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公开的刑事大案 最新章节阅读,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果然。

柳光明也考虑到了狼小六会受伤。

他只得一边躲闪一边求饶了:“云烟,别打了,算我错了还不行吗!”

狼小六就冲他吼:“那还不滚!”

柳光明那里肯轻易放弃,瞅了个间隙,就直冲过去,一把拉住了狼小六的胳膊,急急地道:

“云烟,你是我夫人,你在哪里我就在那里的,你要我往哪里滚啊!”

狼小六想要挣开,却没做到,只得怒目而视。

恨不得活吞了他。

“我说的是真的!”

柳光明看见狼小六眼眸里仇视的亮光,知道她不记得了,却还想努力唤起她的记忆,“难道你真的忘了吗,在黎国的莱城,我们俩都上过床了!”

血口喷人啊!

我怎么不知道!

可恶至极!

狼小六更加恼怒了。

瞪着柳光明的眼直喷着火,简直要目眦尽裂了。

想了想,她咬着牙说出几句话来:

“上过床了吗,呵呵!

且不论我失忆不记得了,即便是记得,即便是真有此事,那又怎么样?

都是成年人,不要太幼稚好不好,我不要你负责,你也休想让我负责!”

此言一出,石破天惊!

乖乖,这可是不是现在的二十一世纪啊,这是一个女子连门都不常出得去的空间维里啊。

暗风和风舞长云在一边上惊得睁大了眼睛只管瞪向柳光明。

你这个睁大眼睛说瞎话的小人!

我家主人什么时候做过那种事情了!

那一次,那一次还不是因为情况特殊啊!

何况,名不副实的啊!

你堂堂酆都宫宫主,难道这么点常识都不懂吗?

还是故意想要污蔑我家主人,想要弄臭了我家主人的名声!

话说,弄臭了我家主人,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两个人虎目铮铮,虎视眈眈,好想要上前活撕了柳光明。

无奈,这种私密的事情,私密的话,最好没有人听见为好啊,主人有没有下命令,更不好贸然上前去质问的呀!

于是,更加年长,也更加理智些的暗风就又一次狠狠拽住了想要冲上前去质问个明白的风舞长云,两个人咬紧了下颌,远远地将杀人的眼刀一道道投向柳光明身上。

时刻准备着,主人下命令,好立刻上前去活撕了柳光明。

而那边的柳光明更是惊得目瞪口呆。

我也只是打个擦边球罢了,你竟然还当做了实锤,竟然还能说出这些“成年人”“负不负责任”的话来!

一个女子,也可以随便说出这样的话来吗!

再说,我柳光明认定的人,自然无论如何都是要负责到底的呀!

于是,更紧地抓住了狼小六的胳膊,顺着她的话茬言道:

“你说的什么话,你我夫妻一体,我自然是要对你负责到底的!

你这就跟我回酆都宫,我一定通告六界八荒,给你一个最最盛大体面的婚礼!”

狼小六见他越说越离谱,更加恼恨,又想起熊荔枝和飞叶的事情来,就决定继续拿这些事情堵他。

于是冷了浑身的气质,冷肃地言道:

“柳光明,我不认识你!

我认识一个叫棘落木的人,但跟我的关系并不好,而且他已经跟熊荔枝在一起了。

我也还记得酆都宫的飞叶使者一个劲儿地

中国不公开的刑事大案 最新章节阅读,

追着我要置我于死地,也不知道是奉了谁的命令。”

柳光明正要辩解,狼小六却已经先一步冷笑着堵住了他的话,“哼,别说你不知道!

堂堂宫主,若说知情不明,御下不力,让一个吃醋的女下属到处疯狂追杀自己的夫人,这话传扬出去,谁会信呢!”

利用熊荔枝,却利用过了火,柳光明并不觉得有错,唯一的错处就是她是狼小六的朋友。但这件事情还可以推到历劫凡世之身上。

而飞叶追杀狼小六这件事情,是事实,也是柳光明凡界历劫失去元记忆期间最大的失误。

一想起来,他就恨不得将飞叶的尸骨扒出来碎尸万段,碾成肉。

假如飞叶还能有肉身,还能有尸骨,可以供他泄恨的话。

更可恨的是,飞叶这件事情让他毫无辩解之力。

对此,他只能跳过、只能蛮干了。

于是柳光明极力忍耐了就要爆发的脾气,避一个答一个地言道:

“云烟,飞叶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不要再管她了!

现在我只想要你跟我回酆都宫去,我们俩朝夕相伴、长相厮守!”

“如果我不愿意呢!”狼小六冷冰冰地质问道。

柳光明顿时有些气郁,便也咬了牙狠声道:“你是我夫人,我绑也要将你绑回去——你打不过我的!”

“你敢!”狼小六气急,脱口而出。

“你不妨试试!”柳光明却半带了玩笑半认真地言道,还顺带着紧了紧抓着狼小六手臂的手。

狼小六瞬间感觉自己的手臂仿佛就要被捏碎了。

“你!”狼小六更加气急,冒出一个字就再也说不下去了。

心中里却飞快地盘算起脱身的主意来。

这般胡搅蛮缠的人,说理有用吗?

白费我半天的口舌啊!

还得想一个脱身之计,不说一劳永逸吧,至少先要将他远远赶走才好啊!

于是心念动处,一把雪亮的短匕首已经出现在了狼小六的脖子上。

紧握匕首的手如羊脂玉般白皙莹润,不是狼小六的还能是谁的!

一时无计可施,脑袋瓜里冒出来的就是这个计策。

挟持自己,来要挟柳光明!

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喜欢我的吗?

那你舍不舍得让我受伤!

狼小六没被控制的手紧紧握着寒光利刃,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一双寒光闪闪的星眸,却比手中利刃更加锋利百倍千倍地盯视着柳光明。

中国不公开的刑事大案嘶沙哑的声音,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柳光明,感情这种东西,讲究个你情我愿,如今你想要强迫我,那就只能带我的尸体回去了!”

满脸的冷肃寒冰,满腔的冷肃杀气,满身满气场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修罗气息。

柳光明一时看得懵怔了,“云烟,你——”就再也想不出说什么好了。

狼小六却已经冷笑着说了下去:“怎么,你不相信?”

喜欢落木萧萧六幽明请大家收藏:

一介低贱的魔灵,竟敢如此狂妄嚣张!

还是在我家云烟面前!

于是一声爆喝:“小小魔灵,竟敢挡本宫的路!”

与此同时,一道灵力掌便狠狠地打向了暗风胸口。

柳光明的神力修为虽然比不上原来的幽无际,但也是数一数二的大神级别。

何况,这些年来,他所受的损伤并不算太大。

所以,这一掌暗含了八九分神力的打击如同海啸袭来。

惊涛骇浪排空来,风卷残云长啸天!

真的是凶险万分。

幸亏暗风临战经验丰富至极,早已经暗自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早已经道一声“主人小心!”将手往后一抹,将狼小六轻轻推向了侧后方的安全地带。

自己却顺势来一招八卦太极图般的腾挪回环,用另一只手,另一只脚,将连带着整个身体所聚集起来的全部力量,全都打向了,踢向了,柳光明的这一招暴力打击灵力掌。

这是天崩地裂,毁天灭地般,硬碰硬,钢对钢的灵力对杠。

于是“轰——”的一声巨响四散传来。

两道大神级别的灵力波在短短的眉睫般的距离之内,电光火石般相遇。

发出了巨大的声响。

也在这家小院的地面上掀开了一道巨大的天堑鸿沟。

小院里的篱笆墙、藤架、竹编的桌椅,水桶、水缸,一应家伙事儿全都变成了粉碎性骨折的样子。

一片狼藉。

这可是狼小六被热心的村民邀请来暂住的地方。

房间里还有正沉沉入睡着的小院主人一家呢!

而且,暗风显然是力有不逮,在硬生生接了柳光明这一掌之后受了伤了。

狼小六虽然在被推开后的迅速后退之中,但还是看得清楚。

她看见从未受过伤的暗风竟然咬着牙,硬生生将一口老血咽了下去。

狼小六这下可被大大地惹毛了。

她知道暗风已经使出了最大的气力来阻挡了。

她也知道暗风完全可以拉着她轻轻巧巧地避让掉这一记上神级别的灵力暴风掌。

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因为暗风知道他们身后还有小院主人一家,他更知道她狼小六绝不会允许无辜之人被牵连进来,更遑论允许无辜之人死在这记暴风掌之下了。

暗风就是最了解她的魔灵。

所以,他宁肯自己受伤,也要替自家主人挡住这一掌。

狼小六因为知道他的心思,所以更加心疼他。

她也同样心疼被毁掉的农家小院,心疼差点死于非命的小院主人一家。

“柳光明,你这个混蛋,竟敢伤我的人!”

狼小六一声夜枭般的嘶吼,飞身而起,一边冲着柳光明奋不顾身地直冲而去,一边还心思缜密地急急续了一句话,“风舞,布结界,护周边!”

若是不布下结界,按他们这种打法,别说这座小院了,就是整个村镇,整个地界,都有可能变成冤魂遍野的修罗场。

狼小六久经沙场,也知道神灵力的杀伤力有多强,她不要看到这种结果。

她只想修理柳光明一个人!

让他一个人自食恶果!

风舞长云很想上前去,护住狼小六,打击柳光明。

但是命令在前,他不能不从。

他是半个魔灵,半个器灵,本就应该无条件服从主人的意思。

虽然他很想主人优先,但是主人已经对他们的忠诚度有所质疑了,他若再不做到第一时间服从,那就真的玩完了。

于是,处于两难之境的风舞长云只得一边急急地布下结界,一边急急地冲暗风吼了一句:

“周边交给你了!”

暗风心领神会地点点头,闪电般消失了。

刚刚这一声巨响,应该惊醒了整个村镇的人。

人们应该会惊慌失措地跑出来四散而逃。

这可不好。

暗风强忍伤痛,一飞冲天,急急地冲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村镇上空使了一个昏睡诀。

被巨响震醒来的人们便又昏昏然睡去了。

小院主人一家正惊慌失措地从房间里跑出来,此时也便一脸懵懵然地歪在门口睡着了。

暗风轻轻过去,神情淡漠地挥一挥手,将他们重新送回到床上去。

等他们明天早上醒来,只会以为自己是做了个模模糊糊的梦而已。

狼小六却不管不顾地直奔柳光明而去。

完全是拼命三郎,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决死打法。

直接一招拼尽全力的灵力掌拍击了过去,本人更是紧紧跟进,目的用意实在是明白不过:

看我一掌不拍死你!

如果一掌拍不死,那就再来一掌,再来一掌!

直到拍死你为止!

不输于暗风掌力的灵力强劲推进,排山倒海一般直扑向柳光明。

这般拼死的打法,别说是暗风和风舞长云吓一大跳,就是柳光明落木,也被吓了好大一跳。

我只是教训了一下低贱的魔灵而已,干嘛发这么大火啊!

云烟,你是吃炸药了吗?

轰然巨响声,再一次传来。

只是,这一次并没有上一次那般猛烈,那般巨大。

就在暗风和风舞长云的惊愕注视下,柳光明根本就没接招,而是避让开了。

还颇有些狼狈和尴尬的模样。

他显然没想到狼小六会如此急速地攻击他,更没想到会拼尽全力地攻击。

他可不想跟狼小六对打。

一来舍不得,对打嘛,难免会有伤亡啊。

二来嘛,一旦对打,那可就伤了感情,再也挽回不了了。

关键时刻,关键的人面前,柳光明还是很拎得清的。

他一边躲闪一边急急地叫:“云烟,别打了,别打了!”

狼小六可不听这一套,只是紧抿着嘴巴,一掌接一掌地只管拍过去。

这般不顾死活,不遗

中国不公开的刑事大案 最新章节阅读,

余力的打中国不公开的刑事大案法,再打下去可就要灵力受损了呀!

心急如焚的风舞长云本来是要上前去帮助狼小六的,但是暗风看出了门道,一伸手将他给拉住了。

“干嘛!”风舞长云回头直瞪暗风。

暗风却道一句“越帮越乱!”然后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做了个看热闹的姿态。

风舞长云只能百思不得其解地站在他边上,大睁着疑惑的双眼暂且跟着他观战。

事实证明,暗风的决定每次都是对的,他不得不考虑。

喜欢落木萧萧六幽明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