何一个人抬抬手指头都能够轻飘飘的碾死她。

在床上躺了许久,姜蝉才慢悠悠的坐起身,她要对日后的生活好好的谋划一番。若是她提出外出历练,这师徒三人组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放在眼皮子底下的鸭子他们能够让对方跑了?但是在对方眼皮子底下成长的越快,她的死期就越快,如今倒是一个两难的境地了。

清源这个坑货啊,真的是坑的她不轻。慢吞吞的滑到浴池中,姜蝉倚在墙壁上,头都要想秃了也没想出应该一个万全之策来。

她随意的动了动尾巴……尾巴?姜蝉慢慢低头,在看到水池中那金光灿灿的鱼尾巴的时候,她眼前一黑,鱼尾巴?锦心现在还是条鱼?

金鲤化龙,那得要多长时间?还有她要如何在清岚等人的眼皮子底下化龙?可惜锦心陷入沉睡,谁都帮不了她。

盯着这条金灿灿的鱼尾巴,姜蝉眼神莫测,随后眼不见为净的移开视线。虱子多了不痒,她遇到的困难已经足够多了,也不在意再多两件。

趁着这会儿在泡温泉,姜蝉开始内视,不管要报仇还是怎么的,都需要强大的实力。没有实力,想要筹谋以后无异于痴人说梦。

这么仔细查探过去,姜蝉忽然轻咦了一声。锦心的身体里居然有两套筋脉,在琢磨了一通后,姜蝉缓缓勾起唇角,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虽然锦心目前神龙血脉微薄,但是妖兽都是有传承记忆的,尽管传承记忆只有前面三层,也足够姜蝉修炼到三阶了,三阶也就相当于人类的筑基期。

等她度过筑基期以后,传承记忆会再度解封。只是话说回来,为什么锦心上辈子没发现身体内的异样?姜蝉怎么也想不通。

既然想不通她也不再过多纠结,她运转着体内的妖元,忽然一个扑通,浴池里出现了一条尺许长的金鲤鱼。

姜蝉鼓了鼓眼珠子,再运行了一遍传承功法后,她操纵着传承功法想要转化为人形。片刻后,一体量娇小的小姑娘站在浴池中,比起锦心来,她的身姿更纤细一些,浑身是金灿灿的法衣。

头发和眼睛也是金灿灿的,这一看就是妖兽化形。她若是这个样子走出去,肯定要被太一宗灭了。要知道人族和妖族可是不共戴天,人人得而诛之的。

姜蝉撇撇嘴,运转起真元力,很快又变回了锦心现在的模样。有了两个大白兔抖来抖去这一出发现,她逃出生天的把握又多了几分。

但是最主要是要离开太一宗,长期在清岚的眼皮子底下呆着,很容易露馅的。姜蝉思来想去,最后终于想到了一条出路。

时间一晃就是五年过去,姜蝉明面上保持着一年进阶一级的进度,此刻的她是炼气十层。当然,也因为她这个修炼进度,锦心废物的名称几乎传遍整个太一宗。

云庭和云越是太一宗出了名的天才,怎么锦心就这么寸呢?再有她的师尊清岚仙尊,那可是太一宗最年轻的化神老祖,有了锦心这个徒弟,这不是在给清岚仙尊脸上抹黑吗?

对于外面的流言,姜蝉充耳不闻,事实证明,妖兽想要修习人类功法,无疑是难如登天。这几年她确实是拼了命的修炼,可惜成果也就这样。

算算时间,秘境试炼应该要开始了。玄元秘境试炼不限制人数,金丹以下都可以参加。只是炼气期的很少参加,毕竟谁也不想进去白白送死不是?

“为师在掌门师兄那里看到了名册,你想要去参加玄元秘境试炼?”清岚抬了抬眼皮子,看着垂手站在下方的姜蝉。

姜蝉垂着眉眼:“是,弟子这几年修行困难,听说秘境机遇重重,弟子也想去试一试。”

清岚盯着姜蝉:“你实力低微,若是在秘境里有个三长两短……你可是为师好不容易找到的弟子。”

姜蝉心里嗤笑,面上倒是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来:“弟子愚钝,这几年一直毫无寸进,丢了您的脸,弟子也想搏一搏。若是就此陨落,弟子也不怨旁人。”

清岚咬了咬牙,你若是陨落了,清雪怎么办?本座的一腔筹谋又该如何打算?可惜这话他说不出口,他若是强行将锦心的名字

两个大白兔抖来抖去 全文|

划掉,还不知道后来会招致多少流言蜚语。

她若是想去就去吧,他会让人在秘境里牢牢的看着她的!清岚的眼里划过一道冷光,就锦心这废物般的修为,她能够逃得出自己的手掌心?

“你若是想去就去吧,为师只有一点要求,你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出发前你来为师的洞府一趟,为师给你准备几件护身法器。”

姜蝉:“是,锦心先告退了。”

她不用脑子都知道这护身法器有什么作用,无非就是定位罢了。至于能不能保护她的安全,姜蝉倒是不怀疑。

毕竟清岚比谁都希望锦心能够好好活着,锦心若是不在了,他的一腔筹谋真的是付诸流水。既然这样,人家愿意给,姜蝉也不矫情。

果然,没几天,清岚就传音给姜蝉。他给锦心准备了三件法器,一只储物手镯,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剑,再有就是一个小金钟,能够阻挡化神期的全力一击。

喜欢女配拒绝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去到这样的任务世界,是非常难得的放松体验。”姜蝉躺在灵魂光海下面,眼神有点迷离。

“知道你不愿意给别人增加麻烦,这不在保卫人员到了身边后,你变得越来越宅了。”清源飞到姜蝉的眼前,神情也恢复了平静。

姜蝉:“嗯,外面也没啥意思,我对时下年轻人的休闲方式一点兴趣都没有,或许我以后的休闲方式都会放到这里吧,毕竟这里才是独属于我的空间,不会时时刻刻有人跟着。”

她瞟了一眼清源:“你这家伙现在该嘿嘿乐了,你是不是早就想到这一茬了?难怪你之前一直鼓动我去星际时代

两个大白兔抖来抖去 全文|

。”

清源摊摊手:“我可没有鼓动你,是你自己想去的,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理想吗?”

姜蝉:“是,你只是在后面推波助澜了一把,不过若是让我重新选择,我依然会选择去到星际时代,就算我没有以前自由,我依然会作出同样的选择。”

清源看了姜蝉许久:“你是一个有大爱的人,听得我都要感动了。”

姜蝉无奈:“没必要这么说,这只是我自己的想法。不是为社会做了多大贡献就是有大爱了,有的时候做好自己,不给社会增加麻烦,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回馈社会,也是大爱的一种。”

清源:“也许因为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我不能对你的想法感同身受,但是这并不妨碍我欣赏你。”

姜蝉挑眉:“你到现在才欣赏我?”

清源笑骂:“滚犊子!只是有的时候看到你,我难免会有点感动。”

姜蝉:“越说越煽情了,我先看看任务们。其实到如今,去各个世界做任务,对我来说是另一种形式上的休闲放松。红尘炼心,见的越多,我的内心就越平静。”

清源忽然凑两个大白兔抖来抖去近姜蝉,姜蝉脑袋偏了偏,警报已经拉响到了十级:“看你这副表情,又憋着什么坏?”

清源扭了扭:“哪有?就是吧……就是吧……”

姜蝉接口:“就是你手里又有了那些委托人非人类的。”

她叹了口气:“好好活着当个人不好吗?”

清源:“还是你懂我,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姜蝉翻了个白眼:“是你有兴趣吧?人家许了你什么好处?”

清源扭了扭:“她说要给我一片逆鳞。”

姜蝉险些一口气提不上来:“逆鳞?龙族?你怎么不上天?”

想到龙族她就想到摩珂,摩珂对她那逆鳞可是看的非常宝贝的,谁都不能碰。如今清源提到逆鳞,姜蝉就知道这次任务估计又是困难重重了。

“委托人先让我见见?”

清源唰的从身后摸出来一个灵魂光球,在看到那么黯淡的光球的时候,姜蝉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她的灵魂都快要消散了,能够将一个龙族逼到这样地步,你确定我能够应付得了?”

清源挥挥小手:“你绝对可以,我相信你!”

姜蝉接过那个灵魂光球,在详细看过委托人的记忆以后,她长叹了口气:“你果然是周扒皮,她都这样了,万一我过去直接挂了呢?”

这一点也是姜蝉最无奈的,她也遇到过几次就在生死边缘的。譬如说萧胜楠那个世界,再譬如说伊芙那个世界,差点一过去就挂了。

清源对对手指头:“你运气应该没那么背吧?”

姜蝉叹息:“最烦的就是这种拼运气的。”

她捏着那团记忆光球看了许久,良久才下定决心。看姜蝉消失在任务堂内,清源嘿嘿笑了出来,“我要再找找,以后这小丫头肯定要经常出去放松……”

“师尊,清雪仙尊她支撑不了多久了,我们什么时候动手?”姜蝉刚刚回复意识,就听到了这句话。

她眉梢动了动,立刻就知道自己现在到了什么时间节点上。小心的收敛起自身的气息,确保洞府内的两人听不到她的声音,姜蝉仔细听着里边师徒二人的密谋。

刚刚说话的是清岚仙尊的大弟子云庭,任谁都想不到往日里光风霁月的大师兄居然会说出这样阴狠的话。

一道急躁些的声音响起来:“要不咱们直接把她的神魂抽出来?有了她的冰灵之气,清雪仙尊也能够多撑一段时间,我们后面再想法子?”

姜蝉知道这是二弟子云越的声音,他素来脾气火爆,对原主锦心更是看不上眼,动辄就是各种冷嘲热讽。

云庭:“师弟慎言,若是这具肉身不存在了,到哪儿找这更合心意的?”

姜蝉手里捏着留音石,将洞府里的谋算全都录了下来。她这时候实力低微,拿这几人没有办法,可她可以先留下证据啊,到时候就是这几人身败名裂之时。

洞府内沉寂许久,一道冷冽的声音才想起:“锦心是好不容易找来的肉身,她不能这个时候出事。但是清雪那边也耽搁不得,你们去搜寻各种天材地宝,务必要把锦心的修为提上去。”

“不到筑基后期,都承受不了清雪的神魂。”

云越:“那个废物,都入门三年了,才修炼到炼气三层。”

云庭也皱眉:“按理说她这个资质,不应该修炼进度这么慢的。”

清岚挥了挥袖子:“为师心中有数,你们办好为师交代的事情就好。”

云庭云越齐齐应答:“是,师尊,我们这就下山。”

姜蝉隐匿在原地,看着两个白衣男子走出洞府。此刻的云庭和云越应该是元婴期的修为,而原主不过才炼气三层。

更不用说里面的清岚,那更是化神期的老祖,姜蝉想要现在撕破脸,无疑是自找思路。幸好现在还不是最糟糕的时候。

盘算着这些,在确定周围没有人隐匿后,姜蝉才悄悄的离开了清岚的洞府。

要说锦心才炼气三层,为什么躲在清岚的洞府外面都没有人听到,那是源于她的一项天赋神通——龟息。

只要她集中心神,她能够将自己与周遭的环境融为一体,谁都发现不了她。上辈子锦心也听到了这些,她当时当然伤心难过,但是人家愣是忍住了,没有让清岚他们发现端倪。

喜欢女配拒绝当炮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