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文女主攻略爹爹的小说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抒情散文

提升“剑上生神”之术最简单的方法,一般来说,无非就是专心致志运用剑术对敌了。

也就是说,假设欲要提升剑术,那么接下来任何张御所遇见的任何敌人,都需用剑法去解决,而不运用其他任何手段,如此便能在生死搏杀之中有所感悟。

过往使用“剑上生神”之术的修道人张御见识过不少,甚至有人能做到一人掌握数门剑法的,但真正能凭借自身修炼达到顶尖地步的,几乎没有。

因为越到上层,越是见不到此类人。

修士来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各种手段都是具备,仅靠剑法解决不了所有问题,毕竟如今不比以前了。

古夏、神夏前期或许还能靠一把飞剑纵横往来,可是神夏后期及天夏,有着越来越多的道术神通和对敌法器出现,飞剑不是容易被克制,但总有手段可以针对你,所以多数人都是在半途夭折了。

更别说眼下对敌元夏,他即便愿意走上这条路,也注定走不了多远。

但这里却是有一个取巧的地方。

那就是以自身一缕气意投入不同的世域之中,遮蔽以往之忆识,只以剑法寻道,这样等气意回归,就从中获取新的领悟,对增进剑术有所帮助。

可此中同样也有缺陷,因为提升将会是十分有限。

他以玄法成就,这就证明这是他去到上境最为可行的道路,换成其他法门,不说绝对不可能再达到今天的层次,但肯定无法有今日之成就,所以走到顶点可能不太大,那所取得的剑术回补也是有限。

好在他现在也不需要剑术能到达顶尖,只要再提升一点,使之能够运用重天玄异再往上推动一些的境地就好。

关键是此事并不麻烦,左右就是派遣出去几个分身的事,所以也可以放手一试。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办法。这办法是他认为可行,那就是设法自行引导剑意。

“剑上生神”乃是修道人神意与剑相合之后,从而衍生出来的一种玄妙神通,算得修道人以剑法对大道的阐述。

实际上就是用剑寻道,以求极致。可谓是正常的由下及上之路。

但他可以反过来,将自身了解到的更上层道法去告知剑器,再引导其去往更高层次。

这等方法其实就是先知答案再观疑问,也只有他这等走到几乎走到这一层境尽头,并且可以接触到上层境物事的人可以尝试。

其实只到他这个境地的话,也仅仅只能是尝试罢了,还不见得真能做成。。因为怎么把更高层境的道理告知剑器,这又是一个问题。

但他却是可以做到的。

他可以通过诵念“六正天言”去设法接触到那一片高渺之所在,那是真正的上层之所在,再用大道之言传告剑心,那么就能引导剑意上行。

当然想要直接凭此达斩诸绝的巅峰是不可能的,这终究这只是取巧罢了。但是他也不需要真的靠此达成剑术,只要稍微提升一点就好了。

且在同时,这个过程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沟通上境之力,一般人可未必维持的住,所以此中他还需要借助清穹之气。

通盘考虑下来,他认为道理上的是行得通的,但能不能做到又是另一回事了,下来他可以尝试一下。于是召回一众分身,使气意归一,随后封绝了道宫之门,便是入至定中。

外层,某处驻地游离在外宿的地星之上,浑空老祖正在祭炼一炉丹丸,在外层做此事可是需要不少本事的,需的时时刻刻隔绝虚空外邪的侵袭,每回驻留了久了,他都要设法回转内层或上层,排斥一下外邪。

他正祭炼之间,却见远空来了一驾飞舟,并在他这处驻地之前落了下来,待舱门开启,就见赢冲从里走了出来。

他心下一动,稽首一礼,道:“赢道兄?许久不见了,怎么今日得暇来我处了?”

他虽是上宸天出身,可他这一支,严格来说只是加入了上宸天,但不算真正正传,所以在上宸天覆灭后,也和上宸天没什么关系了,自然而然也就不往来了。

而且他也是尽量避免与赢冲牵连,免得被怀疑勾连到一处,又要弄什么重振上宸天一脉的事。

赢冲知道他的顾虑,所以开门见山道:“赢冲此回是受玄廷之托而来。”

浑空老祖听了这话,心里有些诧异,但同时也放松下来,他侧身一步,道:“赢道兄里面说话吧。”

赢冲一个稽首,随他入内,到了里面坐定后,浑空老祖问道:“不知玄廷何事要赢道兄亲自走一趟,有什么事,一封谕令不就可以了么?”

赢冲道:“此事涉及到咒法之事,还牵扯到不少事机,不便以谕令行事通传。”说着,他将玄廷需要他探究咒术破解外身一事说了下。又道:“浑空道友乃是咒术大家,此事还需要你来出力。”

浑空老祖沉吟了下,道:“我之咒言都是交上去了,也没有什么藏掖,况且玄廷之中能解我咒术,道行胜我之人大有人在,又何必寻我?”

赢冲道:“能解咒不意味着能立咒,道册也只是道册,关键还在于人。浑空道友此次也参与了守御,也该知道,外身不论被破毁多少次,都于正身无损,不找到合适之法,我等始终处于被动。”

浑空老祖想了想,道:“用咒法我是擅长,可是我以我之功行,也只能对付下同辈之人罢了,似那些摘取上乘功果还有求全道法之人,我之咒法便是小术了。”

赢冲道:“此可一步步来,也不必上来便求能破贼杀敌,而此番探研咒法,也有别的道友共同参与,道友也只需做自己能做的事便好。”

浑空老祖一听,既然不是把全部事情压在他这里,那他也就放心了,他道:“既是这般,浑空愿意一试。”

内层,玉京,天工部。

诸多从各洲宿调遣来的大匠此刻正聚集在一处。他们齐聚在这里,是为了打造可以在元夏战场上运用的破法玄兵。

虽然此事玄廷早就有谕令下达,但因为各地大匠都是身兼重任,手上有着诸多事机,不是说动身就能动身的,并且一去玉京,不知道什么时快穿文女主攻略爹爹的小说候才能归来,所以还需将手中之事安排妥当才能离开,这也就拖到了如今。

此前玄廷一直对天机造物涉及上层事物有所限制,而现在主动要求天工部设法提升玄兵之威能,等于是去掉了一层枷锁,虽然并没有完全放开束缚,但也是让不少大匠看到了希望,所以此回很是热情很高。

只是在商议了几天之后,诸位大匠却是意见不一,每个人都有自己思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因此争执不下,到底该从哪条路出发一直没能定下来。

这些大匠的意见最后被汇总送到了大匠翟怀义这里。

大多数工匠、大匠都有天工部给予的名位头衔,但大匠除了安排打造造物之事,天工部中的具体事务却是不管也没精力去插手的。唯有这位是个例外,既是一位大匠,同时也是一位事务官吏,且能把两件事都安排的很妥当。

那名送信的年轻官吏道:“翟主事,我们召集到了诸位大匠,但是他们都有自己的看法,每一个人都在坚持己见。”

翟怀义道:“毕竟都是大匠,可以理解。”

那年轻官吏道:“只是这样就只剩下争吵了,没有人能拿出一个妥善的得到诸人认可的方案,这事情也就难以推动下去了。”

他顿了下,又道:“若是两位宗匠能出来主持大局,想必就能统一所有的意见了。”

翟怀义摇头道:“两位宗匠另有重任,故才是把这件事交给我等做,我等一定也要做好,不要再给两位宗匠增添负担了。”

年轻官吏有些为难,道:“但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上面若是问及进度,我们难说还没开始么……”

翟怀义却显得很笃定,他自顾自看着各个大匠的履历名册,这里大多数人他都是了解并见过的,毕竟大匠出一个都不容易,放在玉京是不稀奇,可在各个洲宿却是少见,通常一地能有两三个就不错了,有的洲甚至一个都没有,还是从别的地方请去撑门面的。

他这时伸出手去,拿起了一份名册,道:“这位武泽武大匠,我记得他这些年一直是待在东庭府洲吧。”

那年轻官吏看了一眼,道:“是的,这位以前也是天工部出来的,后来到了青阳上洲,资历不浅,而且技艺十分高超,早期主要从事飞舟、玄兵等战争兵器的打造,对于造物生灵也很擅长,只是到了东庭就转而从事民生了,只是他知晓的东西,那都是几十年的东西。”

造物技艺也是日新月异的,大匠只是保证自身的素质和开创性,但是前沿一些东西,不接触也同样不会知道。而且民生造物和战争兵器现在完全已是两个领域了。

翟怀义摇了摇头,道:“未必,东庭可是不简单啊。”他将名册放下,用手指了指,“安排一

快穿文女主攻略爹爹的小说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下,我要见他一面。”

年轻官吏不禁诧异,放着这么多有名望的大匠不见,偏偏先见这一位,他有些不理解,那些大匠恐怕也会有微词。但是翟怀义才是主事之人,他也不好多说什么,故是一礼之后,便道:“属下这便去唤人。”

……

……

喜欢玄浑道章请大家收藏:

廷议结束之后,张御自清穹云海归来。尽管元夏败退,可他手边还有一些事机要处理。

他先是准备处置平界之事。这处界域因为元夏的强攻,导致天地满遍疮痍,只余下一个地陆尚算完好。

假设元夏再来攻打,怕是地天地元支撑不起一个坚固的大阵,也经受不起再一次的折腾。所以这个地方只能试着挽救,若是不得已,只能设法放弃了,玄廷的意见,是先将所有人及生灵快穿文女主攻略爹爹的小说都是接到天夏来安顿。

故是他让明周道人把成守衷和琴月聆二人唤来,准备把这件事交给他们去做,身为玄尊,只要有耐心,做这件事并不难。

不多时,两人来到了道宫之中。待两人向他见礼之后,他道:“天夏会地陆之上挑选一处合适的灵关安顿你们,而平界所有生灵的搬挪之事宜,我准备交由你们二人来主持。”

这处灵关一开始注定是与天夏封闭的,因为平界的生灵相对内层较为脆弱,若不是加以屏护,那可能会遭受各种侵袭,而在灵关之内,却是可以慢慢适应,慢慢融合。

成守衷道:“先生,必须要转挪么?”

张御道:“平界虚空遭受天夏破坏,若要恢复,不但需要重新理顺阴阳气机,也需要一定时间,其中还会用到一定整理地火风水的手段,若是有生灵在此中,难免会被波及。

而你们也只是暂时离开,若是此方天地能够守住,将来还是可以回去的,当然,你们若愿意继续留在天夏,那也是可以的,你们可是愿意承担起此事么?”

他认为虽然平界很多人故土难离,但是在天夏住久了,恐怕也未必愿意再回去了,毕竟民生方面领先原先的平界实在太多。

成守衷和琴月聆都是认真一礼,表示愿意承担下此职。

张御在吩咐过后,让神人值司给两人在道宫之中准备一个住处。

平界修士的修道水准相对差了一些,他会接下来的时日中对两人进行一些指点,让他们代替自己去提升平界修道人的能力。

而与此同时,他一道化身也是落去了内层之中。对于元夏的入侵,外层空域的斗战,内层虽然不曾参与,可是由于玄府和玉京不曾隐瞒此事,所以各洲宿也是清楚的,而天夏又一次击退元夏入侵,天夏各洲宿都是举行了庆祝。

昌合府洲这次也是不例外,他来到飞舟泊台之外的时候,满地都是庆祝后的花瓣和烟火残屑。

他在此站了不过片刻,便见伊初远远走了过来,其人当是方才从飞舟之上下来不久,正和一个面目很耐看的年轻女子一边走着一边说着话。

那女子留着短发,虽然个头较小,但是双目很亮,说话时嗓门也很大,远远都能听到,当别人看过来也是敢于直视回去。

伊初这时候也是看到了张御的身影,他对那个女子说了几句话,也不知说了什么,那女子笑着对他锤了一拳,便就先一步走开了。。

伊初则是独自一人走了过来。

张御道:“伊初道友,未曾打搅你吧。”

伊初笑道:“没什么打搅,那是我的一个同僚,觉得我老伊我不错,想和老伊我合灶过日子。我觉得她性情也挺好,就是不知道此事成不成?”

张御道:“伊初道友既然是天夏

快穿文女主攻略爹爹的小说 免费全文在线阅读,

人,那么这些道友的私事自由道友你自己决定。”至于两个人的寿命和衰老还有子嗣问题,伊初身为曾经的神王,还在人间混迹了这么多年,自己也能解决,用不着他去提醒。

伊初笑道:“既然张廷执这么说,那这件事老伊就定下了。”

张御点了点头,道:“那却要恭喜了。”

伊初笑道:“这个恭喜老伊我收下了,说起来,能得张廷执你的恭贺,老伊我的面子在天夏也没人比得上了吧?”

张御心下失笑,实际上他对伊初的识时务和能积极融入天夏的态度一直很欣赏。

而且此人自从到了洲中之后,就很少动用神异力量,就算动用也是因为自己或同僚遇到了危险状况。

要知便是不少修道人都觉得自己修持了道法就另一种人了,是凌驾在凡人之上的修士了,不应该再和凡人为伍。

其实在过去,修道人多是秉持此念,即便受到了学府玄府教导之后,仍旧作如此想的却是不乏其人。这等情况在过去存在,在未来依旧会在存续。

唯有当寻常人也能通过一定途径拥有力量之后,这种上下层的认识才会有所缓解。但消失是不可能的,哪怕是修道人与修道人之间,也有相互鄙夷,更不用说,矛盾永远是存在的,只能调和,而无法消灭。

万事万物永远是在变化的,除非是像元夏那样绝对稳固的秩序,消杀掉所有的变化,那也不用去考虑那么多了。

伊初道:“张廷执此来想必有事,我们找个地方谈吧。”

张御道:“可以。”

因为已是过午,伊初便请他去了一家茶居,作为载运舟主,他也是随大流,平日滴酒不沾,闲事喝些茶水,从来不去酒舍。

在茶居之中坐下,闲谈了两句后,张御道:“此回元夏进犯已经被我天夏击退。”

伊初精神大振,道:“好啊!”他不觉拍了拍独自,道:“这真是一个好消息,老伊我今天可要多吃三碗。”

张御道:“元夏短时内不会再寻来,就算有来攻,也就是一些小冲突,之前拜托伊初道友的事情可以继续了。不过此事倒并不急切,伊初可以处置完自己的事情后再为。”

伊初郑重道:“廷执请放心,老伊我我既然答应了这件事,就一定会做好,近来虽然遵照廷执的吩咐没有继续,但也在设法探究,我会给廷执和玄廷一个交代的。”

张御微微点头,下来不再提此事,而是在此品茶,听着伊初兴致勃勃说一些自己载运途中的一些见闻和趣事,

两人喝了一会儿茶后,还在此对弈了一局,伊初身为神王,站在了神异力量的顶峰,对于天夏的道棋也是能够理解的。

只是他遗憾的是自己没有训天道章,所以没有办法看到更有趣的东西,浊潮的影响也注定目前离了训天道章没有在凡间推动这等类似事物。

如此过了一个下午,张御才是告辞离去。

回到了清玄道宫,他坐于玉台之上,开始回思起这一战,此番对抗,他一脸与数名求全道法的元夏修道人交手,可以说对几人的根本道法都是有所了解了。

但是同样,他的一些情况也是被这些人所得知了,此辈一定也会找寻针对他的手段。

以后他与元夏还有的打,而且他还算得上是天夏这边的对敌主力之一,这等对他不利的情况一定是要设法消除的。

根本道法是变动不了的,也不需要变动。目前所有与他正面交手的修道人都会避开他的本本道法,几次斗战下来,这些人与他斗战时所采取的策略无不是回避。

所以他所要想的办法,就是尽量限碍住对方的回避,或是干脆让其回避不了。

最妥当的方式就是利用飞剑斩人了,这些人所用手段也是出奇一致,差不多都是利用一定的方法阻碍住他飞剑,从而争取遁逃或者反击的机会。

但假若他的飞剑能更快更利,那么这些阻碍就不成问题了。

这里他又想起了另一个问题,此前廷议之上,他也是在琢磨如何破杀元夏修道人的外身一事。

只是单纯利用元夏天序的间隙,条件很苛刻,这等机会也不好把握,但是一些神通道法实际上是能做此事的。

比如剑上生神“斩诸绝”就是可以。

“斩诸绝”练到高深境界之后,便可拥有“斩气即斩神”的威能,若的此法,斩中外身,那与斩中正身也没什么区别。

而且以他层次,所遇到的对手无不是求全道法之人,要是能斩杀此辈,那绝对可给予元夏一个重创。

可是也有一个问题,剑上生神之术除非是专注于剑术之人才能练至高深境界,也就是说,唯有舍剑之外,再无他物才可以达到。

他是不可能放弃其他手段,心中有滞碍,自然也就不可能将此练到这般地步。但是这不等于没有办法。

他的重天玄异可以将“斩诸绝”短暂提升上一个层次,此前也是动用的。而在求全道法之后,玄异的威能自然也是一并有所提升了。

这时他一抬手,将蝉鸣剑拿在了手中,起另一只手轻抚剑刃,上面便激荡出一道灿烂流光,尽管玄异也跟着提升,但是他能清楚感觉到,就算全力运转,也还无法将自己剑术推动至那个层次。

不过假设他能再稍微提升一下剑上之能,那么“重天”玄异推动之下,或许就能达成此等目标了。

别的时候或许很难,但现在天机是站在他们这一边的,亦或是站在天夏这一边的。这回再次击退元夏进攻过后,一些低辈弟子感觉自己修行起来似是较以往又稍微快了一些了。他或能对此加以利用。

只是这还不够。他需要再用别的方式对此加以推进。在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后,他也是想到了一个或许的可行的方法。

……

……

喜欢玄浑道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