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人圣女相遇地点卦象 最新章节,

  • A+
所属分类:感人故事

扈辄很快就为自己的话付出了代价,他领兵的能力只能算是一般,尤其是仓促之间面对秦国大军,大败已经注定。

好在赵国士卒皆悍不畏死,前赴后继的扑上去,硬生生用性命顶住了秦军的攻势,才止住溃败的颓势。

看着渐渐被蚕食的关卡,扈辄心中有些发寒。

他很清楚丢了这处关卡意味着什么。

这道此处平阳一丢,后方赵国的两座重城必然也会丢失,再往后,便是赵国邯郸,堪称一马平川。

到时,赵国就真的变成任由秦国揉捏的肥肉,想怎么吃都可以。

此处关卡,他丢不起!

……

相比起扈辄此刻心底发寒,桓齮倒是老成持重的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亲卫在一处山坡上观看着战局,片刻之后,看向了身侧的蒙恬,询问道:“可知赵国守将是谁?”

“护送末将出关的是赵将扈辄。”

蒙恬闻言,沉声的说道。

“扈辄?”

桓齮目光微闪,嘴角也是多了一抹笑意,道:“你可知他是谁提拔上来的?”

蒙恬迟疑了片刻,猜测道:“莫非是赵相郭开?”

“没错,此人领兵打仗的能力只能算尚可,打打顺风仗还可以,一旦遇到逆势,他必然不知如何止住颓势,此战胜负已分,待此关攻破,你领兵一万奔袭武城,此战须得把握时机,速战速决,不能给赵国北境李牧回援的机会。

先拿下平阳和武城再说。

如此一来,赵国便只剩下邯郸这一处王都,只需等到上将军大军抵达,到时是战是和皆可。”

桓齮很清楚此战自己需要做什么,只需要打开赵国的门户和最后的防线,之后的决战便是王翦的事情了。

秦赵之争,终究要落在邯郸上面。

赵国北境近三十万精锐也不是摆设,李牧更是当世名将。

这一战不会轻松!

“诺!”

蒙恬拱手应道,片刻之后,看向被战火洗礼的赵国边关,似乎目光已经越过了此处关卡,看向了远在百里之外邯郸。

秦国必当一统天下!

赵国只是开始!

。。。。。。。。。。。。

边关告急的消息很快便是送达了邯郸,秦国大将桓齮出兵二十万攻赵,除此之外,王翦也是领兵十五万,压在了韩赵魏三国之间,意思不言而喻,这一战,不允许魏国插手。

几乎就在边关消息送达的第二日,燕国也出兵十万,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鬣狗,开始向赵国边境压了过来。

显然要痛打落水狗,借助秦国攻打赵国的好时机,从赵国身上咬下一口肉,抢回曾经丢失的城池。

说起七国的关系,也是极为有意思。

比如燕国和韩国。

这两个国家是永远的弟弟,秦国打赵国,赵国便会打燕国,一边丢的土地会从另一边找回来,然后燕国会继续向着东边扩充土地,逼得胡人继圣人圣女相遇地点卦象续北撤。

魏国也时不时欺负一下韩国,直至韩国没什么地盘了。

韩国当真没什么好谈的。

身处的地盘本就是三国包夹之地,基本上哪一国需要打仗都需要从他身上碾过去。

此刻,赵王宫。

身体抱恙,卧病在床数日的赵王偃被气的从软榻上起身了,甩手便是将情报扔在了郭开身上,气的那苍白的面色都是泛红了几分,怒斥道:“秦国虎狼之心,世人皆知,寡人就不该听信你等谗言,放此子回去。

如今秦军没了顾忌,此战你说该怎么办?!”

说完,剧烈的咳嗽了两声,一旁的王后倡姬连忙递过去一块绢布,顿时绢布被染红。

“大王息怒,臣觉得此战与栎阳侯是否回国并无关系,该来的总会来的,秦国早有攻打赵国的想法,自从韩国纳地效玺,秦赵两国之间最后的缓冲也没了!”

郭开连忙解释道,一副大王你急也没用,秦国就是这样的,要打谁就打谁,老霸道了。

咱们只能受着!

就像一个大肌霸猛男,他要干你,你能反抗吗?

反抗只会让人家更加兴奋,欺负你欺负的更加欢快。

“呼~”

赵王偃深吸了几口气,吐了两口血,舒服了许多,沉吟了片刻,缓缓的说道:“传令,招李牧和边军回援!”

“大王,边军轻易动不得,一旦动了,燕国必然会出兵赵国,如此一来,背面受敌,此乃用兵大忌,臣以为,只需再派十万兵马,边关可守!”

郭开沉声的说道,他现在不觉得这一战有风险,赵国除了边关的十万兵马,邯郸城也有近二十万兵马。

除此之外,北境边防还有三十万人。

这么多兵马,秦国二十万就能吃下赵国?

开什么玩笑!

在郭开看来,只需要再加派十万兵马,汇合平阳的十万精锐,二十万对二十万,加上平阳关卡,足以应对秦军。

甚至借此,可以让扈辄统率这二十万军马。

只待击退秦国,扈辄便可一跃而起,成为赵国新的上将军,如此一来,他郭开的权势还有谁能挡?

就算是李牧也无需畏惧。

他却是丝毫不考虑粮草和时间的问题,也不在意秦国猛不猛,他只知道十万人,扈辄就算用命填,也能拖住秦军,只需援军抵达,那这一战就算赢了。

不求大败秦军,只要击退秦军,那便是大胜!

赵王偃目光也是闪了闪,他不得不承认,郭开有一句话说的很多,边军确实不能乱动,一旦乱动,后遗症太大。

最关键,燕国在一旁虎视眈眈,让赵王偃有些恶心。

他可以接受被秦国打败,但接受不了被燕国恶心。

“传令,让司马尚立刻领军前往边关支援。”

赵王偃沉声的说道。

闻言,郭开暗道不好,连忙说道:“大王,司马尚可是李牧的人。”

潜台词,李牧的军权已经太大了,不能再给人了,再给下去,这赵国是大王的还是他李牧的?

“……那你有什么好人选吗?”

赵王偃闻言,也是顿了顿,旋即看着郭开,询问道。

朝中可用的将领极少,有才能的都被郭开打压,要么是和李牧穿一条裤子的。

“臣以为,可以让大王的兄长春平君领军!”

郭开沉声的说道。

春平君曾经可是有大才,比不上韩非之流,但自身也绝对是青年才俊一流的,不然也不会被先王如此看重,可惜事与愿违,命不好,硬生生被玩废了。

虽然废了,可曾经的名头却并未废了。

赵王偃皱眉思索了片刻,便是点头应道,春平君已经向他低头了,不是不可以用,终究是“一家人”。

“可。”

赵王偃点头应道,让郭开去传令。

郭开连忙拱手告辞,迈着小碎步向着宫外跑去,去安排这一场战事了。

“呼~”

赵王偃深呼吸了几口气,似乎心情很差。

王后倡姬在一旁帮赵王偃轻抚胸口,媚眼如丝,极为勾魂,似刮骨刀一般,娇声道:“大王身体抱恙,他们还拿这些事情来烦大王,当真见不得大王好,大王,这是妾身给你煮的十全大补汤,可滋补身体。”

那小浪蹄子的模样,当真应了一句话:只有我心疼哥哥。

“两国战事非小事,此战,赵国输不得。”

赵王偃还有点理智,轻叹道,同时伸手接过十全大补汤,闻了闻,便是一口喝下去了。

美人心意,岂能拒绝。

反正喝不死人。

“有大王在,秦国又有何惧。”

王后倡姬靠在赵王偃的身旁,娇滴滴的说道,眼神近乎要滴水。

赵王偃咽了咽口水,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抿了抿嘴唇,干咳一声,道:“寡人等会还有些许政务要处理。”

“那妾身就不打扰大王,待大王痊愈,妾身在好好伺候大王~”

王后倡姬伸出玉指,轻抚赵王偃的胸口,娇柔的说道。

旋即,扭着水蛇腰,身子摇曳的向着殿外走去,那风姿,当真诱人无比。

……

殿外。

王后倡姬看着等候的郭开,眼神柔媚之意少了几分,低声说道:“大王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时间不多了,你赶紧联系栎阳侯,让他尽快料理了公子嘉,本宫可不想看到他回到赵国,平添麻烦。”

“臣明白。”

郭开拱手应道。

两人对于战事都没有关系的意思,毕竟这些年赵国经历的战争太多了。

经历多了,自然也就习惯了。

有时候,次数很重要。

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四回畅通无阻~

“希望这位栎阳侯讲信用。”

王后倡姬抬起纤纤玉指,轻轻滑过嘴唇,露出一抹柔媚入骨的微笑。

郭开看了一眼便是连忙低下头。

这女人他驾驭不了。

何况,到了他这个年纪,女人已经没什么意义了。

年少荒唐,老来自当成为摆设。

王后倡姬看着郭开拘谨的样子,轻笑了一声,便是转身向着远处走去,同时心中也有些怀念洛言的滋味。

很充实。

。。。。。。。。。。。。

秦赵之战已经开始了,开始极为突然也剧烈,两国都直接投入了兵力和大量的物资。

另一边,引起这一战的洛言却是已经到了韩国新郑,此刻正躺在韩国王宫百香殿之中,脑袋靠在明珠夫人的怀中,享受着这一国夫人的揉捏,双目微闭,不时张开嘴巴,提醒明珠夫人喂干果。

明珠夫人也是极为体贴,捏起一旁的干果便是送入洛言的嘴中,随后便是发现手指被洛言含住了。

片刻之后,才拔出来。

“死相,越来越没个正形了。”

明珠夫人狭长的眸子微微眨动,伸手掐了掐洛言的脸颊,有些好笑的说道。

回想起和洛言刚认识的时候,洛言可是拘谨的很,一副自己是正人君子的模样,结果时间一长,尤其是彼此熟悉之后,洛言的花样也渐渐多了起来,当真令人欢喜又刺激。

“你喜欢吗?我只是想要变成你喜欢的模样。”

洛言看着明珠

圣人圣女相遇地点卦象 最新章节,

夫人,目光温柔,真诚的说道。

这话绝对是真心实意。

他希望自己认识的每个女人都喜欢自己,真心实意的那种喜欢,所以他愿意委屈自己变成对方喜欢的样子。

谁活着还不带几个面具?

那种凭自己性格活着的人,大多数不讨人喜欢,并且还觉得自己很有个性。

当然,要是不在意别人的看法,那也无所谓。

明珠夫人嘴角的笑意浓了一点,道:“秦赵两国开战了,此事和你有关系吗?”

最近这几日,此事闹得很大。

就连明珠夫人也是知晓了这些事情,主要是韩王安关心,为此特地宴请洛言,询问韩国需不需要参战帮帮忙,不过被洛言拒绝了,因为韩国军队正在被分割,不适合拉出去对战。

他们最终的结果,十之八九会重新成为农民,回家种田。

兵贵在精不在多。

至少目前阶段,秦国还是以秦人为主,至于后期,也许会慢慢改变,但那是一统六国之后的事情了。

“我若说没有关系,你信吗?”

洛言缓缓起身,反手将明珠夫人搂入怀中,轻抚她纤细的腰肢,感受着那份柔韧和完美,嘴角含笑,轻声的说道。

明珠夫人眯了眯眸子,眼中渐渐浮现出一抹柔媚,低声道:“你说你的,至于我信不信,那是我的事情。”

这就是你不讨喜的地方,主见太多,这让我怎么喜欢!

洛言一巴掌拍在明珠夫人的翘臀上,很不满的说道:“那你还问。”

吃痛的明珠夫人也不在意,起身坐在洛言腿上,长发如瀑披在身后,白皙的双臂搂住洛言的脖子,俯身一口咬在洛言脖颈的位置,眼神痴迷,不过很快,这抹痴迷便是成了吃惊。

因为洛言的皮很厚,她一口竟然没咬破,甚至咬的牙有点发酸。

“我在秦国修炼了一段时间外功,现在皮很硬。”

洛言嘴角含笑,看着明珠夫人,打趣道。

明珠夫人眸光微闪,似乎有了一抹凶光,轻哼一声:“外功再强那也是肉体凡胎,想要破除外功,方法多的是。”

说话间,明珠夫人取下了垂落明珠的步摇,尖刺端缓缓划过红润的嘴唇,顿时染上了一层紫黑色的云雾,旋即眼神危险的看着洛言。

皮太硬,她不喜欢!

洛言心中狂吼道:你不要过来啊!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安阳,秦军驻扎之地。

墨鸦带着洛言给的王令,一路畅通无阻的抵达军营之中,将洛言的命令传递,随后拱手说道:“栎阳侯让将军见机行事,此番若能打赵国一个措手不及自然最好,不过在此之前,须得将蒙恬将军从赵国接出。”

“老夫明白。”

桓齮点头应道,旋即看着手中刻有虎符印记的纸张,眼神微闪。

这道虎符不同于往日里将领的虎符,而是代表秦王的虎符,其作用和如朕亲临没区别。

至于造假,不提能不能造出来,单说栎阳侯这三个字就不可能,何况桓齮也不是没脑子,也不会单看一道印记就贸然行事,也会根据命令来判断行事。

如今秦国正在调兵遣将,攻打赵国的目的已经很明显,无非是等待时机。

栎阳侯此番从赵国安全撤离,且带回了可以进攻的消息。

桓齮自然不可能放过。

接应蒙恬?

桓齮打算倾巢而出,接应蒙恬的同时,打赵国一个措手不及。

至于为什么不通知一声就打。

战争何时需要讲这些!

只要能打胜仗,其余的自有栎阳侯扛着!

桓齮从墨鸦的话语之中,听出了这个意思。

如此就足够了。

驻扎在安阳近三年,他与手下的秦兵早就饥渴难耐了。

。。。。。。。。。。。

韩国地界。

洛言和大司命终究是住在了野外,要怪只能怪洛言的身体太棒,耐力太好。

此刻,一处山洞之中。

篝火散发温暖,闪烁的黄色光晕驱散了黑暗,照亮了洛言和大司命的身影,此刻大司命长发垂落,姣好冷艳的面容木然的看着燃烧着的篝火,漆黑的眸子倒映着火光,有着一份以往难以探寻的柔意。

一旁的洛言用木棍随意的挑动篝火,让火焰燃烧的更加旺盛。

“大司命,你真实姓名是什么?”

洛言觉得太过安静,不由得看向了大司命,开口询问道,以往他对这个问题并关心。

对于他这种人而言,名字记得太多有时候也是一种烦恼。

心就那么大,能装下的人很少……

父母之外,便只剩下那几个女人了,惊鲵算一个,焱妃算一个,紫女算半个,焰灵姬也是半个,至于更多……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只能说她们都曾经走到过洛言心里去,但很快又走出去了。

男女之间的关系,本就是进进出出。

大司命闻言,略带呆木的眸子渐渐有了神采,恢复了以往的冷傲优雅,看着洛言,平静的说道:“我不需要名字,从出生开始,我便是为了大司命三个字而活。”

因为阴阳家挑选大司命和少司命极为严苛,只有活着的人才能继承这个名号。

大司命同样是从前任大司命身上继承的这个名号。

“这么活着有意义吗?”

洛言问出了一个很哲学的问题,同时心中感慨:阴阳家真是古代版的恐怖组织,洗脑有一套,看把这些小姐姐一个个闹得。

这一刻,洛言又找了自己穿越而来的意义。

阴阳家众女弟子苦东皇太一久矣,洛言岂能不救?

大司命讥讽的看着洛言,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的弧度:“那如你这般活着便有意义?”

“那是肯定的。”

洛言毫不犹豫,极为笃定的说道。

大司命不屑的冷笑一声。

洛言却是不急不缓的说道:“因为我活着是为了自己,做任何事也是为了取悦我自己,而你活着只是为了其他东西,比如阴阳家,比如别人的眼光,亦或者别人的赞美。”

洛言嘴角含笑的看着大司命。

“我一直觉得你们这么活着很可悲,没有自我,没有性格,很多时候,甚至身不由己,可悲,可叹。”

大司命细长的柳眉轻蹙,身心俱疲的情况下,突然思考起了洛言这番话。

洛言干的那些事情确实很作死,但他却是过得很欢快,正如他所言的一般,他做任何事情都是为了取悦自己,甚至为了让自己过得更好。

至于大司命。

自小便生活在阴阳家,成为火部的一名弟子,后来天赋渐渐显露,被挑选成为大司命的候选人。

期间屠戮无数,最终脱颖而出。

成了新的大司命,直至今日。

开心吗?

不知道。

洛言继续说道:“甚至你都不敢面对自己的心,你扪心自问,你心中真的没有我吗?”

说话间,洛言移动屁股来到了大司命的身旁。

大司命看着按在自己胸口的狗爪子,嘴角顿时抽搐了一下,眼神冰冷的看着洛言,默然不语。

“别介意,又不是没摸过,我只是感受一下你心口的温度,我老师说过,想要知道对方的心,有时候需要用身体去感受,你也来感受一下我的心意,你感觉到我对你的心了吗?”

洛言松开手,同时握着大司命的手按在自己的心口,一本正经的说道。

“……”

大司命木然的看着洛言这无耻的德行,越发无语,她有时候真的很懵逼,东君与月神两位大人究竟看上洛言什么了。

东君大人沦陷在前,月神大人紧随其后。

就特么有毒。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洛言一只手握着大司命的手按在胸口,另一只手轻抚大司命的脸颊,这真诚的说道。

“我什么也看不出来,也不觉得你对我有什么心意。”

大司命冷声的说道。

不对啊,大司命的境界什么时候这么高了,他的这帮红颜知己,除了惊鲵之外,没想到大司命也能看穿他一二。

就在洛言打算继续逗逗大司命,挑战挑战大司命极限的时候,洞穴外传来了墨鸦的声音:“栎阳侯,信件已经送达。”

听到墨鸦的话语,洛言顿时没了和大司命嬉闹的兴趣,起身向着洞穴外走去。

洞穴口的位置。

除了一匹马之外,还有十几名罗网杀手正在巡逻。

洛言在洞穴里享受着夜生活,这些杀手自然需要看守四周,至于今天中午时分……感谢古代亵衣的设计。

墨鸦打量了一下洛言的神情,看到洛言没有不耐烦和生气的神态,顿时明白自己来的还算时候,不由得继续说道:“桓齮将军已经出兵去接应蒙恬将军,除此之外,农家的探子传信回来了。”

说话间,墨鸦从怀中取出一封信件递给了洛言。

同时心中也是感慨。

不愧是七国之中最强的秦国,这手伸的可真长,就连诸子百家都有暗子。

农家?

洛言顿时想起了田蜜那个蜜罐子,伸手接过信件,打开阅读了起来,这封信件是田蜜写给他的,一方面表达了一下对洛言的相思之意,另一方面便是表达自己的委屈和无奈,为了帮洛言更好渗透农家,她不日将委身吴旷这位农家魁隗堂的总管。

同时信件上还表达自己必然会为洛言守身如玉,哪怕嫁给吴旷,也坚决不会让他碰自己一根汗毛。

这不是让吴旷当太监吗?

人家娶了你,你还不让别人碰,那不委屈死了。

是真爱啊,那就没问题了。

洛言忍不住笑了笑,随手将信件捏碎,他自然明白田蜜的小心思,这女人知道自己最宝贵的便是身子,若是身子都不干净了,那在洛言这边就真的成了随意玩弄丢弃的玩物。

虽然现在也差不多,但田蜜终究还是抱了点希望,想抱紧洛言这条大腿。

哪怕洛言不是好人。

可洛言在秦国的地位和势力真的很香。

田蜜这个女人终究很现实。

可以理解为倡姬的加强版,比起倡姬,田蜜这个女人更加聪明,有心机,同时也有几分自己的坚持,一切都是为了更好的活下去。

倡姬……这女人除了貌美如花之外,便是命好,遇到了一个爱惨她的赵王偃,甚至不在意她嫁过人以及曾经低贱的身份。

可女人太有心机,显然不会得到男人的喜欢。

洛言就不喜欢女人太聪明,太聪明的话,他怎么哄骗。

尤其是田蜜这种对爱情毫无想法的女人,甜言蜜语都是放屁,给不了她足够的安全感,什么都没用。

就像现代一些标志性的女性。

没钱没房没存款,你特么和我谈爱情?

我谈你麻花爱情。

不喜欢,洛言也不讨厌,毕竟田蜜这个蜜罐子大多时候都是跪舔他,虽然是抱有目的的跪舔。

“农家…若是不出意外,田光应该会出手的,就是不知道这是昌平君的想法还是田光自己的想法,吴旷,呵……”

洛言想到了原著里的剧情,眼中微闪,不由得笑了笑。

吴旷的命有点苦啊。

果然,老实人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都不好命。

有坑专坑老实人。

从来不会坑洛言这种人。

所以想要过得好一点,必须要多爱一点自己。

父母如此爱你,不是让你去爱别人的!

“休息一晚,明日前往新郑。”

洛言看着墨鸦,轻声的说道。

墨鸦点头应道。

洛言想了想,询问道:“蓑衣客真的找不到吗?”

洛言花费了不少力气找这家伙,可惜这蓑衣客和消失了一样,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留下,似乎知道洛言找他一样。

夜幕四凶将之中,蓑衣客无疑是最神秘的。

墨鸦摇了摇头,道:“以往夜幕和蓑衣客联系,蓑衣客都是驾驶一叶扁舟,走水路与我们联系,且没有固定的水域,唯一知道他不少消息的唯有血衣侯,其余人对蓑衣客了解的都不多。

当年蓑衣客加入夜幕也是血衣侯引荐的。”

“希望他能一直不出面。”

洛言皱眉,缓缓的说道。

说完,转身向着山洞走去,天色也不早了,折腾了一天一夜,他也有点疲倦了,今晚需要搂着大司命好好休息一夜。

所有正事都安排妥当了,桓齮那边会接应蒙恬。

至于其余事情,洛言暂时不想管,也管不了。

。。。。。。。。。。。。。

夜尽天明。

赵国边关,郭开的心腹将领之一扈辄正护送着蒙恬等人出关。

洛言的担忧无疑是多余的。

郭开既然出手了,自然做好了万全准备,万不可能让洛言在赵国出了事,他还需要洛言帮忙料理了公子嘉,岂能让洛言发生意外,甚至为此,特意将自己心腹从武城调来,护送洛言出关。

不过洛言出了名的小心,让蒙恬走明道,自己则是暗地里走山道,出了赵国。

有轻功的世界就是这般方便。

“蒙将军,前方出关之后便是安阳地界,贵国将领桓齮便领军驻扎在此处,祝将军一路顺风。”

扈辄骑马,拱手对着蒙恬笑道。

为什么他能得到郭开的重要,那自然是他会做人,知道当官当的是人情世故,而不是领兵作战的能力。

交好蒙恬对他而言是顺手而为。

虽然没有遇到洛言有些遗憾,可蒙恬身为秦国蒙家年轻一道的领军人物,身份地位也值得他交好一番。

“一路麻烦将军了!”

蒙恬拱手说道,这一路要是没有扈辄的护送,必然会有风波,这声道谢绝对不为过。

“何谈麻烦,将军客气了!”

扈辄笑道。

蒙恬不再多言,沉声道:“就此别过!”

“将军一路顺风!”

扈辄拱手道。

几乎就在两人话语落下片刻之后。

大地突然轻颤,沉闷的轰鸣声自远处传来。

身为军中之人的蒙恬和扈辄顿时面色微变,看向了远处,只见远处的地平线,黑压压的秦军正犹如乌云一般席卷而来,一股窒息的压力配合着那沉闷的轰鸣声,席卷天地。

一个念头同时浮现在蒙恬和扈辄的脑海之中。

秦军攻赵了!

圣人圣女相遇地点卦象

下一刻。

蒙恬和扈辄对视了一眼,手下的骑兵更是直接分开了,敌视的看着对方。

扈辄抬手制止了手下骑兵,对着蒙恬道:“送将军抵达此处,郭相国交给我的任务也算完成,接下来,战场上见!”

“此事我事先并不知情!”

蒙恬沉声的说道。

人家辛辛苦苦送自己出关,结果刚刚出关,就发现家里人的大部队杀过来,准别攻赵了。

“自然与将军无关,不过你我皆是军人,各为其主,此番若是战场上见,还望将军不要手下留情!”

扈辄大笑一声,极为豪迈的说道。

“必然!”

蒙恬极为敬重的说道。

年轻人都有热血,明白马革裹尸是将军最好的归宿。

这是将领的命运。

无论是敌人还是自己!

若是扈辄知道蒙恬这般想,不知道心中会作何感想,会不会后悔说这番话。

喜欢秦时罗网人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